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不賄選、不會選,賄選才能「凍蒜」

淺談台灣選風與資產階級選舉之虛偽

周卡齊 社會主義者blog(工國委CWI台灣支持者)

注:「凍蒜」在閩南語中與當選同音,為臺灣常用選舉口號

民 國十二年(1923年),曹錕在北京以賄選手段獲選北洋政府大總統,這件事情不但讓他在當時遭到全中國輿論圍剿,更為他「青史留名」。直到今天,台灣的教 科書上都還寫著曹錕和他五千銀元一張議員選票買來的大總統之位。而在民國百年之際,領受中華民國稱號的台灣,依然有大大小小的資產階級政客忠實地走著賄選 這條路。

如今在台灣,擔任民代與公職薪水並不低,縣市議員僅月薪就在十萬元新台幣以上(約合二萬七千港幣),這還不算提額外補貼。大部分台灣基層民眾一生都沒有機會拿到這樣的薪水,然而,跟投入選戰動輒需要千萬甚至上億台幣的資金比起來,檯面上的薪水收入簡直是九牛一毛。

從選制來說,就是金錢選舉。在台北 市選里長就必須繳納五萬塊的保證金(比在法國選總統還貴),而選立委、縣市長則需要二十萬的保證金,總統選舉更需要一千五百萬。而且這僅僅是保證金,要選 上當然需要遠多於此的資金,這些荒謬的財力限制完完全全封殺了一般人進入政治的途徑。絕大部份能夠參與政治的人,不是本身有雄厚的財力,就是得到了資產階 級政黨的奧援。

Image 2119

既 然如此,為什麼政客們前仆後繼,希望得到黨內提名,好把錢砸進這個無底洞裡呢?不是因為他們正直又善良,也不是因為他們從小樹立宏大志願長大要當人民公 僕,而是因為有利可圖。資產階級需要通過掌握國家機器而實現其統治意志,而資產階級政黨成為代表自身利益——資產階級利益——的重要工具。這些民意代表通 過的是資產階級樂於見到的法律,關說的是特權階層的權利。他們授權讓縣政府為了科技園區強徵農民正在耕作的農地,他們授權讓建商以都更之名強拆一般市民的 住家。

這也就是為什麼絕大部分的民代、地方首長,本身就是大富翁,例如最近國民黨立委蔡正元在與民進黨市議員李建昌隔空互罵的過程中所說 的,「我第一次選立委時,名下就有一億多元的股票,財產增加有什麼好稀奇的!」除了蔡正元以外,台灣還有無數身家上億的政客,無論是國民黨的連戰還是民進 黨的蔡英文都出身於富豪世家。

而即使那些所謂貧寒出身的臺灣資產階級政客上臺之後又有幾人不是為其自身與資本家中飽私囊和大發橫財?從區區的縣議員到總統,這些政客在位期間,除了「正常財產增加」以外,還有許多的「財產增加方式」,例如承包工程、關說、超額貸款、甚至是非法介入職業運動等等。

在 某些地方選舉當中,甚至可以看到有些候選人的主要政見無他,只有一條——「不包工程」,偌大的選舉看板上就只有候選人姓名和「不包工程」這件事。任何人都 可以看得出來,這實際上不是政見,只是一個承諾,而強調自己不包工程(不貪汙腐化)竟然可以成為競選公職的主軸,足見弊端之嚴重,另一方面也可見資產階級 法律之虛偽。違法腐敗成為常態,而標榜守法清廉卻成為珍稀動物,那所謂民意代表,民意何在,又代表何人呢?

既然有利可圖,為能上臺自也是 花樣百出,而賄選也成了其中重要的手段。 縱然資產階級政黨和政客們自我標榜清廉守節,但是腐敗本身就是維持資本主義私有制運作必不可少的潤滑劑,是官僚政客集團實現其私有產權利益的重要手段。所 以,即使所謂的資產階級民主制度也很難真正根除政府腐敗。

正如托洛茨基在《他們的道德與我們的道德》一文中所說的,基本的道德誡律似乎比民主主義的機關與改良主義的幻想更加脆弱。謊騙,誣衊,賄賂,腐敗,暴力,謀殺等情形,多得前所未有。資本主義腐敗,表現為現代社會及其法律與道德之腐敗。

2008年,國民黨靠著民進黨任內爆發的弊案(尤其是前總統陳水扁及其家人僚屬的貪腐案)大舉獲勝,在立法院取得超過70%的席次,並且最後得以完全執政。但轉眼四年過去,如今看來藉由選票端正貪腐風氣不過是大夢一場。

今 年七月初,國民黨發了一篇新聞稿,表示「堅持改革,絕無賄選」,在台灣幾個主要網站引起熱烈迴響。熱心的網友立刻幫國民黨整理了一份08年後國民黨籍公職 人員賄選、貪汙被正式起訴或判刑的名單,小至村長、鄉長,大至立法委員,幾乎可以用這份名單畫半張中華民國政治組織架構圖。

親綠的《自由 時報》揭露中選會統計候選人因賄選遭法院刑事判決確定須政黨連坐處分者共十五件中國民黨十三件。而國民黨則大談民國八十九年(2000年)起國、民兩黨立 委涉及黑金案件(含貪汙、瀆職、賄選與其他重大案件)遭起訴者,國民黨雖有20人,民進黨也有19人;一審判決有罪者,國民黨雖有7人,民進黨也有6人; 仍在審理中者,民進黨有13人,國民黨有12人。(國民黨發言人陳以信7月25日新聞稿)。言下之意,我們兩家一樣爛。

教科書以及官方宣 傳都不斷地強調,中華民國是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也強調台灣是華人社會中唯一一個完成和平政權輪替的民主國家。但我們看到的民主,只是不同派別的資本 家,組成他們自己的政黨,而一般工人階級只能從資本家政黨當中擇一,根本沒有發聲的機會,兩個爛蘋果,一個都不是工人階級的選擇。

目前所 謂的民主制度,實際上都只不過為資本家統治擦脂抹粉,通過看似民主的選舉和議會制,演出一場場的戲,每個人都好像為國為民犧牲奉獻,其實不過代表背後的資 本家集團與不同立場的資本家集團鬥爭而已。而當群眾有些許反抗的樣子,才趕緊帶上人民公僕的假面具,平時則恪盡職守——為資產階級謀福利。其實台灣的狀況 和其他所謂民主國家並沒有太大的不同,有的只是吃相好看與否的分別。

今日台灣,資本家在立法院有兩個黨,佔人口絕大多數的工人在立法院卻一個黨都沒有。作為社會主義者,我們不僅僅滿足於提出以及批判國民兩黨的貪腐狀況,而是要爭取真正的民主,要與所有舊的建制內的政黨做毫不留情的決裂。

我們深信沒有經濟民主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政治民主,為此,台灣的工人階級、激進青年、社運分子、工運分子與社會主義者亟需儘快建立一個工人階級自下而上民主控制的群眾政治組織為爭取實現真正民主與社會主義而鬥爭。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