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經濟:資本主義世界領袖拼命地安撫騷動

嘗試控制陷入無政府及盲目狀態的資本主義制度,但沒有任何政策能阻止經濟下滑

克萊爾-戴利(Clare Doyle), 工國委(CWI)國際秘書處

由 於他們的制度持續地步入自1930年後最大的經濟危機,其領導者發狂似的阻止這一發展的努力是滑稽的、矛盾的及無效的。「有誰在掌控事態嗎?這是一輛失控 的列車?」。這是一名英國新聞報導員在周一晚(8月8日)的節目中問過的問題,而這正是華爾街股市下跌6%及全球市場大跌的一天。

數週之內,全球股票市場蒸發超過5萬億美元,當中一半於上週內發生。全球最具經濟實力的國家的信貸資質現正受到質疑。歐元區領導人們被桎梏於一個接一個的峰會中,卻不能解決危機。

上星期五(8月5日),信貸評級機構標準普爾美國主權債券評級由AAA調低至AA+。該機構指出這決定是由於民主黨及共和黨就美國國債上限的爭論所影響, 而美國的國債是全球最高,已高達14萬億美元。後來標準普爾發現它的計算錯誤達二萬億美元,但因市場對日後增長瀰漫著悲觀的看法,他們仍堅持借貸者會對購 買美國國債持懷疑的態度。

但中國政府作為持有最多美國國債的國家,在其總值31,87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中有三分二是美國債券,明顯地沒有賣出的意圖。它可能像其他借貸者一樣,會分散投資到歐洲及其他國家。但中國沒有抽出其投資,所以美國貸款的成本沒有顯著上升。

然而,中國官方報章「人民日報」把握這機會建議美國政府不應「忽略重大危機:因提升以美元為單位的商品價格,疲弱的美元對脆弱的世界經濟恢複所作的巨大威脅。這是美國收緊開支及改善其結構性的時候,以重拾其聲譽及恢複世界的信心。」

對美國經濟最大的關注就是究竟美國會否步入「雙底」 衰退。市場出現一些恐慌,認為用以解決美國及部份歐元區國家債務的緊縮政策,實際上會窒礙這些經濟體疲弱的經濟恢復。現在市場出現一些新的展望,認為聯邦 儲備局將會推行新一輪的量化寬鬆政策(QE3)以回應美國將於年底出現一半一半的衰退機會的預測。

有關世界經濟發展的恐慌反映在金價和油價的升幅上。金永遠是不穩定時期最受歡迎的商品,其價格於星期一晚升至1,720美元一盎司。由於世界經濟疲弱使石油需求下降,油價已有相當程度的下跌。

正如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在多個場合解釋,龐大的公共資金的注入縱使帶來衰弱的經濟恢複,但並不能帶動可觀的國民生產總值(GDP)上升。除了部份值 得注意的例外,這些經濟恢複並不能為成千上萬的失業人士帶來就業及,也不可能阻止一場針對窮人的戰爭—公共開支的大規模削減。而本周在英國街頭所爆發的憤 怒背後,反映出年青人工作前景的暗淡和工作機會的減少。為了阻止對養老金及其他公共開支的削減,在各國迫切需要認真準備罷工及總罷工。

工國 委(CWI)警告,在歐洲及其他國家沒有工會領袖在對抗削資的抗爭中作出清晰領導,與警察的衝突及對產業的攻擊將會在城市中最貧困的地區中爆發。在英國, 現時有人把這與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柴契爾夫人統治下的騷亂和兩年前法國無產者於巴黎市郊(Banlieus)的暴動相提並論。掠劫及縱火恰恰了傷害最受壓迫 者的社區,但年青人對資本主義制度,及經常帶有種族歧視又貪污的警察所壓抑著的憤怒在街頭上爆發,是完全可以理解。對真正的掠奪者(即銀行及大商家)的攻 擊是更有意義的。

一個給予所有人住房及工作職位計劃,並在工人階級民主控制及管理下國有化銀行及壟斷者的產業的抗爭,能把青年人及工人階級的憤怒引導至針對資本主義制度。

危機措施

兩星期前,歐元區財長舉行一個特別會議,以達成再一次對希臘的緊急援助的共識。在很短的時間內,他們明白到這些措施並不能解決希臘的深層次問題及阻止其債務違約。(詳見文章:Eurozone: Last-minute rescue package

在7月21日的協議生效前,這協議需要所有歐元區政府的的批准,多數需要通過他們的國會,但多數國會在八月休會。花旗集團的威廉姆-百特(Willem Buiter)作出以下的評語:「使歐元區十七國的國會支持主要改變就像要蜈蚣跨欄一樣困難。」

在兩星期後,即上星期日,在歐元區領導人尤其是法國總統沙柯奇及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壓力下,歐洲中央銀行被迫實施新措施,以阻止股票市場在星期五美國主權信 貸 評級被調低後陷入混亂。徹底改變早前不在公開市場購買意大利及西班牙債券的政策,而這些措施起碼短暫地降低兩國借貸的利率。而其它相關討論因需歐元區一致 同意的需要而被擱置,包括以4400億歐羅的歐洲金融穩定機制(EFSF),以擴張介入危機的權力。單單這兩國家在未來18個月內需要的額外的8400億 歐元,而這數目己多於向希臘、愛爾蘭及葡萄牙三國所提供的經濟援助。

歐洲中央銀行(ECB)的措施將會舒緩意大利及西班牙兩國的債務情況,但附帶的條款將使兩國面對不滿的民意。

前歐洲中央銀行經濟師托比亞斯-布萊特納(Tobias Blattner)在周一指出,歐洲央行的干預幾乎無法為股票市場的信心危機帶來幫助。「這反映出一個基本信息,就是大西洋兩岸的經濟增長非常緩慢,因此洲銀行的干預措施不會帶來任何改變。」

意大利首相盧斯科尼上周嘗試製造該國沒有重大問題的印象,但該國已經是負債佔國內生產總值計比例最高的國家(120%)之一,經濟在過去二十年的增長不足 1%。他及其政府現在同意把令國家收支平衡的削減預算期限由原本的2014推前至2013,兩個時間都在下次大選之後。盧斯科尼指出他不會參加下次大選, 但他急切需要一個使他不會因三件法庭案件被起訴的下屆政府來執政。

西班牙首相薩帕特羅感受到,他不能使該國經濟重回軌道而出現廣泛不滿的情緒,故此同樣宣布不會參與下次大選。然而,他卻同意加強緊縮政策,作為取得新貸款 的條件。大量的青年失業及一種被政客無視的感受,是「憤怒者」(Indignados) 群眾運動背後之原因,年青人現在已經對政黨不抱有幻想,期望著激進甚至是革命的解決方法。

IG指數的分析 員戴维德-瓊斯(David Jones)相信,即使國際機構及領袖眾多穩定市場的嘗試下,投資者依然不被說服,並保持不投資任何物品的態度。「市場有一種感覺認為歐美政客永遠墮後於 危機的發生。」他說:「市場依然認為政客們只有空話而缺乏實際行動。」 他認為這些就是「市場過去數週依然疲弱」的政治原因。

一位來自養老金提供商哈格瑞維斯-蘭斯頓(Hargreaves Lansdown)的經紀理查-亨特(Richard Hunter)指出 「市場正尋求一個實質的方案,解決歐美的赤字問題。」但基於私有制度及國家在維護本民族國家的資本家利益的角色,以其根本性質而言,資本主義制度永遠不能 提供一個具體清晰的解決方案。

資本主義無政府狀態及社會主義發展
縱使這些措拖嘗試控制陷入無政府及盲目狀態的資本主義制度,沒有一個能阻止世界經濟陷入1930年代後最大的危機。這些嘗試拯救資本主義制度的措施意味著 更多的削支和緊縮政策,及對世界上大多數人造成傷害及使其憤怒。根據健康期刊《刺胳針》(Lancet),作為希臘及愛爾蘭經濟崩潰的直接結果,兩地的自 殺率過去兩年分別攀升17%及13%。

過去幾星期累積的經濟及政治危機只突出資本主義制度混亂及浪費的運作,或運作失敗。在美國只有58.1%適齡工作者擁有一份真正的工作。世界各地以千萬計的青年人及長者,在能提供生產力和提供服務的情況下被遺棄在垃圾場。

在公有制及民主計劃經濟的基礎下,所有社會上的人力及物質資源可以充份利用於為大多數人的福祉服務,而非日益富有的少數階層作貢獻。

銀行家及資本主義政客對億萬人民的束縛一定要被解除。包括總罷工等的群眾運動將會展示工人階級影響社會的力量。在與青年人的能量與憤怒連結著的情況下,新的以工人群眾為基礎的政黨將會快速建立。以社會主義替代資本主義的信心可以及必定會立即重新恢復。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