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群眾的大規模抗議毀掉了北京的黨慶聚會

貧富懸殊和民主權利受限激發眾怒

抵抗,社會主義行動(工人國際委員會(CWI)香港)7月1日,數以萬計的香港人參與每年一度的反對政府支持民主的示威。這一天充滿歷史意義,這是香港擺脫英國殖民統治回歸中國的第14年。

今 年,恰逢中國共產黨建黨90週年,日前在中國各地正在舉行盛況空前的儀式。日前《建黨偉業》這部為慶祝盛典的新片正在全國各地上演,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部 大片是由通用汽車公司上海分公司贊助的。如今的中共執政黨已經成為超級富豪們集中的政商集團,和1921年時反資本主義革命性組織已經差之千里。而且,也 正面臨著日益激化迅速蔓延的工人和農民的抗議活動,以債務問題為標誌其經濟也顯示出越來越多不詳的警告。《紐約時報》評論道,「所有的喧鬧都不能掩蓋黨所 處於的不安全的狀態。」

請點選連結閱讀我們關於中國近來大規模騷亂的報告與分析。

貧富差距

在 半自治的香港,今年的七一遊行比此前一段時間更具有政治意義。由中國專制當局選擇而非民選的特區政府在近幾個月看見其支持率明顯下跌。香港的貧富差距是所 有發達的資本主義經濟體中最嚴重的,而且仍然在擴大中,對此群眾中懷有強烈憤怒。在這座極端觀富裕的城市中最貧窮的百分之十的家庭人均消費只有每月港幣 2,500元(US $ 321)。

Tens of thousands march every year on July 1

每年7月1日數萬人上街遊行

為 了反映這一點,香港今年遊行的口號不僅注重民主權利與要求2012年雙普選,也反對「地產霸權」,由少數地產大亨對地產市場的專制控制。工人、外籍雇工 和其他受壓迫的群體也分別提出縮短工時和更大法律保護的要求,反對無恥的老闆。而且這是第一次,公立醫院的醫生將加入群眾遊行。他們要求爭取更多的資源、 招聘更多的員工、規管工作時間、削減平均每週65小時工作制度。

研究機構香港轉型期研究計劃(Hong Kong Transition Project)在本週發佈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不滿政府政策的水準已經上升到類似2003年的水準。當年,有五十萬人(香港總人口770萬)加入了遊行並 引發了政府危機,迫使北京任命的特首董建華被迫辭職。

國家機器展示力量

針對今年的遊行,警方已作出數項挑釁性的決定,禁止音樂(!)、籌款和簽署請願書,其提供的虛假借口是這可能會阻礙遊行速度。他們還告訴組織者民間人權陣 線(CVRF),如果任何參與者參與其他活動而非是官方的遊行,它將承擔責任。這些反民主的限制是更廣泛更嚴厲監管的一部分,由北京中央政府推動香港警方 日益加強對政治活動和其他活動的民主權利的打壓。

很明顯,國家機器試是在圖展示實力以向激進青年和其他不滿階層發送警告信號。6月30日,在,通常只限在軍營內活動的解放軍舉行了一場罕見的軍事演習,並 在鬧市旺角部署裝甲車。上一次解放軍出動是在去年五一六公投月挑戰政府的時候。而且人們普遍猜測,北京將可能推動已經停滯的香港《基本法》第23條國家安 全法的重新立法。這個導致董建華政府垮臺的立法案至今仍處於擱置中。

Socialist Action at the 2010 demonstration

社會主義行動2010年參與七一示威

衰弱而不得人心的香港政府有時就像在足球賽中的足球,被一方為中國專制當局和另一方香港本地工人和青,踢來踢去兩邊受壓。

在今年七一遊行中一個關鍵議題就是香港政府的企圖禁止補選,以避免出現去年五一六公投這樣的現象,當時五民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退出了橡皮圖章的立法會。當 政府的取消補選計畫引起群眾的反對和可能的法律挑戰,政府本身又不得不退讓而自取其辱。它已經部分修訂了替代補選的方案,但如果方案得以通過,仍將是對於 民主權利的重大侵蝕(立法會只有一半是由人民投票選出的)。泛民主派領導人呼籲市民參加今天的群眾遊行「用腳投票」來反對該計劃。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在香港的支持者社會主義行動將參加在維多利亞公園集合的兩項活動,並打算像其他團體一樣不服從警察威脅禁止簽名和籌款的禁令。在本次遊行中,新一期封面專題文章為反對「廿三條」的《社會主義者》雜誌將有銷售。

隨後,我們將在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上發佈一份完整的關於七一遊行的報告。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