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 國有化鋼鐵部門,置於工人的控制下!

安塞樂米塔爾要關閉列日的鋼水生產工廠。工人發動抵抗,工會要求國有化。
尼可拉斯-克勞斯(Nicolas Croes) , 左翼社會主義黨(Parti Socialiste de Lutte/Linkse Socialistiche Partij , 工國委(CWI)比利時支部)
安塞樂米塔爾(ArcelorMittal)近期宣佈要關閉位在比利時列日地區的鋼水生產工廠的計畫。在多年的空頭承諾和欺騙之後,約有一千名工人可能失去他們的工作-581名工人擁有固定合約,和還有將近400名臨時工人。更多的人面對工作上的間接威脅。未來鋼鐵生產冷加工階段的工作也陷於威脅之中。工人們要如何才能保住他們的工作?
在過去的十年,所有鋼鐵工人都面臨老調重彈的觀點 ,比利時的鋼鐵工業沒有未來。「節制」被有計畫的用來增加「彈性」 (只為了老闆!)且在2009年實施了凍結薪資增加。唯一保障的只有跨國公司的利益!
許多年來我們都聽說大公司的稅率優惠是為了保障(眾人的)工作。結果是安塞樂米塔爾獲取了額外利益。現在這公司可以拿了錢就跑!而利潤的數據是非常驚人的。目前一般企業的官方稅率是33.99%。 而2010年安塞樂米塔爾的金融部門獲得了13.94億歐元的利潤,但連一毛稅金都沒有付。在同年,安塞樂米塔爾比利時公司(ArcelorMittal Belgium),負責安塞樂在比利時的工業活動,獲得了5千9百萬歐元的利潤,卻只付了4萬2千歐元的稅。安塞樂米塔爾上游(ArcelorMittal Upstream),目前正在倒閉邊緣,創造了3千5百萬歐元的利潤,而且僅僅付了936歐元的稅。這些巨大的減稅優惠甚至沒有保住一個工作!
國有化
安塞樂泰咪爾的聯合工會陣線正式要求法語區社會黨(PS)首領埃利奧‧迪呂波(Elio Di Rupo) 國有化列日的鋼鐵工業,迪呂波正領導協商以組建一個民族政府。工會聲明:「政府當局可以在一個週末內找出40億歐元來拯救達雅(Dexia)銀行的投機者,為什麼他們不能找到10億歐元來拯救鋼鐵工業?」一位列日大學的經濟學教授迪耶和(Didier Van Caillie)表示這個想法”至少要被研究”。但是他補充說任何國有化都必須是暫時的。他堅持工業應該盡快交還給追逐利益的「私有部門 」。
這似乎是一些工會首領的推論。比利時總工會(FGTB)金屬工人工會列日-盧森堡金屬工會(Métal Liège-Luxembourg)的法布斯(Fabrice Jacquemart)說:「我們的理念是我們應該回到1980和1990年代的情況。這表示為了要找到另一個接手的相關企業,需要瓦隆區政府的大力參與。」
瓦隆的經濟部長(社會黨的)馬庫特(Jean-Claude Marcourt)–這人曾經不含諷刺意味的宣佈自己是個反資本主義者-立刻說明瞭如此的國有化是不可能的,因為”這並不是瓦隆區政府的工作”。他也說歐盟不會允許這件事。 馬庫特認為唯一保住鋼水生產工廠的方法是被另一家私有工業經營者收購。這可以假定安塞樂米塔爾是準備讓所有的生產設施在毫無保固的情況下被收購。
當顧及老闆跟銀行的利益時,歐盟的法令明顯的變得更有彈性!當許多銀行在2008年遭遇困難時,並沒有任何歐盟的會員國提出反對國有化。當提到要保住工作時,國有化就不被允許了!
保住工作,而不是利益!
如果我們依靠在潛在的私人購買者,那麼工人工作的命運就再次被置於尋求利益的資本家手中。這並不只是直接被鋼鐵工業雇用的工人的問題,也是為了其他工人,如:被轉包商雇用的工人。地方市政和公共服務都會受到威脅,特別要考慮到瑟蘭城的9千萬歐元總預算中,有5百萬歐元是從安塞樂泰咪爾獲得的。像鋼鐵生產這種關鍵部門不能落在貪婪的私有部門手上。這只會帶來更多的社會悲劇。在瑟蘭的青年失業率已經到達35%。
 
一名工人正在瑟蘭城的安塞樂米塔爾工廠工作
一些經濟學家肯定了鋼鐵工業在地區的重要性,而說明瞭需要政府對此收購。但為何政府要補償公司呢?本地社區已經給了安塞樂泰咪爾和其他工業公司夠多的禮物。除了慷慨的稅率外,政府為安塞樂的碳排放量花費了數千萬,而瓦隆的地區政府也支付了他們2千萬歐元的研究和發展費用!事實上,我們應該從安塞樂泰咪爾要回我們的錢,而不是付錢才能接管鋼鐵工廠。
全世界的工人和年輕人們都正在採取行動反抗這個只為1%少 數人服務的制度。他們佔領了廣場,通過召開所有人都可參加的會議來組織他們的行動。我們要為在不補償安塞樂的情況下國有化整個鋼鐵部門而戰鬥,將其置於工 人和社區民主的控制之下。鋼鐵工人們最懂得如何讓工廠運作。他們可以通過民主且集體的結構和選立管理者來自己營運工廠。
何不以佔領工廠、設立民主的委員會和組織定期大會做為起步。如此,我們將從佔領廣場轉向佔領工作場所,把生產資料交到社區和工人手中。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