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的緊縮與憤怒

第十次大罷工的數天前,雅典OASA巴士公司工會領袖之一的阿波斯陶裡斯-卡斯梅裡斯(Apostolis Kasimeris)在倫敦最近舉行的英國全國工會代表組織(National Shop Stewards Network)上發言。以下是他演講的主要內容

阿波斯陶裡斯-卡斯梅裡斯(Apostolis Kasimeris)

在過去的兩年間,希臘工人階級在生活水準和權利方面面臨重大打擊。這是空前的打擊,比英國工人階級在瑪格麗特•柴契爾執政時期面對的更加嚴重。

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黨(Pasok,簡稱:泛希運)的社民派政府,與歐盟(EU)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經將每月基本工資從670歐元(約等於 6280元人民幣)削減至520歐元(約等於4880元人民幣)。我們的收入比英國遠低,但希臘的生活成本並不低於英國。

在公營部門,其工資通常被認為應該高於私營部門,過去的兩年間,工資已經降低了30%。而他們的計畫是在接下來的兩年中繼續削減35%。

同時他們計畫在今後的四年中解雇15萬名公營部門雇員。這是在官方承認的失業人數已達80萬人,失業率高達16%的情況下。而真實失業率是官方評估的1.5倍。

政府已經削減了大量教育、健康醫療和社會福利經費。在公立醫院中,削減了1/3的床位數量,3.5萬張床位中削減了1.3萬張。

很多大學必然被迫關閉因為他們無法支付電費,或是節省其他費用。

執政黨泛希運(PASOK)的進攻

政府對於這場令人絕望的危機的回答是什麼呢?他們計畫出售我們的公營部門,電力、供水、鐵路和港口。

他們計畫取消工資集體協商制度並且修改法律從而使得解雇職工變得更容易。

他們計畫提高稅率,包括直接稅和間接稅。增值稅從4%增加至23%。

養老金也大幅減少。退休年齡提高至67歲。然而即使這樣,也只有當你工作40年並繳納了40年的社會保險金時,才能拿到全額退休金。

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歐盟和歐洲央行的進攻並沒有結束。一年的野蠻進攻之後,他們依然認為緊縮政策不夠深化。他們正簽署第二份“備忘錄”以要求進一步打擊希臘工人。

這一切為何發生?據說是為了償還外債。這一債務是由年度赤字堆砌的。但誰創造了這些赤字?各種歐盟經濟“專家”聲稱這些債務被創造是因為我們“入不敷出”。

但到底誰在過去入不敷出呢?是占整個希臘勞動力市場25%的那一百萬每月收入只有600至700歐元的希臘工人嗎?是那些領取養老金人口中65%月收入不足600歐元的老人嗎?是那些在失業後只能領取12個月每月400歐元失業救濟的失業者嗎?

懶惰和墮落的是那些權力人物和統治精英,以及他們的盟友,那些大資本家和資本集團。而非希臘的工人和退休者。

他們創造了赤字和債務。所有政府在過去的二十年來都有意識地這樣做了,通過給予富人和大資本集團財富,並利用國家預算作為傳送帶。

但是他們希望我們支付這一切。現在我們被告知,如果我們不能從世界貨幣基金組織和歐盟獲得貸款(在歐盟和世界貨幣基金組織的苛刻條件下),他們將沒有錢支付工資和養老金。這同樣是謊言。

他們獲得新貸款的唯一結果就是去償還先前的貸款。十年來,只有350億歐元進入到經濟中。絕大部分都回到了放款人那裡,回到了向希臘政府貸款的銀行家們口袋裡,回到了希臘,德國,法國,瑞士和英國的銀行家們的口袋裡。

工人的鬥爭

所以希臘社會的巨大憤怒並不令人驚奇。這表現在工人的鬥爭中。此時,每天都發生罷工。幾乎每天都有一場示威遊行發生在雅典市中心,經常有兩場或三場。

但這些鬥爭並不能導致勝利。這是因為工會領袖們並不以贏得勝利為目標來領導鬥爭。這是因為絕大部分工會領袖在兩個政黨的控制之下,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黨(Pasok)和新民主黨。

更糟的是這些工會並不整合他們的鬥爭行動。每一部分都只是在為他們自己鬥爭。但在近期,沒有哪個部分可以單獨擊敗政府,歐盟和世界貨幣基金組織這三者的聯合。工會領袖們很清楚這一點。

國家工會領袖們所處的位置已經非常可恥了。與歐洲其他的地區相比,去年七場和今年的三場24小時大罷工似乎很壯觀。但考慮到希臘工人階級的傳統,以及更重要的是希臘工人階級面對的進攻的規模相比,這遠遠不夠。

工人們瞭解希臘勞工聯合會領袖們的狡猾角色並且很憤怒。去年,在一次罷工中,勞動聯合會領導Panagopoulos試圖在工人集會上演講卻遭受物理攻擊。此後,他在公共場合出現時都有六名保鏢隨同保護。

工會領導們並不只是不回應形勢的需要,他們還有系統的破壞鬥爭的發展。

以 我們的工會,雅典和比雷埃夫斯(Piraeus)巴士工人工會為例,大約有六千名成員。當政府在去年12月開始它的進攻時,工會的領導們,在泛希臘社會主 義運動黨(Pasok)和新民主黨的控制下,試圖證明為何他們不呼籲較為激進的鬥爭行動。他們的藉口就是責備工人,聲稱工人們不願意鬥爭。

但是,當殘忍的削減被宣佈後,他們被迫呼籲鬥爭行動以便不至於徹底暴露。

鬥爭行動持續了大約三個月。然而,領導們並沒有決心,沒有行動計畫,沒有擴大行為,最重要的是沒有任何與廣闊的公共部門的其他部分的遭受進攻的工人聯合鬥爭的企圖。

二月末,大部分領導決定是時候停止鬥爭了。他們採取了一種無賴的策略。他們拒絕召開委員會議,拒絕出席其他成員號召的會議,他們甚至失蹤隱藏了起來,於是一個巴士工人大會沒有被發起。

隨 後他們繼續以一個偽造的公決結果計畫使得停止鬥爭的決定正式生效。這不僅違反了工會章程,也不合法,他們偽造了工會委員會其他成員的簽名以達到發起公決的 規定多數。這一切都為了打擊巴士工人的鬥爭意願,使得他們失望和消沉。對於這些“領導”,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叛徒。

沸點

儘管如我們一樣失敗了,希臘工人階級依然會繼續鬥爭。並沒有其他選擇,因為我們面對的進攻是巨大和持續的。

希臘社會鬥爭最近的發展是“憤怒”運動。他們效仿西班牙人“憤怒(Indignados)”運動並受到阿拉伯世界革命的激勵。近期,在雅典中心廣場聚集了50萬人。這可能是1981年以來最大規模的集會。

希臘社會在沸點上。但為了使這種憤怒轉化為前進的道路並使得我們的鬥爭贏得勝利,我們必須盡我們所能重建我們的工會運動。

工會組織必須掌握在群眾手中。通過成員的民主控制,鬥爭一定會在運動自身手中。

同時我們必須重建工人階級的政治組織,因為今天的眾多左派政黨已經丟失了立場。

但我們不能忘記另一項任務。那就是,國際主義。並不只是希臘在鬥爭。還有葡萄牙,西班牙,愛爾蘭,英國。因為我們同時受到了攻擊。

整個歐洲,大資本聯合起來進攻我們,而工人階級卻未能聯合抵抗。這是領導層的錯誤。

讓我以6月30日聯合行動的訊息來結束我的發言。衝破示威遊行的街道封鎖線,告訴卡梅倫,聯合行動的工人們將擊敗政府的攻擊。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