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 為甚麼馬克思是對的

伊格爾頓所著的本書可以作為「複習重溫的教材」和極為有用的入門介紹,當然它本身並不是沒有缺點和局限

尼爾-莫爾荷蘭(Niall Mullholland),工人國際委員會會(CWI)

「馬克思主義理論上也許是很好的思想﹒﹒﹒但實踐其來卻是個災難﹒﹒﹒」、「決定論」、「一個烏托邦」、「一個過度執著於階級的理論﹒﹒﹒提倡暴力政治行動﹒﹒﹒並相信一個全權的國家﹒﹒﹒」

泰利‧伊格爾頓(Terry Eagleton)在他的新書《為甚麼馬克思是對的》(Why Marx was right)中逐一反駁以上和其他對馬克思主義的迷思與偏見論述。

從今天的全球經濟危機開始,伊格爾頓指出:「當人們開始談論資本主義的時候,你就可以發現資本主義本身已經出現了問題。這代表此制度不再像是我們所呼吸的空氣般自然,同時此制度可以被看成歷史性而非近期性的現象。」

全世界的社會主義者都非常熟悉對馬克思主義的主流批評,指其為粗陋的「歷史決定論」、將所有簡化為經濟問題、違背人性等。

伊格爾頓作為英國文學和文化理論的教授,以才智與熱誠回應這些論述,並從哲學和文學引經據典。他的這本書肯定將超越學術範圍而廣受讀者歡迎。

除了譴責斯大林主義與其影響外,伊格爾頓亦揭露出資本主義統治的往績:「現代資本主義國家是歷史上奴隸制、種族屠殺、暴力與剝削的產物,在任何方面都和毛澤東的中國或斯大林的蘇聯不相伯仲﹒﹒﹒」

在今天的「自由市場教條」下,在二十世紀末的二十年之中,全世界每天生活費用开支於兩美元以下的人數增加了一億。

對於老練的馬克思主義讀者來說,伊格爾頓的書可以作為一個「重溫的教材」,而對新的讀者來說可以算是個不錯的入門教材。但是,此書並不是沒有任何缺點和局限。譬如,他對國家的分析-在資本主義下的跟與「工人國家」的不同現象-卻比較模糊。

在談論到未來的社會主義社會及其可能性的時候,伊格爾頓正確地弊摒棄斯大林主義式的「藍圖」,但同時又害怕自己顯得烏托邦式。他錯誤地將包括托洛茨基的其他馬克思主義者打成「極度的烏托邦式,預言﹒﹒﹒一個由英雄和天才們組成的未來。」

正當伊格爾頓指出「長遠來說,制度的變遷會對人類的態度有深遠的影響」,他誤將北愛爾蘭的「和平進程」作為正面例子,而使其論述弱化並具有誤導性。

北愛爾蘭議會並不代表一個真正的工人階級之間的「政治協議」,更遑為一個解決方案。它是一個由上而下、將宗派主義制度化的機構,卻又能決定四百億英鎊的公共開支緊縮,令貧窮和宗派問題加劇。

一個真正的和平進程將會是由天主教和新教徒的工人階級走到一起,通過群眾抗爭反對削支、宗派主義以及資本主義制度,並在推翻資本主義的過程中,民主決定他們在社會主義社會中的未來。

伊格爾頓很大程度只局限於馬克思的基本思想,當然這些理論本身尤為重要。他並沒有充分討論馬克思對於資本主義的分析,為何資本主義會出現景氣和崩潰,這都是與今天的情況息息相關。

他說明實現社會主義的客觀條件-包括今天全球的工人階級比馬克思的年代更要龐大-但他卻並沒有提出達至社會主義的實際方法。

卡爾‧馬克思作為一個鍥而不捨的革命家的角色,他與弗里得里希‧恩格斯一起所努力不懈地建立強大的工人國際,都沒有得到足夠的肯定。

當他對列寧、托洛茨基以及布爾什維克的歷史性功績表示讚賞的同時,伊格爾頓並不評論今天的革命社會主義政黨的作用性和如何地能夠改變社會。

要討論甚麼行動綱領和政策才能夠推翻資本主義與實現社會主義的變革-根據過去一百五十多年世界工人運動的經驗-讀者們恐怕要從另處尋找了。

(讀 者們)尤其可以參考《社會主義者》(The Socialist)週報的一些文章(例如,2011年6月26日《社會主義者》週報刊登的彼特-塔菲(Peter Taaffe)撰寫的「什麼樣的替代選擇?」(What Alternative?)和社會主義黨(Socialist Party)的一些出版物(諸如,漢娜-謝爾(Hannah Sell)所著的《社會主義在21世紀》(Socialism in the 21st Century)

泰利‧伊格爾頓(Terry Eagleton)所著的《為甚麼馬克思是對的》(Why Marx was right), 美國耶魯大學出版社(Yale University Press)出版, 16.99英鎊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