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歐洲危機的新震中

歐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銀行救助方案只是杯水車薪

丹尼•伯恩(Danny Byrne),工國委(CWI)

西班牙的危機閃電般地發展變化,因而難以準確預測或未雨綢繆。西班牙危機的未來和一系列因素息息相關,其中許多因素不取決於西班牙國內,也不僅僅在於歐元區危機的發展。西班牙由於大規模銀行危機爆發而成為這場危機新的震中。大規模銀行危機的爆發使其接受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羞辱性提供的高達1000億歐元的貸款以拯救銀行部門壞債。

與銀行危機相聯繫接踵而至的是一系列社會性、地區性、全國性以及政治性的危機,其中任何一項都有可能隨時爆發。如果有任何事情能使被無休止的混亂和不穩定所羈絆的希臘、葡萄牙和其他國家的資產階級領導人有所安慰的話,那就是西班牙政府面臨的危機臨時減輕這些領導人所處困境中而導致的壓力。在一眨眼的時間裡,西班牙政府從傲慢的強人變成虛弱的病人。正如上周《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一篇社論引述西班牙資產階級報紙說的,西班牙新首相馬里亞諾•拉霍伊(Mariano Rajoy)的問題“嚴重並來的不是時候”(El Pais, 2012年6月4日)

薩派特羅(Zapatero)政府倒臺時,正狂躁地避免“三駕馬車”的救助而致力於驅散“風險溢價”上升的烏雲。儘管當時政府對市場採取最積極的措施,但沒有起到作用。薩派特羅選舉中失利後,西班牙人民黨(PP)上臺被委以結束歐洲和市場的不確定性的重任。而選舉僅僅過去幾個月,“干預”的幽靈又再次降臨。這清楚說明了西班牙資本主義在兩任不同政府下遭遇的戲劇性的(和不可避免的)失敗,它們一直試圖在西班牙和其他“邊緣”國家(已經接受救助的那些)之間建立一堵隔離牆。

野蠻的緊縮政策(每週五政府就會宣佈新的系統性措施)在西班牙產生了同其他地方一樣的惡果—把經濟拖入一個惡性循環。除了源源不斷的負面經濟資料和預期,還有影響數百萬人的社會噩夢。大規模失業極其嚴重(超過一半的青年沒有工作),而赤貧出現在街頭巷尾。幾年前還有正常和看似穩定工作的人現在甚至需要在垃圾桶中尋找食物。

這裡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矛盾——西班牙資本主義極力保持所謂“一流國家”的水準,而工人階級的生活水準正陷入第三世界的水準,毫無希望地等待走出危機的“道路”——,將在未來的時期裡對局勢起到確定性的影響。新的階級戰場不斷擴大,其激烈程度持續發展。在西班牙北部,煤礦工人的激烈鬥爭就足以反映這一點。他們在農村周圍的公路和鐵路設置燃燒的路障,並用自製火箭進行自衛。在一些鎮成功地趕走了員警。

礦工的無限期罷工在阿斯圖裡亞斯(Asturias)和萊昂(Leon)已經持續了數天,並有運輸工人加入。煤礦地區白天發生的衝突已經類似於內戰的情形在網上被廣泛傳播。工人糾察隊和使用橡皮子彈的防暴員警的戰鬥會極大的激化國內的憤怒和反抗的願望。因此資產階級報紙上數天都沒有報導罷工的消息。危機的深化總是和抵抗程度增加相伴的。

過去兩個月出現了自從危機發生以來,最緊張的動員階段。3月29日的大罷工和不計其數的數百萬人的集體動員,五一勞動節的超過百萬人的大遊行以及五月12日全國百萬人在各個城市遊行慶祝“憤怒運動”一周年。5月22日,初級教育部門80%工作人員罷工。這些群眾動員,儘管是由運動的“領袖”發動的,顯示了資本主義在實施讓人民貧困化的計畫時不可能不引發工人階級和青年的怒吼。

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救助——無法解救經濟的根本性問題

上週一幅漫畫被廣泛傳播。內部事務部長克裡斯托瓦爾•蒙托羅(Christobal Montoro)說:“西班牙的救助計畫在實現前需要一個最委婉的說法來稱呼它”。現實是,拉霍伊(Rajoy)政府已經懇求救助數周了。但是它需要得到一個能保住面子的救助方案,而不是類似於愛爾蘭、葡萄牙和希臘的。

首先,他們曾說救助是不必要的,因為歐洲央行有能力通過大規模購買政府和銀行債務(事實上的救助)來緩解壓力,這在2011年11月避免了三駕馬車的救助。這次這種情況沒有發生,政府就改變策略。現在變成西班牙不需要救助,需要救助的只是銀行!這完全不符合整個債務危機的邏輯:之所以市場需要西班牙能得到救助的保證,正是因為他們相信西班牙無力救助它的銀行。這樣,為了能避免陷入愛爾蘭式的結局(西班牙政府由於它的銀行承諾實際上已經破產,而被迫救助),右翼人民黨(PP)開始要求歐盟直接救助銀行,而不要通過西班牙政府。

最近銀行危機造成西班牙第四大銀行Bankia銀行的崩潰和國有化,其發展速度令人窒息。僅僅在Bankia總裁保證這家公司能解決其自身的金融問題的幾天後,它就需要緊急國有化。“國有化”和將其重新資本化而產生的公共開支在幾天內從40億歐元上升到幾乎250億歐元。西班牙資本主義對這次危機的來臨毫無準備,在Bankia崩潰的同時,在最近的金融改革中設立的為銀行業提供“緩衝”的有序銀行重組基金(Fund for Orderly Bank Re-structuring, FROB)只有僅僅50多億元的資金。

和其他類似的經濟體,如愛爾蘭相比,西班牙相對較低的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比在2008-2009年的“未完成的”銀行救助方案中起到了對大的作用。但是後來,它不僅沒有從國有化銀行壞債的問題上吸取經驗,而且人民黨政府和歐洲大國看起來決定重複產生新的危機。但救助Bankia銀行就讓國債增加到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90%,而遠超之前所有的預期。而現在新的1000億歐元的國債將使這一數字繼續上升。這怎麼可能會讓市場給西班牙經濟“減壓”呢?

這被稱為“軟”救助,限制在金融行業中,而避免附加上“三駕馬車”的緊縮計畫。然而,儘管事實上西班牙政府的政策已經很大程度由“三駕馬車”發號施令,而認為這一救助的同時,不會導致野蠻的反工人措施的想法是極其荒唐可笑的。歐洲委員會推出的條件只是把西班牙3%的赤字限制目標推遲了一年,在這些條件中包括加速休金改革,加深勞工改革及使失業救濟制度進一步惡化。這只是所要求“犧牲”的一個小小的例子。

西班牙經濟的規模和重要性給了拉霍伊(Rajoy)政府迴旋的餘地和談判的籌碼,而(到目前為止)避免一個“希臘式”的三駕馬車救助計畫及其血腥的條件。意料之外的是,這給希臘、愛爾蘭和其他國家的右翼恐慌吹了冷風,它們基於三駕馬車的命令不能違抗。但是西班牙仍然被“垂簾聽政”,正如西班牙媒體提及的,三駕馬車的緊縮“建議”現在更像是通過救助這封恐嚇信來進行的“指令”。像其他國家一樣,救助會被分期支付,並威脅如果政府“行為不當”資金就會被撤走。

無論西班牙銀行得到怎樣的救助,其都不會包括救助普通人,而只會執行將數百億歐元的公共財政用到解決私有領域的壞債上的政策,而最終由遭受折磨的工人、青年和失業人員承擔。只救助銀行的救助計畫同樣只是西班牙國債危機的一個方面,對解決它的根本性問題毫無幫助,自治區也存在危機,而對此西班牙政府無能為力。因此,儘管銀行救助的規模在歐洲和西班牙資本主義看來是“可控的”,其對修正歐洲第四大經濟體的深度危機來說可能只是杯水車薪。

事實是,這次救助計畫是資產階級政府屈服於超級富豪投機者。而正是由於這些投機者存款和投機使得銀行和經濟處於危機中。希臘6月17日將進行的大選中,如果激進左翼(Syriza)獲勝,將為工人階級選民提供了一個打擊資產階級的緊縮政策前景。對西班牙銀行的救助是歐洲資本主義處理禿鷹資本家憤怒的一部分。他們不受限制的投機破壞了銀行業,特別是在邊緣經濟體(葡萄牙、愛爾蘭、義大利、希臘和西班牙)。的確,世界大國決定對Rajoy政府施加干預。在星期六即將到來的歐洲峰會上,將決定“救助方案”,新聞報導不斷提到最後時刻歐巴馬、歐洲大國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此進行的干預。

資本外流?

資本主義已經證明它無力阻止一個希臘式的結局在西班牙發生。避免這一災難的重任落到工人階級、青年和他們組織的肩上。開始同現正進行的降低生活水準和摧毀福利國家進行鬥爭。最終這一鬥爭將是國際性的。左翼因此有歷史責任提供一個確定的方案來替代歐盟資本主義緊縮政策造成的悲慘苦難道路。西班牙被阻止貸款而資本正在逃離這個國家(從1月份開始,幾乎有1000億元離開西班牙經濟體),這被媒體和政府用來鼓動恐慌情緒。但是這一恐慌能夠用來解釋政治替代選擇,並對銀行家和資本家進行反擊。

20家最大的西班牙公司擁有400億歐元資金儲備,世界經濟危機的程度導致無利可圖,導致這些資金無法進行投資。如果讓這些錢工作,對經濟進行革命性的重建是必要的,因此大公司和大工業需要在民主公有制下運行。

這樣才可能制止資本外逃,並把西班牙的財富(目前富豪和公司控制的)用於反危機的計畫,創造就業和公共工作。今年計畫用於填補西班牙債務黑洞的290億歐元(更不要說數十億歐元將被用於購買房地產商在銀行中的壞債)將能夠轉而用於社會需求。

當前迫切需要這些政策改變西班牙經濟乃至整個歐洲的現狀。但是只有執行社會主義政策的工人階級政府才能夠推出這一綱領,並貫徹實施。在西班牙和其他歐洲國家實施這些替代政策在今天全球化的經濟中將只是關鍵性的替代資本主義歐元區和歐盟的國際工人階級鬥爭中的一小步。

自治區和民族問題的危機

除了銀行危機,西班牙之所成為危機的中心在於市場缺乏對拉霍伊減少赤字的能力的信心。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於,事實上17個自治區政府控制著全國40%的支出,這使中央政府削減預算的計畫變得極為複雜。2011年赤字的“突然”增加主要是由這些自治區產生的。西班牙資本主義的代表們以為,一旦人民黨不僅在中央政府而且在大多數自治區政府中獲得議會多數將能很好地解決這一問題。

他們充滿希望的預測基於這樣這個想法,即人民黨將取代“不負責任的黨派”。然而這樣的承諾,和其它承諾一樣,沒過多少時間就被撕破了。僅僅幾周前,2011年的赤字再次增長,因為在三個自治區發現了隱藏的“過度支出”。而這三個自治區(瓦倫西亞,馬德里和卡斯蒂利亞 – 萊昂)執政的都是人民黨政府!

在一些自治區,經濟危機極端嚴重。例如上個月,為了在市場上投放六月期的政府債券,瓦倫西亞區需要支付比希臘更高的利息。加泰羅尼亞區,是比葡萄牙更大的經濟體,面臨破產和中央政府干預的威脅。不過反過來中央政府也無力承擔!總的來看這類似於歐元區的狀況,危機地區要求發放中央擔保的債券 (hispanobonds),而中央政府當下竭力抵制這一做法。

西班牙政府的民族對立,由來已久,並且無可避免地將在資本主義危機的情況下繼續加深。特別是關於如何分配資源導致的地區矛盾加劇。巴斯克地區人民黨和社會民主主義的西班牙社工黨(PSOE)組成的聯合政府破裂,選舉將可能在明年11月舉行。在這些選舉中,最近合法化的巴斯克民族左翼勢力有可能繼續獲得選舉勝利。他們由於巴斯克分離組織埃塔(ETA)的軍事活動的結束而得到加強。在最近2011年11月20日的大選中,該勢力(之後以Amaiur名稱對外)在巴斯克省獲得最高票而把人民黨擠到第四!

在加泰羅尼亞(Catalunya),民族主義的加強表現在中右政黨加泰羅尼亞集中團結黨(CiU)政府的極端言論中。該黨一直是加泰羅尼亞民族資本主義的喉舌,把民族主義和獨立公投的威脅與野蠻的緊縮政策結合在一起,超過了拉霍伊的速度和野蠻。最近一輪改革包括結束免費醫療和五元每天的住院費。拉霍伊的加泰羅尼亞“敵人”同時也是他最值得信賴的緊縮盟友,在馬德里的議會通過了他的反工人改革法案。

儘管加泰羅尼亞集中團結黨(CiU)的“民族主義”只是要求在現狀下獲得更大權利的籌碼,其政府政策對勞動人民的教訓是,從西班牙獨立而繼續在市場和緊縮的鐵蹄之下的加泰羅尼亞,無論是對於加泰羅尼亞還是其他的工人階級,都不會是向前邁進的一步。

只有團結的工人階級運動能夠阻止由危機帶來的分裂的危險。這樣的運動必須從一開始就在全西班牙(及其之外)發起對中央政府和西班牙資本主義的抵制。

另一方面,工人運動和左翼必須抵制反動的西班牙民族主義抬頭,其分裂遊戲將把階級鬥爭的焦點引開。保衛民族自決權同樣是任何能夠聯合鬥爭替代削減政策和資本主義的綱領所不可或缺的。

當危機發展時,革命社會主義者被迫要對西班牙民族地區要求更大自治權,乃至上升到獨立的問題表明立場,尤其是在巴斯克地區。而蘇格蘭在2014年將進行關於從英國獨立出去的公投,也將對此產生一定影響。任何爭取民主和民族權利的成功鬥爭必須從全西班牙的團結鬥爭開始,並且基於清晰的階級和國際主義分析,清楚地解釋為什麼基於資本主義的獨立是沒有前途的死路。

這樣,根據大多數人的意願,建立一個工人共和國的鬥爭將成為建立西班牙社會主義聯邦、社會主義伊比利亞半島聯邦、歐洲社會主義聯邦,乃至更大範圍的社會主義聯邦的一部分,並通過包含所有少數族群語言和民主權利的鬥爭反對西班牙資本主義。這和巴斯克民族主義運動的傾向完全不同,他們把和資本主義的巴斯克民族主義黨(PNV)結盟看作向前發展的一部分。基於清晰的包括民族自決權在內的反資本主義綱領,在巴斯克省和全西班牙建立的一個左翼的聯合陣線將能更好地服務巴斯克工人、青年和失業者的利益。

左翼的發展和挑戰:支持建設一個基於社會主義政策的群眾性革命左翼力量!

當前的爆炸性形勢讓聯合左翼(IU – United Left)達到了約20年來最高的支持率,在最近的民調中擁有12%的支持率,幾乎是去年11月選舉得票數的兩倍。這是由於日益增長的抗爭和動員所反映出來的激進化和兩黨制的削弱。因為工人階級群眾的廣泛階層在經歷了腐敗的薩派特羅(Zapatero)政府之後拋棄了社工黨。儘管人民黨支持率崩潰了,但社工黨也沒能在民調中恢復支持率。然而,儘管聯合左翼從危機開始時的群眾意識左轉中獲益,而且當時老邁的利亞馬薩雷斯(Llamazares)領導層被替換掉,但聯合左翼的領導層有可能使該黨喪失最近獲得的支持。因為該黨不斷地在自治區和行省同社工黨組成聯合政府。在當下危機的環境中,像社工黨這樣為老闆們的體制服務的政黨,只會領導一個進行野蠻緊縮政策的政府。

儘管遭到普通黨員和支持者的反對,聯合左翼在5月的選舉後進入和社工黨聯合組成的安達盧西亞(Andalucia)政府就證明了這一點:他們宣佈的預算包含安達盧西亞有史以來最嚴重的預算削減。相反,希臘激進左翼聯盟(Syriza)拒絕同支持緊縮的政黨結成聯盟而呼籲成立左翼聯合政府,這有可能使其選票在新選舉中翻倍。而大多數聯合左翼領導人沒有從這當中學到什麼,他們更在乎高官厚祿而非挑戰資本主義。

聯合左翼(IU)領導層組織的決定是否加入政府黨員“公投”的基礎被蓄意弄糟了。革命社會主義(工國委[CWI] 西班牙支部)的立場是聯合左翼應該在支持社工黨候選人選舉地區主席的同時,繼續通過堅定的工人階級鬥爭反對一切緊縮政策。而在投票中沒有這一選項,使成員被剝奪在公投中選擇的機會。這導致了由自治區議員山奇茲•古爾迪羅(Sanchez Gordillo)發起的抵制公投運動,這場運動引起了廣泛的關注。而山奇茲•古爾迪羅(Sanchez Gordillo)在選舉中堅持反對組成聯合政府的立場。

在阿斯圖裡亞斯,聯合左翼領導層甚至在黨員投票前就已經和社工黨達成協議,深感震驚的基層黨員投票拒絕領導層加入政府。普通黨員反對政治協議和“相對少邪惡主義”的立場必須進一步組織一個全國範圍的反對這些政策的組織形式,而且這一組織形式應該既存在於聯合左翼黨內也存在其黨外。這樣的反對聲浪能組成決定性的論點,從而在革命社會主義政策的基礎上從基層起重建左翼。

儘管資本主義歷史性失敗的客觀條件已經有所準備,但是當前形勢缺乏群眾性革命左翼這一決定性的因素。

需要準備48小時總罷工,並將其作為推翻人民黨(PP)政府的群眾鬥爭的一部分。當前親緊縮的政權必須被工人和窮人的政府所取代,這個政府應該提出以下訴求:

拒絕支付債務!國有化銀行並置於民主控制之下,進行資本管制以阻止資本外逃。
支持一個大規模的公共投資緊急方案!通過徵收財富稅將超級富豪的財富和大公司的巨額儲備用於投資。
為一個勞動人民的政府而鬥爭,公有化關鍵經濟部門並將其置於民主管理之下,開始實施社會主義的計劃經濟。
支持以國際鬥爭為起步的一場國際性的替代鬥爭!支持在“被救助”國家集體進行一天總罷工,作為邁向歐洲總罷工的第一步!
對資本主義歐元區和歐盟說不!為另一個自由和民主的社會主義歐洲共和聯邦而奮鬥!

階級鬥爭能夠改變政治版圖

正如在其他地方一樣,主要的工會(以西班牙工人委員會(CC.OO)和西班牙總工會(UGT)為例),領導人仍然是阻礙形勢發展的巨大障礙。很不幸,他們對於群眾動員高漲和3月29日罷工行動的成功的回應是一種瓦解動員的一種策略。相反,他們應該在此基礎上加強鬥爭,例如發起一場新的48小時總罷工(這正是革命社會主義組織在3月29日罷工期間及其後所積極呼籲的)。

他們把任何有實質意義的動員推遲到“人民公投”之後。“人民公投”是將在秋天某個時候舉行的一個群眾表明反對緊縮政策的活動。(仿佛總罷工還不足表明這一態度)。這一政策的後果已經清楚顯現。在大罷工顯示了群眾的力量之後,工會領導人缺乏行動是其虛弱的公開標誌,而這給了政府信心使勞工改革變本加厲。這一勞工改革法案在議會中審議時,馬上激起了罷工抗議。

現在急需將已經一致反對緊縮政策的基層工會成員組織起來。圍繞在一個戰鬥性的策略周圍,呼籲自下而上的民主控制以取代黃色工會官僚。一些工會,包括一些更小規模的替代性的工會,提供了關鍵的積極的範例,以展示一個真正的、戰鬥性的反擊應該是什麼樣子的。當這些重要的鬥爭被揭示出來得以傳播,它們可以作為撬動工會舊建制的杠杆。

一個例子就是煤礦區工人的偉大鬥爭。這場在幾天前爆發的抗爭反對(政府)削減61%的補助資金,因為這實際上意味著消滅了該行業的就業機會。工人對削減補助的反應是一場富有戰鬥精神的抗爭大爆發,而且這一特徵不只是表現在礦工自己中,而且是整個阿斯圖裡亞斯自治區(Asturias)的工人階級都加入了進來。他們的抗爭預示更大規模爆發的來臨。目前,正在呼籲6月18日在礦區進行所有行業工人的總罷工。如果罷工發展迅速並受到歡迎,將會給該國其他地區帶來意想不到的發展。

這些抗爭的迅速發展,不可避免地將帶動更廣泛的階層。將可能看到未來幾年工人階級的力量完全改變社會和政治版圖。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