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我們不是暴徒——政府必須辭職

 18/12 22:05最新更新——工人遭酷刑折磨!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記者俄羅斯和哈薩克報導

以下報導是我們工人國際委員會(CWI)記者從今天從俄羅斯和哈薩克提供的最新消息。要閱讀此前Socialistworld.net發佈的所有關於哈薩克事態發展的文章,請點擊閱讀(英文報導)

您也可以看見一個由歐洲議會議員保羅-墨菲(工國委CWI愛爾蘭支部)向哈薩克石油工人致意的影片(請點擊觀看),該視頻發佈在哈薩克運動網站上。

Socialistworld.net

12月18日 22:05更新:工人被酷刑折磨!!

根據位於阿克套(Aktau)的對12月16日到17日血腥鎮鎮壓進行調查的公共委員的血事件調查報告,奧森盟格斯(OzenMunaiGaz)公司的青年工人在紮納維津(Zhenaozen)被監禁在露天的監獄中,並遭到潑灑冷水虐待。當地現在氣溫是零下17度。偵訊人員試圖用虐待獲得工人承認進行暴動的口供和用來構陷他們朋友們的證據。這些納粹式的審訊方法必須停止。請立即向貴國的哈薩克大使館抗議,並向哈薩克外交部發送抗議信,電子郵寄地址:mid@mid.kz;支持與聲援工人的郵件請發送:Otekeeva0103@mail.ru與抄送到kazakhstansolidarity@gmail.com

12月18日 21:35 格林威治標準時間更新

數千名員警、內務部軍隊和1500名海軍陸戰隊裝備現代化武器和裝甲車輛但仍然沒有成功挫敗哈薩克西部地區石油工人的抗爭。

有一批身份不明的人駕駛黑色吉普車圍繞紮納維津巡邏並射擊路人——昨天因此導致超過20人受傷。今天顯然這夥人已改用白色吉普車,並試圖搜捕工運人士。然而,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儘管當局在城內的恐怖統治,工人和他們的支持者仍設法在中央廣場舉行和平遊行,他們用寫著“和平”字眼的白色床單舉行示威。

在阿克套,局勢相對沒有那麼緊張。當地約有上千名工人在市中心舉行示威——他們的橫幅上寫著——“我們不是暴徒!”和“政府必須辭職”等標語。來自當地的報告說,工人舉著要求從紮納維津撤軍和呼籲警方“不要向人民開槍”的標語牌。許多示威是年輕人——他們沒有恐懼。儘管防暴員警裝備自動武器和催淚瓦斯,示威者仍然勇敢地遊行向警方封鎖線邁進,並高喊“納紮爾巴耶夫下臺”的口號。

來自協普提(Shepte)的一個代表團也加入了阿克套的罷工隊伍中,昨天就圍繞控制主要鐵路線發生一場苦戰,造成一名工人死亡,十三人受傷。報告表明鬥爭仍在繼續。“阿克套”的獨立工會已成立了一個公共調查委員會,以確定死亡人數,並決定組織為期3天的哀悼期和要求懲罰責任人。

記者在該地區面臨一系列困難。一組記者本來應該從莫斯科飛往當地,但他們的商業航班被取消。4名到達紮那維津的俄羅斯記者在市中心被逮捕。繆拉提-頓傑析巴耶夫(Murat- Tungishbayev)曾經到達協普提,此後他被警方逮捕,並在槍口的威脅交出他的相機。雖然圖片的效果可能遠勝於語言,但他仍然能夠清晰地描述發生了什麼。據他說,整個地區的石油生產已經停止了。

可以想見,政府仍在繼續傳播虛假資訊。昨天他們說罷工者故意破壞一個孩子生日音樂會和焚毀了新年樹。(該樹是在槍擊事件發生後燒毀的)。今 天,一些政府方面的人聲稱,其實捲入最初衝突幾乎沒有石油工人,廣場是被一些土匪團夥所佔領的。然而,在阿斯坦納由內務部組織的新聞發佈會上播放的由警方 攝影師拍攝的視頻,展示了舉行的,清楚地表明,石油工人和支持者聚集在廣場上和平示威,雖然有很輕微暴力的混戰,但通常下石油工人都會想法約束自己的支持 者。然而,3分鐘後,視頻清楚地顯示員警部隊或軍隊行軍穿過警戒線,之後當他們開槍時,就可以聽到槍聲。我們將影片發佈在這裡。


現在其他勢力正在詆毀和攻擊罷工工人。哈薩克國家官方控制的工會攻擊罷工者說,“所有的分歧都應在談判桌上解決,而不是在街道上”。而這種指責是發生在罷工8個月後,而罷工的主要訴求之一就是進行有意義的談判,但工人們遭到鎮壓和暴力威脅,他們的律師被判處6年監禁。

國際工會運動中的一些人物也加入對工人的侮辱。俄羅斯總工會的主席伯里斯-克拉夫琴科(Boris Kravchenko),同時也是梅德韋傑夫總統的顧問委員會的成員,他在抗議暴力攻擊工人的同時,又補充說,雖然他認為造成這一流血事件的責任應該由哈薩克政府領導人承擔的同時,那些政治投機者,所謂的“委員會”和“國際組織”也應共同承擔這個責任。他們利用工人的抗議活動推動自己的政治訴求,他們的挑釁行為促使了當局採用暴力措施“。

一些左翼團體的表現也不見得有更好。一個左翼組織從紮納維津打來的報導電話聲稱,石油工人是在市中心聚集以慶祝哈薩克獨立20周年。.儘管在16日之前這是事實,但是在廣場上召開的大規模會議已經譴責了20年來的獨立。其中提及“當局已經掠奪了普通民眾的自由,搶走了我們的財富為他們自己謀利,二十年來當局不停地說謊與許諾我們的美好生活,但只是繼續一次又一次地掠奪我們”。另一個左翼網站,企圖將指責從納紮爾巴耶夫身上轉向現在居住在倫敦的哈薩克寡頭阿比利亞紮夫(Ablyazov),指是他企圖挑起衝突,以作為其啟動橙色革命計畫的一部分。然而,第三個左翼網站批評石油工人“在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影響下”提出政治口號,譬如“國有化”。其實,石油工人提出的訴求完全是獨立於工國委(CWI)的影響的。毫無疑問,他們還錯誤地說提出“要求政府辭職”的口號也是錯誤的。

什麼是值得關注的呢?儘管面對他們所謂的朋友們的冷眼旁觀和拋出的污蔑誹謗,石油工人通過自己的切身經歷變得政治化。不管這一血腥衝突的最後結果如何,這完全是政府和雇主的責任。這些事件的發生標誌著遍佈全國各地的工人運動正發展進入一個新階段。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