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危機還遠未結束

“近半數冰島家庭破產”

派瑞克-威斯特蘭德(Per-Åke Westerlund). 選自《進攻報》(Offensiv)
社會主義正義黨(Rättvisepartiet Socialisterna —RS ,工國委CWI瑞典支部

在2008年受大蕭條的打擊後,冰島的經濟又重新恢復了增長。該國的前總理正因其在危機中所的角色而受審。但這場經濟和政治危機還遠未結束。

2008年10月的一周內,該國三大銀行破產,股票指數從9000點暴跌到14點。國內生產總值(GDP)下降超過10%,失業率增加了七倍。32萬國民中沒有任何人能免受這次衝擊。

作家豪庫-英格瓦森(Haukur Ingvarsson)接受丹麥報紙《資訊報》(Information)採訪時談到他的祖父:“一開始,他失去了所有的積蓄,接著,他失去了對這個社會的信任,他曾以作為其一個建設者而自豪。最後,他在精神上崩潰了…四、五個月後他便去世了。”

如今,經濟增長似乎恢復了,但危機的後遺症仍然存在:“近半數冰島家庭破產,許多人停付帳單,甚至那些受到良好教育並有固定工作的人還處於重壓之下”《資訊報》總結道。

我們該如何解釋2008年-2009年的大規模抗議看似已被經濟復甦和平穩所取代的事實呢?

經濟復甦的主要原因是貨幣的大幅貶值。冰島克朗最多貶值超過77%,現在仍只有原先價值的50%以下。這促進了旅遊業和魚類出口。

冰島克朗的幣值下降也同時加重了外債,但冰島政府只向本國貸款提供擔保。“大部分債權重組的損失是由外國債權人所承擔的,銀行的倒閉使他們損失慘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它最近一次預測中說(《世界經濟前景》(World Economic Outlook,2012年4月刊)。

作為對憤怒示威的回應,同時避免完全破產,冰島政府決定採取幾項臨時措施:取消房屋貸款的贖回權而驅逐居民,延遲房貸的償付,制定一項法規,規定房貸規模不得超過家庭年收入的110%等等。為執行這些措施和接收國家銀行,冰島政府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貸款100億美元籌資——平均每個冰島人背上了近20000歐元的債務。

個人房貸的協商隨後導致了債務削減和利率暫時性降低。但只有35%的家庭進行了這樣的談判。

這幾項措施成為可能僅僅由於冰島沒有多少居民。但目前看來,冰島已成功地使大多數家庭俯首貼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報告總結說。“重大問題依舊存在”《金融時報》在最近的一份分析報告中總結道。自2008年以來,平均每個家庭失去了30%的購買力。家庭負債仍舊超過可支配收入的200%。

而且,四分之一的銀行債務在重組之後仍是“不良貸款”。這些債券收益率一直很高,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它們釘住了通貨膨脹水準,目前是一年6%,而工資卻固定不變或降低了。

比起經濟危機,政治危機也毫不遜色。“這場危機就在於我們的頭腦中,民主政治危機,基本的信任危機,”豪庫-英格瓦森(Haukur Ingvarsson)對《信息報》說。

在2009年的選舉中,以前的右翼政府下臺,社會民主黨和左翼綠黨聯合組閣。如今,這兩個黨的支持率比它們在兩年前時下降了一半。社會民主黨的支持率從29%下降到14%,而左翼綠黨從21%下降到8%。對於這兩黨能實行一種不同於以往的政策的希望迅速破滅。取而代之,新政府向歐盟求救,並在退休金、公共支出和工資上進行了殘酷的削減。這為獨立黨提供了發展的道路。它們參與了前政府,目前在民意調查中領先。

民眾期待著一些新意。“如今近半數選民不清楚他們會如何在今天的國會的選舉中投票。其中,五分之一選民是那些不在國會中的政黨的同情者在卻沒有發言權。”,網站islandsbloggen.co報導。一個新政黨聯合黨(Unity)由離開綠黨左翼的莉莉-莫賽絲道特瑞(Lily Mósesdóttir)組建,批評家庭債務並沒有降低多少。該黨在第一次投票中獲得了21%的選票,後來就下降到6%。

尋求新意使得一個喜劇演員能當選雷克雅維克(Reykjavik)市市長。一個電視節目的主持人在針對六月將舉行的總統選舉的民意調查中領先。即將卸任的總統奧拉維爾-格裡姆松(Ólafur Ragnar Grímsson)因為支持銀行而廣失信譽。許多銀行家仍舊擁有私人飛機和財產,這使他們受到憎恨。“穿黑西裝,乘坐路虎(Land Rover)汽車的人從模範的角色變成了腐敗和貪婪的象徵。”《資訊報》指出。

這三起指控也引起了人們的興趣。沒有人相信前總理蓋爾-希爾馬-哈爾德(Geir H. Haarde)會因為他在危機中的作用而被判刑。在審訊中,哈爾德和證人都堅稱自己已經盡力阻止這場危機。但實際上,正如冰島的部落客所指出的,政府將錢投入支持銀行直至銀行破產。

歐洲自由聯盟法院正控告冰島政府,因為英國和荷蘭政府宣稱冰島儲蓄銀行(Icelandic Icesave bank)造成了英國人和荷蘭人損失。歐洲自由聯盟是冰島隸屬於的一個歐洲組織,但歐盟在這次事件上反對冰島。

第三次審訊最近才開始,關於銀行家和他們在這場危機中所起的作用。也許它可以給危機的方向提供其它的資訊。

就在冰島危機發生後不久,危機又在一系列歐洲國家中爆發了,這也使冰島部分地退至幕後。但危機還沒有結束。社會主義的和真正的國際主義的答案在今天和2008年時一樣重要。在資本主義框架下形成的政治將危機的成本攤到工人和普通老百姓身上。

後記:文章完稿後,法院關於前總理蓋爾•希爾馬•哈爾德的案子已經審理完畢。正如大多數冰島人預計的那樣,他將免於罰款或監禁。他的罪名僅僅是沒有通知他政府中的其他部長。他被洗脫了在危機中的全部責任。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