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國有化默多克新聞集團!

默多克門”是英國的水門事件

《社會主義者》(The Socialist)週報社論,工國委(CWI)英國和威爾士支部社會主義黨(Socialist Party)黨報

“默多克門”是英國的水門事件。看上去微小的事情引發了一連串後果無法預見的事件,在政治上引發了“蝴蝶效應”。水門事件導致尼克森名譽掃地,讓世界上最有權 力的國家美國的總統慘澹下臺。而卡梅隆和他的腐爛政府在今天也應該遭受同樣的命運。水門事件暴露了美國政府核心的腐敗,並且威脅到了其所基於的社會制度 ——資 本主義。美國統治階級尤其擔心似乎不受控制的半獨裁尼克森政府因為繼續和擴大在越南的戰爭冒險,即使是他被逐出白宮仍然沒有能結束戰爭。但是,水門事件同 時也揭露了資本主義政治家們、罪犯和國家之間謊言與陰謀的網路。在少數記者的辛勤努力下,尼克森錄下的他所有的罪行和不法行為的真相才真正被揭露出來。類 似的揭露事件正在英國發生。卡梅倫,默多克帝國和員警都被捲入了企圖破壞英國人民民主權利的腐敗事件之中。

默多克的新聞國際 (News International)雇傭卑劣的人對被謀殺的女學生米莉•道勒(Milly Dowler)的手機採取令人厭惡的駭客行徑成了導火索。它點燃了人民的怒火並一舉粉碎了默多克和卡梅隆及其聯盟試圖擺脫駭客醜聞的陰謀,這與《太陽 報》(the Sun)在希爾斯伯勒試圖攻擊利物浦足球俱樂部的球迷的醜聞類似,但規模大得多。就在幾天前所謂的文化大臣傑理•亨特還準備同意默多克競買擁有大多數衛星所有權的英國天空廣播公司(BSkyB),並允許他控制40%的英國媒體。很值得懷疑的是——不排除一種可能——即卡梅隆甚至可能在面對人民對默多克帝國和其同夥憤怒時仍然會批准這筆交易。因此一場群眾運動正發起對該交易的反對運動,其通過新媒體例如社交網站等已經動員了170000人來反對英國天空廣播公司收購案!

對戰爭死難者家屬和 7月7日倫敦爆炸案受害者進行駭客行徑的進一步揭露將會堅定這個決心。曾包庇隱藏包括新聞國際首席執行官麗蓓嘉和默多克兒子詹姆斯在內默多克員工犯罪行徑的政治家們、資本主義的記者和評論員、員警都開始虛偽地與他們的前主公拉開距離。英國前首相布雷爾的前公關主任阿拉斯泰爾•坎貝爾(Alastair Campbell)曾詆毀武器專家大衛-凱利(David Kelly)和記者安德魯-吉利根(Andrew Gillian),因為他們揭露“冒險的檔案資料”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真相。而現在,他則完全換了一副嘴臉為《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 7月11日)寫評論道:

“在(前新聞國際總裁)麗蓓嘉-韋德(Rebekah Wade)的婚禮接待處我曾與卡梅隆有過簡短的對話。我說我不希望他能贏得即將舉行的選舉。但是如果他能贏的話,如果他想在媒體上採取行動改進政治辯論及其標準,我會支持他……他說‘這已經變得更糟了,不是嗎?’我回答說,他將是位更強力的首相,只要不覺得自己虧欠那些大媒體集團。這時默多克湊了過來,於是我們改變了話題。或許我們不應該那樣做。然而我們做的說明了不誠實實際上是政治與商業間關係的本質上。”卡梅隆甚至爭辯道稱我們所有人都要同舟共濟從而對默多克卑躬屈膝。但事實上我們不是!

所有那些反對資本主義的人士總是被默多克和其他右翼的骯髒媒體無端地誣衊中傷 。如托尼-本(Tony Benn)在擔任英國工党副黨魁之際被污蔑為希特勒,而之前的斯卡吉爾(Arthur Scargill)在礦工罷工前後(譯者注:1984-1985年的英國煤礦工人大罷工)也是面對相同的境遇。擊敗柴契爾取得反人頭稅歷史性勝利鬥爭的英雄般的利物浦戰鬥派也被單獨挑出來進行特殊對待。湯米•謝裡丹(Tommy Sheridan)今天蹲在監獄裡,因為默多克個人對“這個共產主義者”的怨恨。最新披露的證據顯示這只是默多克和他可恥的“證人”在安迪-卡爾森 (Andy Coulson)案中聯手陷害的陰謀,被隱匿的證據本將幫助湯米•謝裡丹的庭審。

卡梅隆、奧斯本和其他主宰這個非法的聯合政府的團夥現在只能疏遠默多克。卡梅隆和他的妻子曾與麗蓓嘉-韋德、詹姆斯-默多克(默多克長子)一起吃喝玩樂,好不樂乎。他們之間親密無間,而被外界稱為是“齊平-諾頓鎮的夥伴”(譯者注:Chipping Norton,英格蘭東南部小鎮,英國首相卡梅隆是當地選區的國會議員)。卡梅隆令人難以置信仍稱卡爾森為朋友:“告訴我誰是你的朋友,我就能辨別出你是哪種人。”

更重要的是,這一事件暴露了默多克在過去幾十年內對英國政府的政策及其所有重要方面的實際控制。默多克的一個編輯告訴前保守黨首相約翰•梅傑(John Major),如果梅傑不服從默多克的要求,他就要灌他一腦門子的屎。《觀察家》報(The Observer)的安德魯•羅恩斯利評論,“而且確實(他們)在梅傑頭上拉屎撒尿。”而托尼•布雷爾曾為了在1997年大選獲得支持而特地飛到澳大利亞屈膝拜見默多克。一旦當選,默多克通常會成為其“第24位內閣成員”!默多克曾三次親自造訪布雷爾代表布希勸說他支持入侵伊拉克。並不是布雷爾需要如此多的說服。而是事實上英國的人民群眾表現出明確的反對,但對他們來說那只是小事一樁,不值得一提。美國通過默多克的媒體帝國來進行下令真是高招。此外,我們 現在認識到2007年當布雷爾正準備在離開唐寧街10號之時,默多克就已等候在一輛本特利豪華汽車(Bentley)中熱切希望見到新人戈登•布朗並向他發號施令!

這是工黨領導人永恆的恥辱,只有媒體“個人”休-格蘭特(Hugh Grant)和喜劇演員史蒂夫•庫根(Steve Coogan)等人對世界新聞報和默多克做一些真相揭露。 在新聞之夜(Newsnight,7月8日)史蒂夫•庫根表示:“人們一直說這是媒體界非常糟糕的一天。但對媒體界這也是美好的一天:這是一個正義和人權的小勝利……人們討論是否他們已低於其一貫的高標準。他們早已在陰溝裡,只是他們比任何人都認為他們可能的還陷得更深。”

即使是現在, 默多克還通過他的追隨者警告新的工黨領袖埃德•米利班德(Ed Miliband):新聞集團會將矛頭指向他和他員工,由於米利班德需求呂貝卡-韋德辭職,同時表示反對正在進行的英國天空廣播公司收購案。 但是米利班德是在米莉•道勒醜聞透露後才如此做。他的戰略主管湯姆•鮑德溫(Tom Baldwin)僅在幾周前還促請工黨議員不要討論默多克收購英國天空廣播公司的問題!

而他就在數周前還在默多克聚會上品茗著香檳酒! 現在他宣稱這僅僅是一個“社交場合”!但是事實並非如此。所有證據都表明,默多克邀請這些政治權貴是為了確保所有主要政黨的政治領導人跟隨默多克的路線。 如果他們不這樣做,他們可以預料到對“不服從”的懲罰。默多克甚至試圖利用布雷爾和依靠戈登-布朗對迫使工黨議員湯姆•沃森保持沉默,而正是他勇敢地與 《衛報》(The Guardian)記者尼克•大衛斯等人一起揭露這一醜聞。

所有這一切都表明了英國“民主”的扭曲性格。《觀察家》報在其社論承認:“40多年來默多克確信他可以製造或破壞政治聲譽,給予或帶走選舉的成功。他這樣做幾乎是閹割了議會,損害了公民的權利,破壞了民主。”只要大資本家和被雇傭的媒體騙子決定什麼發生,每個人就都可以根據自己的喜歡而發言和投票。這不僅是默多克這個半獨裁者在英國試圖塑造輿論觀點。同樣的,不民主的巨頭如《郵報》集團(The Mail Group)的保羅•戴克勒(Paul Dacre)這樣的媒體巨頭的記者們經常蘸著瘋狗唾沫的墨水攻擊一些個人和工人運動。

媒體所有權的集中造成了當今的局面即10 家公司控制著75%的媒體。這也造成了包括記者在內的大量就業。由於《世界新聞報》(The news of the World)的倒閉將使大約200名記者和其他工作人員失去工作。老實說我們不遺憾這八卦新聞報紙的倒閉。但是沒人支援在這樣一個大規模失業的時期,由於獨斷專行而讓人們丟掉工作。在1986年當默多克將其所有的報紙業務完全轉移到瓦平鎮(Wapping 倫敦東部的一個鎮)時,有1400名工人們失去了工作,那時資本家們又為他們流下了多少眼淚?

然而當前不民主的英國媒體,並不會因為一些少數裝點門面的措施,例如“加強英國報業投訴委員會”,就得以治理。這樣的檢查措施對反工人階級的新聞業就形同讓員警自己審查自己的暴力行為一樣,是沒有多少效果的。即使如一些左翼難以置信地所呼籲的,要求徹底分解“默多克帝國”也是遠遠不夠的。我們不希望出現更多的小默多克家族來取代這個龐然怪物。應該追究所有這些侵犯個人隱私和權利的責任,如果發現其違法的話就需要得到應有的懲罰。但是即使這將會發生,其也不會改變超越媒體的非民主力量——難辭其咎的資本主義制度。

新的替代——社會主義媒體必須由工會和工人階級來建立。但這必須伴隨著更高的要求,例如首先要對出版界、電視和電臺進行民主的國有化,將其置於人民的民主管理和控制之下。而這就是要從國有化新聞集團開始,因為這已經被證明是對民主有威脅。我們工人階級和工人運動不想收購 《太陽報》(The Sun)、《每日郵報》(The Daily Mail)和“令人敬畏的”《衛報》(The Guardian)。

我們反對曾存在於史達林主義國家中對新聞和資訊的國家壟斷。真正的替代方案是工人階級和人民對新聞和媒體進行總體上的民主控制。這不會造成 政府或某一政黨壟斷,同時允許有權根據政治支援率來使用媒體。資本主義和史達林主義辯護應由少數人控制的不民主媒體。我們社會主義者則主張讓“資訊的生產”擺脫少數人的控制,而交與到大多數人的手中,從而允許充分的自由討論和決策。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