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車難:不僅僅是悼念,不僅僅是真相(短片)

無論天多黑,黎明終會來臨;無論多沉寂,呐喊終會迸發;越是冰冷的壓抑,越是熾熱的反抗

水寒 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

假如這個社會還有一個人身處苦難,那麼苦難就是全社會的苦難;假如這個社會還有一絲希望,那麼希望就應該是每一個人的希望。

7月27日起,中共當局收緊媒體就723溫州車難事件進一步進行報導。據網路反映,中宣部至今據傳已三度下達針對溫州動車組追尾事故的報導禁令:“鑒於 7.23甬溫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境內外輿情趨於複雜,各地方媒體包括子報子刊及所屬新聞網站對事故相關報導要迅速降溫,除正面報導和權威部門發佈的 動態消息外,不再做任何報導,不發任何評論。”

這進一步引起了廣大媒體從業人員和線民的憤怒,自由派南方報業集團的一名資深編輯說,“今夜,百家報紙在撤版,千位元記者被斃稿;中國,萬個遊魂無處安放,億個真相正在破碎。這個國家,無數隻惡棍的手,在羞辱著你。”

數百家報紙被迫臨時撤換稿件,但為了表示對當局新聞封鎖和鎮壓的不滿;不少報章罕見地以開天窗和頭版全部為廣告的方式表示抗議。在1949年前,國民黨統治大陸訓政時期,不少報章因為報導無法通過審查而採取這一手法;但是,自從1949年後在一黨專制條件下,還沒有如此大規模媒體集體開天窗等方式表達對新聞控制和封鎖的抗議。有的媒體頭版中部開天窗處特別注明,“說謊會長鼻子”。

 

事故發生所在省的浙江的《錢江晚報》7月27日頭版頭條留白,抗議臨時撤稿全版廣告。全國共有百多家都市類報紙或以開天窗,或以留白和加黑框的方式表示抗議,其中包括《華西報》、《上海青年報》、《東方早報》、《新京報》和《中國經營報》等。

而在網路上,網民更是紛紛製作各種題材的節目紀念723車難、悼念死難者和斥責無恥的專制官僚集團。其中包括網民自己製作的各種短片和歌曲。(見隨附沙畫動畫)

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 堅定地支持媒體和線民捍衛新聞自由和表達自由的權利,沒有群眾如排山倒海般的壓力,那麼當局的新聞控制和審查就不可能有絲毫鬆動。但是,無論多少布爾喬亞 式感情的宣洩,中產階層與小資產階級的哀鳴與恐慌也已經無法挽回死者的生命;在中外壟斷資產階級的資本鐵輪下,小資們發現自己原來和底層一樣弱勢而無所憑 依。在社會衝突與階級矛盾如此尖銳的今天,在全球化資本運作無孔不入的今天,中間階層早就如馬克 思所言日薄西山,作為一個獨立的經濟政治力量正在衰亡;他們中少數也許可以跪著乞求做好大資產階級的恭順奴僕,而多數則必然在經濟上日益成為無產者,而最 終自願或不自願地加入到無產階級的陣營中。階級大戰的歷史車輪早已啟動,希望中國脆弱、怯懦而敏感的中產階層承擔“階級調和劑”和“維穩器”的作用根本就是可笑的幻覺。廣東新塘的大火已經充分證明了這點,或者站在這邊,或者站在那邊,你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做出選擇。

所以在小資們的一片哀鳴中,我們堅決反對鐵路產業作為全民所有公共交通的私有化企圖;並明確指出在今日之中國,任何產業私有化的結果只會使工人和消費者成為雙重受害者,而資本家與權貴獨享其利,無論是礦難頻頻的血煤、震驚中外的毒奶粉案等都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真 正掌握社會生產的是工人階級無產者,要真正避免類似的事故再次發生。必須將生產計畫置於工人工會和工人組織的民主控制下,廢除一切官僚體制和控制,並由鐵 路工人、消費者和沿線社會代表組織委員會安排整體運營。也就是說,只有由工人階級自己管理的鐵路才可能真正滿足絕大多數人民的安全需求和出行需求。而且, 遠非鐵路運輸如此,社會福利體系公共醫療和教育等皆是如此。

無論天多黑,黎明終會來臨;無論多沉寂,呐喊終會迸發;越是冰冷的壓抑,越是熾熱的反抗;億萬雙渴望的目光,如林般舉起的拳頭;那一天到來之時,社會的主人必將重新聲張自己的權利,這不僅僅是權利,更是責任;這不僅僅是責任,更是希望。

假如還有希望,希望就在無產者那裡。——喬治-奧威爾 《一九八四》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