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指摘:為甚麼社會主義行動參加區議會選舉?

社會主義行動(Socialist Action)首次參加區議會選舉,派出鄧美晶參選深水埗的元州及蘇屋區

社會主義行動

[本文在區議會選舉前的11月5日首次發表於facebook上]

社會主義行動跟社民連線達成選舉協議,參與是次選舉。透過選舉運動,我們能夠跟數以百計的基層工人選民、綜援戶、新移民和青年們接觸,在廣大群眾的層面提出社會主義綱領。

社會主義行動(Socialist Action)首次參加區議會選舉,派出鄧美晶參選深水埗的元州及蘇屋區。 社會主義行動跟社民連線達成選舉協議,參與是次選舉。透過選舉運動,我們能夠跟數以百計的基層工人選民、綜援戶、新移民和青年們接觸,在廣大群眾的層面提出社會主義綱領。

Image 2354
部分左翼人士向我們與社民連線的協議提出疑問,或質疑我們為甚麼要參選。社會主義行動跟其他左翼派別不同,我們不會迴避公開指摘或批評,反而會利用是次機會回應並解釋組織立場。

部 分人士指摘社義行動參選立場的原因,是基於社民連線的政治局限性,未能跟資本主義劃清界線。縱使社民連線沒有提出反資本主義綱領,將香港的社民連線(一個 只是成立了五年的新力量)與歐洲傳統的社會民主政黨等量齊觀是錯誤的。在希臘、西班牙、葡萄牙、愛爾蘭等,傳統歐洲社民黨成為執政黨,並進行大幅度削減工 人工資、退休金、工作與福利保障。

傳統歐洲社民黨已經完全被資本主義收編和同化,與社民連線截然不同。社民連線只是一個雛形和鬆散的組織,有切實參與群眾鬥爭,不存在僵化的官僚架構。此外,社民連線成員並無擔當任何政府公職,因此跟歐洲社民黨不同,不需要為削減公共開支和新自由主義政策負責。
以上的分別,是社會主義者審視評價社民連線至關重要的因素。如果我們在爭論是否跟歐洲社民黨組成選舉聯盟,答案將會完全不同。因為那些黨派已經 蛻變成為徹底的資產階級政黨,沒有和群眾鬥爭扯上任何關係,更是阻撓群眾運動的擋牆!然而在一些情況下,有些自稱的馬克思主義政黨(譬如英國和愛爾蘭的社 會主義工人黨(SWP))仍然會提倡投票給社民派(工黨)政客,或與他們聯盟。這絕不是工人國際委員會及社會主義行動的立場。
社義行動支持社民連線提倡的福利改革,和其帶領的社會運動(例如反對港鐵加價、普選議題、五區公投),但我們同時指出社民連線的綱領不夠徹底, 缺乏一個社會主義替代綱領。社民連線必須要領會到,國際上社會民主主義已淪為反工人的角色,並了解到在危機四伏和腐朽不堪的資本主義框架內,進行任何實質的改革並不可能。
鄧美晶出選元州及蘇屋區,選舉運動中社義行動清晰地提出,必須要跟商家富豪們與資本主義決裂,並將銀行和大財團收歸公共民主擁有。令人讚揚的是,縱然在重 要立場上截然不同,社民連線依然願意與我們合作。根據過往經驗,社民連線於組織運動期間,絕無意圖全面控制運動、排斥異見的宗派主義傾向。不幸的是, 若無法全面支配就排除異己(Rule or Ruin)正正是香港其他細小的左翼組織之取態,包括部分正在「義正嚴辭」批判社會主義行動參選的人。
選舉策略誠然只是策略,正如列寧指出,馬克思主義者捍衛政治原則時堅如磐石,運用策略時則靈活變通。社會主義行動並沒有如傳言所說「加入」社民連線,而只 是達成了選舉協議,同時我們作為馬克思主義組織,維持政治之獨立性。由於社義行動尚未成為註冊組織,此策略令本組織能夠參與是次區議會選舉。更重要的是, 社會主義行動控制選舉工程的政治內容,包括參選人的選舉宣言、傳單材料與口號。我們政治上完全自主,同時呼籲其他地區的選民投票支持社民連線,作為主 流政黨中最好的選擇,並最有效強化未來的群眾鬥爭。再者,在特定情勢下,社會主義行動未來不排除討論加入社民連線,並從內部建設該組織,但同時保持劃分區 別, 成為當中的一個社會主義組織分支,從底層說服社民連線成員意識到社會主義綱領的必要性。當然,以上不是現今的情況。
我們堅守原則而又靈活的策略,剛好跟其他自稱托派或馬克思主義的機會主義者形成對比。國際上,這些組織支持甚至加入主流的改良主義政黨或運動 (譬如委內瑞拉的查維茲),但沒有清晰的論述自己的理念,也沒能劃分自己的政治平台,更未能提醒群眾繼續停留於資本主義框架內的危機。睜開眼睛,閱讀我們的選舉材料!誰能理直氣壯指控社會主義行動犯下社會民主主義或改良主義的錯誤?
部分人士(尤其有無政府主義傾向的)質疑我們為甚麼要參加是次資產階級議會的選舉。此等混淆的意識與馬克思、列寧與托洛茨基的立場南轅北轍。我們參與民主 抗爭(如全民普選)及資產階級議會,將之作為爭取群眾支持以及暴露資本主義偽民主的平台。正當香港的宗派主義左翼組織捨棄普選權的抗爭,視之與左翼無關之 際,社會主義行動將香港及內地的民主抗爭(爭取立即實現普選、組成真正人民議會等民主訴求)連繫至推翻資本主義的必要。
選舉及民主抗爭皆連繫至內地將近發生的重大政治劇變,對於任何認真追求社會主義理想的組織來說,將之捨棄是重大錯誤。左翼的缺席意味著,資本主義政治勢力將會領導未來群眾鬥爭,就如今天埃及和突尼斯一樣,將這些運動誤導至死胡同。
例如左翼廿一去年拋棄五區公投運動,視之與左翼無關而拒絕參與,後來更責難五區公投為「失敗」(參見左翼廿一傳單, 2010年6月23日)。事實上,反政府的50萬票是一個成功的抗議,不應被冷然看待。不幸左翼廿一至今仍未理解此錯誤。今天,有左翼廿一成員批評社會主 義行動「加入」社民連線,然而左翼廿一卻有成員是右翼資產階級民主黨的候選人。更可恥的是,此候選人之姓名出現在民主黨的一張反外傭權利的傳單上!該當解 釋參選的是左翼廿一。同樣,有批評社義行動選舉策略的FM101重要成員放棄自己杯葛選舉的無政府主義原則,卻受薪社民連線參與其領導層的公開選舉工程。 基於金錢而參與完全違背自己原則的公開政治運動,不是政治賣肉又是什麼?要解釋參與選舉的,絕不是社會主義行動。
中國內地將進行一場規模更大的民主權利及反資本主義戰役,而五區公投運動的弱點正正是其未能充分連繫至支持中國內地的群眾反抗(尤其是工人)。 五區公投運動未能充分高舉在學校、工作場所以及屋苑內建立群眾組織的重要性,以及建立反資本主義及專制統治新政治力量的必要。工國委(CWI)和社義行動 (SA)沒有犯下左翼廿一的錯誤,對運動袖手旁觀,反而竭力支持社民連線的鬥爭。故此,我們有一定權利以均衡的方式,既認知五一六鬥爭的重要成就,又指出 其不足之處和社會主義替代綱領的必要。

 

Image 2355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