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七十萬人——數十年來最大規模的工人示威

 英國總工會(TUC)組織反對削減公共開支的示威,有超過五十萬人,七十萬甚至更多的人,參與了示威活動漢娜-謝爾(Hannah Shell),社會主義黨(Socialist Party—工人國際委員會(CWI)英格蘭與威爾士支部)

2011年3月26號,英國工人階級如雄獅般雄起,他們佔領了各地街道並且展現了他們的強大力量。

資產階級媒體試圖降低這場示威所受到的關注,並聚焦於同日發生而極少人參加的警民衝突。而且這場示威的參加人數也被極度低估,如英國廣播公司(BBC)即聲稱只有二十五萬人參加。

不幸的是,即使是英國總工會的領導層自身也低估了這場示威,他們認為參加人數在二十五萬到五十萬之間。而事實上,這已經是數十年來由工會組織的最大遊行。

這場遊行有來自工人階級的廣大支持以及大量中產階級的支持

一項總工會(TUC)委託的民調顯示,高達52%的民眾支持這場遊行的訴求,而只有31%反對。有些在外地的社會主義黨的成員在搭出租車前往火車站的途中,受到了對示威持同情態度的出租車司機免費或減價的優待。

在前往倫敦的旅途中,有些頭等艙的乘客也買了《社會主義者》報紙(英國社會主義黨的週報:The Socialist),因為也表明他們認同遊行的訴求。

工會運動的潛力在一波波湧入倫敦街道的人潮中一覽無遺。在示威人群當中,有年金受領者、社區運動者和學生,學生們正是那些在耶誕節前經歷過學生反對增加學費運動的老手們。

然而,絕大多數的示威者是工會成員,很多是第一次參與遊行。僅尤尼森(Unison——英國公共服務部門工會)的遊行隊伍就花了一小時來走完通過,看起像是各個大大小小的工會都有了他們自己生動而色彩斑斕的遊行隊伍。

所有資產階級評論者都把今日的工會運動寫成是一支不再有影響力的隊伍,這場遊行給了他們最好的答案。工會的力量無庸置疑地得到認可。

然而示威者們口中的問題是,接下來怎麼辦?工會運動如何運用它的力量來阻止削減開支?

雖然明顯的為這次遊行所震懾,自民黨的商務大臣凱博(Vince Cable)表示「這次遊行無法阻止政府」,並且相當可笑地將現政府描述為「這個國家有史以來最有力的政府之一」。

事實上,這是一個脆弱的聯合政府,遠較保守黨的撒切爾(Thatcher)政府來的脆弱。但是被稱為鐵娘子的撒切爾,也曾因為1800萬人的群眾反人頭稅運動,而從鐵娘子成為鐵屑。

那次運動結束了人頭稅也迫使撒切爾政府下臺。英國尤尼特(Unite)工會的總書記林•麥克勞斯基(Len McCluskey)的分析非常正確,他在演說當中稱呼這次的反削減運動為「保守黨和自民黨的人頭稅事件」。

現政府已經受到衝擊,並且在工人階級組織起來的巨大力量之下,可以被嚴重地擊倒。儘管如此,很少示威者想過這個為富人們服務的政府可能會被他們的遊行所阻止,不論這場遊行有多大規模。

示威的群眾有一個廣泛的認知,那就是這場遊行必須成為後續行動的跳板。

Image 1658

 

有什麼選擇?

除了「如何阻止預算刪減」這個議題,當天另一個重要的議題是「除了刪減,有什麼替代選擇?」這場遊行的官方稱呼「為了替代選擇而遊行」。

對於某些右翼的工會領導人來說,「替代選擇」就是新工黨的代號。

工黨領導人米利班德(Ed Miliband)也在遊行中發表演說。有少數群眾報以噓聲,但多數人禮貌地接納了他的演說。

他非常小心的避免說出工黨的真正計畫,大量削減公共預算,雖然這項計畫並不像保守-民主黨政府那樣以如此快的步驟施行。他只是說了一堆空話。

他並沒有做出明確承諾,保證工黨政府會撤回那些削減。他將這次的反刪減運動與女權運動、反種族隔離運動和美國的民權運動作比較,而一次都沒有提到歷史上英國工會的鬥爭或者是新工黨時期的反戰運動。

正如預料,這個曾經說過他「反對不負責任的罷工」的男人,一字不提工人應該行動保衛自己的工作以及公共服務等等。

毫無疑問地,很多參與遊行的工人會在五月五號的選舉中投給工黨,希望工黨至少讓這些削減進行得更慢一些。然而,會有一定數量的群眾對於工黨過去執政的紀錄以及在地方層次所貫徹的削減政策感到憤怒,以致不會再次支持工黨。

工會成員和社會主義者聯盟(TUSC—Trade Unionist and Socialist Coalition)在五月的地方選舉中支持反對削減的候選人,而得到了良好的回應。

而那些會投給工黨的人也應瞭解這樣並不能阻止削減政策,所以之後的罷工與示威是必要的。

所有上臺講話的人幾乎都得到了群眾熱烈的歡迎,但最受到歡迎的,是那些要求在這次示威之後要採取罷工行動的演說者。

林. 麥克勞斯基(Len McCluskey)表示在示威之後將發起聯合的產業行動。公共與商業服務工會(Public and Commercial Service Union)總書記馬克.塞沃加(Mark Serwotka)以一句話總結了示威者的心情,他說「今天我們一起上街,下次我們一起罷工!」

社會主義黨提出的,以罷工作為下一步抵抗削減的鬥爭,贏得了群眾廣泛的支持。

在全國工會幹部連線(National Shop Stewards Network—NSSN)的演講平臺前,眾多工人停駐以聆聽如何能使罷工行動復諸實行的演說。如果總工會現在開始認真組織一場一天的公共部門總罷工,那他們將會得到工會成員的大量支持。

這也會吸引數百萬未加入工會的工人以及部分中產階級加入工會運動,成為阻止削減開支政策的社會力量。

這樣的一次罷工將會震驚保守-自民黨並且將賦予工人階級巨大的信心。不幸的是,其他的工會領導人並未提出以罷工擊敗政府的策略。

尤尼遜(Unison)工會的總書記戴夫.普蘭提斯(Dave Prentis)提出推動地區性的示威反對削減公共開支。雖然這樣的示威是運動相當重要的一環,但絕對不能替代經過全國性協調的地區性和行業性的罷工行動。

英國總工會(TUC)的總書記布蘭登.巴柏(Branden Barber)正確地宣稱工會將不會允許公共服務被摧毀,但是他並未對下一步行動提出任何具體的方案。

在示威之前,他曾強調了「和平的公民抗命」的重要性。而正如社會主義黨在當時就警告過的,我們支持社區宣傳活動和和平的公民抗命,但是絕不能以此作為規避罷工的藉口,而是應該成為其補充。。

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

Image 1656

必須補充的是,巴柏對於公民不服從的呼聲並沒有帶來太多的支持。在週六的行動中,僅有一小部分的年輕人組織了在一些百貨商店中的靜坐與其他的公民抗命活動。

相對示威帶來的巨大力量,這些行動只能算是次要的,雖然資產階級媒體無可避免的聚焦於此。

然而,不幸的是在媒體的報導當中,總工會只對「暴力的示威者」進行譴責,而對員警的角色一字不提。

我們不贊成將砸店作為一種抗議的手段,而且很不幸這給了政府、媒體以及其他人一個將本來針對如此大規模示威活動的焦點轉移的藉口。

但是在週六(3月26日)的示威中,最主要的暴力使用者是員警,而不是示威者。在示威附近所進行的公民不服從行動雖然是相當平和的,但依然面對了包圍和逮捕。

英國《衛報》(Guardian)的網站上有一則視頻,一群年輕人唱著國際上革命工人的歌曲-國際歌,被員警包圍並且粗暴的拉扯,僅僅因為他們參與了一場完全和平的抗議。

林.麥克勞斯基非常正確的支持了學生的抗議行動,並且要求「員警的髒手從孩子們身上拿開」。事實上,學生加入這次總工會的示威,顯示了他們正在尋求工會運動來領導這場反對削減的鬥爭。

工會支持青年的鬥爭,包括反對員警壓迫,是非常重要的,除此之外,還必須進行決定性的行動去反對削減開支。

反對削減養老金是一個可以期待組織聯合罷工的議題。大學與學院工會(UCU)已經罷過一次工,而且正考慮進行第二次,而公務員工會(PCS)也在考慮投票表決是否要為了養老金議題而在五月或六月罷工。

而全國教師工會(NUT)也正在討論是否該在夏季前展開行動。如果能有這三個工會-超過一百萬工人-共同為養老金而罷工,那將會是這場反削減鬥爭的大邁進。

無論如何,我們需要更多。尤尼遜工會(Unison)曾經承諾過會有爭取養老金的全國性行動,不幸的是普蘭提斯在他的演說中完全沒有提到這件事。

然 而,尤尼遜工會(Unison)的成員們希望看到有關此議題的行動。在尤尼遜工會成員和其他工會的成員中也有人支持社會主義黨的提案,在下一個全國性罷工 的日子舉行周中示威反對削減開支和對於養老金的攻擊。讓來自各公共服務部門的工人們能夠展現他們對罷工行動的支持,並且對公部門的工會們施加壓力,以組織 一個一天的公共部門罷工。

政治性的選擇

Image 1655

在臺上很少有人解釋除了削減政策外人們在經濟方面還有什麼選擇。重點擺在需要創造更多工作,卻沒有解釋這該如何被達成。

幾乎每個說話的人都批評了銀行家,即便是那些最右翼的工會也是如此,例如Usdaw的總書記約翰.哈奈特(John Hannett),但這只不過是對於銀行家們「懇求做出表率」。這就有如懇求吸血鬼「德古拉」做出表率不要吸人血一樣!

有 些演說者要求對金融部門徵收「羅賓漢稅」,據統計可以達到一年200億英鎊。馬克.塞沃加(Mark Serwotka)非常正確地指出富人們一年逃避掉的稅就高達1200億,幾乎等於整個政府的赤字1430億英鎊,而這需要政府花四年的時間來消滅。所 以,只要一下子就幾乎能消除整個政府的赤字!

這裡沒提到的問題是,如何收取那些錢。那被逃掉的1200億英鎊所指出的,是資產階級連目前他們被課的那一丁點稅都不打算繳。

要徵收那些錢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政府運用廣泛的經濟力量。這就提出了將銀行和金融體系完全國有化並且置於工人的民主控制和管理之下的問題。

即使是這樣也需要各個工作場所的工人們合作,運用工人控制的力量,公開帳本,發現資本家逃稅的額度,並且要求那些逃避繳稅的資本家做出解釋。

換句話說,即使要消滅逃漏稅,也需要用社會主義的方法-將得到絕大多數一般工人民眾會的支持。

不幸的是,主講臺上的講者們沒有提出社會主義的方案,一個為了千萬人民的利益而非為千萬富翁的利益的社會。

然而,超過五十個社會主義黨的宣傳攤位在現場給示威者們提出了社會主義的方案。對其中的許多第一次參與示威的群眾來說,社會主義是一個新的並且有趣的概念。

數百人希望加入社會主義黨,數千示威者離去時手中都拿著《社會主義者》週報,而更多的數萬人帶著鬥爭的決心離開,與社會主義者們一起在接下來的數個月中,從群眾示威到一場大規模的公部門總罷工。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