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五一勞動節遊行有感

反貧困、反剝削、還是反對資本主義?

林可 社會主義行動

今年臺北的五一勞動節遊行,可說是近年五一遊行中最有趣的。各派勞工團體分開舉辦自己的五一遊行,最主要的有:全國產業總工會與勞工陣線等主辦的五一反貧 困大遊行,和團結工聯主辦的反剝削大遊行。其中勞工陣線與全國產業總工會所舉辦之反貧困遊行人數最多,約六千人,提出 「保障勞動條件;縮短貧富差距;救助經濟弱勢;提升生活品質」等四大訴求,參與團體除了傳統的工會以外,還有青年學生、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等社運團體。而團 結工聯所主辦的反剝削大遊行參加人數約兩千人,以工會成員為主,以砸牛糞方式向國民兩黨抗議,除了抗議現在執政的國民黨,同時也表達對民進黨過去八年執政 的不滿,並且提出不能再相信兩大黨。

在五一遊行的兩天前(4/28),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原本預計參加全產總與勞陣的反貧困大遊行青年大 隊訴求學校助理權益的台大研究生協會,突然宣佈退出五一反貧困大遊行的青年大隊。其理由是認為青年大隊在他們不知情的狀況下遭民進黨色彩濃厚的團體「青平 臺」把持,他們對於這些在勞工運動中毫無貢獻的人竟能在媒體前代表青年大隊發言而感到憤怒,因此決定退出五一的遊行。青平臺目前的董事長是民進黨籍前青輔 會主委鄭麗君,之前也曾有傳聞指出青平臺曾以金錢援助換取勞工團體內部人事的變動,不難看出民進黨意圖介入運動的痕跡。

這個小插曲其實也 顯示了這次五一遊行社運團體和工人選邊站的矛盾,主辦反貧困遊行的全產總和勞陣向來具有較為親民進黨的色彩,私下也可以聽到部分反剝削遊行的參與者批評全 產總與勞陣有意忽視民進黨執政時期的作為。選戰將近,民進黨再次開始「親近」社會運動,這次五一遊行的分裂,某種程度上可以視之為工運如何對待民進黨的態 度上的分裂。

團結工聯一方,雖然沒有提出明確的替代選擇,但是清楚的表達了工人自主、必須脫離兩黨的訴求,而全產總-勞陣一方似乎是認 為,工運不得不依賴政治資本以達到運動的目的,因而和民進黨保持著相當靠近的關係。例如,此次銀行員工會全國聯合會的理事長賴萬枝以及前全產總理事長盧天 麟等人都在積極爭取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的提名。另一個有趣的例子是,在幾位勞陣核心幹部的臉譜(facebook)頁面上,可以看到他們對民進黨總統候選人 蔡英文的頁面按「讚」表示支持(而勞工陣線的頁面則是按蘇貞昌的讚)。

相當諷刺的是,蔡英文曾在一次電視採訪中表示,自己的偶像是英國前首相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柴契爾在當政期間以打壓工會、私有化國有產業以及新自由主義政策而聞名,而工運幹部竟然得支持一個台灣版的柴契爾?

在這裡,我們必須提出的是,千萬不能忽視藍綠兩黨資產階級政黨的本質。國民黨幾乎毫不掩飾自己為資本家服務的角色,不少國民黨高層或其家族本身就是身家億萬的資本家,無論是各種減稅或是官員對外發表的言論都清楚的顯示了這一點。

而 民進黨相對來說「似乎」帶有一些較為進步的色彩,其上層也以所謂專業人士和草根基層出身為主。民進黨在野時期,經常與各種社會運動站在一起,反核、反國光 石化、同志(LGBT)遊行、支持社會住宅、批評房價等等。但是,民進黨執政時期那些不輸給國民黨的金權政治以及各種不利一般勞動者的政策,一再的告訴我 們,這個政黨無法也不會擺脫自己資產階級政黨的本質,更不能成為工人階級的選擇,我們需要一個新的、群眾性的、工人階級的政黨!

回 顧過去一年,台灣工人階級的狀況並沒有隨著所謂景氣回溫而改善,去年台灣的GDP成長超過10%,然而工人們感受到的不是薪資提高、工作機會增加,而是今 年大幅的物價上漲,根據消基會的調查,六成民眾覺得物價強烈上漲,《中國時報》甚至以物價海嘯來形容漲價的風潮。物價的上漲影響的當然是你我一般工人階級 的生活水準。雖然有漂亮的GDP數字和政府首長的承諾保證,但目前台灣的實質薪資甚至還沒有回到金融海嘯前的水準,再加上物價的上漲,今年的實質薪資可能 會出現下降的局面。

薪資的停滯顯然是因為成長的GDP、成長的利潤都掌握在資本家的手中。台灣的低薪化和勞動彈性化、去管制化趨勢依然不 變,而官員和人民生活脫節的情況依舊嚴重,近日人事行政局局長在立法院備詢時,說出「月薪六萬的公務員屬於中下階層」,事實上,台灣平均月薪為3.6萬 元,八百萬勞工中有三百多萬人月薪低於三萬,月薪不到兩萬元的就有一百萬人以上。這些高階公務員談到為公務員加薪時,認為月薪六萬是中下階層,而在討論一 般工人的法定基本薪資時,卻又認為不到兩萬的基本工資若是調漲,則會影響台灣的競爭力云云,對真正底層的工資錙銖必較。究竟是菁英官員們頭腦不清還是刻意 打壓分化工人階級呢?

一個參與五一遊行的大學生表示,以目前的勞動條件,加上為了讀大學所背負的貸款,他對於畢業不但沒有任何憧 憬,反而是充滿了疑慮。以目前一般的狀況來說,工人階級中有一大部分都無法負擔買房以及養育小孩的費用,而一般的青年以及剛畢業的學生,許多連一份穩定的 工作都無法求得。生兒育女或是買房,對他們來說根本是幻想。

而國民黨政府日前提出的各項方案,包括貸款或是所謂奢侈稅,事實上也並沒有對 房價起到太大的影響,臺北市的房產泡沫依然嚴重,而普通民眾仍然很難負擔起一個合理的居所。「加薪這個詞是個死掉的詞」目前休學工作中的大學生黃同學說 「就跟反攻大陸一樣,都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目前他在一家服裝公司工作,月薪一萬八千元-僅比法定基本薪資高一百二十元,一個很難在臺北市生活的薪 水。

而像他這樣的青年還有很多,遊離在各種低技術職業之間,無法找到穩定以及合理薪水的工作。不只是青年勞動者,就連一般人眼中的電子新 貴、專業的工程師或是醫師,也正在面臨勞動條件惡化的苦果。今年以來,電視新聞不斷撥出各個行業的「過勞死」案例,被迫加班上百小時、每日工作十五小時以 上以及台灣特色的「責任制」等等惡劣的勞動條件已經不知奪取了多少年輕工人的生命,尤其以電子業的工程師最為嚴重。

然而,在台灣的法規之 下,資本家將員工「操到死」最重的處罰僅僅是「重罰六萬」,工人的生命對資本家以及資產階級政府而言,僅僅是會計帳本上一筆小小的額外支出而已。看看所謂 的「電子新貴」,再想想政客們提出減稅方案時所畫的大餅,促進產業升級、轉型研發中心等等,能不能成為研發中心還很有疑問,不過照目前的趨勢發展下去,台 灣或許很有潛力成為過勞死中心。

藍綠兩黨的政客說的都是提升台灣競爭力、促進產業升級、建立高附加價值產業,這樣能夠帶給我們一般的勞動 者更好的生活、勞資雙贏。而事實上,放眼目前的歐美先進資本主義國家,無論美英德法或是所謂社會民主的北歐各國,每一個人均GDP都比台灣更高、每一個都 是以所謂高附加價值產業為主(相對台灣的代工業),然而這些國家的工人階級面臨的卻是比台灣高上1.5到2倍,甚至更高的失業率,而歐洲國家的青年低度就 業與貧窮問題(社會相對收入差距)更是比台灣嚴重得多。在資本主義危機與新自由主義的攻擊下,過去資本家對歐洲工人階級所做的讓步已經一項一項被奪回,過 去免費或公有的服務體系一項一項被私有化,這就證明瞭資本主義制度下的矛盾是不可能調和的。

當資本家面臨危機之時,不得不找工人階級來替他們承擔經濟崩盤的苦果。從歐洲的經驗看來,我們完全可以瞭解所謂高附加價值產業或是產業升級根本無法解決失業、青年低度就業的問題,兩黨各個頂著歐美博士頭銜的高學歷政客不可能不瞭解這點,這更加襯托出他們謊言背後的惡意。

反貧困、反剝削,還是反對資本主義?

這 次兩個五一遊行的主題,分別是反貧困和反剝削,然而這兩個現象正是資本主義賴以存在的根本。上個世紀以完全就業為政策目標的凱因斯主義已宣告失敗,說明資 本主義必然得依靠一定量的產業後備軍-失業工人以維持自身存續,現今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更是加劇了貧困以及失業的現象。而剝削更是資本主義最根本的要 素,也是資本主義與其他生產方式不同的特色,佔有生產資料的資本家必須剝削工人的剩餘價值以謀取利潤。因此,不管是反剝削還是反貧困,必然要反對資本主 義,而反對資本主義的任務顯然不能由現有的資產階級政黨所做到,因此必須建立真正的工人政黨,以建立民主的社會主義!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