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區: 危機加劇

去年的希臘救市計畫並未奏效,而且這遠非是一個孤立的個案

《社會主義者》(The Socialist)5月社论,社會主義黨(工國委(CWI)英格蘭及威爾士支部)週報

【編者注】:本文是《社會主義者》(The Socialist)5月19日發表的社論,自那時起歐元區危機已經發生了諸多新的變化,並且危機的程度日益加深。
歐 元區正面臨著自1999年歐元發行以來最深重的危機。未能成功解決日漸加劇的希臘債務問題的將對歐洲和世界經濟帶來毀滅性的效果。希臘的一次(違約)拖欠 債務,實際上就是希臘政府因為不能清償其債務而導致破產,將觸發新一輪的銀行危機,可能跟2008年的一樣嚴重。與此同時,一次希臘拖欠債務可能觸發歐元 區的解體,如不是完全的瓦解,也會出現兩個或更多貨幣區域。

而且,希臘並非是一個孤立的個案。愛爾蘭、葡萄牙及西班牙也面對類似問題。

歐元區的領導人們對如何應付這危機還沒有一致意見。他們的混亂更由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事件提高,該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負責人在紐約面臨性侵犯的指控。

無論歐元區的資本家們採用哪個方案,工人階級都將面臨猛烈緊縮的前景。只會在更猛烈的緊縮方案基礎下,歐元區才會給予希臘政府新的貸款。另一方面,在資本主義制度的基礎下,一次拖欠債務及退出歐元區將亦會令生活水準進一步下降。

去 年執行的希臘救市並未奏效。希臘政府獲得了一千一百億歐元的貸款,條件是對工人階級進行猛烈攻擊:福利支出削減、工資削減、養老金削減、及加稅。然而,希 臘預期於2012年將需要大約500億歐元的新貸款以滿足其借貸需求。希臘沒有達到其經濟目標的主因是緊縮措施延長了衰退。希臘經濟去年收縮了4.4%而 今年則預期會收縮3.5%。事實上,國際貨幣基金/歐洲央行/歐元區的‘挽救’ 只增加了希臘資本主義的債務並減弱了其償還債務的能力。

私有化

歐元區的領袖們正討論一筆300億歐元的新貸款予希臘,但條件是政府快速地進行500億歐元的國有工業及公共事業的私有化。甚至提議這些私有化計劃應該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指導下進行,目的是要令希臘完全喪失經濟主權。

資 本主義領導人們正處在嚴重的分裂中。歐洲央行、德國政府及其他贊成給予希臘更多貸款,條件是更多的緊縮措施和私有化。如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擔心更多救市方案將導致選舉失利。有些人擔心歐元區會成為所謂的‘转账联盟’(The Transfer Union),就是區內較強的經濟體系實際上為較弱的經濟體系提供資金。

資本家的部分阶层,尤其是金融界別,相信拖欠是無可避免的。他 們意識到為避免激起更大的社會衝突和起事加於希臘人民的緊縮是有極限的。進行一次有系統的拖欠,對他們而言,比較合適。這包括以新的債券,由國際貨幣基金 / 歐洲央行擔保,等等,更改他們的條款取代舊的債券。這可能意味著較長的還款期和較低的利率。但最引起爭議的是債券的面值應被降低(雖然於二手債券市場那些 債券的價值已經比面值已下降了40%)。

那些金融資本家的主要動機是挽救銀行。總體來說,國外銀行借出了1萬6千億英鎊予四個嚴重負債 的歐元區國家:希臘、愛爾蘭,葡萄牙和西班牙。本地銀行亦持有數十億歐羅的教府債券。一次強制違約拖欠債務,或恐慌地重組,可能觸發跟2008年同樣規模 的銀行危機。銀行將承受巨大的損失,不止政府債券
還有各種跟債券掛勾的‘衍生工具’。

現階段,希臘政府仍依附著歐元(儘管五月初時有傳言它在考慮離開歐元區)。這一考量在於如它仍是歐元區的一部分,較強的歐元區國家的政府將會被迫挽救希臘經濟。

然而,救市的條件直到某點將無法維持。新貸款的條件將令其不能忍受,令其寧可脫離歐元區。然後,一些國家如希臘和最可能的愛爾蘭及葡萄牙(西班牙亦可能)將至少可以選擇它們新的國家貨幣貶值和促進出口,亦能鼓勵通脹(通脹調節後)以降低其債務的真實額度。

最 近的事態證實了社會主義黨早於事件之初對歐元區的分析。歐元在歐洲經濟增長的基礎上能發展一段時期,我們預測這共同的多國貨幣並不能克服資本主義民族國家 間的差異。事實上,歐元並沒有令如德國和法國這樣較強的經濟體系和如希臘、義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這樣較弱的‘週邊’國家得以‘聚合’。 建基於較強經濟體系表現的低利率令較弱經濟體系的樓市泡沫更受刺激。它們亦令一眾政府可在樓市興旺及金融炒賣刺激下而暫時增加的稅收的基礎上大幅增加公共 開支。

當全球經濟於2007年美國次按危機開始後陷入嚴重衰退,外圍經濟面對無法負擔的沈重債務。赤字因衰退而增加,隨之而來的是大規模失業的爆發和稅收的暴跌。

歐元可能從這危機中生存下來,或也可能無法生存下去。但是,或早或晚,歐元區將會因無法挽救的經濟問題和成員國之間的民族利益衝突而被毀滅。

可怕的緊縮方案激起了整個歐洲工人階級的大規模抵抗,尤其在最嚴重的債務危機國家中。工人們因為他們需要為銀行及其他投機炒賣者引起的危機而被迫買單而感到非常憤怒。真正的財政援助就是由工人階級拯救銀行及大企業。

總罷工
在 希臘已爆發了九次總罷工和似乎無窮無盡的示威以對抗削減支出。在愛爾蘭、葡萄牙及西班牙也出現抵抗運動。然而時事評論員們察覺到罷工和示威行動有些許緩 和,出現了一定的‘示威疲勞症’。 然而,任何的停止都只是臨時的。它出現是因為工人組織的領導人們當受下層壓力而號召罷工時,對救市方案和緊縮政策亳無替代方案。

面對資 本主義的嚴重長期的危機,工人階級需要清晰的替代。這應基於清楚的拒絕償還資本主義政府造成的債務,因為這些債務是銀行及其他投機者當事情順利時取得巨額 利潤而導致的。然而,拒絕還債本身並不是一個解決方法。在資本主義制度的基礎下,國家破產會引而貧窮延長和令工人階級痛苦。

銀行和整體經濟中的關鍵制高點 — 主要工業及商業公司 — 的控制權必須從資本家手裡奪過來,正是他們需要為現時的全球危機負責。經濟應為勞動人民的利益而被計劃和管理,由工人、工會、消費者、社區組織等選舉的代表控制。這將會是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開始。

歐洲的機構,如歐元區和歐盟自身,明顯是資本主義統治階級的代理,不應從狹隘的民族主義的立場去反對它們。歐洲及世界經濟迫切需要社會主義經濟計劃。這是唯一方法令各處工人的生活水準提升,可惡的不平等日漸消除,及環境得到保護而令未來的世代受益。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