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為性平權鬥爭到底!

同性戀(LGBT)運動應該與工人階級運動相聯繫,並成為其中的一部分;從而揭示,推翻資本主義制度與實現社會根本改造之必要

戴眾,社會主義行動在歷史恆河之中一直存在性小眾人士,可是異性戀霸權卻打壓迫害包括同性戀和雙性戀在內的性小眾,把除異性戀以外的性取向和跨性別者說成性變態或精神病患者,為的就是服務資本主義核心家庭的理念。

那些開口閉口之乎者也的道德夫子做的卻是打壓人權的惡行。明光社之流在立場上表明反對同性性行為(特別是肛交,即男性同性性行為),反對同性婚姻,在各方面抹黑同性戀者,宣揚同性戀為後天經歷所致、可以拗直等等的假道學。甚至在行動上反對反同性戀歧視立法、反對家暴條例保障同性戀人,宣稱同性戀增加愛滋病人。而這樣的反人權團體卻受政府的教育局資助開辦人權課程,教育老師「人權知識」,遺害年青一代。實際上根據女同盟會的數字,超過39%受訪的女同性戀或雙性戀的中學生因性取向而被滋擾,明光社正正是在鼓吹針對性小眾的仇恨犯罪!

除此以外,明光社更獲影視處撥款製作淫審條例教育的宣傳。政府與明光社的合作正正是為鼓動支持政府的保守主義思想。據非正規教育研究中心執委梁偉怡指出,明光社的總幹事蔡志森的立場是支持23條立法和不支持07/08年雙普選。

而這些歧視同性戀(LGBT – Lesbian女同性戀, Gay男同性戀, Bisexual雙性戀 and Transgender跨性別者)的政治力量告訴了我們一個現實,爭取LGBT權益的鬥爭必然是政治化的,是要與這個社會的統治精英對抗。而同志運動最早在西方出現的時候亦是以反建制的激進面貌出現的,並且成功與反戰運動和黑人民權運動等激進的政治運動結合,取得了群眾的同情和支持。而同志運動亦只有在取得大多數人的支持下才有可能爭取平權。

可是西方同志運動的趨勢是受著運動內部改良主義的思潮影響,妄圖在資本主義的建制內部爭取平等權利。這卻遺憾地是不可能的,核心家庭的理念是資本主義運作的一個核心價值,透過一男一女組成家庭生兒育女的想法來束縛和限制鬥爭的意志、更大限度剝削個別性別、維持財產繼承權的穩定性和維護父權社會文化。

西方同志運動總的趨勢是越趨和資本主義制度合流,例如在瑞典的同志遊行就獲得了除基督教民主黨以外的所有資產階級政黨支持,包括其右翼;並且亦得到眾多大企業的資助。可這些政黨和企業的支持只是為了獲得LGBT選民的「粉紅選票」或刺激LGBT商品的市場。同志運動越趨商業化的結果只是性小眾所遭受的歧視沒有根本改變、但同時自我解除了政治武裝。

同性戀群體在資本主義制度下飽受極端保守主義的攻擊,甚至包括肉體攻擊,不僅在中東和非洲等一些宗教保守和專制國家,同性戀行為是明令非法行為,並遭到政府的殘酷打擊、監禁乃至肉刑。甚至在所謂的西方民主國家,如英國、美國和瑞典等,也時常傳出極右勢力和新納粹主義分子襲擊同性戀者和性平權活動人士的消息。

LGBT運動應該與工人階級運動相聯繫,並成為其中的一部分;絕大多數的同性戀者本身是普通勞動者,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他們同時作為同性戀者和工人階級遭受著資本主義社會的雙重剝削與壓迫。若果工人運動陷於低潮,那麼同志運動亦會因得不到響應而陷入被打壓的危機之中。脫離工人運動與群眾運動的LGBT運動是沒有出路的少數人遊戲。

極右翼經常調動工人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的落後意識來攻擊同性戀者,藉以轉移經濟政治危機的視線。LGBT運動必須要戳穿統治精英的謊言,讓所有工人們認清真相和他們在社會經濟上所身處的剝削位置。性小眾亦只有推翻這個刻意維持父權社會文化的資本主義制度才有可能爭得性平權的地位。

在這方面香港年輕的同志運動卻是充滿希望。香港不少同志運動參與者亦同時參與政治運動。而不少來自中國大陸的性小眾人士亦會因香港作為中國唯一一個可以舉辦同志遊行的城市,來港參與遊行。遊行權利本身首先是一個重要的基本民主權利,這也是同志運動與民主運動和政治運動相互結合的重要體現。

香港同志運動不僅僅是香港本土的事,而是聯繫到工人階級和全球範圍內對抗世界資本主義體系的社會運動與政治運動。若把注意力局限於香港,漠視中國大陸乃至世界範圍內眾多性小眾所受的壓迫和苦難亦將使香港的同志運動陷入固步自封的危機中。所以,我們必須在這裡把中港兩地的鬥爭聯合起來,並與國際上其他國家的同性戀平權運動進行交流與合作。

包括同志運動在內的每一場群眾運動、民主運動、社會運動或政治運動的壯大都會是對專制當局的威脅,都是撼動一黨專政的重要一步。我們社會主義者應該積極參與和支援一切進步的社會運動,聯合廣大勞動人民與受壓迫和歧視的族裔與群體;從而揭示,推翻資本主義制度與實現社會根本改造之必要。

Image 2363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