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全球危機對亞洲的影響

馬來西亞經濟進入艱難時期

拉維亞昌德拉(Raviechandren),工國委(CWI)馬來西亞支部

由於反對黨人民聯盟(Pakatan Rakyat)2008年大選中的成功,導致執政的國民陣線政府(BN -National Front)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損失,失去了三分之二的多數。因此,它全力以赴地引進政府和經濟改革專案來恢復失地。近期,為了獲得更多的支持,它宣佈計畫廢止非常不受歡迎且嚴苛的國內安全法案(然而仍然保留很大權力以鎮壓威脅它把持權力的社會運動的)。

北非和中東的起義不僅延長了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也影響了執政了大約55年的國民陣線政府,迫使它重構自己的觀點以維持它的霸權。然而,國民陣線政府沒有擺脫使他獲得基本支持的種族政治,儘管他們已經試圖轉向民族主義措辭,比如“同一個馬來西亞”,以傳遞一個平等和多種族團結的馬來西亞的印象。這表明國民陣線(BN)政府用來為少數人(民族資本家或跨國資本)服務的自由市場經濟政策,無法解決多民族的馬來西亞“民族問題”(比如種族和宗教不平等)。而反對派也沒有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案。只有經濟能夠民主計畫,而且不帶種族與宗教偏見而滿足多數人(工人階級和青年)的需要時,這些民族問題才能得到解決。

但是,全球資本主義的貪婪成性已經激怒了美國、歐洲、中東以及其他地區的青年和工人階級,也侵蝕了馬來西亞工人和青年的經濟和社會條件。這主要是因為馬來西亞經濟依賴於出口,與國際經濟環境緊密聯繫,當發達國家遭遇經濟困難時已無處藏身。

馬來西亞資本主義遭到破壞

自從1997至1998年的亞洲金融危機以來,馬來西亞經濟再也沒有重返“四小龍”時代,當時從1988至1996年,馬來西亞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年增長率為9%至10%。1999至2010年,GDP年均增長率為大約5%,已經損害了1991年規劃的到2020年是,馬來西亞成為完全發達經濟體的“2020遠景”。這是一個“圍繞生活各方面經濟自足的工業化國家、從經濟繁榮、社會福利、世界級教育水準、政治穩定到心態平衡”的理想,但是這要求至少7%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年均成長率。

自從1997至1998的亞洲金融危機時期以來,總理馬哈蒂爾(Mahathir)時代的“四小龍經濟”由於新自由主義政策和自由放任的資本主義造成經濟和社會影響明顯可察。馬哈蒂爾本人在1998年轉而採用嚴格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包括資本控制等和使令吉(馬來西亞貨幣)匯率與美元掛鉤以拯救馬來西亞資本主義。在國際資本主義的壓力下,阿卜杜拉•巴達維(Abdullah Badawi)的新政府在2005年撤除了這些措施。全球經濟在2008年到2009年出現的“大衰退”進一步侵蝕了依賴於出口的馬來西亞經濟,馬來西亞2011和2012年經濟增長預期為4%-5%。

阿卜杜拉•巴達維,馬來西亞前任總理

當局正不斷地變化政策,以改變出口依賴型經濟。出口依賴型經濟是在1980至1990年代通過大量的工業化和私有化形成並牢固確立的。這些基於自由放任的市場資本主義的努力,遠遠不能改變經濟現狀和預期,更顯示了馬來西亞經濟在全球經濟危機下的脆弱性。

全球經濟的黯淡預期

10月7日,國民陣線政府宣佈了2012年財政預算,自從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開始連續第15年的財政赤字,包含一系列的福利政策以及一次性補助的“民生補助”,主要是針對家庭年收入低於3000令吉的低收入家庭。

同時,政府債務累計達GDP的53%,且還在增長中。財政補助只是政府為了即將到來的第十三屆大選而試圖維持和擴大選票支持的一項政策,預計大選將在明年年初舉行。然而,發展中的通貨膨脹——-追求利潤的本國和國際資本主義壟斷者製造的生活成本增加——依然是中低收入群體的主要擔心之處。

政府計畫今年和明年的GDP增長都在5-6%,財政赤字小於GDP的5%。它相信這可以通過刺激國內經濟和亞洲國家間的地區貿易以抵消歐美日本的經濟波動。然而,本地主要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及馬來西亞經濟學會(Malaysia Institute of Economic Research)都因出口下降和內需疲弱,將今明兩年的GDP增長預期降至4-5%。

現時的經濟局勢中,馬來西亞面臨區域內提供更多廉價勞力的國家的嚴峻挑戰,正努力保持自身的製造業投資中心地位。目前,製造業需求,尤其是電氣和電子製造,由於歐美日本的需求下降,還沒有恢復到2008年 前的水準。未來數年的製造業預期也非常黯淡。政府正尋求吸引環保並高科技的投資以在未來數年創造三百三十萬個工作崗位。然而,這種吸引投資的競爭非常激 烈,本地區經濟體臺灣、新加坡、印尼、泰國都加入了競爭。馬來西亞在這些產業缺乏熟練的技術勞動力更使得這一過程更趨複雜。

債務危機威脅亞洲

注入國內市場的600億令吉的一籃子刺激計畫以及對中國和印度的棕櫚油、橡膠、錫、天然氣和燃油等商品出口支持了2010年的經濟。目前,原材料商品出口約占總出口的40%。然而,近幾個月來,商品期貨價格趨於下降,緩慢增長的跡象正在亞洲蔓延,中國的九月份的出口增長是七個月中最慢的。同時,國際貨幣經濟組織也警告“歐盟財政動盪的擴大以及美國經濟復甦乏力可能嚴重波及亞洲經濟和金融。…2009年以來,來自發達國家的投資者已經取得了亞洲市場的重要地位。這些地位的突然空缺可能導致市場信心丟失,並從債券市場和股市蔓延至資金和其他市場領域。”這可能是造成八月和九月增強的對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的擔心,因而上月起國際短期資金回流造成令吉走弱的原因。

最近,當印尼和新加坡降低利率促進減緩的經濟時,菲律賓政府宣佈了一項刺激計畫。這表明,如果全球經濟持續波動,亞洲國家間的區域內貿易可能受到影響。這意味著,如果中國和印度經濟發展因歐美的需求惡化而明顯放緩,那麼馬來西亞經濟會被更深的影響。

向國內市場注入資金

40%的政府收入依然來自油氣,這意味著,如果油價每桶下降10美元,將會減少20億令吉。如果全球經濟發展更加緩慢,油價也將下降,這將造成政府收入減少。另外,因為即將到來的大選,削減補貼和引入消費稅的措施被推遲了。

第二季度CPI(物價指數)從第一季度上升2.8%變為上升了3.3%。工人階級和窮人,將超過40%的收入用於食品消費,已經感受到匱乏。失業率超過3%,大學畢業生的失業是最嚴重的。如果低下國外的直接投資提供不了充分滿足2011新畢業生的崗位數量,這種情況將會惡化。

房地產價格年增5-10%,特別是在城市地區,比如巴生河流域,超出了打算擁有房屋的工人階級或中產階級背景的首次置業者的支付能力。由於失控的房地產投機,馬來西亞的房地產泡沫不斷增長。如果泡沫破裂,將對經濟有重大影響,去年房地產部門貢獻了8%的GDP增長。

政府計畫了很多建設項目,從大規模捷運系統到大量基礎設施專案,以刺激國內經濟。這個部門的經濟預計將會貢獻7%的GDP增長。“新經濟模式”,旨在推動馬來西亞在2020年成為高收入國家,“第十個馬來西亞計畫”“經濟轉型專案”“政府轉型專案”,都被計畫用於刺激國內市場和吸引投資。但這些都沒能改變對馬來西亞經濟預期,在全球經濟的外部變化中依然脆弱。馬來西亞在2011世界競爭力排名中下降了6位,從第10下降到第16名。

社會潛在(問題)

貧富差距增大了,包括馬來人口中也是如此。這表明了,新經濟政策以及隨後的政策,只是增加了馬來人中的中產階級數量,以及擴大了馬來資本家 在經濟中的份額。這表明,馬來人贊成的政策被統治階級只用於擴大資本家的財富蛋糕。在不同的歷史背景下,也有一個相似的歷史經歷,南非在種族隔離主義政權 結束,非國大取得政權後,受到黑人歡迎的政策,造就了親資本的黑人精英,然而大部分黑人依舊被邊緣化。

然而,隨著價格上升和生活水準下降,不滿在各種族中增長,包括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根據第十個馬來西亞計畫報告,收入最低的馬來西亞家庭月收入依然為1000至2000令吉,多數情況下,全部家庭成員依靠單人收入。將近70%的雇員公積金繳納者,超過四百四十萬人,收入少於2500令吉。2010年家庭月支出位2190令吉,相比2005年增長了12%。

家庭債務也從2005年的3610.29億令吉(GDP的69.1%)增長為2009年的5165.59億令吉(GDP的76.6%)。儘管與其他國家相比這依然較低,但是如果通脹持續,這有可能增長。因為在通脹壓力下,無法從合法金融機構取得信貸時,很多工人階級和窮人被迫求告非法放貸的高利貸者而陷入陷阱中。

目前為止,政府尚能通過拿出占財政預算10-15%的生活補貼以應對生活水準下降,從而將人民的不滿控制在一定程度內。然而,如果經濟更加低迷並且政府面臨削減財政赤字壓力,政府將被迫減少或停止某些補貼。這一行為無疑將影響工人和窮人的生活條件以及某些受益於補貼的中產階級。

民主社會主義的選擇

反對黨人民聯盟(Pakatan Rakyat)的經濟綱領並不能提供什麼選擇。正如一名反對派政治人物安瓦爾•依布拉欣(Anwar Ibrahim),在《華爾街日報》的一份近期報導中陳述的,他僅能建議“關注消除腐敗與浪費以使得國家更加有效率,教育馬來西亞人民未來怎樣以便他們有所準備。”這表明,人民聯盟的黨派綱領僅僅是採用任何手段以挫敗國民陣線政府,而無法提供什麼真實選擇以改善工人階級,窮人和青年的社會和經濟條件;而如果經濟惡化,最先遭受影響的就是他們。

馬來西亞經濟正進入歷史上最為艱難的時期之一,如果中國經濟明顯放緩,加上歐美經濟危機持續相當長的時間,馬來西亞經濟還會進一步地明顯惡化。近期,社會訴求只是因為補貼、相對較低的通脹和失業以及4-5%的GDP增長率才得以維持。但是經濟的進一步放緩將增加工人階級和青年的負擔,這將激怒他們提出反對政府的政策。他們已經在2008年大選中表明瞭這種憤怒,而這將在下次選舉中重演。

馬來西亞的工人和青年正關注著中東、歐洲和美國正在發生的經濟和政治矛盾。他們看見那些國家的青年和工人階級開始尋求解決資本主義危機的替代選擇。如果(馬來西亞)經濟被全球危機進一步影響,相似的情景將在馬來西亞出現。正如世界各地的工國委(CWI)組織一樣,工國委(CWI)馬來西亞支部致力於提出社會主義的選擇——即以國有化銀行和工業,以及全社會參與的民主的計劃經濟作為替代持續混亂的資本主義的選擇。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