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國際婦女節

3月8日——女性工人抗爭和勝利的紀念日

克蕾爾-多萊,工人國際委員會(CWI)

一個多世紀以來,3月8日一直是為了紀念和慶祝工人階級和革命女性為爭取更好的待遇和社會主義社會而進行鬥爭的日子。它源於19世紀美國女性為同工同酬和體面的工作條件而進行的鬥爭。

1857年3月8日,紐約市的紡織工人舉行遊行和示威,要求提高工作條件、十小時工作制和女工的平等權利。他們的隊伍被警察暴力沖散。51年之後,1908年3月8日,她們紐約縫紉工會的姐妹再次遊行,紀念1857年的遊行,要求選舉權,結束血汗工廠和停止雇傭童工。警察同樣來到現場。

1910年在第二國際中社會主義女性舉行的一次會議上,採納了德國革命鬥士克拉拉•蔡特金(Klara Zetkin)的設立國際婦女節的建議。而俄國工人在(革命前使用的儒略曆的)2月份最後一個星期天執行了這項決議。

1917年這天,彼得格勒的女工事實上發起了一場革命。抗議物價上漲和食品短缺,她們沖進城市中心,呼籲所有的工人加入他們。根據在世界其他地方採用的西曆(格裡高利曆)這一天正好是3月8日。

「不要饑餓!」「不要戰爭!」。饑餓奪走了成千上萬的兒童以及年老的男女、病重的人和極端貧困的人的生命。第一次世界大戰在前線奪去了數百萬農村勞工和工人的生命。1917年的「二月革命」打破了沙皇主義對整個俄羅斯帝國的束縛,是那一年勝利的十月革命的前奏。

在資本主義之下的得與失
幾乎整整一百年之後,這個我們被告知「不可替代的」制度——資本主義——正處於其歷史上最嚴重的危機中。在二十世紀的一段時間裡,在歐洲國家和美國,在強大的工人鬥爭的壓力之下,資本主義被迫提供醫療、教育保障和托兒所服務。在經濟快速發展的時期,家庭使用的節約勞動力的設備變得對普通人而言也負擔得起。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的大多數女性不停地工作。數百萬甚至在發達國家的女性從這些改善中也獲益不多。

在歐洲和美國以及一些其他國家,一部分勞動婦女能夠要求平等工資、平等機會和靈活的工作時間。在20世紀,對婦女的沙文主義態度和性別歧視性的廣告同樣挑戰著這些成果。在資本主義世界,「男性主導」是這個制度的組成部分——如過去時代的遺產——而且是分裂群眾和超額剝削工人階級的手段。然而其最惡劣的表達能夠通過抗議所對抗,並聯合起來的工人階級挑戰老闆們和他們的整個制度的運動聯繫起來。

遭到危機最沉重的打擊
今天,世界資本主義危機的形勢下,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女性取得的成果正被攻擊,必須要捍衛曾經贏得的同工同酬的權利。如果工會領導人們不發起一場鬥爭,這一項或其他基本權利就會面臨攻擊。把家庭暴力定為犯罪和採取措施把婦女從她們的暴力伴侶的手中拯救出來這項成果已經被剝奪。

在危機的第一個階段,男性工人可能是首先失去工作,而收入較低的女性工人得以維持工作。但是,隨著危機的加深和公共部門工作的削減,女性受到最嚴重的打擊——失去了她們的有薪工作,面臨福利和社會服務的削減。因而在整個歐洲和其他地方,她們站在罷工和總罷工的第一線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現在婦女仍然是家务的主要管理者。她們承擔大多數購物、烹調、清潔和對其他家庭成員的照料。在經濟危機中,這些意味著對緊縮預算噩夢的擔憂——收入下降和物價上漲。當公共服務被削減,意味著需要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來照顧小孩以及生病的和年老的家人。大量年輕人失業也是主要的擔憂。教育機會減少,教育福利的削減會取消,意味著青年要依靠他們的家庭。工人階級家庭的負擔變得無法承受,父母也會時常擔心失業的青年人會依靠他們或者可能會酗酒、吸毒和小偷小摸。

在危機打擊歐洲的過程中,成千上萬的家庭由於被從家中驅逐、青年人的海外移民、自殺和沒有能力照顧小孩和弱者而破碎。在希臘,沒有能力照顧她們孩子的絕望的婦女把自己的孩子交給國家以期望國家能照顧她們的孩子。

因而毫不奇怪的是在希臘的抗議中,女性是那些積極大聲疾呼的人。她們不希望看到時光倒流到數十年之前,被局限於照料家庭,被貧困、饑餓和一個新的軍事獨裁政權所折磨。她們除了未來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拒絕債務;拒絕歐盟!」的社會主義的綱領得到了支持。革命改變和自我組織以推翻資本家和銀行家,根據需要而不是貪婪去計畫社會的概念——能夠吸引各種女性——青年和老人。在資本主義制度之下的替代方案是一場統治者的噩夢。

婦女從戰爭、內戰、饑荒、天災、土地掠奪和環境破壞中承受最多的痛苦。她們也從反動宗教行為如強迫婚姻和生殖器切割中也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但同樣也是女性,由於資本主義沒有能力為所有人的利益而發展經濟,而只是服務於一小撮富人的利益,而遭受了痛苦。

即使在所謂的發達國家,更長的工作時間對家庭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困難,特別是對女性。在不發達的經濟體中,女性在農田中進行所有繁瑣的工作。在農村,她們同樣是把生活用水從數里遠的地方運回家的人。她們和童工一起在工廠和煤礦中受到最大剝削和最惡劣對待的工人。

正如國際護理組織(Care International)在他們的網站上指出:世界最貧窮的10億人中70%是女人和女孩,三分之二的文盲是女性,在一些國家中婦女在成年之前死亡的可能性比她們受教育的可能性更大。在一個所有國家都變得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世界中,把女性工人爭取到社會主義鬥爭和革命的旗幟下的鬥爭變得日益緊迫。

印度和中國
在諸如印度和中國這樣的國家中,大多數婦女和她們的孩子生活在絕對的貧困中。一個特定的社會階層(在這兩個國家中大約分別有3億人)從絕對的貧困中成長進入中產階級下層。由於受到經濟危機打擊,她們開始被強迫回到貧窮和無家可歸的困境中。一些人已經開始對住房和環境問題進行反擊。

從極端貧困的農村進入大工廠的(青年男性和女性)工人開始和加諸於他們身上的超長的工作時間和奴隸勞工條件作鬥爭。例如在印度的鈴木-风神汽车的青年工人,組織了他們自己的工會,進行罷工並贏得更高工資和更好的條件。這使的他們能夠有更多的機會來給他們的家人提供食品、衣物和住房,並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

在中國工廠進行繁重勞動的青年女性,有時每天要工作12小時。最近她們捲入了幾場重要的罷工中。在富士康(雇傭一百萬人,大多數在中國是女性)自殺似乎成為了唯一出路。然而去年的罷工,至少贏得了臨時的改善。集體自殺的威脅上了新聞頭條,但是群眾鬥爭的概念蓄勢待發。革命情緒的高漲植根於中國當前的形勢,許多女性將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引導鬥爭走向部分和完全的勝利。

中國民眾對當局嚴格的獨生子女政策的反感同樣不斷增加。其導致了巨大的情感和生理痛苦,特別是對女性。一些能負擔起花費的人前往香港的醫院生孩子,以規避這一政策。但是她們不僅面臨著回家後受到懲罰的可能性,而且同樣面臨種族主義者嘗試煽動香港人對中國大陸人的敵意的威脅。工國委(CWI)在香港的支持者堅決為婦女權力而鬥爭,同時堅決反對任何種族主義的言論。

女性權利
女性必須有機會自由決定:是否要孩子,何時要孩子和要幾個孩子。無論是要孩子還是不要孩子,作為十月懷胎者,女性承受著巨大的情感和物質壓力。社會主義者相信如果女性不想繼續懷孕,那麼他們應該能自己選擇安全終止妊娠。遍佈全球的工國委( CWI)成員都積極反對宗教偏執狂和其他反動力量,而支持女性根據需要進行安全、早期和免費流產。這必須被視為一種權利,而不是什麼虛偽的所謂「愛護生命者」宣稱的「殺嬰」!在愛爾蘭議會中,社會主義党的女議員克蕾爾-達利也發言支持墮胎的權利。

隨著經濟危機的加深,女性單獨或與伴侶一起,會發現越來越難保證子女衣食溫飽。如果他們需要或想要限制他們(或要不要孩子),他們不應該因宗教、國家政策或經濟條件限制而採取避孕和墮胎來決定他們是否要孩子和多少孩子。女性也應該能夠享受性關係,而不必擔心意外懷孕。另一方面,他們也應該能得到國家的全力幫助,而不必擔心撫養孩子的問題。

社會主義者需要靈敏地組織運動反對強迫婚姻、強姦和女性割禮。宗教對許多人而言是重要的;只要不侵犯他人的基本權利,他們都應該有信仰的自由。這包括戴頭巾和甚至穿宗教長袍。這項女性的權利既不應被剝奪也不應被強迫。

革命
在過去的一年中,革命已經提上議事日程。縱觀歷史,無論是法國1789大革命、1917年俄國革命,亦或突尼斯或開羅街頭革命,都是始於麵包這樣的基本訴求,但最終趕走了國王、凱撒和專制獨裁者。

在北非和中東的革命中,無論是在街頭的戰鬥,還是在贏得勝利的罷工,婦女起到了重要作用。尤其是年輕女性表現出了堅定的決心,要贏得了一個與比獨裁者和反動宗教原教旨主義設定的社會截然不同的社會。

但在突尼斯和埃及這樣的國家,革命的任務仍然征途漫漫有待完成,甚至在革命的中心解放廣場上女性都會遭到野蠻襲擊就說明了這一點。女性們在抗議中組織了一系列重要的示威。在突尼斯,極端的薩拉菲斯特教派的成員攻擊相對「解放的」女性,因為這些在大學工作的女性不戴頭巾。

英國電視上最近的一份報告表明,在埃及革命一年後,90%的家長仍然讓他們的女兒接受陰道切割(割禮)手術——剝奪她們在生活中體驗性滿足的可能性。為了爭取平等權利,鬥爭的道路仍然還很漫長!

只要資本主義仍然存在,對女性的剝削和壓迫仍將繼續下去。其中最壞的一個現象就是可怕的販運人口,主要是販賣女性和女童強迫她們賣淫。在現今社會,要反對一切形式的剝削和壓迫,反對性別、國籍、信仰和性取向歧視,就必須全力支持有組織的工人運動。

無論是在改良中,還是在革命中,女性都必須留在所有的鬥爭中脫穎而出。 工國委(CWI)將竭盡所能以確保這種情況發生。(製作)關於影響到女性的各種問題的書籍、手冊和傳單將帶來巨大的幫助。關於特定議題的會議和示威——諸如關閉托兒所、產科和兒童遊樂場等—— 可以吸引女性加入到社會主義鬥爭中。而她們已經在青年就業、教師、公務員和衛生工作者反對削減支持和緊縮開支的鬥爭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斯里蘭卡,在自由貿易區工作的女性都參加了反對拉賈派克薩專政當局的養老金制度改革的罷工行動,並且贏得了的鬥爭!在巴基斯坦,一個重要的護士罷工取得了勝利。去年,在信德省的工國委(CWI)的婦女組織用「進步女性衛生工作者協會」的旗幟組織了一場令人印象深刻而熱鬧的遊行。在哈薩克斯坦,女性在反對強征強拆房屋的鬥爭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在美國和其他地方,「佔領」運動已經表現出女性的極大憤怒,反對資本主義制度下銀行家和腐敗特權主宰社會的1%。在西班牙文中「indignad@s」拼寫方式用陰性的「a」以取代陽性的「o」作為結尾——就是表明了運動深刻認識到女性與男性需要得到平等對待的重要性。

在2012年的國際婦女節上,工國委(CWI)向所有勇敢的社會主義女性先鋒致敬。在正在到來的新的革命高漲期內,工國委(CWI)內將通過招募充滿無所畏懼的女戰士。

列寧和托洛茨基領導下的布爾什維克黨人獲取權力後,就立即為女性打開了「新生活」的大門,這正如當時一幅著名的宣傳海報描繪的一樣。在實現國有化經濟的基礎上,由工人選舉產生的代表負責運作經濟,而革命繼續擴展到更為「先進的」經濟體中,能促使工業發展更加迅速,從而可以迅速實現消滅所有家庭生活和工作中苦差事的夢想。
但是史達林的崛起,粉碎了真正的社會主義國際主義的可能性,緊閉了(新生活)的大門。在專制獨裁者的長筒皮靴下,女性的生活變得越來越困難——因為他們被迫再次忍受雙重負擔,在工廠的長時間工作,托兒所、洗衣店、餐廳和娛樂設施的嚴重供應不足。

在當今世界的新革命面對的是完全不同的背景。正如去年所表現的那樣,革命會從一個國家迅速蔓延到另一個國家。今天通過群眾鬥爭建立的工人政府將會在更高層次的技術和科學的基礎上改組和發展社會。

為21世紀社會主義革命進行鬥爭的工人們——不分男人和女人——都將頑強地防止舊統治者掌握權力 。他們將竭盡全力防止任何像史達林這樣的人物或特權集團出現來竊取他們的革命。在國有化和工人控制和管理的基礎上,如此美妙的景觀將會為開闢未來社會而出現——在滿足(人們的)需求和願望的基礎上,而不是在貪婪和剝削的基礎上,沒有人會接受時光倒流,重走回頭路。

我們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絕對不會停步不前,直到社會主義全世界範圍內實現。這樣的社會可以通過全民所有和民主的規劃與控制而實現,將最終實現和諧共存,每個人的天賦和星球上的每一種自然資源都會得到充分利用以滿足社會中所有人的最大利益。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