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勞外勞薪資脫鉤-資產階級的分化手段

工人階級沒有被分化的本錢

石若 社會主義者blog

近日,外籍勞工和基本工資又成為了話題。國民黨立委羅淑蕾、丁守中等人提案修訂勞基法,要將勞基法的適用對象限制在「中華民國國民」,不但使外籍勞工聘用脫離基本工資的保護,更一舉剝奪所有外勞的現行法定權利。如此暴力作法一旦通過,他日即使宣布外國人不適用民法或者外國人不具人格也毫不希奇。國民黨立委視外勞如家奴的心態至此一覽無遺,而永遠和資本家站逗陣的勞委會主委在立法院對此議題發表意見時,所持的理由是違反國際公約以及-聽好了-長期看來對資方不利!王如玄女士擔任資委會主委已久,一向盡忠職守為資產階級服務,在這次的基本工資議題上也真可說是毫不動搖!

直接修改勞基法以解除外籍勞工工資限制的作法,礙於國際公約的限制確實難以實行(否則他們可是樂意的很),國民黨立委的提案可以看做試水溫的舉動,而其真正的目標恐怕是今年即將開辦的「自由貿易示範區」-即行政院長陳冲在立法院提出的虛擬境外專區。(雖然「自由貿易示範區」又是一個無恥的新自由主義政策,但為了避免模糊焦點,我們在這篇文章暫且不談)而即使「只是」在自由貿易港區施行脫鉤,對台灣與外國工人的團結都是絕對不利的。

為了替這項打擊分化工人政策抬轎,國民黨的宣傳機器在各種媒體開始進攻。打開電視,各種不同的談話性節目不停放送各種似是而非的分化論調-「台灣人不該打腫臉充胖子」、「我們該多保護本國勞工而非外國勞工」、「脫鉤才能吸引外資,降低失業」…這批人嘴裡竟然會說出「保護勞工」這四個字,可以說是有力的反駁了「狗嘴吐不出象牙」這句成語。當然,這些穿西裝打領帶的學者、名嘴、專家雖然笑臉迎人,言必稱「勞工朋友」,事實上他們絕對不是勞工的朋友,這不過是他們為了推動分化政策所演的一齣戲。他們宣傳的「保護台灣勞工」,雖然毫無邏輯,但龐大的宣傳機器照三餐放送,我們也許有必要對這些毫無邏輯的鬼話做出一些反擊。

脫鉤才是照顧本國勞工?

任何一個工作過的人都能理解,如果今天你同事A的薪水被雇主砍半,你肯定沒辦法繼續安穩的工作。為什麼?老闆會讓你做同一份工作,卻拿別人(同事A)兩倍的薪水嗎?不會的,一但你的老闆發現有人居然可以拿半份薪水做一個人的工作,他會想盡辦法聘用這樣的工人-或者強迫現有的工人接受這樣的條件。一旦外籍勞工不受基本工資的限制,台灣勞工和外籍勞工將共同面對分化的苦果──更低的薪水、更惡劣的勞動環境以及更長的工時。這種基本判斷不需要經濟學博士學位,任何人都能辦到,笑裡藏刀的學者、專家、部長們不是不懂,只是他們的利益跟資產階級完全一致。

脫鉤帶來經濟成長,嘉惠本國勞工?

台灣最近十年來的經濟發展經驗早就已經證明,經濟成長的果實都被資產階級「整碗捧去」。2010年以來,政府學者專家們不斷嚷著經濟復甦、台灣充滿競爭力,一般工人階級的薪水卻毫無起色(如果把物價上漲納入考量,實際上薪水還變低了),薪資佔國民生產毛額的比例更是長期下降。不管GDP成長率是多少,這個數字對工人階級來說幾乎沒有任何正面意義-賺錢沒我的份,賠錢叫我共體時艱。在歷史上,透過打壓外國工人,以超額利潤收買本國工人的例子所在多有。二戰後,歐美帝國主義向外殘忍壓榨以維持本國工人的高生活水準,並且降低本國工人的戰鬥性。而現在,歐美工人也正在面臨「遲來的災難」-產業大量外移到勞動條件惡劣的國家、工作機會兩極化、失去超額利潤的補貼,生活水準大幅下降。

所有這些都指出一件事-工人階級沒有被分化的本錢。今天我們坐視資產階級的屠刀落在越南工人、泰國工人的頭上,明天我們就得為自己的冷眼旁觀付出代價。一百多年前,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當中說: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這句話並不只是一句煽動的政治口號,更是工人階級的生活和處境中必然產生的結論。在這個資本自由流動的年代,全世界工人階級比過去更像是一個整體,台灣工人不僅得和境內的越南工人、泰國工人同甘苦,還得和韓國工人、中國工人乃至全世界工人共患難。一但台灣政府對工人的攻擊得手,受害的是全體工人階級,台灣工人當然不可能幸免於難。

作為社會主義者,我們當然不像自由派喊出各種冠冕堂皇的人權口號。工人階級不分國界,本來就是一體的。面對資產階級各種意圖分化的話術,我們不能跟著用不著邊際的人權概念來混淆工人階級的視聽,提出階級分析才是社會主義者該走的路。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