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台北-我們要一個怎麼樣的世界?

周卡齊(社會主義者blog)

倒退十三年的實質薪資、飛漲的房價、物價、幾無出路的低薪青年,所有的這些都發生在這裡-台灣。當然,我們的問題確實沒有歐洲、美國嚴重,我們沒有數十趴的青年失業率(台灣大約13%左右),沒有動輒上百萬台幣的學貸壓力,沒有醫療體系被私有化的危機,不過我們有獨步全球的無薪假、責任制、過勞死、佔絕大多數的資方工會、徹底由資本家控制的政府、還有各式商品的聯合壟斷任意漲價,台灣人民受到的痛苦未必比歐洲、美國好到哪裡去。
不過一直以來,台灣人對來自資本家的攻擊多是默默忍受,除非真的到了生死關頭-例如資本家長期欠薪不發,否則極少對資方作出反抗,為何這次的佔領行動能得到迴響?
       我們都知道這場運動是為了呼應「佔領華爾街」,不過不僅只是「呼應」,這場運動能得到群眾的支持,當然有他本土的原因,那就是台灣人民對現狀的憤怒。
       自從2008全球資本主義危機爆發以來,台灣工人階級受到大量來自資本家與政府的攻擊,無薪假的合法化、實際上等於強迫加班的責任制、資本家的投機炒作、房價、GDP一 直漲,薪水卻一直降、繳不完房貸、養不起小孩。為了因應全球資本主義危機,台灣政府跟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政府一樣選擇犧牲工人、降低成本來保護資本家。即使 是資本家口中「溫順」的台灣人,在生活中也深刻嚐到了這些苦果,感受到生活水準的急遽下降,而這次「佔領華爾街」以及其後「佔領世界」的行動,給了群眾一 個訊號、一個希望,因此這次運動脫離台灣社運由一小撮職業社運工作者所組織、掌控的傳統,而是由絕大多數毫無經驗、背景的一般群眾所組成。
這當然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
除此之外,會議與傳單行動的參與者來自社會的各個階層,年齡從18到50以 上都有,多元的背景豐富了討論,而群眾的參與也粉碎了網路的傳言,因為每次的會議都是向所有人開放,並且需要民主討論決議的,因此幾乎不可能有什麼「神秘 幕後黑手」的存在。當然,台灣過去二十年的社會運動確實出現過不少被利用的狀況,而也沒有任何人能夠保證這一次的運動、或者任何社會運動不會被人利用,唯 一防止的方法只能是群眾自發的參與和監督。而在佔領台北的會議中,任何人,不論對運動有什麼看法,都可以在會議中參與討論跟決策。
如此獨立而自發的運動,很久沒有在這片土地上出現過了。
然而必須注意的是, 由於這場運動的左翼性質,以及難以收編的鬆散組織(事實上,根本是無組織),佔領台北的行動有意無意的受到媒體的冷處理。在這樣的情況下,佔領台北需要更 多的曝光度。對現狀的不滿早已在人們心裡,人們不需要知識份子來為他們解釋現況,不需要專業人士來告訴群眾他們自己有多可憐。這場運動要擴大動員基礎,需 要的不是知識份子的「帶領」、「啟迪」,而是符合群眾需要的訴求,和足以讓大眾接收到的宣傳,和基層發自下而上的內心表達與參與。
此外,如果我們真的 想造成一些改變,不想讓佔領台北成為一場周末的餘興節目,不想最後被摸頭收場,那麼我們應該仔細思考運動未來的方向。如果目前的佔領計劃成功號召了大量民 眾,譬如像現在的華爾街,那麼當然是一種展現人民怒火的方式,但未必能對現有的體制產生實際的衝擊。如果我們真的想爭取我們的訴求,即使是建造平價社會住 宅、向資本家徵收資本利得稅這樣具體而溫和的訴求,那麼我們該展現的就不只是我們的憤怒,而是我們的力量!
社會中一切的事物都由我們的勞動創造,我們可以直接讓那些坐享其成的資本家的世界停擺,將鬥爭帶入經濟領域是撼動現有體制最有力的方式。當然,以我們目前的情勢看來,提出罷工是顯的太早,但是在任何成功的運動中,罷工都是必不可少的一環,因為勞動者是社會財富的真正創造者。社會我們來創造,世界我們來改變;臺灣社會運動的前途與進步取決於,我們是否能動員廣大基層勞動者的參與,這也是運動的真正意義所在。
目前的佔領行動傾向於不事先提出明確的訴求,而是在當天以討論的方式來決定運動的訴求。以台灣群眾現在的階級意識而言,提出改良主義的訴求(例如溫和的資本主義、反對政商勾結等等),毫無疑問可以為這場運動帶來更多人,但是,如果我們追求的不只是這場運動的人數、能否成功包圍101, 而是整個社會的根本變革,那麼提出明確反資本主義的口號就是有必要的。今天的歐洲騷亂不正是發生在那些所謂的福利國家嗎?如果我們的目標是爭取建立一個如 歐洲那樣的資本主義體制,那麼不妨看看今天歐洲的運動為何比台灣更激烈、訴求更基進。歐洲的改良主義來自資本家對強大左翼運動的妥協,當經濟危機來臨,資 本家立刻把損失轉嫁到工人身上,歐洲過去的福利國家體系在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攻擊下體無完膚,否則今日蔓延全歐的怒火從何而來?經濟危機下希冀資本主義改良是沒有任何出路的,而危機恰恰是資本主義的本質。

 
如果我們考慮的不僅僅是「這場運動」的成功與否,而是未來台灣的整個左翼運動、社會運動的環境,那麼提出反對資本主義的綱領就更為重要。回顧這兩年歐美所發生的群眾運動,除了維護人民利益的具體訴求之外,幾乎都少不了「反對資本主義」的大旗,因為這些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群眾已經認識到,貧富差距、財團壟斷等等只是資本主義這個體制的症狀,要根除這些症狀,只能從根本的病因著手。台灣人民在長期的反共教育與近年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影響下,只能默默接受資本主義是唯一的路。但是在運動之中、在與國際運動接軌之中,如果能夠突破過去的現制,提出明確反對資本主義的綱領;更重要的是以此為起點,走向群眾,面對基層,動員大多數,團結99%,發動觸及社會各個層面的運動,這將不僅僅是對於群眾思想的衝擊,而是實現社會根本改造的出路。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