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珊珊事件 ─ 一面映照台灣移工惡劣處境的照妖鏡

懶河 社會主義者blog

劉珊珊事件經過
半個月多前,台灣派駐美國堪薩斯辦事處處長劉珊珊突遭美國聯邦調查局(FBI) 逮捕,罪名是違反聯邦法令「外籍勞工契約詐欺」(fraud in foreign labor contracting),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台灣官方感到極大錯愕,台美雙方的敏感關係頓時緊張起來。根據FBI對劉珊珊提起的訴狀指出,劉珊珊對其官邸 所聘雇的菲律賓籍女傭F.V.的苛刻要求包括,1)所拿到的薪資比契約上所訂定的少,實得薪資為每月美金四百至四百五十元;2)未經同意,不得離開官邸;3)每周至少工作六天,每天工作十六到十八小時;除此之外,為了讓女傭服從其無理要求,劉以在當地擁有許多執法人員的說法,要脅女傭F.V.如果不從,就會被驅逐出境,並在家裝設攝影機監視菲傭,扣押女傭F.V.的護照與簽證。女傭是在一次隨同劉珊珊外出到雜貨店採買時,在店內發現一位同是菲律賓籍的男性後向其求助,後來這位男性則協助她逃出了官邸。(註一)
起先,台灣外交部對於劉珊珊遭到FBI逮捕直指美國這樣的作法非常粗魯與不當,外交部長楊進添在事件發生後表示,台美雙方已在1980年簽署「特權、免稅暨豁免協定」,劉珊珊身為台灣的外交人員應享有豁免權,對於FBI的作法無法理解,也因此美方對「特權、免稅暨豁免協定」的認定使得台灣的主權問題受到討論。在整個劉珊珊事件的發展過程中,台灣外交部的處理焦點完全放在劉珊珊身為台灣駐美外交人員,應享有「特權、免稅暨豁免協定」中所賦予的豁免權,對於此事件的當事人之一─劉珊珊所雇用的菲傭F.V.,則是採取冷處理或是不予置評的態度與做法。身為與劉珊珊同樣國籍的台灣人,先是對自己國家的外交人員涉嫌虐傭遭到外國政府逮捕與起訴的事實感到丟臉,而後看到外交部對於事件的處理態度完全聚焦在劉珊珊應享有豁免權這點上時,更是深感荒謬。

台灣民勞現況
        台灣外交部對於劉珊珊事件的回應其實相當程度上反映了台灣政府對在其國內生活工作的移民勞工的漠視政策,而劉珊珊身為外交人員對其所雇菲傭的苛刻作為也顯現了台灣人在對待移民勞工的心態亟需教育。
根據最新官方統計,在台灣工作的移工人數已超過42萬人(註二),顯示了移民勞工在台灣產業結構中已佔有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但檢視台灣政府的移工政策與移工的實際工作情況,很明顯的這數字背後所代表的龐大移工群體並沒能受到台灣政府的重視,就像在劉珊珊事件中,遭受虐待的菲傭F.V.完全受到台灣政府的無視一樣。目前在台移工所面臨的就業環境是非常惡劣的,據勞委會官方統計,與F.V.同屬家事類工作性質的在台移工,全年無休、完全不能外出者佔全體42.41%,可例假日放假的移工僅佔5.57%,平均每日工時將近13小時(學者調查則為17-18小時),而幾乎所有移工都被扣押護照,每一個移工爭議案的受害者都曾經被威脅遣返。(註三)這樣讓人心痛的移工勞動現況不只說明了台灣政府的移工政策完全無法保障移工的基本勞動人權,更直指台灣社會面對移工的心態是將其當作「奴工」看待的,盡己所能的充分壓榨「它」,活像是對待沒有生命與情感的機器人一樣。台灣企業與社會在面向移工時,腦海裡所顯現的並非是一個生命個體,而是一個可以買賣的廉價勞動「物品」,一個便宜又好用的廉價家事「工具」。

劣質民勞市場與本國勞的就業機會
由於台灣各行業聘僱一位移民勞工所需付出的薪資成本普遍較雇用一位台灣本國勞工來的便宜,且移民勞工的勞動人權並未完全受到台灣政府的相關立法充分保障,這些對企業的「誘因」使得台灣人力資源市場對於移民勞工的需求一直居高不下,而在這劣質移工勞動市場的開放與加速擴張過程中,台灣本國勞工的就業機會也因此受到了極大的排擠。
一般來說,台灣的企業雇主如有雇用外勞的需求,依規定必須向政府提出申請,需具備的申請文件裡的其中一項為期企業聘僱國內勞工之名冊(聘僱家庭看護工者免),政府參酌其企業裡的本國勞工與移民勞工的比例做為審查參考用,表面上似乎政府為本國勞工的就業權益做了把關,但實際上這不過是一種形式上的審查,因為雇主為了能增聘移民勞工而在工作上刁難在職的本國勞工,使其自願離職,進而有了藉口聘雇對惡劣工作環境忍耐度較高的廉價移民勞工,因此原為本國勞工的職缺就漸漸為移民勞工所取代,在某種程度上造成了台灣本國勞工對移民勞工的敵視態度。

台灣本國勞面臨的勞動窘境
        但若反過來看台灣本國勞工所面臨的就業環境,會發現實際上是日益崩壞著而益趨嚴峻的:無薪假逐漸成為一種可被接受的常態以致政府將其法制化,有形與無形的責任制的身心煎熬以致層出不窮的過勞死案例,在在都顯示台灣本國勞工的處境並沒有因為移工取代了原本的低階工作而向高階工作移動,事實是,在政府採納新自由主義政策與資方勾結的結果,台灣勞工與移民勞工同樣都受到了資方變本加厲的剝削。

劉珊珊事件帶給台灣的移工與本國勞的啟示
        劉珊珊事件帶給台灣勞工的啟示並非是國家駐外人員的豁免權議題,而是對比凸顯出台灣政府面對惡劣的雇傭勞動工作環境的冷漠態度,有了這樣的自覺之後再反觀自身所處工作環境就會發現,原來受虐的菲傭F.V.和台灣的本國勞工與移民勞工們,大家都是站在同一陣線上,不分你我同樣受到來自政府、資方與雇主的多重剝削,因此,面對現階段台灣社會裡的移工生存處境,同時也是為著捍衛本國勞工的權益,必須聯合所有勞工力量,一同為移工爭取享有與本國勞工同等的勞動人權、薪資與福利,且廢除私人仲介,改由政府直接聘僱移民勞工,以及爭取移工加入工會的權利與機會,以期在集體談判時能兼顧本國勞工與移工的權益,同時也能避免被政府與資方分化而彼此鬥爭內耗勞工力量。

資料來源
註一: (中時電子報)

FBI訴狀:前幫傭被劉整成憂鬱症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11050105/112011111300094.html
註二: (勞委會職業訓練局)
統計資料>外勞業務
http://www.evta.gov.tw/content/list.asp?mfunc_id=14&func_id=57
註三: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外交部──生雞蛋沒、放雞屎有!保護嫌犯人權、踐踏移工人權,何來國家尊嚴! http://www.tiwa.org.tw/index.php?itemid=470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