社會主義違背了人性?

世界一片混亂。戰爭,貧窮以及壓迫現在是全球數以十億計的人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Canyon Lalama, socialistalternative.org

12億人每天依靠不足1美元為維持生存而苦苦掙扎。每天超過16000名兒童死於與饑餓有關的疾病(《聯合國人類發展報告》2005年)。發生在伊拉克和黎巴嫩的戰爭僅僅是人類面臨危機的最近的顯著例子。

這些痛苦的根源是資本主義的經濟、社會和政治體制。資本主義產生了陷入殘酷競爭體制中的巨型跨國公司,在這個體制中,這些公司一心一意地追求短期利潤、權力以及資源,全然不顧(在此過程中付出的)人的代價。

(這些)公司和帝國主義國家也許已經接管了世界,但是數百萬窮困的,被壓迫著的人們——從黎巴嫩到伊拉克,從委內瑞拉到墨西哥——正在反擊。甚至這裡,在美國,移民權利和反戰運動也顯示了從下層產生的巨大憤怒。

許多參與這些鬥爭的人們正在尋找一種替代資本主義制度帶來的痛苦的方式,而且許多人——尤其是在拉丁美洲,再次開始轉向社會主義。然而,人們經常碰到那些(認為)“社會主義違反了‘人類本性’因而是不現實的”的觀點。本文試圖回答關於社會主義的幾個問題。

(問題一:)人們不是由金錢所激勵的嗎?社會主義不會抑制勤勞和創新嗎?

(回答)實際上,是資本主義抑制了多數人——工人階級——的動力和創造性。沒有比僅僅為了維持生活就被迫從事每天8或12小時的重複性工作更加沒有激勵作用的了。

正如美國社會主義者尤金·德布斯指出的,“(人們)並非逃避工作,而是逃避奴隸制。從根本上說為他人做這些事情(的人)是在強制下工作,而這正是奴隸制的本質”。

在(應付了)40多個小時使人精疲力竭的工作以及其它生活壓力之後,絕大多數工人沒 有時間發展自己的創造性技能和才智。更糟的是,資本主義下的工人沒有任何發展節約勞動的發明,以及更加高效的工作方法的動機。在殘酷競爭的市場經濟中,更 高的勞動生產率往往導致失業,以及使得利潤上升,工人的生活水準下降的對於勞動者的更加徹底的剝削。

但是,如果工人們能夠在一個民主的社會主義經濟中共同擁有並管理工作場所,而不是從老闆那裡接收命令,工人們能夠更大地被激勵。每一項創新都意味著更短的工作時間,或者更高的生活水準。

如果所有的工作都能提供良好的收入、福利和保障,人們將能夠從事他們喜歡的職業,而不是那些僅僅提供了經濟保證的工作,這將大大提高人們的效率。

(問題二):人們太貪婪太自私,以至社會主義無法運行嗎?

(回答)自私與自身利益是有區別的。毫無疑問的,人們追求自身利益,為社會主義鬥爭是符合這一趨勢的。社會主義者為所有人(都能夠擁有)可 維持生存的最低工資而戰,為所有人的免費國家健康保障,直至大學的免費公共教育,可承擔的住房,以及其它能夠大幅度地提高大多數人的生活水準的計畫而鬥 爭。

正如工會運動的歷史所顯示的那樣,當我們共同工作,而不是在一個反對我們的體制中作為個人絕望地嘗試勝利的時候,勞動者有改善我們的生活的最強的能力。具有諷刺意味的,當他們想要降低我們的工資,將我們解雇,或者削減我們的社會計畫的時候,正是那些鼓吹人們太“貪婪”,以致社會主義無法運行的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家們轉向要求工人“為了大家好,勒緊褲腰帶”。但是自身利益並非引導我們(行為)的惟一事物。看一眼從事志願工作的人數。根據勞動統計局(提供的數據),2005年約有6500萬美國人以某種方式從事志願工作。

在卡崔娜颶風之後,全(美)國的個人向受災者捐獻了42.5億美元,相反,公司只捐獻了可憐的4億美元(《慈善導航者》,2006年8月8日)。這些數字說明了勞動者能夠作出巨大犧牲並高度團結。

(問題三)社會主義不會導致類似俄羅斯的獨裁嗎?

(回答)俄國、中國、東歐和其它地方的可怕的官僚獨裁是對於真正的、民主的社會主義的完全否定。同時,對於今天的社會主義者們至關重要的是研究俄國革命的經驗,以解釋官僚墮落的原因。這些原因存在於特定的歷史條件,而非人類本性中。

1917年的俄國革命是工人階級第一次推翻資本主義,並開始建設新的社會主義社會。早期的蘇聯是世界上曾經存在的國家中最民主的:普通工人 和農民通過被稱為蘇維埃的工人委員會民主地管理著社會。它是世界上首批給予婦女完全的法權,包括投票權、流產權,並且使同性戀合法化的國家之一。

布爾什維克的領導人,列寧和托洛茨基,一直說明在一個國家單獨建成社會主義,尤其是在俄羅斯的不發達和半封建條件下是不可能的。他們爭辯道,俄國革命只有傳播到西歐的資本主義強國才能夠生存。

主要的帝國主義強權自身認識到俄國革命並非純粹的局部性事件,而是在國際範圍內威脅到了資本主義。他們因而—與俄國的資本家和地主們一起—發動了一場旨在推翻新生的蘇維埃政權的血腥戰爭。21個國家,包括美、英、法,入侵俄國以協助反革命。

對於布爾什維克在內戰中的勝利具有決定性作用的,是由俄國革命激勵的歐洲和世界革命浪潮,以及布爾什維克對(世界)工人作出的起義反對第一 次世界大戰的呼籲。在德國和歐洲發生的革命起義決定性地終止了這場戰爭(一戰),並且在國際範圍內迫使統治階級將軍隊從俄國撤回以防止國內動亂。

不幸的是,這些革命未能成功地推翻資本主義。這是因為不像俄國,那裡並沒有願意領導革命直至其完成的群眾性革命政黨。相反,歐洲的群眾性工人政黨被改良主義的領導者們所控制,他們在拯救資本主義中扮演了決定性的角色。

所以,當蘇聯擊敗了反革命的企圖時,它仍然處於孤立狀態。血腥的內戰留下了一片廢墟,以及筋疲力盡的、失業的饑餓的群眾。這產生了一個保守的官僚等級。以史達林為中心的官僚們在20和30年代鞏固了他們掌握的權力並且破壞了俄國工人階級贏得的民主權利。

隨後發生在殖民地和歐洲的革命不幸地將蘇聯視為他們能夠追隨的榜樣,蘇聯政權也(因此)能夠將史達林主義模式出口到中國、東歐和其它地區。

(問題四)資本主義是人類本性的(組成)部分嗎?

(回答)統治階級讓我們相信,資本主義,或者階級社會是人類本性的不可避免的結果。雖然生物學決定了我們行為的某些方面,人類本性並不是魔 術般地從天上掉下來的永久不變的事物。我們的行為方式,以及與世界和他人聯繫的方式是對應於變化著的社會的物質條件,以及我們與自然世界的關係。

數百萬年中,人類生活於平等的遊牧狩獵和—採集社會中。食物,住所和生活必需品在全社會中平等地得到分配。僅僅是在農業革命之後,當遊牧部落開始定居並耕種時,由於富餘的產品的產生使得統治階級在歷史上第一次出現。從那時起,統治階級聲稱是“人類本性”使得一個人能將他人作為奴隸,或成為所謂神所指任的神聖的國王以統治其他每個人。

通過為每一個人提供現代技術,社會主義將為人類文化的最根本性變化創造物質基礎。社會主義將創造一個新的基於平等和正義之上的文化,以取代一個獎勵最不道德、最貪婪(的行為的社會)。

決定將以民主的方式作出,不是通過每四年選舉一個富裕的白種男性或其他什麼人,而是工人們自己定期通過群眾會議和直接選舉。掌握權力者,如經理和公共代表是被選出來的,而且可以立即召回,而且他們的收入僅僅是被代表者的平均工資。

縮短每週工作時間,與失業者分享工作,滿足人們的基本需求,最終將解放男人和女人們,使他們能夠控制自己的生活,追求所有形式的創造性的和智力上的活動,並釋放人們的巨大創造潛力。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