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危機:希臘趨向退出歐元區

經濟動盪和政治動亂導致歐元區岌岌可危

林•沃爾什(Lynn Walsh),《今日社會主義》(Socialism Today)編輯,英國社會主義黨(工國委CWI英格蘭和威爾士支部)月刊

自2008年以來,由於(群眾)對緊縮政策的排斥,歐洲已有10個政府被推翻。歐洲各地公共部門罷工、總罷工、抗議和騷亂不斷。現在,許多歐元區領導人擔心,在6月17日的希臘大選中,如激進左翼聯盟(Syriza)獲勝,組建一個其主導的反緊縮政策的政府,那麼希臘可能從歐元區退出,這將帶來不可估計的後果。

即使在大選前,由於希臘銀行的儲戶持續擠兌提取現金或者將資金轉移到其他更穩定的歐元區國家,就已經可能引發希臘脫離歐元區的危機。目前,希臘的銀行體系之所以得以維持,完全依賴於歐洲央行支援的希臘央行提供的960億歐元的緊急流動性援助。但是,自2009年12月以來,已經有超過750億歐元的資金從希臘各銀行中提走。此外,歐元區領導人們還擔心發生“恐慌傳染”的危險,從而出現類似的資本從西班牙、義大利、葡萄牙等國銀行競相逃離的現象。

禁忌已被打破。雖然歐元區領導人,其中包括德國總理梅克爾在內,宣佈他們認可希臘作為歐元區永久成員國的資格,但實際上已經開始為希臘的退出做積極準備。這最近已經得到歐盟貿易專員卡洛•德古赫特(Karel De Guch)的承認:“今天,即使在希臘無法應付相關局面的緊急情況下,無論是歐洲中央銀行還是歐盟委員會都能確保相關服務。”(《國際先驅論壇報》5月19日)

根據一些報導,新的希臘貨幣德拉克馬(Drachma)已經在印刷中。跨國公司正在清空它們在希臘銀行中的存款,而且很可能也會退出西班牙和其他搖搖欲墜的國家的銀行系統。歐元正處於死亡的的邊緣,這可能會對世界性資本主義經濟產生破壞性影響。沒有資本主義國家的領導人希望歐元區出現解體的混亂,但是他們都沒有政策可以解決這場危機。

據民意調查,激進左翼聯盟(Syriza)可能會在6月17日的大選中勝出,成為議會中最大的政黨。其領導人亞列克西斯•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正確地將希臘描述為“社會地獄”,工人和中產階級中的大部份受到野蠻的緊縮措施打擊。亞曆克西斯•梯斯庇拉斯正確地拒絕了“三駕馬車”提出的緊縮方案(Troika三駕馬車為歐洲中央銀行、歐盟委員會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拒絕支付由“三駕馬車”貸款救助銀行而導致難以承受的龐大債務。
各政黨百分比
2009/10/04選舉結果
2012/05/06選舉結果
2012/05/24民意調查
激進左翼聯盟
(Syriza)
4.6%
16.8%
30%
希臘共產黨
(KKE)
7.5%
8.5%
5%
民主左翼
(Dimar)
0
6.1%
7%
反資本主義黨
(Antarsya)
0.4%
1.2%

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
(Pasok)
43.9%
13.2%
15%
新民主黨
(ND)
33.5%
18.9%
26%
人民東正教陣線
(Laos)
5.6%
2.9%

希臘獨立黨
(ANEL)
0
10.6%
7%
金色黎明黨(法西斯)
(Golden Dawn)
0.3%
7%
4.5%

然而,拒絕“三駕馬車”的救援方案將導致希臘被從歐元區中開除。在美國總統歐巴馬和新近當選的法國總統歐蘭德的壓力下,梅克爾已經軟化了她的語調,讓步表示德國將考慮採取一些措施來刺激經濟增長。但這些措施尚沒有被具體列出。但是,在同一時間,她已經明確無比地說明接受緊縮方案是得到進一步援助的先決條件。然而,在現實中,這種野蠻的緊縮措施已經排除了經濟復蘇的可能性。

希臘會如何退出歐元區呢?
歐洲諸資本主義國家的領導人們正為一系列前景而努力:(他們希冀)希臘舉行新的選舉可能產生以新民主黨(New Democracy)基礎支持緊縮政策的政府。這需要依靠新民主黨和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PASOK)領導人與歐元區領導人們通力合作,使換屆選舉成為希臘留在歐元區內的公投。梅克爾甚至在與希臘總統帕普利亞斯(Karolos Papoulias)的電話交談中提議進行公投。雖然群眾中壓倒性的人反對緊縮措施,但仍然有多數人(80%的地區)票贊成保留在歐元區內。這反映了希臘人民的擔心,作為一個小國被孤立於歐元區外,從而使希臘經濟陷入從前落後的經濟狀況之中。

然而,即使一個新成立的希臘政府接受緊縮措施,這也將只能提供暫時的緩解——因為希臘負擔的債務是不可持續的,野蠻的緊縮措施會進一步促發反對它的群眾運動。所以,無論任何,甚至在選舉之前,希臘在歐元區內的地位都有可能由於出現銀行大規模的擠兌而削弱。歐洲央行不可能無限期地維持目前的支持水準。希臘各大銀行的崩潰將使希臘不可能留在歐元區內。

為此,在不久的將來希臘可能會被迫退出歐元區。一些歐元區的戰略家們主張讓希臘有控制的退出,而另一些則擔心分離會導致混亂。

受控的退出將要求更為有序地使希臘貨比從歐元轉向新的德拉克馬,它將在更為廉價的匯率上運作。這將仍然需要大規模的來自“三駕馬車的資金支持,以防止希臘銀行的崩潰。儘管拒絕進一步支付其債務,主要歐元區經濟體將不得不向希臘提供支援,以防止出現社會崩潰。

毀滅性的連鎖反應

然而,鑒於歐元區領導人面對的混亂,或者是作為大規模的銀行擠兌或選舉產生反緊縮政府的結果,也許更可能導致出現在一片混亂中希臘退出歐元區的現象。這將加劇歐洲銀行業危機。許多銀行已經出售了它們所持有的希臘政府債券,這些債券目前由歐洲央行所持有。但如果希臘進一步拖欠債務而無力支付,法國和德國的銀行都將遭受影響。這反過來還會打擊持有法國和西班牙等國家銀行股份的英國和其他國家的銀行。這將導致一系列連鎖反應。

比迄今為止其他危機影響更為嚴重的一場歐元區的主要危機將會對歐洲和全球經濟造成破壞性影響。各方預計表明,歐元區的地區生產總值(GDP)可能會下降5%到10%。這反過來將對歐元區的主要出口市場,諸如英國和美國等,產生破壞性影響。

此外,歐元區危機發生正逢世界經濟處於持續停滯之中的背景。歐元區經濟本身處於衰退中,其最大的經濟體德國只有非常微弱的經濟增長。而美國的“復甦”微弱到幾乎無法察覺,實在是步履蹣跚。而近期投資銀行摩根大通(JP Morgan)在投機活動中產生的40億美元巨額虧損顯示出,即使不考慮歐元區危機,金融部門仍然處於持續脆弱中。甚至,作為高科技消費行業巨大成功的象徵,Facebook的公開募股上市(IPO)在開市之初就立即面臨股價下跌;這對於投資者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失望。Facebook的股價說明泡沫經濟仍然處於脆弱之中。

最近,在美國召開的八國集團首腦會議(G8 Summit)再次暴露了資本主義國家領導人們的破產。歐巴馬在歐蘭德的支持下,呼籲制定政策以促進”增長和就業”。但這些模糊的意見並沒有具體的措施。梅克爾對於促進經濟增長的想法提出了一些口頭上的讓步,但明確提出她主要關注的是在德國以外的國家實施緊縮措施——儘管事實上,它們(緊縮政策)已經使整個歐洲大多數國家的經濟衰退延長。

為工人階級準備的陷阱

退出歐元區不會就此為希臘社會的危機提供出路。拒付債務將暫時緩解除負擔。一種新的貶值的本國貨幣會刺激出口。但是,希臘並不同於2001年作的阿根廷:在2008年前世界經濟上揚的背景下,阿根廷可以依靠貨幣比索貶值推動食品和其他商品的出口而實現經濟復甦。但是,希臘沒有這樣(可供出口)的原材料,而且國內產業也非常衰弱。與此同時,希臘一直嚴重依賴燃料、食品和消費品的進口,希臘貨幣貶值只會使這些進口變得更為昂貴。

此外,阿根廷的危機是對希臘工人階級的警告。阿根廷從比索匯率與美元掛鉤轉向比索大幅度貶值,而產生的大部分負擔都被轉嫁到了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身上。銀行帳戶被凍結,比索存款大幅貶值,出現大規模的失業,絕對貧困人口大幅上升。只是到了危機發生的幾年後,阿根廷經濟開始復甦,而當時的全球經濟條件遠比目前的情況有利的多。

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希臘的工人階級毫無出路可言,無論是身處歐元區內或歐元區。一個民族國家的陷於“困境”中的經濟將是工人階級的陷阱。任何解決方案都需要工人階級民主控制下的社會主義經濟的措施。

如果希臘離開歐元區,或者是被逼離開;很可能會有其他成員國追隨它的道路。例如,西班牙的銀行已經處在破產的邊緣。最近,西班牙政府被迫國有化40%的Bankia(西班牙第四大銀行)的股份。義大利、葡萄牙、愛爾蘭等國家的其他銀行也一樣處於搖搖欲墜中。歐洲穩定基金的7000億歐元遠不足以穩定歐元區的銀行體系。

希臘並不是歐元區的危機的產生原因,而是危機的一種症狀。但希臘可能成為雷管,引發歐元區爆炸崩潰或可能慢慢解體。這個過程是歐元區和歐盟本身具有的內在有機性危機的一種表現。

克服民族國家的限制

資本主義國家的領導人們之所以推動一個共同的貨幣是認為,這將鞏固歐盟的單一市場。建立歐盟的目的就是要確保歐洲的和平、穩定和經濟繁榮。資本家的歐元癖(Europhile)是在於他們妄想以歐元克服最終束縛經濟發展的資本主義民族國家的邊界。但現實卻是,一切都走向了相反的一面。

歐洲如今已經陷入經濟停滯之中,而共同貨幣更使各國經濟間的分歧加劇,而不是使之收窄。對緊縮政策的不滿導致各國民族主義勢力和極右力量的增長(其中一個例證就是希臘的極右政黨金色黎明(Golden Dawn)支持率的增長)的增長。這些事態發展證實了我們的觀點,資產階級無法克服其自身民族國家的局限性:這是工人階級的任務,而且只能通過社會主義道路才能實現。

《獨立報》最近發表了一篇頭版標題文章《處於十字路口的資本主義》(Capitalism at a Crossroads, 5月19日)。它正確地認識到歐元區危機是這一制度下產生的全球經濟危機的一個方面。危機反映在工人階級在整個歐洲和世界其他地區不斷發動的大規模運動上。毫無疑問,數以百萬計的工人階級拒絕資本主義的緊縮政策,並質疑該制度的可行性。當前所需要的是一個明確的替代性的選擇——工人民主控制下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並以國際性的視野建立一個全球性的計劃經濟。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