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種族主義的「進步黨」大選最大輸家

工黨進帳差過預期

特隆-斯維爾(Trond Sverre)和埃莉斯-克劳维蒂(Elise Kolltveit)工人國際委員會(CWI)挪威支持者

在九月十二日舉行的挪威市級及地級大選中,工黨(AP)和保守黨(Høyre)都獲得議席上的進帳。但對於工黨政府的同盟社會左翼黨(SV),以及右翼民粹的進步黨來說卻是一個災難。

極右恐怖主義七月二十二日在工黨青年營血腥屠殺和炸彈襲擊後,所謂的「專家」在媒體中預測投票率會大大提升。可是,當大選來臨時投票率則跟過去差不多-大約60%。大眾對恐怖主義的反對並沒有轉變成為對主流政黨或建制的支持。
工黨的支持率在恐怖襲擊後一度飆升至40%。工黨的主要進帳在於青年的選票。他們在學校的選舉有不錯的成績,而他們很多青年部的成員都被選入各地市議會中。但因為他們聯合政府的同盟-社會左翼黨-的失敗,工黨未能夠在大城市中獲得控制權。
在 特隆赫姆(Trondheim),因為當地議會執行更多捍衛公共服务的左翼政策,工黨能夠保持執政。他們跟隨著所謂的「特隆赫姆模式」-由工會、工黨、社 會左翼黨、紅色黨組成同盟。在奧斯陸,選情則更緊張,縱使工黨获得勝利,但未能推倒保守黨的执政。工黨在奧斯陸的得票率為31.7%。
進 步黨(Fremskrittspartiet )是最大的輸家。後來的資料顯示先前恐怖襲擊的主謀布雷維克曾是該黨有十年黨齡的黨員。在襲擊發生後,他們不再能夠利用一直以來所煽動的伊斯蘭恐慌來贏得 選票。因為這樣會使他們聽起來像在引用佈雷維克的所謂宣言。進步黨的前主席卡爾‧哈根在襲擊發生後立即表示希望調查短而迅速,而且大部分的恐怖襲擊者都是 回教徒!這個言論震驚了許多人。他的黨只獲得11.4%的支持,比上屆地方選舉少了6.1%,而比上次的國會選舉下降了11%。
如果現在立刻舉行全國大選,傳統的資產階級政黨將會執政。保守黨獲得最大的進帳,增加了8.8%達至28%。在恐怖襲擊發生後他們的支持升幅有所緩和,甚至微微下降,而進步黨則石沉大海。不過,保守黨最終還是贏得大選的勝利。
工黨必須要為此負責,因為他們執政後繼續保守的資本主義政策,而並不能夠提供一個真正的替代方案用來動員群眾反抗右翼。現在愈來愈難分辨工當和保守黨的不同。但對政府的不滿主要落在社會左翼黨身上。

社會左翼黨黨魁克里斯丁-哈维斯(Kristen Halvorse)在選舉失利後辭職。她是紅綠聯盟政府的建築師。但政府仍然推行資產階級政策,不過是減慢了而已。
工黨政府不斷的推行私有化以及市場自由化,並破壞了議會的財政導致公共服務受到打擊。他們並沒有進行任何的社會主義政策或重大改革。
挪 威現在面對著貧富的巨大差距,貧窮兒童的比例正在上升。但尤其是挪威對阿富汗戰爭與利比亞戰爭的參戰直接導致社會左翼黨的支持大規模下跌。該黨是在反抗北 約之中建立的,許多黨員對於領導們不民主地獨自決定參與利比亞的轟炸行動感到不滿。社會左翼黨很可能會選舉一個更左翼的領導。該黨現在沒有一個清晰的左翼 反對派,或退出政府的傾向。不過在他們加入政府後,他們的支持率已經跌至僅僅符合國會門檻的4%-下跌了1.8%。
至 於紅黨,他們在七十年代有毛派背景,現在則包含了譬如挪威社會主義工人黨(SWP)在內的其他組織,卻未能吸引到背離社會左翼黨的選民。他們只獲得 1.5%的支持,僅贏得六十席市議會議席。在議會政治或選舉外很難看到他們的蹤跡。但是左翼聯盟的成功-在丹麥、愛爾蘭以及其他地方-證明了反資本主義政 黨有相當的潛力。一個擁有社會主義政策的新工人政黨將能夠動員群眾反抗右翼與富人的資本主義緊縮政策。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