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 震撼歐洲的週末

緊縮政策在歐洲第二大經濟體遭受挫敗
羅伯特-貝歇特(Robert Bechert),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

沙克吉的落選,以及希臘支持緊縮政策的政黨們在國會選舉上的徹底失敗,是一個真正的轉折點。不只是因為沙克吉領導的政府是去年以來歐洲第八個垮臺的政府,而且法國和希臘的選舉結果是至今為止對一系列緊縮政策最具衝擊性的選票制裁。

在2010年 反對延長退休年限的群眾鬥爭之後,許多法國工人與年輕人及其他階層的群眾將鬥爭焦點轉向阻止沙克吉連任。但這次總統大選結果不單只是對於傲慢、粗魯和「珠光寶氣」的沙克吉本人的不信任投票,這也是對沙克吉所主導的攻擊工人利益政策與將經濟危機怪罪工人們的拒絕與反彈。

所有民調都顯示許多人不是真認同歐蘭德(Hollande)政策而投票支持他,而是要用選票把沙克吉趕下台。然而,歐蘭德的勝利不只在法國甚至是世界範圍內產生了一種巨大的希望與期待,這股浪潮正開始反對惡意攻擊生活水準。歐蘭德不得不反映日甚一日的來自社會底層的反緊縮政策與仇富壓力,而歐蘭德也藉由這股群眾勢力將他自己塑 造為反緊縮與支持刺激成長的總統候選人。歐蘭德的改革方案承諾增加最低工資,為青年創造十五萬份「未來的工作」,增聘六萬名新任教師與五千名警察。

勝選之夜上,歐蘭德繼續向群眾勾勒他的刺激經濟成長計畫。「緊縮政策不再是人們唯一的選項」,星期日歐蘭德於圖勒(Tulle)選區的勝選演講上如此說。稍後,當天晚上在巴士底廣場上,歐蘭德向人們說道,「你們不僅只是想要改變現況的一群人們如此而已,你們代表的正是目前歐洲甚至是全世界之中正在上升的群眾 運動。」這話說得沒錯,但是歐蘭德是否真能帶給百萬人們所盼望與要求的?

歐蘭德會履行諾言嗎?

歐蘭德的險勝是社會黨二十四年來在總統選舉中第一次,而且,在由戴高樂(de Gaulle)於1958年所建立的第五共和國歷史上,他是社會黨的第三任總統(次於1981年到1988年的密特朗)。但儘管叫做「社會黨」,但其勝利並非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決裂的勝利。雖然競選時歐蘭德曾說「真正的敵人」是金融世界,可是他不主張將銀行、金融公司及相關的主要企業國有化。社會黨是一個企圖在資本主義體系之中改良的政黨。這不表示其支持者不願意求變、革新之類的,而是它不是一個致力於要終結資本主義的政黨。事實上,在前國際貨幣基金 (IMF)總裁史特勞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當眾丟臉之前,這位社會黨先前所中意的候選人,曾提到社會黨為資本主義做出諸多貢獻。

除了歐蘭德承諾的改革方針,他也有和沙克吉大同小異的赤字削減方案。歐蘭德也好,薩科齊也好,他們的經濟改革方案都是以下一年經濟成長率達1.7%為前提。這看上去更添了許多不切實際,只要成長率低迷或是毫無增幅,都將會對歐蘭德施以更多市場的壓力。

這位新任的法國總統也打算提出一個合乎憲法規定的計畫在2017年前(較薩科齊原先的計畫晚了一年)使政府能擁有平衡的預算,以及減少預算的赤字。他想要藉由增加稅收和削減開支的作法一年節省一千億歐元,儘管他完全沒說什麼會被削減。

2012年5月8日,即將離任總統沙克吉和當選總統歐蘭德

群眾鬥爭的潛力

縱使如此,還是有一大堆資本家害怕歐蘭德在民意的巨大壓力下,至少會限制緊縮政策和縮小這場危機的影響。他的勝選顯示出右派是能被擊敗的,這將鼓舞起法國工人、青年和其他受壓迫階層的信心。

這可能會從下層重新喚醒法國群眾運動的傳統,迫使歐朗德比他最初的計畫更往前進一步。

鬥爭可以從兩個地方開始, 一個是爭取需求的進攻,像要求更高的工資;一個是對於攻擊的反擊,如對抗裁員。歐蘭德已經在四月底在《巴黎人報》( Le Parisien)上警告,他的勝利將會帶來一波裁員。「這決定已經被推遲。並不是我們的到來而引發的裁員計畫。」歐蘭德在電台的採訪說:「我不會允許這一波接踵而至的裁員計畫的發生。」那些面臨被解雇的工人將要求歐蘭德兌現承諾而支持他們的鬥爭。

歐蘭德和他的政府將面對巨大的壓力,市場竭力抵制反對削減的聲浪以及提高生活水準的訴求。但是同時間一些國家,政府以及資本家在他們所要做的事情上漸漸產生分化。甚至等級評鑑機構也反映這現象,他們要求縮減同時,邊抱怨在刺激足以償還債務的經濟成長上,做得不夠多。

「梅克爾與沙克吉」(Merkozy)之後的歐洲

梅克爾及德國政府的立場仍然頑固不化,雖然同時面對歐朗德對於財政條約進行重新談判的呼喊,和希臘問題,可能被迫接受一些措施來緩解危機。在危機的一開始, 主要國家中執政的領導人,只有梅克爾留下來。但這遠不能確定現在的德國政府能存活到2014年9月的下次大選。因此在歐朗德勝利的一天後,梅克爾發言: 「這是同一塊錢幣的正反面,進步只有通過實際的金融成長才能實現。」

一個德國評論者寫道:「目前為止,談判桌上沒有一個實際的替代方案來替代藉由削減開支來鞏固國家預算的措施。歐蘭德將會不得不在短短幾週之內承認這個事實。法國的新領導人將會針對已經簽署的協議做額外補充的經濟刺激計畫, 但全部也就是這樣了。這項寬減措施已經由德國總理、盧森堡領導人、歐元集團主席讓 – 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Mario Draghi)確立。」

持續中的經濟危機以及下層老百姓給予的雙重壓力,將給歐蘭德一個考驗。只要他不挑戰資本主義,歐朗德就會被推往相互衝突的兩個方向,並被強迫向群眾讓步和進行攻擊。

對左翼陣線的支持

有了社會黨在1981-1995年密特朗(Mitterrand)的總統執政和1997-2002若斯潘(Jospin)政府的經驗,許多法國工人不相信社會黨;對法國工人中的激進派來說,社會黨只是一個「管理」資本主義的黨。若斯潘政府進行的私有化政策,事實上比傳統右派政黨還多。這也是左翼陣線候選人梅朗雄能在第一輪選舉受到熱烈支持的原因,他提出的「掌握權力!」口號被看成是對統治階級發出的怒吼。同樣地,反資本主義的情緒也展現在第一輪的選舉中,比社會黨和左翼陣線更加左傾的新反資本主義黨(NPA)和工人鬥爭(LO)得到了超過60萬的選票。在2002年和2007年,比若斯潘的「多元左派」 (Gauche Plurielle,社會黨和共產黨的聯盟)更左傾的工人鬥爭(LO)和革命共產主義者同盟(LCR)也得到了大量的選票。

在這風雨交加之際,歐蘭德必須接受考驗,而因為他的政府會建立在資本主義制度的基础上,那麼不可避免的,在一段時間之後他們將會開展一波類似若斯潘政府的政策。但是,因為現在正是社會和經濟危機的時代,這些作法會比若斯潘的時代帶來更多風暴。我們可以預見左翼的激進化,有機會建立一個徹底與資本主義決裂的力量。但這同樣是極右派的民族陣線(FN)的機會,他們可能利用民粹、種族主義與民族主義的混合來擴大他們的支持者。新的動盪階段,已經在法國和歐洲開始了。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