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對種族主義抗議

社會主義行動抗議種族主義遊行•最近反移民的宣傳源自禮賓府

抵抗,社會主義行動(工國委CWI香港支持者)

10月9日(星期日),種族主義團體「愛護香港力量」(CHKP)聚集約 2,000人在港島北角舉行了表面上是反對公民黨的抗議活動,其中大多數參與者是老人。

Filipino migrants support Socialist Action protest against racism

菲律賓外傭支持社會主義行動反對種族主義的抗議

「愛 護香港力量」(CHKP)是一個新的壓力集團,實質是本港親政府派和民建聯等建制派政黨偽裝的民間前線組織(也就是中國共產黨在香港的的統一戰線組織)。 一位當地居民說,一些遊行者是乘坐親政府陣營組團的大巴一起過來的,甚至可能是拿錢參加種族主義遊行。「愛護香港力量」(CHKP)正在收集簽名並舉行集 會反對給予外籍家庭傭工永久居留權,這些外籍家庭傭工大多來自菲律賓和印尼,而在香港其他外國人只要在香港居住和工作滿7年以上就可以獲得永久居留權。他 們蓄意鼓動和攻擊公民黨,因為這個中產階級民主派政黨的前領導人和大律師(李志喜)正在幫助菲律賓外傭打官司,申訴居留權。以下來自《蘋果日報》的短片剪 輯顯示「愛護香港力量」(CHKP)示威的參與者歇斯底里地使用人身攻擊性語言對社會主義行動和其組織的反示威進行污蔑。有寫言辭如此惡毒激烈,以至於記 者都很明顯地表現出對反種族主義者們的同情。

然而,左翼、勞工團體和真正的親民主力量必須嚴肅認真地反對種族主義運動。種族主義的崛起不僅對於外籍傭工和來自中國內地的新移民等其他目標群體是威脅,而且對所有的工人和反對政府及其專制親商政策的力量都是一個潛在威脅。

行動起來反對種族主義社會主義行動的成員鄧美晶(Sally)正在參選(元州和蘇屋選區)的區議員(可見本網站文章:香港:社會主義行動正式參選 啟動區議會選舉工程),反對種族主義是其競選綱領中的關鍵內容。其他泛民主派政黨,包括被攻擊的公民党,很不幸地試圖完全迴避問題。而更有甚者是公開反對外籍傭工的居留權(即基本的平等權利)。而其中一個可恥的案例就是民主黨。

Sally Tang Mei-ching of Socialist Action speaking against the racist march

社會主義行動的鄧美晶(Sally)演說反對種族主義遊行

在昨日「愛護香港力量」(CHKP)遊行之際,社會主義行動組織了一個小規模但強有力的反示威,以此來強調真正的抗爭是反對政府及支持它的建制派政 黨,他們利用反對外籍移民的種族主義宣傳來掩飾自己災難性的執政紀錄。香港的傳媒廣泛地報導了我們的抗議活動,《蘋果日報》還發佈了相關的視頻新聞。我們 散發的傳單包括中英文兩種語言,同時有專門用他加祿語(菲律賓官方語言)製作的橫幅。這獲得了不少外籍傭工的大力支持,並因此加入我們的抗議活動;同時也 得到眾多不同背景的中外路人的支援。

社會主義行動對此的解釋是,工人階級需要團結奮鬥共同爭取民主權利,捍衛公共服務和提高低得可憐的工 資。我們明確指出,現在將在香港的外籍傭工當作替罪羊的那一小撮政客正是不斷打擊所有工人的同一批人——他們反對最低工資、反對普選、反對8小時工作制、 支持醫療保健、房屋住宅和其他公共服務的私有化。

昭然若揭的是,遭萬民唾棄的政府顯然就是這場種族主義宣傳運動的幕後黑手。公民黨領導人 梁家傑已經指出,政府向民建聯等親政府的建制政黨提供了相關數據,而這些數據它在最近一宗關於居留權的法庭案件中拒絕提供。換句話說,政府向民建聯及其盟 友提供「彈藥」,以幫助他們在正進行的區議會選舉中煽動種族主義,從而削弱反政府的泛民陣營的獲勝機會。

資產階級諸黨無有答案

公 民黨等資產階級和中產階級泛民主派在這個議題上甘做將頭埋在沙堆裡的鴕鳥,而不是發動反擊種族主義宣傳的運動。公民黨的領導似乎亂了陣腳,自居支持「法律 秩序」,——即法院有權決定這個問題,而不是討論問題本身——但這問題實質是關於平等權利和反對種族主義的歧視性法律。

右翼和種族主義情 緒日益高漲的親政府陣營至今在這個問題上極盡其抹黑恐嚇之能事,宣揚所謂亞洲移民的「入侵」和導致公共服務不堪重負。但大多數在香港的外籍傭工不會選擇留 在香港,他們被迫來此是為他們的家庭提供經濟支援,而且長期期待回家。至於所謂公共服務的負擔,恰恰是親政府陣營製造了今天的實際危機——拒絕教師要求小 班教學,私有化健康服務導致立醫院出現人手短缺。

社會主義行動將努力鬥爭揭露這些種族主義的謊言。以下是其反對種族主義宣傳的單張文字內容。在區議員競選中,社會主義行動在選區(元洲和蘇屋)內為當地的少數族裔社區製作了他加祿語、烏爾都語和英語相關宣傳單張,並獲得很好的反響。

居留權的真相
小心種族主義
小心民建聯的謊言!

民建聯和其他親政府政客為外籍家傭「居港權」議題製造噪音。這是一些建制派議員為一己私利而煽動種族主義情緒的新近例子。我們亦看到中國大陸的新移民被稱呼「蝗蟲」。種族主義對任何國籍的勞動人民都是一種威脅,我們必須團結去對抗種族主義。
種族主義者希望把人民的視線從真正關切的議題和政府的暴政轉移。攻擊外傭的同一群建制派議員抵制最低工資、反對普選和崇拜一黨專政。他們正是那些同樣與權貴勾結推高樓價和阻撓興建更多公屋的尊貴議員。
民 建聯聲稱如果外傭能夠取得居留權將會推高失業率至百分之十。用唐英年的話來說,這推測「完全是垃圾」。他們把數字極其誇大去營造一種危機感,正如當年葉劉 淑儀在二零零二為阻止港人內地非婚生子女來港而作的沒有根據的預測(當年她說若港人內地非婚生子女有權來港,人數將達一百六十七萬,會使香港陸沉,而事實 是每日不足一百人獲批單程証來港)。
我們是否可以相信這些政客會說真話?

對低工資的謊言

同一群親政府政客告訴我們最低工資會摧毀十萬份工作職位。但自最低工資五月實施以來,創造了四萬五千個新職位!而我們卻從未聽見親政府陣營為他們對最低工資厚顏無恥的肆意恐嚇道歉。

對失業問題的謊言

失業問題不是低收入員工尋求更高工資引起的。這也不是由新移民希望受法律保護和穩定工作引致的呢?不,這是由貪婪的財團和銀行製造出來的,如匯豐集團就在香港削減了三千個職位。權貴和資本主義制度把利益置於人民需要之前,才是失業問題的原因。

對社會福利的謊言

民建聯貓哭老鼠地尖叫道,若外傭得到更多平等權利,將使醫院和學校等社會福利系統超出負荷。但今日這些服務已然超出負荷!教師們希望香港能和其他先進經濟體 看齊,引入小班教學。而政府即使有充足資源,卻漠視他們的訴求。醫院醫生投訴因為極長工時而需要藥物來維持精神和人手短缺。但政府卻在媒體攻擊他們的投 訴。
正正是這個受到民建聯支持久政府削減了花在學校的開支、私有化醫院服務和不能創造一個公平的退保制度。他們的政策創造了公營服務的危機。而他們現在卻想嫁禍他人!

社會主義行動要求:懲治真正的罪犯——11月6日投票反對民建聯和政府!

為了實現真正的轉變,反對日益腐敗和完全不民主的政府,勞動人民需要團結起來進行反擊。種族主義和反移民的煽動者想要阻止工人階級的鬥爭,以增加鎮壓和維護獨裁統治。我們不會被他們的謊言所離間。

社會主義行動的候選人鄧美晶(Sally)為以下目標抗爭:

  • 削減政客薪金——鄧美晶(Sally)將只領取1/3區議員的工資。
  • 粉碎地產霸權——降低房租,每年建立50,000套公屋單位。
  • 在公共服務,學校、醫院和福利機構,上投入更多的錢。
  • 建立一個工人階級政黨挑戰大富豪和一黨專制。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