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援大馬民主抗爭,反對Lynas設廠!

社會主義者blog 安卡那

4月28號下午在自由廣場,有七百多名群眾冒著雨勢集結聲援馬來西亞的「Bersih3.0」民主化運動。其中絕大多數為在台灣讀書的馬來西亞學生,工人國際委員會台灣支部今天也前往聲援,表達我們一貫的國際主義鬥爭立場。

所謂的Bersih3.0,是馬來西亞群眾為了爭取國內的選舉、政治的改革,並表達對當權政府的腐敗不滿的運動,從2007年的第一波行動、2011年的第二波行動,到今年,Bersih3.0已有更大規模的群眾參與以及更強大的群眾力量。在最近,馬來西亞政府即將宣佈大選(馬國大選日期是不定的,完全由政府掌握),在上一波運動時,當局曾承諾改革選舉弊端,但遲至今日,改革工作卻繼續拖延,因此才有這一波3.0的運動。根據廣場上的馬來西亞學生告訴我們,馬來西亞一直是一個較為封閉的社會,平常根本沒有什麼社會運動的機會跟可能,50幾年來持續掌政的巫統政府也一直是打壓人民不遺餘力,因此Bersih運動算是帶給許多馬來西亞人啟蒙經驗的運動。除了吉隆坡有十多萬名群眾上街,全球至少70多個城市也在今天同樣聲援了這場運動。

從運動中的訴求我們可以看到,這只不過是基本的政治訴求(諸如重新整理選民册、改革郵寄選票、使用不脱色墨制止重複投票),由此可見馬國的政府、選舉腐敗到什麼樣的程度。而雖然在全球其他城市,這個運動多半是平和的進行,但在馬來西亞,這幾天國家機器所使用的鎮壓手段卻是赤裸裸的呈現,這也讓我們看到資產階級國家機器的暴力在每一次情勢不利於他們的時後,就會直接對付在人民上面,不管人民的手段是和平的或是激烈的;不管在多「民主」的國家都一樣,就算在台灣一這個馬來西亞人都大力稱讚充滿民主的地方一實際上,在解嚴後的今天,警察、國家的暴力卻從來都沒有消失過。我們聲援這樣草根、基層的民主運動,如同我們不能期待統治階級和資產階級會自動下放民主,沒有所謂的「天賦人權」,所有的民主都是群眾用血淚鬥爭贏得的果實,如同今天活動的工作人員所說的「『自由』的下面躺著屍體」。另外我們也很高興看到,Bersih運動並不是單一種族發起的運動(馬來西亞社會上有嚴重的種族衝突),許多在場的學生都表示,愈來愈多人瞭解,一直以來社會上的種族問題,是統治階級有益操縱資訊的結果,馬來人原本並不曉得政府黑暗腐敗的一面,但在網路、資訊傳播發達的今天,許多馬來人原本支持馬來西亞政府的立場也開始動搖,從原本的「鐵票」變成了反對份子,並且參與Bersih運動,有愈來愈多的年輕世代投入政治運動,

相對於此,在台灣許多年輕人認為政治是骯髒的(甚至許多社運也有濃烈的去政治化傾向)。然而,一個是還在爭取民主的國家;另一個則是許多島民以民主自豪的國家,在這邊卻看到了很荒謬的對比。我們必須體認到,「種族」問題常常是被統治階級所操弄出來的,畢竟這是個放諸四海皆屢試不爽的手段,但是身為社會主義者,我們必須破除這樣的操弄,而把問題重新導向為「階級」問題,因為不管哪一個種族都有工人階級,我們要做的就是團結全世界工人階級的力量。

除此之外,這項運動也結合了環境、性別訴求。在環境上,由於澳洲Lynas公司現正打算在馬國關丹洲進行稀土提煉廠設廠計畫,並已獲得政府12年的稅務優惠,民間對稀土在提煉過程中以及廢料所可能引發的污染以及輻射表示大力反對,如同我們說過的,核能、稀土的發展所提供的資源,僅對那些大財團大資本家最有利,但災害一旦發生,勞動人民卻要共同承受苦果,在馬來西亞的案例中也是如此。在日本福島核災之後,馬國民間也成立「全國綠色委員會」,要求政府停止Lynas計畫。

在性別議題上,去年馬國政府禁止了由20多個團體聯合主辦的「性向自主」活動,打壓LGBT族群互相了解、認識彼此並串聯的平台。如同前面所說過的,一直以來,馬國政府對於控制資訊不遺餘力,當地甚至還保有sodomy(雞姦罪)這樣糟糕的罪行,因此他們也曾經以此罪名起訴國會反對黨領袖,雖然最後法院判決不成立,但LGBT的處境在保守的馬來西亞,卻還是險惡。

Bersih運動結合了政治、性別、環境訴求,而且可貴的是,這是廣大的基層人民參與的群眾性民主運動,在這裡我們看到很多希望。雖然馬來西亞當地的暴力鎮壓仍然持續,運動的走向也仍未明,但它也讓愈來愈多人看清資產階級政府的本質、看清政府操弄「種族」議題、操弄資訊的真面目。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