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危機深重

新倡議是建立一個戰鬥性的替代方案

克莉絲汀-湯瑪斯(Christine Thomas) 逆流運動(Controcorrente,工國委CWI義大利支部)

9月6日,數十萬義大利工人響應義大利最大的工會義大利總工會(CGIL——Confederazione Generale Italiana del Lavoro)的號召,進行總罷工。這場行動席捲義大利一百多個城鎮和城市,以對抗義大利總理貝盧斯科尼政府所推行的「惡性預算」方案(manovra),這一方案根據歐盟的苛刻條件制定以回應金融市場不斷升級的危機。該預演算法案削減公共開支,增加增值稅和剝奪了工人們在過去數十年所贏得的一些最重要的權利。

危機來襲

正如希臘一般,義大利正遭遇歐元區金融和經濟風暴。當2008年危機爆發的時候,義大利的情況比歐洲許多其他國家都要好。沒有出現銀行崩潰,和借助「工資補償基金」(cassa integrazione,向暫時失業的工人發放其正常工資一定比例的失業補助),從而使失業率仍低於歐洲平均水準。

與西班牙和愛爾蘭不同的是,義大利沒有出現經濟反覆,2008年對很多義大利人來說似乎僅僅只是長期經濟滯脹的延長而已。但這在今年七八月份的時候,當投機者把他們的目光從希臘轉移到義大利的時候,歐元區看起來就將重現雷曼兄弟(當年崩潰)的情景。

7月21日歐元區首腦會議通過了另一項一千零九十億元的一籃子計畫,以挽救希臘和建立一個永久性的穩定基金以救助其他有困難的歐元國家。但除此之外沒有新資金的投入,如果義大利遭到像希臘同樣需要救助的命運,那四千四百億歐元的救助基金則是顯然不夠的。

義大利的公共債務佔歐元區的23%,達到一兆九千億歐元(佔國內生產總值的120%),相比之下,比希臘、愛爾蘭和葡萄牙的總和還要大。義大利國債收益率(義大利政府必須支付的債務融資利率)飆升至顯然是無法長久維持的程度(6%以上)。阻止義大利重蹈西班牙和希臘覆轍的努力已陷於絕望—債務違約的威脅將引發銀行危機,並會造成整個歐元區的崩塌—歐洲中央銀行介入並花了數十億歐元以購買政府債券。

貝盧斯科尼變本加厲

一如以往,這情況是必須要付出代價。為了回報央行的行動,貝盧斯科尼政府通過一個比最初的計劃更嚴厲的預算案。當然,工人和中產階級受害最 深。大幅削減公共開支將使地方議會取消大量的公共服務。增值稅的增幅將打擊到最貧困和最困苦的人群中。對工作場所權利的攻擊將使老闆更容易解僱工人。

所有這一切是為了安撫市場,兌現到2013年平衡預算的承諾。貝盧斯科尼說,預算「拯救了義大利」。但是不久之後,政府債券的利率達到5.6%,穆迪評級考慮將義大利的債務評級降低。在歐洲和義大利有愈來愈多的聲音,要求更野蠻地削減預算和進一步減少公共開支,私有化更多公共服務共提高領取養老金的年齡。9月20日(星期一)標準普爾降低了義大利的評級,從A+降到A。

經濟危機引發了政治危機,反之亦然。義大利總理已陷入了性醜聞和腐敗醜聞的嫌疑中,而這個不正常的政府將實施歐盟的計劃,而義大利老闆們的組織——義大利總商會所認為有必要阻止危機的措施都將會實現。預算本身就是一個徹底的鬧劇並「折騰」了五次。貝盧斯科尼抵制這些政策,比如財產稅,因為這將使他的支持者不高興。他的聯盟夥伴北方聯盟(League Nord),也在地方行政當局中抗議削減預算(這是他們主要政治基礎的所在),並反對提高領取養老金的年齡。

危機中的政黨

兩個執政黨都在處於危機之中。貝魯斯科尼自己的政黨自由人民黨(PdL)中甚至出現反對派,有相當部分的黨員看到他已經毫無公信力,並要求他離開。(貝魯斯科尼在九月第三週的民望跌至24%的新低。)但是他仍舊聲明不會下臺,現在媒體報章都在大肆報導他跟齊亞麥帕羅-塔蘭蒂尼(Giampaolo Tarantini)令人作嘔的通話內容,塔蘭蒂尼被控為他的性愛派對蒐集女人。

在北部同盟(Lega Nord)黨內也出現強烈不滿,因為地方議會的緊縮政策正嚴重地影響其支持。翁貝托-博西(Umberto Bossi)力挽狂瀾地保住他的政黨,但他的領導地位正遭到羅伯特-馬羅尼(Roberto Maroni)挑戰。不斷增加的壓力可能會迫使北部同盟在2013(政府任期完結)前脫離貝魯斯科尼現政府。

對義大利總商會(Confindustria)來說,最好的結果就是能夠組成新的國民聯合政府(‘largheintese’)或者一個「技術型」、非政黨的行政機關。義大利最大銀行裕信銀行(Unicredit)的前主席亞歷山大-普羅佛穆(Alessandro Profumo)已經被塑造成這樣類型政府的可能的領導人選。他們希望這樣的一個危機政府能夠迫使工會因「國難當前」屈服,譬如以有限度的增收財產稅來換取對工人與部分中產的更大打擊。

工人希望鬥爭

工人們對九月六日總罷工的積極呼應顯示了他們已經準備好去反抗這些打擊。雖然義大利總工會(CGIL)在暑假結束後才動員罷工,並沒有足夠時間組織工廠會議,但參加罷工與示威的工人人數依然龐大。更值得注意的是,縱使義大利天主教工人聯合會(CISL- Confederazione Italiana Sindacati Lavoratori,義大利第二大工會)的領導拉斐爾-博納尼(Raffaele Bonanni)指這次的行動「瘋狂」,一些該工會的基層成員仍參加罷工。

許多工人對義大利總工會(CGIL)的領導們失去信心。又一次地,他們利用讓工人出去罷工來發洩不滿,然後自己卻龜縮在後面與右翼工會、政府和老闆們談判。他們這次的「策略」就是發動在不同行業的兩場抗議和年末的全國性示威。

反對派民主黨(Partito Democratico)在財政預算案的最後關頭成功地做出修訂,要求重新檢討削減預算法案(manovra)的第八條,該條文讓遣散工人變得過於容易,就連妥協性工會-義大利天主教工會(CISL)和義大利勞工聯盟(UIL)-也不得不反對。明顯地,這個修訂事要緩和當前的運動。不過,這並不一定會達到該結果。

義大利金屬製造業工人工會(FIOM),將會就其全國性合約進行談判,並很可能地再一次被迫走上抗爭的前線。如果這次的危機變得更嚴重,而對工人的打擊變得升級的話,義大利金屬製造業工人工會(FIOM)會像2010年10月一樣變成工業與社會反抗聚焦點,只不過這次會更廣泛。

 

逆流運動(Controcorrente- 工國委CWI義大利支部)的口號-「我們要義大利金屬製造業工人工會一樣的左翼(力量):與工人一起、戰鬥的、團結的!」-在去年10月16日的抗議中獲得重要的回應。現在義大利金屬製造業工人工會(FIOM)中央委員會主席喬治亞-克萊米思琪(Giorgio Cremaschi)已經提出在十月一日舉行全國大會來討論政治替代選擇的問題。逆流運動(Controcorrente)亦被邀請出席。我們提出會議應該同意要建立獨立的政治一極以吸引中間偏左力量中的左翼。所謂的中間偏左力量包括民主黨(PD)、尼奇-文朵拉(Nicchi Vendola)領導的左翼環保和自由黨(Sinistra Ecologia Libertà)和安東尼奧-迪-彼得羅(Antonio di Pietro)的義大利價值黨(Italia dei Valori),他們都希望複製普羅迪(Romano Prodi)政府已經失敗的「橄欖樹」聯盟(Olive Tree Coalition)。

「橄欖樹」聯盟的失敗成就了貝魯斯科尼的上臺和義大利重建共產黨(PRC-Partitodella Rifondazione Comunista)的崩潰。我們也提出成立地區會議和協調機構。此次全國大會吸引了許多興趣。在愈演愈烈的經濟、政治和社會危機的背景下,這樣的倡議展現了發展工人政黨的未來前景,尤其是在非常需要它的這個關鍵時代。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