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汽車長期欠薪引發罷工

老闆風光嫁女 工人走投無路


石若 社會主義者blog

經過數年的不正常發薪以及將近一年的長期欠薪之後,太子汽車工會終於在九月底通過罷工投票,並且在十月中展開一連串的罷工、抗議行動。數百名工會成員曾前 往太子汽車位於台北市敦化南路的企業總部抗議未果,在24日又再前往立法院陳情,希望能夠得到政府的支持。目前看似已進入協商階段,但太子汽車工人們的討 薪之路依然阻難重重。此外,太子汽車預收了數十名普通民眾的購車預付款之後,遲遲不交車,也不退款。

(圖片來自中央社)

目前太子汽車工會仍在訴求歇業認定,希望能夠由各地勞保局依法代為墊償6個月薪資。除此之外,也在推動修改勞基法第28條,希望未來能藉由勞基法的保護讓資本家必須優先償還積欠工人的薪資。

然而,太子的資方極力否認歇業事實,導致勞工無法經由合法管道取得其應有的薪資。而太子汽車即使將所有財產拋售,所得資金也必須先償還銀行債務,積欠勞工 超過2.3億的薪水幾乎不可能償還。另一方面,修法消息一出,金管會、銀行公會、工商協進會、工總等等組織立刻群起而攻之,被戲稱為「資委會」的勞委會也 表態不支持,說詞不外乎修法將導致企業經營、融資的困難,最後造成企業投資意願降低,勞工也必須共同負擔失業苦果等等數十年如一日、了無新意的恐嚇說詞。

我們社會主義者絕不相信資本家及其所豢養官僚的通篇廢話,勞基法的修正當然是必要的,但更重要的,我們認為真正的解決方式應該是將這些企業公有化,並且置於工人的民主控制之下!

在我們與罷工工人的討論之中,有的工人清晰地表達了對政府單位的不信任。很多人認為,要完整討回薪資、退休金非常困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許氏家族 的惡劣、囂張行徑讓他們覺得忍無可忍。一個工人這樣說「許勝發欠我們兩億多耶!他今年嫁孫女搞的那麼豪華,是誰出的錢?還不是從我們這裡偷走的錢?……現 在這樣要把錢拿回來我看是很難啦,他幾十年前就是國民黨的人,我們只是想說喔,就算錢拿不回來也要把他搞臭啦,至少一段時間要讓他在台灣沒辦法立足啦!」

正如同這位工人所說,太子汽車背後的許氏家族「政商關係」非常良好。許勝發在1960年代就已創立太子汽車,在那個年代,沒有良好的「政商關係」當然難以 踏入這個重要的產業領域。許勝發後來不但成為國民黨中常委,更曾經擔任立委、工總理事長等等重要職務。今年六月間,許勝發孫女舉行豪華婚禮,證婚人是總統 馬英九,提親人是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許氏家族掏空銀行、積欠薪資等等事件顯然不影響「黨」照顧忠誠老黨員的決心。當然,國民黨的資產階級本質早已眾所周 知,這次事件不過為其「功績」再添一筆罷了。

另外一位罷工工人則是強調工會的重要性。「像我們的工會是今年8月才成立的,主要就是要爭取我們本來應有的權利(被積欠的薪資、福利、退休金)……一開 始,有幾個同仁他們個人去調解,結果都是得不償失,比如說付出了三四千塊的成本,最後只拿回兩百塊錢!……那當然,大家發現單打獨鬥根本沒有用,才想到要 來組織工會,可是已經有點來不及了。」「以前哪有想過工會什麼的,只是想說好好認份工作,而且以前的工會都是他們(資方)要控制你們(工人)才弄的嘛…… 所以說,每個勞工都應該把工會從資方那裡奪回來,沒有工會就要快點成立,以前誰想的到這麼大間公司會被掏空?沒有工會就只能給他們欺負而已,一個人要怎麼 跟公司談判?根本沒得談嘛!」這位工人越說越激動,也明確的點出了我們目前的現況。一般的工人不是沒有工會可加入,就是只有資方工會、勞健保工會可以加 入。面對來自資產階級的攻擊,這些工會不是漠不關心就是出來摸頭,當然我們也不可能期待這些黃色工會去反咬牠們的主人。

太子汽車絕不只是個案,「工商團體」、「資委會」的反應也絕非偶然,我們面對的是來自資產階級赤裸裸的攻擊,如果沒有勇於鬥爭的工會、沒有工人的團結抗 爭,我們將無路可走,只能默默承受各種不合理的掠奪。眼前是深不見底的全球性經濟衰退,無薪假、藉故裁員等等資產階級的惡劣手段已紛紛出籠,我們對於鬥爭 的工會的需要將更為迫切!

對於太子汽車欠薪事件,我們認為:

勞保局立即墊償太子汽車欠工人的所有薪資!
太子汽車公佈所有公司帳目,工人、工會和民眾自由查帳!
太子汽車退賠所有普通消費者購車預付款!
應當立即將太子汽車公有化,並且交由工人來民主管理與控制生產!
通過勞基法修正,將勞工薪資列為企業償債第一順位!
打倒現有的資方工會,全面由基層工人民主建立屬於工人自己的工會!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