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五一勞動節,與八小時工作日

沒有鬥爭就沒有改變!

石若 社會主義者blog

1886年,美加產職業工會聯合會(Federation of Organized Trades and Labor Unions)為了訴求八小時工作制以及改善勞動條件,在五月一日號召全國總罷工,據估計全美國約有三十到五十萬人參與了這場罷工。而當罷工集會在芝加哥「乾草市場廣場」(The Haymarket)進入第三天的時候,警察開始暴力鎮壓,並且開槍射殺兩名工人。

五月四號,工人們重新在乾草市場廣場集結,抗議警察的暴力鎮壓。工人們在五月四日所散發的傳單:「工人們,注意!大集會!我們的好演說家們將會聲討警察在昨日下午對我們工人弟兄的槍殺事件。」

集會過程原本非常和平,芝加哥市長卡特.哈里森二世(Carter Harrison Jr.)甚至徒步經過集會地點並駐足聽講,隨後自行回家,沒有遭到騷擾或攻擊。到了晚間十點半,警察部隊開始向示威群眾前進,並且命令群眾解散,此時,有人向警察投出一顆土製炸彈,炸死一名警察,另有數名警察受傷。受到驚嚇的警察開始向示威群眾大量開火,並且在混亂中槍傷了許多同事。

最終這場事件共造成七名警察死亡,至少四名工人死亡。而示威群眾的最終死傷人數則是無法估計,因為帶著槍傷前往醫院非常有可能立刻遭到逮捕。這也就是日後所稱的「乾草市場大屠殺」。

大量工會領袖與無政府主義者遭到逮捕,史畢斯(Spies)、帕森斯(Parsons)、費雪(Fischer)與恩格爾(Engel)等人遭判處死刑。

工會領袖史畢斯(August Spies)在絞刑架上說道,“假如你們以為把我們統統絞死,你們就可鎮壓住勞工運動……制服被壓迫的數百萬勞工,扼殺數百萬工人飢寒交迫、貧病無依中的反抗運動–如果你們真以為如此能得逞,那就絞死我們吧!你們在這兒,消滅的只是一點星火;但是,在你們的前方、後方、左面、右面,熊熊烈火正在到處蔓延,這是勞工的心靈之火。你們永遠也無法撲滅。……這一天終將到來,到那時我們的吶喊將百萬倍於今天鎮壓後的沉寂"

到了1889年,第二國際第一次代表大會上通過決議,為了紀念這起事件將五月一號定為「國際勞動節」。

一百多年過去了,當年的美國工人爭取的八小時工作日,在今天的台灣又是什麼樣子呢?根據勞委會的數字,去年一到九月就有34件因為超時工作過勞死而申請職災給付的案例,平均每個禮拜台灣就有一個人因為超時工作而死。而根據某人力銀行的統計,有57%的上班族因為雇主宣稱他們屬於「責任制」,因此需要超時工作且沒有加班費。隨著近日有關醫護人員、保全、及其他行業勞工過勞死、超時工作帶來的種種新聞的浮上檯面,偉大的立委諸公們也終於開始關心超時工作的議題,他們開始提出檢討勞基法的呼聲,希望能廢除久為人詬病的勞基法84-1條。84-1條讓「監督、管理人員或責任制專業人員」、「監視性或間歇性之工作」、「其他性質特殊之工作」得以不受勞基法的工時限制保障。當然,這個法條讓保全、醫護人員合法地被強迫超時工作,我們完全支持應該廢止這種惡劣的法律,然而超時工作問題豈止於此?

勞基法84-1條明文寫著「報請當地主管機關核備」,如果沒有完成這道手續,根本就不可能是「合法的」責任制。而根據勞委會自己的數據,這兩年合法申請通過的只有三、四萬人,換句話說,現在滿街跑的責任制根本都是「非法的」。眼前關於法制的討論又再次成了混淆視聽的煙霧彈,勞基法84-1條確實不好、該廢,但我們需要的不是勞委會官僚出來「釋出善意」、「回去研究、檢討」,而是要讓他們開始落實勞動檢查、開始認真看待自己的業務!如果84-1條廢止了,政府卻還是用現在的態度來應對,那麼這些法條的修改不會為工人階級帶來任何的益處!以基本工資為例,目前的法定基本時薪是103元,但事實上處處可見低於時薪103元的工作!

除了超時工作,我們近日更飽受物價上漲之苦。預計於五月調漲的電價,卻在四月就已經成為資本家「反映成本」的藉口,各種日用品價格由廠商隨意哄抬。面對來自資產階級的攻擊,我們絕不能因為官僚嘴上的「善意」就停下腳步,我們必須認清「沒有鬥爭就沒有改變」。我們需要在各個產業建立起獨立的、戰鬥的工會,我們需要發起運動抵抗來自資產階級以及親資政府的攻擊!

因此,社會主義者blog邀請你在五一勞動節的中午十二點半,與我們一起參與由團結工聯所舉辦的勞工反剝削大遊行!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