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普丁是個賊!」

十萬群眾雲集莫斯科示威抗議,100座城市反對選舉舞弊

羅勃-瓊斯(Rob Jones) 工國委(CWI)獨立國協支部 莫斯科報導

如果在一個月前有人說會有十萬人在莫斯科的廣場集會大喊:「普丁是個竊賊!普丁是個竊賊!」至少大部份人都會感到不大可能會發生。不過,統治階級企圖操控剛結束的國會選舉已經引發群眾的憤怒,並開始動搖普丁政權自身。

該政權不擇手段地防止人民參與上週六的遊行。早前,在莫斯科與聖彼得堡的反舞弊示威遭受到暴力打壓。超過一千人被捕,並被囚禁15天。而被政府控制的媒體,基本上涵蓋了全國所有的電視及電台,都完全無視了這些抗議。當上週六的抗議越來越臨近時,政府採用種種手法和威脅恐嚇人民不要參加預定的抗議。如負責員警事務的部長宣稱,就他所理解的,粉碎5個人抗議和50000人 抗議的區別不過是使用的鎮暴工具的數量差別。在過去整個禮拜,媒體不斷報導著軍隊開入莫斯科城來恐嚇人民。上週五,當大家都知道參與示威的預定人數會非常 高的時候,教育部門立即宣佈所有高中學生要在翌日星期六補課,並上至晚上八時!同一天,負責國家防治流行病的醫生發佈警告稱,人們不應該參與遊行示威,以 防止流感擴散!

但這都未奏效。上月還是一少數觀眾在運動場反對普丁的事件如今已經像雪球越滾越大,演變成為群眾的反對運動。上週六,在毗鄰克裡姆林宮的博 洛特納亞廣場擠滿了示威者。人們站在圍繞廣場的街道上。由於有很多人很擁擠在一座橋上,警方甚至不得不警告人們離開這座橋,以防坍塌。連警方也承認高峰的 時期有十萬人在廣場中。這一數字可能都遠遠沒有反應事實真相。在廣場上,人們聚集在那裡達4個小時,因為人多到無法走動的地步。

全俄羅斯都有類似的抗議活動。在聖彼得堡也有上萬人示威,而在其他近百城市中也有數以千計的群眾舉行遊行。在零下15度的低溫下,西伯利亞的首府新西伯利亞城亦有4000人參與抗議。在俄國駐歐洲的各大使館外也有數百人參與抗議。

「普丁和梅德韋傑夫必須下臺!」

示 威群眾強烈反對國會選舉中的嚴重舞弊。人們大喊:「普丁是個賊!」並指其盜取選票。被禁止參選的小型政黨之支持者帶同他們的黨旗參與遊行,但卻沒有任何提 出訴求的橫額。示威的訴求是由下而上形成的。當臺上第一名講者說要重新點票,下面的群眾卻大叫:「重選!」值得留意的是,三個主要「反對黨派」都沒有活躍 參與示威,甚至對他們的選舉結果表示滿意。

有些俄國共產黨的成員參與了遊行,但他們帶同的標語竟然只寫上「共產黨支部書記委員會」!相反地,示威者大喊:「普丁下臺!」、「梅德韋傑 夫下臺!」、「朱羅夫下臺!」(朱羅夫是選舉委員會的主席)。而更受歡迎的口號是「騙子與竊賊滾蛋!」-這是人民對普丁的俄羅斯統一黨的謔稱。

俄國共產黨在官方的大選結果中排名第二,比去屆獲得雙倍的選票。但是共產黨並不是一個挑戰寡頭統治的左翼政黨。它不斷的變為右翼的民族主義政黨,而利用民粹的政綱來贏得支持。

星期六示威的參與者很多都帶來了自製的標語牌,上面通常都充滿幽默和尖刻的字眼。其中一塊寫道,根據一項民意調查顯示,146%的莫斯科市民認為選舉發生了舞弊。)在選舉當晚,在俄國一座城市的點票結果是投票率達到了146%!)另一塊標語牌寫著,我不相信統一俄羅斯黨,我相信高斯(Gauss, 是一位科學統計學家,他的統計方法應用於分析選角結果,清楚地表明選舉中發生大規模舞弊。)可能最流行的口號是「騙子和竊賊們下臺!」而這就是對普丁的黨統一俄羅斯黨的稱呼。

在星期六的臺上發言人都是代表了各個反對黨派。但是當中的二十來人中,有大約十五人都是代表新自由主義的反對黨,而他們就算在公平的選舉中加起來也得不到10%地選票。而兩名所謂「左翼」代表(其中一個更是親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正義黨)也只是籠統地提出抽象論述。

諷刺性地,身為前部長與維權人士的新自由主義者帕米費爾洛夫(Ella Pamfilova) 是唯一指控普丁為竊賊的講者,這不單是指控他盜取選票,而是不斷對工資以及對醫療和教育開支的打壓。她的言論獲得了群眾不錯的反應。當其他任何新自由主義 的國會議員發言,包括共產黨的代表,人群都會大喊:「放棄你的議席!」(指其在假選舉中贏得的議席)來掩蓋發言。這顯示出大家對所有政黨的嚴重不信任。其 中一張的標語反映了這一切-我並沒有投票給這些混蛋,我投的是其他那些混蛋!」

在 整個抗議活動中,示威者對所有的政客都表示懷疑,除了基本的民主訴求外並沒有清晰的政治流派。前總理凱西亞諾夫發言中提及的一系列不滿得以在群眾中傳播。 但主辦單位不但無恥地提倡要跟極右勢力合作,甚至邀請極右組織「俄羅斯步操團」的領導發言。他提出舉行「俄羅斯人的革命」以及「俄羅斯人的選舉」。人群對 他的發言反應冷淡,並就他的言論叫喊:「不要革命!不要革命!」而演講活動的主持者之一則再次解釋,「需要與俄羅斯人的革命」

極右勢力

那 些參與抗議活動的極右勢力成員可不是寬容者。考慮到俄羅斯反同性戀的社會環境下,一些同志運動分子無畏地帶同他們的彩虹旗與標語遊行。他們緊隨著工國委的 隊伍,因為工國委是俄羅斯唯一一個會公開的聲援同志權利的左翼組織。在遊行期間,極右的惡棍不斷的攻擊同志人士的隊伍,企圖撕毀他們的標語並奪取他們的旗 幟。工國委的成員因此跟同志積極分子們組成非正式的團隊來反抗這些攻擊。之後另一個惡棍嘗試挑釁隊伍,最後被人群成功攔截阻止。

可惜的是,這些帶著對政權充滿憤怒參與週六遊行的人群到頭來並沒有得到任何繼續發展這次運動的方案。主辦單位宣佈兩個星期後的十二月二十四 日將會有另一場(可能更大型)的示威。雖然耶誕節並不是俄羅斯的法定假日,但這離新年慶祝只有幾天了。而在那之前,該單位宣佈會有其他小型抗議-主要由各 個新自由主義政黨組織。而再一次地,主辦單位可恥地將一個在上週日於莫斯科中心舉行的極右遊行列為這次「全體運動」的一部分。「反對黨派」的領袖們冀望他 們能夠在明年三月的總統大選中(普丁已準備勝出)迫使政權妥協。但群眾卻喊叫:「一個沒有普丁的新年!」

數以十計的工國委支持者參與了莫斯科的遊行。我們的橫額及口號提出重新大選、解散現在的選舉委員會並由每區的工人及居民選舉新的選舉委員會來進行新一輪的投票。我們的標語也提出要建立一個提倡社會主義替代的工人政黨。

基本上除了工國委以外沒有任何參與遊行的政黨或團體(亦除了極右組織)派發傳單和售賣黨報。俄羅斯工國委派發了數千傳單並賣出全部的黨報。在抗議期間,我們還更新了網站以報導俄國全國各地的抗議。這些報導有數以萬計的人閱讀。

統治精英正在療傷

在這些群眾抗議之後,俄國的統治精英們正在療傷。儘管在抗議前他們百般恐嚇與威脅,在俄國員警在過往的惡劣紀錄下這次表現得異常克制。在上週六的示威中,官方公佈主要在遠東地區拘捕了大約100人, 而在莫斯科並沒有正式拘捕任何人。這政權大概想到如果實施全面的嚴厲鎮壓,將會使這次的街頭運動失控。他們現在依賴新自由主義的反對派來混淆群眾的運動。 為了希望平息就大選的民憤,總統梅德韋傑夫在十二月十一日宣佈會「調查」選舉的涉嫌舞弊。只有今後今天的變化與發展才能證明當局的圖謀是否成功。

要發展街頭示威,需要示威者當中佔多數的年輕、城市中產與在工作場所、社區和其他地方的廣泛貧窮階層及工人階級連結起來。只有組織起來的工人階級才能夠帶來真正的政治及社會變革。這是最強的潛在力量,通過群眾鬥爭的手段,例如工業行動、總罷工等來帶來變革。

要建立一個真正能夠挑戰普丁政權的群眾運動,就需要一個相對那些寡頭政黨、民族民粹主義政黨、以及親市場的(新)「自由主義」偽「反對派」 的政治替代。而工人國際委員會提出要建立一個群眾性工人政黨來為推翻寡頭資本主義,並為民主社會主義鬥爭從而結束當前的危機和改善社會中大多數人的生存狀 況。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