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由於支持緊縮政策的執政聯盟談判失敗導致舉行新選舉

建立左派政府!反緊縮、傾工人、支持社會主義政策!

希臘新開始運動(Xekinima,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希臘支部)的尼克斯-安那塔斯德斯(Nikos Anatasiades)與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尼爾-莫爾霍蘭(Niall Mulholland)

希臘5月6日的選舉對局勢產生嚴重震盪,是對支持緊縮的政黨的重擊,對「三頭馬車」(國際貨幣基金, 歐洲中央銀行, 歐盟)的嚴正拒絕,主要政黨組建聯合政府的嘗試失敗了。而希臘總統建立「全國團結」和「技術專家統治」的政府的意圖也同樣失敗了,關鍵的新選舉將在6月17日之前舉行。

新開始運動(Xekinima, CWI希臘支部)強烈支持激進左翼聯盟(Syriza)拒絕和任何支持緊縮政策的政黨共組政府的決定。這些政黨包括傳統的社會民主派政黨 — 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Pasok),以及右派政黨 — 新民主黨(New Democracy)。

激進左翼聯盟(Syriza)

激進左翼聯盟的支持度從4.6%躍升到16.78%(獲得52席),成為上次選舉後國會中的第二大黨。主要是因為民眾支持他們反刪減開支和號召建立團結左派政府的主張。

過去一個禮拜,那些主流政黨拼命想阻止新的選舉。希臘統治階級正在迷茫中。他們過去習慣利用的政治工具,例如新民主黨和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獲得的選票劇烈下滑。

這是因為這些政黨經年來主張緊縮政策,導致人民窮困、無家可歸、生活水準大幅降低和自殺人數激增的結果。以2012年終為準,希臘的GDP(總產出)預估縮小20%(自2008年來),失業人口則增加了25%。

新民主黨和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的領袖們,和大多數的媒體,虛偽地攻擊激進左翼聯盟不該讓國家重新回到選舉中。但激進左翼聯盟的領袖,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正確地駁斥了他們的言論,他表示那些政黨只是想要激進左翼聯盟成為他們刪減開支的「共犯」。

主流政黨之所以如此厭惡民主的選舉,是因為新選舉很可能讓激進左翼聯盟成為最大黨,根據民意調查,激進左翼聯盟於各地的支持度在20.5%到28%之間。當其他政黨的支持度皆在下降,只有激進左翼聯盟持續攀升。新民主黨預計贏得18.1%,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則是12.2%,兩者皆是近40年來的最低紀錄。這反映了對激進左翼聯盟反對緊縮政策的廣大支持。

極右派的威脅

新法西斯主義的金色黎明黨(Golden Dawn)在上周選舉獲得重大勝利,首次進入國會。但很多只是為了「懲罰那些政客」而投給金色黎明黨的選民,漸漸看清了這個黨極右、反工人階級的性質。隨後金色黎明黨的支持度便下降了,在某些調查中甚至僅僅贏得3%,這代表他們在新的選舉中很可能不會獲得任何席次。

雖然如此,工人階級千萬不能對來自極右和反動勢力的威脅掉以輕心。受贏得國會席次的鼓舞,金色黎明黨支持者已經開始用實際的暴力行動攻擊外來移民。

新開始運動呼籲在各地區建立反法西斯委員會,民主地組織自我防衛,並將此運動延伸到社區、學校、大學和工作場所。如果左派無法為危機提出一個可行的社會主義替代方案,那麼極右派就會獲得新的成長,還有那些過去曾經訴諸軍事統治的希臘統治階級,也會試著採用更多高壓手段來打擊工人運動。

退出歐元區?

那些老闆們的政黨威脅希臘人民,如果反對緊鎖政策的激進左翼聯盟成為第一大黨,希臘將被迫退出歐元區。激進左翼聯盟的領袖表示:他們想要採取能終止刪節開支和降低生活水準的對策,同時希臘應該繼續留在歐元區。

在希臘民眾激烈反對緊縮方案的同時,仍然希望希臘留在歐元區。他們害怕退出共同貨幣制度的後果,這是可以理解的。

無數來自媒體和刪減開支政客的警告,都在傳達同一個訊息:希臘離開歐元區,只會造成生活水準的劇烈下降、金融崩潰和超通貨膨脹。不出所料,一個最近的意見調查,顯示78%的受訪民眾希望有個新政府能採取一切手段來讓希臘留在歐元區。但同時,繼續留在歐元區的束縛之下,只會有無止盡的緊縮政策,這也只會讓民眾越來越傾向應該離開歐元區。

儘管激進左翼聯盟的領袖以留在歐元區為目標,但如果他們在新政府中維持原有的政策,對紓困條件進行「激進」的重新談判,那麼他們將會面對歐盟和希臘資本家的強硬反彈,最後仍然很可能導致希臘退出歐元區。

三頭馬車已經表明它準備從一些方面重新考慮紓困條件而非「核心」議題,這意味新一波對希臘人民生活條件的進攻。

目前激進左翼聯盟仍然沒有教育它的支持者和工人階級為與三頭馬車、市場力量和希臘統治階級正面對抗的後果做準備,也沒有準備好迎接在新選舉中媒體和老闆們的政黨即將發起的反對激進左翼聯盟的恐嚇宣傳。

有 些激進左翼聯盟的領袖宣稱,只要他們形成一個新政府,三頭馬車的虛張聲勢就會被拆穿,他們將被迫做出撤退和做出重大讓步。激進左翼聯盟指出,歐盟領袖們非常害怕希臘違約拖欠債務和退出歐元區,這可能造成遍及全歐的金融危機和深度衰退,同時增加西班牙、葡萄牙、和愛爾蘭等國家同樣退出歐元區的可能性。

縱然這是事實,但事件的發展有其自身的動力。有些歐盟領袖和市場擔心希臘將無法挽回地走上退出歐盟之路,金融市場正在為這個可能的最終結果做準備。

梅克爾〈Angela Merkel〉和歐盟主席巴羅佐(Jose Manuel Barroso)公開聲明如果雅典無法遵守紓困規則,希臘必須離開歐元區。這可能部分的是要威脅希臘組成一個支持刪減預算的聯合政府,同時也是在任何可能對抗三頭馬車的國家面前殺雞儆猴。

左派政府

面對當下情況,希臘左翼該怎麼辦? 新開始運動支持激進左翼聯盟對左翼團結的公開呼籲。激進左翼聯盟應該將自己打造成一個廣泛的左翼聯盟,讓新參與到鬥爭中的工人和青年加入並民主地決定聯盟政策方向。新開始運動支援各泛左政黨在即將到來的新選舉中採取統一行動,也支持勞動人民用選票支持激進左翼聯盟。

激進左翼聯盟應該再度號召在工作場所、大學院校和社區的群眾行動,去進行戰鬥地、民主地聯合組織。這必須用正確的方式進行,召集本地的、區域的和全國等範圍的群眾集會,討論和決 議共同綱領、訴求和選舉戰術,為一個左派政府競選, 並為了確保這個政府追求反緊縮和傾工人政策而奮鬥。

共產黨〈KKE〉和反資本家左翼 合作〈The Anti-capitalist Left Cooperation〉在上一次的選舉中,皆採取了宗派主義的態度,拒絕激進左翼聯盟對「左翼團結」的提議,這也是他們贏得的選票停滯不前的原因。數百萬的工人簡直不能理解,共產黨的領袖繼續拒絕同激進左翼聯盟站在同一陣線。

但是在基層成員、工人階級和一般大眾的壓力之下,反資本家左翼的一部分力量已經表明他們準備要加入與激進左翼聯盟的合作。

許多共產黨黨員同樣在呼籲「和激進左翼聯盟團結起來」。新開始運動催促激進左翼聯盟對共產黨和其他左翼勢力的基層成員進行直截了當的呼籲:加入一個以反對緊縮政策為基礎的競選聯盟,為一個多數的左派政府和社會主義綱領奮鬥。

新開始運動將為爭取建立一個左派政府競選,並要求這個政府實行反緊縮、對勞工而非對資本家友善的政策,採納一個社會主義綱領來改造社會。

激進左翼聯盟和共產黨及所有反對緊縮政策的力量團結行動,要求取消債務,主要銀行和大企業的公共所有制和社會主義改革,這個綱領將會在工人階級、青年和中產階級等階層中贏得廣泛的支持。

我們可以預測,傾工人政策將會導致希臘和歐盟的老闆們憤怒的尖叫,他們很可能馬上把希臘踢出歐元區。

若被逐出歐元區,工人政府必須執行一個緊急方案,這包括國家管制一切進出口和資本管制,阻止瘋狂追逐利潤的財產所有者和跨國公司「資本外逃」。民主組織和控制的委員會應該掌管並確保一切關於糧食、醫療照顧、燃料和生活必需品對工人的正常供應。

一個工人政府應該同其他歐元區國家的工人運動連結起來,例如同樣深受危機之苦的西班牙、葡萄牙、愛爾蘭和義大利,一起打碎三頭馬車、老闆們的歐盟和資本主義的獨裁。

這些國家可以組織一個建立在社會主義基礎上的聯盟,開始國際的民主計畫和合作經濟,這個行動作為爭取一個建立在自願和平等基礎上的社會主義全歐洲聯邦的一部份,必定會快速贏得全歐洲工人階級的大量支持。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