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哈薩克社會主義運動領導人意外死亡

悼念塔希爾•那利馬諾維奇•穆卡梅德亞諾夫(Takhir Narimanovich Mukhamedzyanov)

詹那圖(Zhanartu)工會和哈薩克斯坦社會主義運動聲明

6月5日,塔希爾•穆卡梅德亞諾夫(Takhir Narimanovich Mukhamedzyanov)的朋友和同事到他在卡拉甘達(Karaganda)的住所探望他時,發現了他的屍體。塔希爾自從週末後一直沒有去工作。儘管死因不明,51歲且精力旺盛的塔希爾的去世疑雲重重。塔希爾最近受到來源不明的威脅,稱他們將“除掉他”。

塔希爾是一名有多年工作經歷的礦工,起初在蘇聯的工業部門工作,後來私有化後為“安泰爾-米塔爾”(Arcelor-Mittal)公司工作。該公司接管了所有哈薩克斯坦卡拉甘達地區的主要煤礦和金屬冶煉廠。塔希爾在2008年被非法解雇。從那之後,他就全職進行抗爭,擔任“礦工之家”的副主席直到去世。這個組織建立之初原本是為了幫助在工業事故中死去的礦工的寡婦和子女,塔希爾和他來自礦工之家的同事為他們提供了有價值的幫助——但是他們同樣越來越多地參與到維護礦工權利的鬥爭中。新的老闆們在追逐利潤,往往忽視卡拉甘達的煤礦和冶煉廠的防護和安全水準。而國家支持的官方工會幾乎沒有為礦工提供多少幫助,礦工之家承擔其獨立工會的角色。

這些活動被(當局)注意到了。各方面向礦工之家施壓。作為一個“警告”,塔希爾的車庫和裡面的汽車在2010年10月10日被炸毀。礦工之家的活動者相信爆炸和塔希爾為維護礦工和死難礦工寡婦的權利所作的工作有關。根據他的同志娜塔莉婭•湯米洛娃(Natalia Tomilova)說,威脅使用暴力和恐怖手段對付工人權利活動者再次變得頻繁。

僅僅車庫爆炸兩周後,晚上9點30分,員警出現在塔希爾的住所,將他強行帶到當地的精神病院。兩名醫生、三名身著制服的員警和一名便衣聲稱由於在車庫爆炸中失去財產,塔希爾心理崩潰了,需要住院和精神病治療。當他們試圖向塔希爾注射不明藥劑時,塔希爾掙脫了。他打電話給一位朋友,然後他女兒前去接他回家。由於公共抗議,醫生只得放棄帶走塔希爾。

2011年3月,塔希爾住在附近的薩克丁斯克(Shakhtinsk)礦中心時,一名青年告訴他,當時融雪後,他車裡的文件在鎮邊緣地區的垃圾堆被發現。而員警之前宣稱那些文件已經在爆炸中被摧毀了。這證明塔希爾的車庫在爆炸前就有人闖入過。

他無法面對不公正的事情而無動於衷

來自哈薩克社會主義運動的同志(之前稱為“哈薩克2012”)在2009年1月初次遇到塔希爾。2010年9月,塔希爾組織喬•希金斯(Joe Higgins)訪問卡拉甘達(Karaganda)地區。(喬•希金斯當時是工國委CWI愛爾蘭支部社會主義黨的歐洲議會議員,現為愛爾蘭國會議員)2010年11月,塔希爾參加“詹納圖”工會的成立會議並被選入其中央委員會。2011年5月,他參與成立哈薩克社會主義運動,並被選為其5名共同主席中的一位。在2011年7月,塔希爾再次組織歐洲議員保羅•墨菲(Paul Murphy)到卡拉甘達的訪問。(保羅•墨菲也是愛爾蘭社會主義黨歐洲議會議員),他當時正好去紮瑙津(Zhanaozen)拜訪罷工中的石油工人。僅僅兩周之前,塔希爾還訪問了傑茲卡茲甘市(Zhenkazgan),當地的工人正在進行罷工並面對當局的鎮壓。塔希爾很快和他們找到共同語言,並使傑茲卡茲甘和卡拉干達的工人達成一致互相支持對方的鬥爭。

塔希爾工作十分努力。他無法對他所見的不公正現象視而不見或無動於衷。我們將記住他,一個為哈薩克斯坦工人階級權利而不知疲倦、一往直前的鬥士。我們將記住他高尚的人格;謙遜、充滿活力,在同伴中他是一個偉大的人。我們會永遠懷念他。

謹代表詹納圖獨立工會和哈薩克社會主義運動,我們向塔希爾的家人和朋友表達我們衷心的慰問。

塔希爾將永遠留在我們記憶當中,他的名字將寫入哈薩克斯坦工人階級的歷史中。安息吧,親愛的同志

詹納圖獨立工會中央委員會(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independent trade union, Zhanartu)

哈薩克社會主義運動政治委員會(The Political Committee of the Socialist Movement Kazakhstan)
……………………………………………………………………

來自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慰問信

這封來自工國委(CWI)的信是寄給塔希爾•穆卡梅德亞諾夫(Takhir Mukhamedzyanov)的家人、同志和朋友:

謹以在40多個國家建立有組織的工國委(CWI)的名義,我們向塔希爾•那利馬諾維奇•穆卡梅德亞諾夫(Takhir Mukhamedzyanov)的家人、同志和朋友致以衷心的慰問。

那些有幸能見過塔希爾的工國委(CWI)成員,有來自工國委(CWI)國際書記處的彼得•塔夫(Pete Taaffe),來自歐洲議會的喬•希金斯和保羅•墨菲,他們仍然記得塔希爾是一個不知疲倦的鬥士,把他的生命獻給了為工人階級權利而進行的鬥爭。無論是在“礦工之家”、“詹納圖”工會還是哈薩克社會主義運動,他一以貫之。

工國委呼籲對塔希爾的突然死亡進行全面和獨立的調查,如涉及任何非法或犯罪行為,務必將違法者繩之以法。
作為對塔希爾的紀念,工國委將繼續進行鬥爭反對不公正對待勞動人民的跨國公司,如阿塞洛-米塔爾(Arcelor-Mittal),哈薩克銅業(Kazakhmys)和哈薩克斯坦國家石油和天然氣公司(KazMunaiGaz)以及資本主義制度本身。矢志以民主國際社會主義社會來代替資本主義社會;在那個社會中,社會的財富將被用於滿足所有人民的福利,而勞動人民將控制他們自己的生活。

致以同志的問候,

托尼•索努瓦(Tony Saunis)

謹代表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國際書記處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