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私營電力業界醜聞

現在是時候要求重新國有化


島村精三,國際連帶,(工人國際委員會(CWI)日本支部)於東京

跟隨著東北大地震所產生的恐懼,以及具破壞性的海嘯和放射性污染,現在東京電力公司(TEPCO)——即是正不斷惡化的福島核電站的擁有者,所實施的
一連串停電,令到生活在都會區(東京)的人民感到混亂,並嚴重擾亂當地人民的生活。

這些「計劃性停電」是空前規模的。公共交通、醫院、學校、幼兒園以及普通家庭都受到間歇性(約為每日3-6小時)的停電影響,而中央政府辦事處和大型壟斷企業林立的東京市中心,則沒有受影響。

所有這一切是「基於地震和海嘯對發電能力所造成的嚴重破壞,造成東京電力公司難以滿足都會區內的電力需求。」

「除非計劃性停電付諸實行,否則可能會導致整個地區出現意外性的大停電,包括東京市中心以及其中央政府辦事處。」

停電已經令都會區內的群眾之間產生大規模的怨恨,並且不滿已經擴展到對安排停電的東京電力公司和政府的批評。

這項政策似乎正在保衛「畢竟核能是我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這個主張。

儘管事實說明這是東京電力公司核電站的自身管理的不善,不能實行及時和明確的應急措施,以致災難加劇。

國際能源機構(IEA)指出,日本熱能發電廠只負責30%的電力,但實際上,即使所有的核電廠停止運作,它與其他熱能發電廠均可以提供足夠的電力。
停電開始看起來像一個大陰謀,在這個可怕的人為災難發生之後,以此來說服人民核電對於人的必要性。

這正是發生在電視裡重複顯示災難帶來的窮凶極惡的情況,福島核電站正在威脅健康和生命。

誠然,因此這次地震,東京電力公司的主要熱能發電廠也遭到了大量的破壞,但是,如果不從東京電力公司和東北電力公司(也遭受重大損壞)涵蓋的地區得到電力,我們還可以從哪裡得到額外的電力?

為什麼我們不能由沒有受到地震影響的地區(如西日本),得到多餘的電力供應?

這是因為日本電力行業的情況非常奇特:西部和東部的電網頻率並不同(東日本為50赫茲,西日本為60赫茲)。

西方沒有受到災害,有足夠的電力供應,但正是電網頻率不同的原因阻止了從西方到東方的供電。

這是停電嚴重影響了平民生活一個主要的原因。

商業媒體指出了頻率差異的原因:西日本引進了美國的60赫茲電網,東日本引進了德國的50赫茲電網。

在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的日本工業革命時期,私營電力配送公司的分佈是區域性的。

但在有意或無意之間,也有導致現今事情發展的重要的歷史事實被遺漏向公眾交代。

歷史

事實上,在1940年後期,原本是分散的日本電力行業已經在國家的控制下得以合併。

日本發電與輸電公司是一間半國營公司,曾獨家負責全國各地的供電。

根據這項安排,整個電力業務進行了整合。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會去以統一電力的頻率。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以全日本發電與輸電公司的工人為主要成員的全日本電氣工會(AJEWU)成立。

在共產黨員和左派社會黨的領導之下,激進的罷工鬥爭被引發起來。

在戰後的勞工鬥爭時期,這個組織在工會組織之中有一個核心作用。

在1945年,日本軍國主義戰敗之後,社會黨在1940年代末領導了一個短暫的中間偏左聯合政府,意圖進一步發展電力國有化,以作為其民主改革的一部份。

然而,美國的軍事佔領著手去粉碎這一運動,以及支持右翼自由主義政府的誕生。

美國佔領當局解散了日本發電與輸電公司,並推動分割化和私有化的政策。

很明顯,他們打算鎮壓全日本電氣工會(AJEWU),因為這激進工會不僅威脅壟式斷資本主義和保守政府,而且還威脅著美國的佔領。

(這個過程類似於日本國家鐵路在1980年的私有化以及粉碎全國鐵路工會的企圖,這工會在組織的左翼勞工運動中發揮了主導作用。)

日本統治階級的戰略最終成功。電力工業被私人壟斷式公司瓜分,再次建基於九個獨立的區域,他們失去了社會和公眾性質。

全 日本電氣工會(AJEWU)被廢除,成為極少眾的組織。取而代之的是,日本電力相關產業工會聯盟(the Federation of Electric Power Related Industry Worker’s Unions of Japan)成立,成為日本的右翼工會。它主張勞資合作,並組織了許多電力部門的員工。眾所周知,該聯盟會促進了核電站的建設。

另一方面,全日本電氣工會(AJEWU)被迫成為少眾殘存,直到1990年代。直到那個時候,它都與反核運動都一起在鬥爭。

不管這次災難會以何種形式完結,這次大地震和海嘯引發的福島核電站事故,仍然會造成嚴重的災難。這些災難會令福島的鄰近地區、可能日本很大的一部分地區和日本海洋受到放射性物質的污染。

即使損害是有限和可以補救,但毫無疑問,這將花費大量的金錢去恢復農業、林業和漁業,以及普通公民的生活。

誰應該負責這些費用?不用說,東京電力公司(TEPCO)是有責任的。東京電力公司必須再次回在國家手中,以及根據工人階級的利益運作。它的資產和財富應被注入到業界的重建,並為工人和公民的利益服務。

在東京都市區的停電混亂,已經暴露了電力業界對於照顧人民的需要感到力不從心。不僅東京電力公司,所有的電力和發電公司應變成全民所有,而這個公有制應歸於民主化的工人控制和管理之下。

以核電為導向的政策並不關心人民的身體健康和生命,服膺於資本壟斷的利益,要改變這個政策,這方是一個關鍵。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