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斯坦:工人運動領導由克特希巴耶夫(Esenbek Ukteshbayev)的生命處於險境中

石油和天然氣工人的罷工仍在繼續,其他行業工人的鬥爭接踵而至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記者哈薩克斯坦報導

在充滿仇恨的石油和天然氣工人的罷工中,上週六看起來有一個加害克特希巴耶夫(Esenbek Ukteshbayev)的粗鄙圖謀,他是“別碰人民的住房”(Leave people’s home along)運動和哈薩克斯坦社會主義運動的領導人。

本 周早些時候,他的車被法警扣留;據稱是因為克特希巴耶夫在遭到多次政治性逮捕後,有大筆累積起來未付的罰款。在支付了過高的罰款後,他被允許進入汽車扣留 場取回他的車。然而, 克特希巴耶夫抵達後發現汽車扣留處的工作人員異常熱心地要看他駕駛汽車離去。一般而言,需要檢查一下以確保車子沒有損壞。但是,這一次工作人員只是建議克 特希巴耶夫簽署一份表格,就可以離開。

克特希巴耶夫懷疑有些不對勁,堅持要對他的車做適當的檢查。有個保安員似乎特別緊張。另一個看護人 員則告訴克特希巴耶夫說他車的刹車管被切斷了。在卸下車輪後,可以發現很明顯,不僅有兩個管子被切斷,而且手刹也被改動而損壞。應對此事負責的某人似乎在 至該車停的地方的地面上留下了制動液痕跡以便暗示制動管是在至該車被送到扣留處的路上損壞的。但是,油滴導向了錯誤的方向!

當克特希巴耶夫打電話給當地警方報告涉嫌嚴重犯罪,並要求進行正式調查,他發現當地警方酩酊大醉而不能做任何事。並用極不禮貌的語言叫他“滾開!”。只有當 克特希巴耶夫打電話給市員警,並警告說,電視攝像記者正在趕往汽車扣留處的路上,警方有了反應。警方抵達比較迅速,他們更為樂意的是趕走媒體而不是調查這 個嚴重罪行。在警方已確認一個媒體攝像師身份的情況下,他仍然被警方扣留達三個小時。

石油和天然氣工人罷工

這個極為嚴重的事件的背景顯然是與西部正在進行的石油和天然氣工人罷工密切相關。一位前電視記者談到依然強勁的罷工:“正如馬克思所說:‘最初是社會問題,然後是經濟的訴求,再後政治改革的要求變得完全可以實現的’”。如果我們撇開他對馬克思的原文的任意扭曲,這倒很接近真理。一個月前罷工開始後,石油和天然氣工人發現,他們不僅在與他們的雇主,而且與統治哈薩克斯坦的國家機器和政治體制發生著衝突。越來越多的工人公開批評總統納紮爾巴耶夫。

總統開始看上去越來越無力。新的罷工者群體正在加入行動。最新的是科克舍套(Kokshetau) 地區的電梯維修廠的工人。管理層上週五懇求他們回去上班。 但是工人們的耐心已耗盡。數月未支付工資,現在有些工人面臨著因欠交租金而被收回租房的情況。有一個罷工工人有年幼的孩子迫切需要做手術,但沒有錢支付醫 療費用。當發現管理層有錢支付三名律師騷擾工人領導人後,罷工者更為憤怒了。

科克舍套電梯維修廠的工人

當局似乎認為它可以耗到罷工結束,並繼續打壓工人運動的領導人,但正如哈薩克斯坦工人階級當前展示出來的,他們是不會得逞的。如果當局繼續這樣下去,整個國家都會陷入爆炸性的局面。

上週五科克舍套工人拒絕接受失敗而不願回去工作,他們上週一走出他們的工廠時,發現管理層突然找到了錢來支付他們的工資。發放完四月份的全 額工資並承諾支付 五月份的工資後,罷工工人重返工作崗位。這種在幾天之內的快速的勝利在哈薩克斯坦聞所未聞。根據罷工的領導者,同時也是哈薩克斯坦的社會主義運動的成員, 安德列-佩瑞格(Andrei Prigor)的看法,這是由於大家“團結和決心”以至於罷工工人能夠扭轉局面使之有利於自己。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