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打倒家戶稅

這也將開啟一場鬥爭,一場對抗緊縮政策和紓困方案的鬥爭,從而將民眾需要置於少數人的利益之前

凱文‧麥可勞夫林( Kevin McLoughlin) 社會主義黨(工國委(CWI)愛爾蘭支部)

我們正在進行一場捍衛全國人民心靈及精神的戰鬥。絕大多數人都反對家戶稅和用化糞池詐財,這是再清楚也不過了。面對政府試圖強迫人民登記並付費,我們能擊倒來自他們的威脅和恫嚇嗎?這項運動能戰勝恐懼、給予人民信心來抵抗下去並反擊嗎?

繼續推動群眾的反登記及反納稅運動

在確保將登記人數減至最低方面,這項運動及所有涉及的人士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群眾的力量和口耳相傳比起政府的宣傳、脅迫以及媒體的力量要大上許多。

如果群眾清楚地知道,這項稅制會導致每戶每年要繳交1000歐元以上的稅額,並且會激勵政府實施近一步撙節措施的話;他們就會團結起來進行抵抗。

實施緊縮政策或是將債券持有人和投機者的利潤淩駕於一般民眾的需要之上,並不會帶來經濟復甦。最新的數據顯示,由於政府的緊縮政策,本國經濟正式步回衰退。

我們必須抵抗

我們必須要起身對抗這種經濟瘋狂,而這場家戶稅運動就是抵抗的最佳機會,因為人民有說不的力量,對此我們也已經建立了廣泛的反對勢力。

建制派政黨多半會嘗試淡化這項運動的重要程度,但就連《紐約時報》都承認其重要性。《紐約時報》在四天前刊載了一篇文章,標題是:「反稅運動茁壯愛爾蘭克儉風氣衰退」。多年前養老金領取人反抗時,當時成批的工會運動獲得大篇幅報導,之後很少有相關報導了。這項運動代表了來自底層的新興的抗爭。

若是多數或是相當大比例的家庭拒絕登記,就會對這項稅製造成沉重打擊,我們必須在接下來的日子中竭盡所能,為所當為。但這項鬥爭會在接下來的數個月和明年繼續發展。

群眾的反登記行動需要被轉化為施加於工黨和統一黨的強大政治壓力。我們必須要求撤銷該稅,並且向他們表明,若是他們試圖使用法律和法院來對抗拒絕納稅者的話,他們將會遭遇激烈反抗。

絕不能讓他們藏身於那些無稽之談之後,指責人民違法,事實上是政府強加於人民這項不公平的稅制和進行立法。

馬洪法庭已經正式確認建制派政黨涉及貪汙及其所引起的不當牟利和經濟崩潰,這項事實應被用以強化施於統一黨和工黨的壓力,由普羅勞工來償還非由其創造的危機導致的損失,這無法讓人接受。

抵抗與阻撓 ─ 公民抗命
建制政黨用以創造這個新稅制基礎的每一項措施都應該被挑戰和阻擋。這當中也包含了他們企圖得到那些在如愛爾蘭半國營的電力公司(ESB)之類地方工作的人的資料這種行為。而這場運動應該討論的是,這些人如何以為徵收新的水稅而更新基礎設施,當中還包括計表,另外也該處理新房地產稅的問題。

不過,這場運動也得特別為打官司做些準備。有些人可能會認為,只要群眾反登記/納稅成了既定事實,他們就沒辦法把百姓送上法庭。基本上對政府而言,最緊要的目標是每年從百姓身上多擠出15到20億歐元。這樣做是因為他們也承受來自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的強大壓力。

事實上,如果群眾反登記/納稅真的成功,如果政府不試著攻擊或制裁人民,他們就會發現要成功實施新的水務稅和房地產稅根本是不可能的。也因此我們得準備打官司,這波攻擊則很有可能出現在秋季。

人頭稅曾在英國被挫敗,也讓柴契爾因此下臺,這是奠基在1800萬人的嚴正拒絕之上,也因為數千人積極抗議和不畏法院判決。在未來幾個月內,我們也需要建立像這樣的運動。

指出他們沒法將每個人都送進法院這點是正確的,但是大概會是有些人被送進去,這數字可能還為數不少。這場運動應該試著盡可能利用法律捍衛人民利益,而如果發現任何技術上或法律漏洞,那就千萬不能放過,要最大程度地利用。

但是沒辦法用法律手段擊敗家戶稅。這項法律本身就有偏見,而且大致上有利於建制政黨強施政策。如果他們拿到必要的資訊,法院就會想法判決不服從的人民有罪,不過這不是決定性的問題。

這項運動的基礎和其所需要使用的策略可以歸納如下:

1) 絕不納稅:群眾反納稅運動一定要繼續下去。只有聯合抵制是對抗這項稅制的唯一途徑。嘴上抗議但手頭掏錢是毫無意義的,一旦讓政府拿到錢,就是讓他們得逞了。

2) 公民抗命:就算有法院不利拒納稅者的裁決,也要堅持推動群眾反納稅運動。輕易向法律和法院低頭就意味著家戶稅和其他撙節措施會被實施。這也是為什麼這項運動必須是有組織的公民抗命運動,就像人頭稅那次那樣。

3) 群眾運動:師出不可無名,運動的力量在於其理由的正當性和策略的精確性,更關鍵的是,普羅勞工階層民眾越是積極地組織和營造運動,其力量就越強。

4) 真正的民主:鼓勵所有想要為此議題奮鬥、對抗緊縮和支持群眾反納稅及公民不服從策略的人,都應該要全力地參與。這場運動一定要是完全的民主,並且由普羅倡議者們主事。

這些是經過眾人同意的抗爭基礎,是在2010年2月13日星期六那天,在一場針對徵收水稅計畫的會議/論壇中所建立的。這次論壇是由社會主義黨透過當時代表都柏林選區的歐洲議會議員喬-希金斯(Joe Higgins)所發起的。

那次的抗爭演變成了反家戶稅及水稅運動(Campaign Against Household and Water Taxes, CAHWT),主要的抗爭活動是在去年秋天發起,準備對付預備在今年1月1日生效的家戶稅。

今年反家戶稅及水稅運動(CAHWT)已經造就了巨大的影響。數以千計的人民參加了全國上下數百場公眾集會。那九名站出來大力反對登記和納稅的國會議員產生 了非常重要的影響。與各地的地區活動相結合,這場抗爭給予了人民信心,讓他們知道挫敗這項稅收政策是可能的。2月18日是全國行動日,而在25日的時候全國舉行了40場大型抗議。

社會主義黨強調,那些害怕不登記會造成的法律後果的人應該從聖派翠克節當天的反登記運動開始成為抗爭的一份子,如果我們成功了,再決定成為堅定的拒納稅者,團結一致,我們就可以撐過政府的底限。目前看來我們應該能撐到3月31日,然後就會進入下一階段。

鎖定政黨和政客

四月的時候,抗爭群眾該要考慮我們要如何才能真正強化對政府的政治壓力。我們將首先在31日當天於都柏林舉行針對愛爾蘭統一黨年度會議的遊行示威,然後在4月14日移駕到在戈爾韋(愛爾蘭中西部城市)舉行的工黨年會。
國會議員之流會應邀至部分地方上舉辦的公眾集會,解釋他們在徵稅和議會問責上的立場,這些集會必須被完善地組織起來,而且有可能會吸引到相當多的人潮。這些集會也有可能導致當地群眾前往議員辦公室遊說和組織糾察線施壓。

我們鼓勵民眾在窗戶上張貼遊行海報或是自製海報或貼紙,傳達撤銷此稅的全民要求。

奪回勞動節

社會主義黨認為此次運動應該要在勞動節前後動員大規模示威抗議家戶稅和緊縮政策。在某些適合的區域,可以與同樣反對緊縮措施的工會組織聯手組織示威。在其他區域可以採取主動,邀請大家攜帶他們的橫幅和標語牌,特別是勞工和工會成員。

對這場運動而言在工會內部建立基礎是至關重要的,而運動本身也應該在抗爭政府緊縮政策協議上採取主動。

在各地吸收成員並建立活動基地

群眾應攜手投入這項運動並繳交5歐元的費用,但更應該要鼓勵他們成為積極份子。

應該要有定期的地方集會,要公開宣傳而且對所有人完全開放。必須要有數千名人員發送傳單,這樣必要時才能有系統地將資訊送達每一處。也需要組織募款和社會活動,這場鬥爭是會花上不少錢的。

這些都是只有當人民投身於運動中才會發生,這會成為運動的標誌,也會成為所有組織者的標誌,他們會嘗試激勵群眾積極主動、並盡可能將他們自己組織起來。

地方、縣郡、區域和國家層級的民主結構

當運動還處於形成的相對早期階段時,結構不應僵化而應是過渡狀態,並對參與的活動倡議者帶來的改變保持開放的姿態。

有幾個左翼黨派和團體在發起運動上扮演了重要角色,當中包括社會主義黨和一些著名的政治人物。這完全是正確而適當的。這件事是個政治議題,而任何積極參與運動的人都應有權在運動中適當地提出他們的建議和想法。

然而,在運動中不該有任何人或任何團體坐擁當然的影響力或是地位,無論是在地方或是全國層級。任何地位都應該以辛勤工作、奉獻和組織的能力來換取。

如果未來這場運動能夠成長和發展,這是因為普羅勞工階級人民參與了公眾集會和抗議,他們應該要成為地方、鄉郡、區域和全國結構的大多數。

有人提案在5月舉辦本次運動的全國會議。那些現在在運動中握有影響力地位的人,有責任確保會議組織的方式會被設計為讓一般活動者在運動中也能具有決定性的發言權。

這場運動的重點是挺身對抗家戶稅和緊縮政策。有些人擔心這場運動會否遭到濫用。如果它是建立在個人或團體的不當操作、或是其嘗試藉由這場運動獲取不當利益的話,那是不可被接受的。

社會主義黨與反家戶稅及水稅運動

目前為止已經取得了驚人成果。正如先前所說,有許多、許多的個人倡議者和團體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應該向他們的努力致以敬意。

其中我們認為社會主義黨,其公眾代表和成員則在啟動運動方面;也在提供倡議策略上和全國性的運動宣傳上貢獻良多。

我們會在這個議題上堅持到底,就像我們在1990年代政府強索水費時、和2000年代政府徵收垃圾桶稅時所做的那樣,我們也願意與任何有志一同工作的人合作。這也將開啟一場鬥爭,一場對抗緊縮政策和紓困方案的鬥爭,從而將民眾需要置於少數人的利益之前。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