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危機:匯豐全球裁減三萬人,香港裁減三千職位

金融富豪滿口謊話,經濟危機尚未過去

草根 社會主義行動(工人國際委員會CWI香港支持者)

匯豐集團在八月初宣布全球裁員一成約三萬人,削減人力成本以維持資本權貴們的利潤率。今年以來,匯豐在歐洲、中東和拉丁美洲已經裁減了超過五千人,至於香港亦在零八年金融海嘯後裁員逾六百人。

匯 豐控股集團在全球大規模裁減員工的同時,卻是全球擁有最多資產、第三大規模的銀行集團。它第一級資本比率達12.2%,資本充足比率比起很多銀行集團更 高,甚至比起花旗集團更高,超過10%。可是正正是同一個銀行集團做出了全球裁員一成,合共三萬人的決定。資產階級的學者們所說只要保障資本家的利潤,就 能保障民生,這個理論事實上已經破產——匯豐銀行在去年全年的年營業額是1026.8億美元,稅後純利也達到131.59億美元,比起剛果民主共和國整個 國家的國民生產總值還要高!當銀行家操弄金融制度、製造經濟危機,帶給勞動人民極大痛苦時,卻不用承擔任何責任,繼續尋歡作樂、享樂人間。

在 當前嚴峻的經濟危機之中,匯豐集團的領導精英收入薪津遠超其基層員工。匯豐主席范智廉在每年受匯豐的薪津達三百萬鎊(3674萬港元)。歐智華是匯豐有史 以來最高薪津的銀行家,他每年的薪津達一百八十五萬鎊(2295萬港元),外加數以百萬鎊計的花紅,前年他就任行政總裁前單從匯豐所支的薪津已達九百八十 三萬鎊(1.2億港元),並持有市值二千一百六十萬鎊的匯豐股票(2.64億港元)——而這是第二波金融海嘯來臨和眾多金融機構倒閉而需要政府拯救的二零 零九年!單計這兩位銀行家的年度收入,已經足夠支付香港被裁的三千人的全部薪金!我們認為需要被裁的是這些上層的精英分子而不是靠薪金養妻活兒的中、基層 員工!

匯豐裁員顯經濟危機深刻

匯豐集團在其財政穩健,收入甚豐的時候,仍執意裁減數 以萬計的員工,除一方面突顯它貪婪的醜惡面貌外,更因為它預期更深的經濟危機即將來臨。美國聯邦儲備局局長伯南克在二零零八年金融海嘯爆發後兩個月說: 「經濟在增長,增長就不會衰退。」當時美國正經歷它最嚴重的經濟衰退之一。正是同一個人在二零零九年尾表示經濟開始復甦。本地富商李嘉誠亦曾發表過類似言 論,認為環球經濟最差的時期已經過去,經濟會開始復甦。正如我們不會相信李嘉誠會以良心經商,我們也不應相信资本家的任何空言。經濟危機還遠遠未有終結, 世界經濟更深的災難尚未到來。

歐洲債務危機已令不少國家陷入破產邊緣。葡萄牙、義大利、愛爾蘭、希臘、英國、西班牙(PIIGGS)從前 被認為經濟強勁兒發展迅速,現在卻被稱為歐豬六國。它們的主權評級均被調低使其借貸以解決財政問題的成本大幅度拆高,在不同程度上依賴帶「毒」的經濟援 助。以希臘為例,它政府債券的息率由2007年的百分之四點五三上升至今年七月的百分之廿六點六五。它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拯救」方案時需 要把公營的公司私有化,由6000家公營公司大幅低減至2000家;向支持福利金者徵稅;提高退休年齡;削減公共開支和公營部門職員的薪金等等。伴隨借貸 成本上升而來的「拯救」方案,實際上是在拯救法德的銀行家而把債務國打入新自由主義的深淵之中。

正如上年紀二十至三十年代的環球經濟大蕭 條的時候,危機中曾出現一段平穩期,但繼有之而來的是更猛烈的第二波衰退。兩年前的次按危機比起歐債危機只會顯得像是小菜一碟。歐債危機現已經從歐豬六國 擴散到整個歐洲大陸,整個歐洲中各個國家的失業率由百分之六至二十不等。而希臘、義大利和比利時的負債是國民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一百。在資本主義各經濟體唇 齒相依的緊密關係下,可以想像當希臘這個全球資本主義最脆弱的環節,只佔歐元區經濟百分之二點五的經濟體一旦崩潰,會對整個歐洲經濟有多巨大的衝擊。而歐 洲這個擁有比起任何地區更多資產的巨人一旦倒下,對全球資本主義將會是一場毀滅性打擊。

匯豐集團全球裁減眾多員工,以圖最終削減相當如其 盈利近半的五十億美元成本就正正是在這個背景下發生。匯豐不單單是看著今天的利潤下決定,更是看明天的利潤作決定。杜拜世界集團的債務危機就曾讓匯豐的股 價大跌過百分之七。為保持匯豐的股東、董事的利潤,匯豐可以毫不猶疑做出裁員的「商業決定」,而從來未有想過自身的貪婪卻是整個危機的始作俑者。

在 二零一零年歐債危機爆發,而希臘實行緊縮方案時,希臘的工人發動了一連串的反抗行動,迄今包括十三次全國總罷工和佔領行動。這個全球性的經濟危機摧毀每一 個國家的工人的生活,激起規模龐大的反抗行動。來看看馬克思在評論一八四八年的法蘭西革命他說過甚麼:「國家信用和私人信用,這就是表明革命強度的經濟寒 暑表。信用降低多少,革命的熱度就上升多少,革命的創造力就增加多少。」(《1848-1850年法蘭西階級鬥爭》)。在這場危機中,金融鉅子們不過是在 生產自身的掘墓人,加速自己的滅亡。

資本主義制度不可救藥

資本主義的內在規律是不斷 的經濟週期,景氣、衰退、蕭條、復甦四個階段組成的短期波動,和包含這些短期波動在內的長期波動。由於資本主義的運作邏輯,在它的上升階段過去必將出現商 品過剩、平均利潤率下降等經濟衰退的特徵。資本主義本質上的不穩定導致每當資產階級想要重新提升利潤率,每每必然使用打擊工人階級的方法。在經過戰後經濟 發展蓬勃的廿多年,凱恩斯主義的運用在七十年代已走到盡頭,資產階級的平均利潤率已經趨向下降。資產階級為重新提高利潤率而推行了新自由主義的實驗。結果 就是勞工組織被國家由政治上和武力上摧毀、第三世界國家的一連串政變和繼之而來的開放市場、全球貧窮人口的直線上升,更不要提有多少人在這過程中直接因新 自由主義而死去。

戰爭亦是資產階級重新提高利潤率的一個方法。它消滅過剩生產力,即勞動人口,消滅商品過剩,掠奪新的勢力範圍和殖民地。 而工人階級生活狀況的惡化又便於資本家提高剝削率,從而重新提高利潤率。新近財政部長羅斯多斯基(Jacek Rostowski)表示,由27國組成的歐盟可能會因歐元區的債信危機而被摧毀。他並警告,警告,如果歐盟崩潰,「戰爭」可能重現。

拒絕為資本主義危機買單

在 這個資本主義危機中,受苦的往往是貧苦大眾,而製造危機的金融富豪卻可以繼續坐收漁利。去年英國一年銀行家所收取的花紅達七十億鎊(854億港幣),比起 香港政府一年花在醫療上的開支還要多兩倍有餘。而普羅大眾卻要為這些精英富豪買單。各國政府大規模削減公共開支、把公營部門私有化、大規模裁減職工、改動 勞工法例以更有利資本家剝削。而各大私營企業例如匯豐在利潤稍有下跌趨勢則動輒裁員。無論各方面也可看到每逢資本主義危機都會是由普羅大眾承擔後果,資本 家卻可輕鬆逃避責任。

不能付賬!不願付賬!工人們在此刻需要團結反抗資產階級搶劫的暴力行為,反對他們用警察和軍隊來鎮壓我們捍衛自主權 利的聲音。在匯豐裁員三千人的事件上,本地的工人必須團結一致。在資本主義危機之中,絕對不止匯豐集團的三千人遭到裁減,而且在將臨的災難中會有更多的人 受害。今天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工人政黨以保護工人抵擋資本家的攻擊,將整個運動帶領向前。匯豐裁員只會是暴風雨前的幾聲雷,經濟危機只會繼續加深。現在我們 就要一個工人政黨!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