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佔領華爾街 警方殘酷鎮壓示威者

佔領華爾街運動仍在繼續與擴散

傑西-萊辛格(Jesse Lessinger)社會主義選擇(Socialist Alternative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美國)

當我們在socialistworld.net網站上發表本文時,佔領運動在整個美國正方興未艾。例如佔領活動今天(9月30日)將在波士頓展開,明天(10月1日)將在西雅圖開始。許多地方工會也開始承諾支持(佔領)運動。在過去的幾天裡,紐約最大工會之一的紐約運輸工人工會投票支持(佔領)運動,並在星期五(9月30日)下午派工會會員前往現場聲援。卡車司機工會亦投票支持佔領運動,美國飛行員工會的會員更是身穿制服參加了示威。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參與運動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必須鼓勵這一進程的開展,推動運動向前進一步發展,使之繼續成長成為挑戰大商家攻擊的民眾生活水準的運動。

 

Socialistworld.net

9月24日(星期六),“佔領華爾街“運動在紐約市中心發起了一場遊行。而這是青年、工人和社會活動分子佔據曼哈頓金融區一個廣場的第八天,這裡離華爾街僅兩個街區之遠。它起始于一場普通的遊行。通常的口號是:“銀行被挽救了!我們被出賣了!”、“誰的街道?我們的街道!”、“告訴我民主是什麼樣的?看看這就是所謂的民主!”

這是一場從一開始就活潑而充滿活力的運動。仍在持續的佔領運動已經引起全國和國際社會的關注,被視為向商業貪婪集團的挑戰,以反擊大銀行統治我們的經濟、我們的政府和我們的生活。這一運動受到了西班牙和希臘青年佔領運動和突尼斯、埃及與整個北非中東革命的激勵。

許多參與者都是多年參與社會運動的積極分子。而另一些人則是完全的新人,這是他們一生中第一次參加抗議和社會抗爭。雖然不少人經驗不足,但他們已經顯示出良好的持久性和戰鬥精神。他們高喊口號:“一整天。一整個星期。佔領華爾街!”

當我們開始在百老匯大街向北遊行時,遊行的人數逐漸增長,遊行隊伍開始走上行車線,堵塞了交通。由於沒有預定的遊行路線或城市方面的許可,警方妄圖指揮和控制遊行和將我們推回到人行道上。

誰的街道?我們的街道!”

不像紐約市的其他示威,我們並沒有像動物一樣被強制圈禁在街道的一側,而與城市其他部分被隔絕起來。路人看著我們遊行,向我們揮手,有的還加入遊行。我們穿過了華盛頓廣場公園,更多的年輕人加入遊行。我們的人數超過千人,自由地穿行在曼哈頓街頭,我們的聲音響亮而清晰。

自從四年前搬到紐約以來,我參加了無數的示威、抗議、遊行、行動和發言,但從來都沒有一次行動像今天這樣我們能夠自由地在街頭遊行。我們遊行的隊伍有約2.5公里長,最後到達聯合廣場。我們沒有被員警摩托車車隊圈禁和限制在行人道上。很多年來這是第一次,紐約市民可以實踐他們自由集會的權利而不受侵犯或限制。

 
對這座城市的勞動人民和青年而言,這是一個微小的勝利,但員警和市政府急於扼殺這一勝利。這一佔領現在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星期,這已經不再單純是一場滋擾。執政當局其實非常害怕這可能蔓延和擴散,從而威脅到這座城市的“秩序”。但唯一存在的所謂秩序無非就是“富者愈富,貧者愈貧”將我們大多數人拋棄的秩序;那1%的頂級精英們統治著這個社會,而剩餘的99%卻毫無表達憤懣的機會。這就是為什麼佔領華爾街運動提出的口號是“我們是99%”以反擊他們,讓我們的聲音能得以被聽到。

在聯合廣場進行簡短的集會後,遊行回頭轉向新命名的“自由廣場”,佔領運動的大本營。警方已經調配了更大規模的警力,在我們身後張開巨大的橙色網。起初看起來似乎他們只打算限制遊行路線,將我們分散而破壞行動。但我們很快就知道這些巨大的橙色網是為將盡可能多的人圍入網中逮捕。

員警變得暴戾

警方變得更具有攻擊性,粗暴地推擠示威者,抓捕他們,將人推倒在地,並逮捕他們。我們試圖掙脫跑開,但他們一次包圍了幾十人,將我們圈進在橙網和建築物之間。我也差一點被他們抓住,我們在路的另一邊高呼口號,要求釋放我們的兄弟姐妹。

我們是和平遊行,而他們是暴力的。我們在行使我們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的權利,而他們粗暴地侵犯這些權利。一小群年輕女性被困在一張網中,非常和平地站在那裡,突然一名高級警官向她們毫無理由地釋放胡椒噴霧。這一事件的視頻像病毒一樣,立即在國際新聞報導中到處傳播。大約有100人被捕,其中包括幾個並沒有參與抗議的旁觀者。他們都被關在囚禁用的公共汽車和拘押室內數個小時,直到二天早晨早上5時才被釋放。

警方只有一個目標——恐嚇。他們令人髮指的行為是為了恐嚇參與示威的青年和打擊我們的士氣。員警的暴力行為可能使某些人對參與抗議更恐懼,但它也激發更廣泛的民憤和團結聲援。運動核心的絕大多數力量一直保持堅定立場,並繼續進行佔領運動。

這完全暴露了員警力量和國家的虛偽性。他們殘酷地鎮壓任何企圖以和平方式對商業統治的抗議。與此同時,華爾街真正的罪犯和騙子卻可以為所欲 為。他們通過盤剝我們的辛勤勞作獲取數以十億計的財富,要求我們為他們的危機付帳,並得到了一個由他們選擇隨心所欲選擇的壓迫政權用員警力量進行的保護。

我們大多數人都筋疲力盡地回到廣場,但士氣高昂,雖然受到震動但憤怒而堅定。回到廣場後,我發現我們的一位同志被捕。後來,他製作了一份關於遊行的視頻,包括他自己被逮捕的影像。我們所有人都關心我們被任意逮捕與毆打的兄弟姐妹的狀況。

(影片15分鐘處是員警的暴行,並在18分鐘處再次出現暴行)

抗爭正在擴展

但我現在也在考慮這個運動的發展方向。它已經贏得了成千上百人的參與,引起了世界各地的數以十萬的民眾的關注。到處都在不斷的討論和辯論如何能使運動進一步擴大。許多新人們都被佔領運動中表現出的力量和守望相助的社區精神所激勵,他們都在問:“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在這裡?”

雖然沒有簡單的答案,但有一點是肯定的。有成千上萬人都對這一運動深表同情,其中許多人想參與,但是可能(由於各種條件限制)無法參與。他 們有工作和家庭,不能無限期參與佔領運動。他們無法或者可能尚未準備做出如此巨大的犧牲,但他們支援這一行動。問題不是簡單地如何讓更多的人能夠參與佔 領,而是整體上我們如何能夠讓更多的人參與運動本身。

 
由於“佔領華爾街運動”受 到的關注和現在所擁有的一批全職活動分子,自由廣場可以成為動員組織更廣泛鬥爭的中心。作為下一個步驟,我們可以呼籲星期六發動另一場大規模示威遊行,並 提出一些基本要求:讓華爾街承擔危機,向超級富豪徵稅,增加就業而不是削減預算,要公共教育和衛生保健,不要戰爭和銀行救助;停止員警暴行,捍衛民主權 利。這樣一來,成千上萬的人可以參與,並幫助運動發展。佔領華爾街運動應該公開呼籲所有進步組織參與和動員群眾示威,特別是工會,擁有成千上萬的會員和大 量資源。

同時,大家也談到佔領運動擴展到其他城市的問題。已經有計劃將在10月6日組織佔領華盛頓運動(www.october2011.org)。在這個國度,一些事情正在起變化。勞動人民和青年正變得越來越關注政治和激進。在美國社會中,出離憤怒的情緒正在每天增長,現在它仍在地下慢慢蘊積之中,但你不可能永遠遏制住它,它終會爆炸。

佔據華爾街運動不過部分反映了這一正在發展的憤怒和激進化進程。自威斯康辛州到紐約市,我們正在經歷震撼整個星球的社會地震的餘震而已。這 些地震是由一場曠日持久的全球經濟危機所帶來的深層次的緊張局勢所導致的。這一系列地震的震中,迄今已遍及歐洲、北非、中東和世界其他地區。但它可能用不 了多久就會在美國引發全面性的社會震盪。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