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社會主義候選人在華盛頓州挑戰大公司政治

“效忠大企業的職業政客們壟斷了大選,而我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候選人出選,確保在華盛頓州至少有一個獨立的左派候選人值得投票。”

卡薩瑪-薩旺特(Kshama Sawant) 社會主義選擇 (工國委CWI美國支持者)
我在西雅圖43區參選州眾議員挑戰民主黨州議院發言人法蘭克-喬普(Frank Chopp),以推動建立為普通勞動人民和窮人奮鬥的強大運動。民主黨和共和黨兩黨代表都代表著1%的人的利益,我相信99%的我們必須要有我們自己的代表。

在2008年大蕭條爆發以來,華盛頓州議會已在教育、醫療、人群服務等基本服務方面削減105億美元預算,並削減了州政府雇員的福利和工作。 (www.ofm.wa.gov/budget12/highlights/4_2011-13Budget.pdf).

國家基本醫療方案已銳減$17億美元的資金,砍掉了60,000個就業崗位。其他預算削減的專案包括K-12教育(幼稚園到高中12年級)27億美元,K-12員工賠償17億美元;高等教育13億美元,以及用於殘疾、長期醫療服務和心理健康服務的5.51億美元,和其他關注人群服務的7.3億美元。在談到2011年的預算,國際服務雇員工會(SEIU)醫療775西北支部的副主席亞當-格利克曼(Adam Glickman)向記者表示:政客們“應該無地自容”。 (華盛頓州預算和政策中心,WA State Budget and Policy Center).

卡薩瑪-薩旺特,社會主義選擇

公共服務在歷史性的危機中被殘酷地削減,而工人和窮人比以往任何時候更需要這些服務。

作為一名在西雅圖中心社區大學的經濟學教師和美國教師工會(FOT)1789地方支部的活動分子,我太瞭解公共教育所受到的野蠻打擊了。小班授課和提高教師生活收入的提案都被取消了,而大規模提高學費的方案則被通過。由於議會削減財政援助和其他項目,使得普通人越來越難以承擔進入大學的費用。

這些削減被付諸實施的同時,華盛頓州支持的公司卻依靠政府救助和補貼享有巨額利潤,而這些都要由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納稅人買單。

華盛頓州有一些全國最富有的企業,其中包括波音公司、微軟、亞馬遜和星巴克。在過去的30年裡,依靠議會立法,它們獲取超過500項對大企業的稅收減免。而這導致每年政府收入有驚人的65億美元的收入損失——足以彌補所有削減的預算和改善本州的公共服務(華盛頓州預算和政策中心,12/9/2010)。

相同的,今天那些說沒有錢提供給關鍵社會服務的政黨在之前的經濟蕭條中拿出32億美元資助波音公司,同時讓季節性工人申請失業救助金變得更為困難。2011年州議院完全忽視選民拒絕第1082項提議的意願而通過該法案,從而減少公司對工傷的工人的賠償金額。

我們的對手民主黨人法蘭克-喬普試圖指責共和黨為富有公司減稅和讓我們承擔削減支出。然而這一指責並不成立。在整個期間,民主黨掌握州長職務,並且在州眾議院和州參議院都居多數。

事實上,作為2002年以來民主黨州議會的發言人,喬普一直是華盛頓州議會最有權勢的議員,然而他用他的地位確保議會剝削99%而使1%的富人受益。

喬普就像全國各地民主黨政客一樣,堅持通過商業利益必須得到保障和削減公共服務是對預算赤字的唯一現實的觀點。我相信它是我們必須要挑戰的謬論,並反對其代表的自我牟利的親商業資本方案。

如果我當選,我將公開和無情揭露州政府的親大商業的腐敗策略,而為工人、青年、窮人和所有遭受資本主義壓迫的人,例如婦女、有色人種和同性戀人士(LGBT)在政治上發聲。

作為一名佔領華爾街運動活動者,我看到人民已經準備挑戰大公司統治社會的體制,挑戰華爾街的兩黨。

佔領運動的抗爭僅僅在數月裡就改變了國家政治議題。這表明當我們開始組織起來,為我們共同的利益而奮鬥時,普通勞動人民和青年的潛在力量。歷史表明我們擁有改變社會的力量,只要我們建立準備堅決鬥爭的群眾運動。

這次大選將變成一場有99%的支持的基層草根運動,並呼籲工人和青年人參加這些運動。但是我們只靠街頭的抗爭無法取得勝利。我們還需要在每個可能的舞臺上揭露和挑戰大公司的議題,包括在選舉中。

例如,佔領鬥爭遭受了來自聯邦和州的員警和安全部隊野蠻鎮壓。這是由被選舉產生的政客們決定的,他們本應保障我們市民的安全,而不是為1%進行骯髒的工作。我要求全面調查我們州和地方政府是如何指揮這些行動的,並推動立法防止安全部隊攻擊社會抗爭,無論是佔領運動、勞工、社區活動分子還是阻止銀行沒收自己住房的人。

我們不僅需要抗議社會不平等和提出我們反對的,而且我們需要提出我們的要求,推動一個清晰的替代當前大公司主宰的政治經濟體制的方案。資本主義很明顯不利於99%的人。工人和青年的利益無法在這一腐朽的制度框架下得到維護。

作為社會主義者,我們相信基於人類和環境的需要另一個世界是可能的——也是必須的。請支持我們的運動,加入為民主社會主義而進行的鬥爭!

我們的觀點:
我們需要建立大規模州和聯邦工作計畫來為每一個尋找工作的人提供工作和維持生活的工資,用環保技術重建我們的經濟,擴大公共交通、教育、醫療和負擔得起的住房。建立國有銀行在華盛頓州投資能產生工作的部門。
反對削減社會服務!反對裁員和攻擊公共部門工人!撤銷所有關於教育、醫療和殘疾人保障的預算削減。建立一個強大的反削減運動,迫使議員傾聽我們的需要,而不是為大公司唯命是從。
向富人和大企業徵稅!取消數以百計的大企業稅收優惠,並向超級富豪徵收財富稅。使用此財政收入擴大99%的社會公共服務。
增加K12公立學校的資金,建立免費公共高等教育。減少班級人數。停止對老師和我們工會的攻擊。反對企業參與學校的路線圖計畫,其將進一步削弱公共教育。
結束所有基本醫療的削減,並將其擴展成全面的、覆蓋整個州的個人醫療系統。
結束員警暴力和刑事司法系統的機構中的種族主義。投資康復培訓、職業培訓、和生活工資就業機會、而不是監獄或拘留中心。廢除死刑!
無證移民享有全面的法律和平等權利。反對電子驗證。
女性有權選擇何時以及是否要孩子。捍衛墮胎權利。完全的生育權利,包括免費的生育控制、性教育,支付產假、產假工資、產假休假和高品質、負擔得起的兒童護理。
支持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的平等權利,包括同性婚姻的權利。
結束在阿富汗的戰爭。使所有的部隊回家!
和兩個為大商業服務的政黨決裂!支持一個群眾性工人政黨,吸引工人、青年和來自佔領運動、工作場所、民權、環保和反戰團體的活動分子。這個政黨將提供一個替代大商業政黨的選擇。
工會、佔領運動和其他社會社團不應該資助或支持民主黨和共和黨,相反應該推出獨立左翼反資本的候選人。
全民所有破產和倒閉的公司,並由在工人和公眾中選舉出的代表民主管理。只在可資證明的基礎上賠償小股東的損失,而不是百萬富翁。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