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億萬富豪俱樂部人數兩年內翻倍

超級富豪們是“中共”當局的主要受益者

文森特-科洛(Vincent Kolo),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

最廣泛引用的兩個關於中國的財富榜是美國福布斯雜誌和中國胡潤財富報告,本周公佈的這兩份名單顯示中國最富有的資本家們積累的財富又有了飛躍。胡潤財富報告將之稱為超級富豪們增長“創記錄的一年”。

根據胡潤財富榜,以人民幣計算的財富坐擁十億以上的億萬富翁(Billionaire,即擁有財富超過十億人民幣)的數量幾乎翻了一番,從去年的4000人增加到今年的7500人,此外其還編輯一份過去13年中國最富有的個人名單。更加令人關注的是按美元計算的億萬富豪(Billionaire)人數從去年的189人增加到今年的271人,比2009年130人增加了一倍多。這證實了中國目前億萬富翁數量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

而這對於人口中的大多數而言是個壞消息,因為意味著他們在整個經濟蛋糕中只佔據了一小份。去年中國最富有的1000人的財富增加了20%,而整體經濟增長速度才10%左右。

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告訴《南華早報》說,“富人集聚財富的速度超過了整體經濟的增長,這意味著窮者愈窮。”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國仍然有1.5億人每天生活開支在1美元以下。

根據胡潤財富報告,“儘管當前全球金融危機仍在發展,但2011年對中國富人而言還是財富增長創紀錄的一年”。1000名最富有的人的平均財富比兩年前翻了一番,達到約59億元人民幣。

福布斯名單列舉了一份不同的中國富豪榜中,但肯定了大的趨勢。它認為中國大陸按美元計算億萬富翁人數從去年128人(即擁有超過10億美元)增加到146人。據計算,最富有的400名中國人擁有價值4590億美元的總淨資產。這筆款項是中國國家醫療財政支出的七倍多,是總教育開支的二倍半。

 

經濟刺激導致井噴效應

正如《華爾街日報》指出的,在新的億萬富翁名單上“房地產和建築大亨佔據主要位置”,這主要得益於2008年以來為阻止經濟衰退由國家主導的經濟刺激措施,及數以萬億元的巨額貸款。根據胡潤百富榜,富豪榜前十名中地產發展商的數量從去年的二人增加到四人,而排名前五十名的富豪中有二十九人有相當規模的地產業務。住房價格自2007年以來已經上漲了140%,這一價格已經將大多數普通中國人排除在地產市場外——自從這個殘酷的政府1998年開始推行住房私有化以來,幾乎很少再有政府承建的“社會公共住房”。正如一個新浪微博評論:“前十名富豪中一半人來自房地產界。他們創造了房奴,而房奴使他們變得富有。”

福布斯和胡潤百富榜都將三一重工的董事長梁穩根列為中國最富裕的人,擁有淨資產700億元人民幣(約和110億美元)。梁穩根去年在胡潤百富榜是第四位。

三一重工以湖南省省會長沙為基地,主要從事生產建築和推土設備。公司擁有6萬多名員工,去年銷售收入達500億元人民幣。福布斯評論道,“三一重工的崛起反映了中國在基礎設施建設支出的飆升”。

除了梁穩根外,三一重工集團還有三人也進入今年的百富榜,分別是唐修國、毛中吾和向文波。梁、毛和唐等均為該公司創始人。三一重工計畫在香港證券交易所上市,這可能會使梁穩根的財富甚至增加更多。

與此同時,經濟報告強調了地方政府的壓力和地方政府融資工具(LGFVs)日益增長的債務違約風險,因為其通過大規模舉債以支持大規模經濟刺激計畫。國家審計署公佈的數字顯示地方政府債務的整體水準從幾年前的幾乎沒有已經飆升達到去年年底的10.7萬億元,這約相當於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7%。美國評級機構標準普爾預測這些貸款中約有三分之一將變成壞賬。

就如同所有的中國官方統計一樣,10.7萬億元的數字也被視為不可靠的,並可能低估了真實的情況。一些省級政府公佈自己的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在所有的公佈資料下,其比例都高於全國的數字。海南省去年年底債務餘額占生產總值(GDP)的46.4%。根據財信網資料顯示,遼寧省去年在其借款中有85%出現違約情況。該報告說,全省184個地方政府的融資工具有120個在虧損運行,幾乎有一半有嚴重的資金周轉問題。

本地債務的積累、步履蹣跚的世界經濟和危險的房地產泡沫相互結合。對中國大多是國有銀行體系而言,這意味著未來具有巨大的風險。反過來,這意味著普通民眾、工人和窮人,最終將為經濟刺激買單。在許多情況下完全浪費在不合格的建築上。我們曾經在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上提出警告,中國的經濟刺激措施主要有利於大企業和富人,而不是有需要的多數,而最新的財富榜確認了這一點。

超級富豪們的“內部聯繫”

因此毫不奇怪,中國的億萬富翁有很多也是“有中國特色的共產黨人”——執政黨的成員。這與梁穩根和宗慶後的情況下一樣,他們分別是今年富豪榜的第一和第二位。根據三一集團的網站簡介,梁穩根是中共十七大代表,也是第八屆、第九屆和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他還獲得了獎項,包括“全國勞動模範”,“全國優秀企業家”,“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系列。將一個百億資產身家的富翁稱為是優秀的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沒有比這更為荒謬的事情了。

胡潤報告也注意到中國的超級富豪們往往“在政治上”有良好的關係。在約50名頂級富豪中,有三分之一擔任政府諮詢的職務或者是人大代表(如同梁穩根的情況),或者是政協代表,這兩者是中共當局最主要的諮詢機構。人民代表大會名義上是中國的“國會”。

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在2002年對黨的角色進行了改變,所謂的“三個代表”,意味著資本家成為共產黨員不再是異常現象。在現實中,規則的改變部分其實只是追溯既成事實,因為這個過程早已經開始,部分也是一黨專制國家更自覺地傾向與討好私營企業的資本家。這反映在有8千萬黨員的成員構成統計上,富裕的資本家入黨數量從2002年到2007年增加了113%。

這一切都是“關係”

經過數十年的針對國有企業的“市場改革”,當眾多就業崗位被削減時,上層高管們變得暴富起來,高管們領取著與私營資本家類似的收入和特權。這在福布斯的報告中也得以說明(2011年9月8日):

“如果你想成為一名百萬富翁,你必須在一家民營企業(PVE)或國有企業(SOE)中擁有一個高管的職位。根據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聯想(Lenovo)首席運營官(CEO)楊元慶是收入最高的私企高管,收入達到7872萬元人民幣(約合1220萬美元),而華銳風電集團有限公司的韓俊良是薪酬最高的國企高管,收入達到858萬元。總體而言,232家在A股上市的企業老總的收入超過一百萬元,其中111人在私企工作,121人在國企工作。

“但使中國富人與美國富人之間最大的差別是關係,就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中國政府的關係,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在這些方面他們是大師……”

焦慮的資本家

在面對物價上漲、日益惡化的就業前景和不可能實現的住房狀況下,這些發現更是增加中國工人和青年的憤怒和怨恨。許多普通的中國人對於國企的高管們比對私人資本家更憤怒。因為前者被視為愚弄欺騙公眾,而後者被視為具有“贏得了”他們的成功。但是由於上述數字顯示,這兩個群體協同工作操縱國家的資源從而實現他們的共同利益。而這就是中國模式的“國家資本主義”的真相。

中國許多億萬富翁級極力逃避胡潤和福布斯的青睞。在民眾揮之不去的貧困和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的背景下,他們不想因為自己神話般的財富引起公眾注意。胡潤估計,如果把“隱藏的富豪”考慮進去的話,在中國實際上有600個億萬富翁,而不是271個。但在中國的資本家是一個極端不安全的一群,他們越來越多地想法獲取外國護照,及將配偶和子女送到海外生活,以便需要之時他們可以迅速離開。有四分之一以上的中國超級富豪已移居海外!

“如果中國發生政治動盪或突然的局勢變化——因為這是一個龐大的國家,一些事可能出錯——這樣他們已經有護照可以出國。這是一個附加的安全網,”胡潤財富報告的創始人胡潤(Rupert Hoogewerf)如此告訴香港《南華早報》(2011年9月8日)。

中國招商銀行四月份的一項調查發現,中國至少有2萬人擁有一億元人民幣(約合1560萬美元)的資產,其中27%已經移民海外,而還有47%正在考慮移民。

這些報告所揭示的事實反映了北京當局儘管高唱“以人為本”的空話,但其政策反工人階級的實質。這也凸顯出需要組織群眾鬥爭,推動建立獨立的工人組織,以社會主義選擇替代專制者和資本家的聯盟。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