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反對政治迫害「長毛」及其他六位社運人士

左翼社民連立法會議員「長毛」和其他六位人士在替補機制示威之後被捕並被控行為不檢

社會主義行動(工人國際委員會(CWI)香港支持者)報導

九月一日在尖沙咀召開的替補機制論壇是政府假諮詢過程的一部分。梁國雄因其抗議被捕,在現時的政治氣候下是可預見的。他的被捕是員警及司法機關政治攻擊的其中一環,我們必須對此強烈地反對。

一些新聞媒體刊載了一系列的文章永無止境地指責「暴力示威」和對使用「V煞面具」(來自2006年電影「V for Vendetta」)。右翼親政府陣營窮追猛打——要求員警於政府組織的公眾論壇被打斷作出拘捕。建制派政黨、媒體和反動員警領導層的目的是以醜化街頭抗議——特別是激進的社會民主連線(LSD)所參與的——並為越來越嚴嚴的治安管制辯護,在最近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期間,這一警戒達到了一個新的水準。這是香港政治制度一個大陸化」的議程的一個環節:蠶食部分民主權利和採用更多專制方法——這也適用於中國其他地區。

梁國雄9月21日(星期三)被捕,並面臨著「行為不檢」和「刑事毀壞」兩個罪名的指控,——據稱他將會議大廳的玻璃門損壞。

六名其他示威者還被控以「行為不檢」。他們是社民連成員容偉棠、專上學聯的黃永志、陳倩瑩、鄧建華和民間電臺主持人黃洋達。而另一名社民連成員薑靈彰被控以“突擊”主持座談會的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投資狗餅乾。被告人都被獲准保釋,10月14日將上再次出庭。

補選的權利受到攻擊

親政府的政黨一直嚴厲抗議被逮捕的攻擊性行為,並希望利用這個問題有助於在進行的區議會選舉,並一直宣傳反對「行為不檢」的宣傳突擊和要求對抗議活動採取更強硬的警方措施。他們也希望能通過取消補選而維護無恥的政府——去年反政府的泛民主組織利用的“公投”,同時引發對辭職戰術的復仇行為。這個問題是今年7月1日親民主派的23萬8前上街的一個主要因素。

五位立法議員在2010年(516公投中)都以絕大多數票支持重新當選,加起來總共贏得了五十萬張反政府的選票,以此來抗議香港政府推行的得到北京當局認可的政改方案。社民連和「長毛」是這場補選的驅動力,這就解釋了親政府陣營為何如此渴望彌補補選的「漏洞」。

他們認為,這樣濫用補選機制是浪費公帑,但這純屬偽善。同樣這些政客卻支持每年浪費數以億計的資金來支付政客們和行政官員們的高昂的薪金和享受的特權。行政長官曾蔭權,每月領取37萬1千港元的工資,比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每月22萬5千港元還要多!2010年補選的費用1.47億港元。但在過去三年,政府樂衷於花數2.92億港元的公帑支持了數百項研究,其中多數有多少價值實在值得疑問。

反民主的議程 

資本主義建制派想要取消組織補選的權力是其不斷努力以鞏固當前反民主的的政治體制的一個環節。所存在的一些資產階級民主的外部偽飾需要與專 制統治核心(北京當局委任的)相互融合。為了同樣的目的,香港的資本家與所謂「共產主義」的北京當局一起大力推動更為擴張的員警權力(他們希望重新引入危 險的23條——具有爭議的國家安全法案),並尋求控制香港泛民主運動的聲音——重中之重是打擊社民連等類似的激進抗議團體。

這些嘗試包括更大規模更公開的鎮壓,體現在李克強訪港期間離譜的員警行動;這即反映了中國一黨專制當局的恐懼,也反映了香港資本主義精英的 恐懼。因為他們看到社會的不滿和社會中要求真正民主的訴求日益增加。香港資本家的態度通過他們支持政府削減補選計劃而得表明。香港總商會、中華總商會、香 港工業聯合會和中國製造商協會都表示支持該計劃。

偽「諮詢」

7月1日的大規模抗議對政府修改補選計劃是當頭一擊。它被迫表現出「傾聽」民意的態度,並因此宣佈舉行這次將於明天結束的假「諮詢」。2003年,23條立法被迫取消就是因為一場規模更大的示威遊行所致,——工人、青年、小商人和專業人士——一次又一次地挑戰並阻礙香港和北京統治精英所制定的反民主的計劃。

2010年補選、6月4日燭光集會、7月1日遊行和其他場合的抗議——這些龐大的群眾動員——已成功迫使政府戰術性撤退。但是,因為沒有一個群眾性政黨可以充分調動這種群眾的能量,並提供一個明確的綱領以挫敗這一制度(專制資本主義)。所以,政府每次撤退都會隨之而來出現新的攻擊和企圖花樣翻新的挽救「已經失敗的」政府方案。這也就是23條重新立法的前景,可能在2012年任命一個新的行政長官後,如果可行的話,統治集團就會將其重新突出。這也是政府所希望的,在較近的時間內,儘快廢除補選。

政府希望在他們推出23條立法時,防止出現像2010那樣被當作「公投的」補選。他們擔心出現類似2003年那樣的巨大反彈,在這種氣候下,泛民主力量舉行的新「公投」將成為一個大規模的抵制運動的一部分,並會比去年516公投帶來更大的迴聲。取消補選只是政府打擊香港民主權利的攻擊的一小步,但同時也是戰略性的一步。

泛民主團體組成的聯盟計畫在9月24日(星期六)組織一場新的抗議遊行,社會主義行動(CWI)和社民連也會參與其中。一份由140學者發表的請願書指責政府的計劃違反基本民主權利。法律專家對廢除補選的合法性提出質疑。他們拒絕政府所聲稱的「濫用」補選機制的指控,並進行了國際性的補選機制比較。例如在英國自1919年以來,出現過20次一名國會議員辭職,然後在隨後的補選重新參選的情況。在加拿大發生了6次。法律爭論並非不重要,但最終決定這個問題結果的是政治鬥爭和群眾抗議活動的動員,而不是就憲法實踐的辯論。

加強抗議力度

「為假諮詢和政治迫害而感到恥辱」這些都是梁國雄週三出庭時的陳述。他告訴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即使他們送我進監獄,我也不會後悔自己的行為。但如果我在這個問題上沒能表達人們的的憤怒,那我將感到遺憾不已。」

尖沙咀論壇事件被親政府陣營抹黑為“暴力”來 形容,但當時會場內仍有幾排空座位,而示威者卻被拒絕進入會場。儘管發生擁擠和被迫打開大門,但實際上也沒有人受傷。而且正如梁國雄所指出的,一個顯著的 事實是七名被告沒有被指控毆打他人,因為顯然檢察官沒有任何這方面的證據。梁國雄表示,「這就意味著沒有任何暴力。那些譴責我們使用暴力的,應該向我們道 歉。」

這些問題——政治逮捕、企圖抹黑社民連,並取消補選——現在將貫穿整個區議會競選中。這可能會是競選活動中最為政治化的一部分(儘管建制派政客努力在這些選舉中去政治化)。政府幾乎肯定會等到11月6日區議會選舉後,再次推動通過其取消補選的計劃。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需要組織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反對對「長毛」和其他被告的政治迫害。必須將此與反對警方鎮壓惡化,和要求警務處處長曾偉雄辭 職的訴求相聯繫起來。社會主義行動與社民連共同結盟在深水埗出選區議會選舉,並會將這些問題與需要對員警力量實現民主控制和群眾鬥爭反對資本主義和其不民 主的政治制度想聯繫起來。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