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查維茲和玻利瓦爾革命向何處去?

當前的政治局勢

約翰·裡瓦斯(Johan Rivas)社會主義革命組織(Socialismo Revolucionario)- 工國委CWI委內瑞拉支部

本文首刊於七月一日發行的《社會主義者》雜誌第16期,​​如有意訂閱《社會主義者》雜誌,請聯絡EMAIL: twsocialist@gmail.com

在委內瑞拉即將舉行總統選舉之際,玻利瓦爾革命再次到達一個十字路口。長久以來,總統選舉首次出現了右翼的真正威脅。委內瑞拉右翼力量大有增長,並團結在擊敗查維茲這個共同目標之下,組成並「統一」在鬆散的選舉聯盟。這反映了「玻利瓦爾革命」的失敗和缺點。自從查維茲上臺以來,最大的弱點是一直未能推翻資本主義制度,而引入真正民主社會主義制度取而代之。

在過去的13年中,曾經出現數次可能實現以上變革的關鍵時刻。雖然今天查維茲政府提出的只是內容空洞的激進言辭,但是工人階級和廣大的普通勞動人民曾經數次積極提出需要變革,並要求實行社會主義社會改造。然而不幸的是,這些要求被政府中部分勢力所阻撓和拖延,因為這些人的利益在於繼續維持資本主義制度和自己的個人財富與權力。

10年前2002年4月,美國支持右翼發動政變,當時顯然就是其中一個​​極為有利的時機。當時的大遊行震撼人心,表現出了大多數委內瑞拉人的勇氣。他們清楚知道自己冒著被殺害的危險,依然從郊外向卡拉卡斯城中心的老城進軍,要求讓查維茲復職。許多民眾要求武裝,並組織民兵保衛民選政府和其所代表的力量,然而要求被拒絕了。2002年的遊行和2003-2004年「老闆罷業」(The Boss1 Blockout)大幅推動了工人階級和人民群眾的訴求,並迫使查維茲的言論變得激進起來,開始支持廣大人民群眾對於社會主義的呼籲。此後,查維茲進行了許多改革,而且其中不少確實為給很多人的生活帶來了顯著的改變。然而,當時眾多左翼有種想法,就是在現有的資本主義制度下同時運作一套與之「雙重或平行的制度」,然後終推翻資本主義制度。然而正如我們當初早已警告,這想法破產了,資本主義制度至今仍然在繼續運作。

今天工人階級的訴求仍然和他們當年的一樣。正如我們一直在文章和出版物中針對玻利瓦爾革命指出:「只要舊的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國家的結構仍然維持,那麼沒有一場社會、政治或經濟改革會是完全成功的和持續下去的。」查維茲本人在各種演講中也曾這麼講。

前進還是後退?革命還是改革?

在這13年中,工人、窮人和深受資本壓迫的人在政治階級覺悟方面取得重要進步。這某程度上是因為社會上的辯論,例如關於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工人控制,徵用和國有化、私有財產的特徵、民眾的力量、公民權利要求等問題。雖然很多次這些辯論和討論被查維茲運動中的改良派故意扭曲和操縱,而且遭到資產階級的兇猛攻擊,但仍然是委內瑞拉政治進程中的最相關的因素之一。

沒有一個具有凝聚力的民主的革命領導層和組織,這些民主辯論和討論往往就沒有管道,不能最有效地用以推進鬥爭。就如何實現成功的社會主義改造,人們往往無法得出正確結論的。

與此同時,查維茲的改良主義政治意識已被證明無法與資本主義制度實現決裂。委內瑞拉政府2007年嘗試修憲失敗正好體現, 雖然查維茲主義(Chavism)是左傾進步的民主資產階級政治,但其領導的「革命」並沒有計劃取代資本主義制度。

查維茲主義(Chavism)允許統治階級通過日益恢復其右1翼組織,而有重新奪取政權的危機。然而,這一次不是通過發動政變,而是通過同樣使查維茲獲取權力的資產階級民主選舉制度。殊為不幸的是,正是相同的右翼力量,工人於2002-2006年的革命進程曾經將之挫敗;但是很遺憾今天其力量得以重建並恢復。

在最近的一系列選舉中,統治階級地位日益增強。2008年的地方選舉中,右翼在全國範圍內增加了其選票和當選的席位。他們不僅是主要的人口分佈區,也是主要的工業區,全國許多主要城市贏得了席位。在2009年選舉新的國民議會(會期2010-2014年)選舉期間,右翼再次在一些地區獲得重要增長。原本他們因為犯下錯誤,以及群眾支持玻利瓦爾革命運動,丟失了這些地區的席位的。2009年,右翼實際上得票比政府更多。然而,由於各個州議會代表的數量有所變化,右翼在國民議會中贏得的席位比政府更少。

以上症狀反映出過去數年玻利瓦爾革命退縮和停滯不前。政治改良主義已經成為來自於革命內部的反革命力量,由軍方和政府的官僚階層所領導,並劫持和控制今天領導委內瑞拉政府和國家機器的統一社會主義黨(PSUV)的領導層。

右翼改變策略

右翼已經改變了戰術一段時間。與以前不同,他們不再與查維茲主義(Chavism)及其領導人,尤其是查維茲,進行直接對抗;而是集中攻擊政府的效率低下和社會問題。儘管政府進行大量官方宣傳,並宣稱在住房、就業和農業等方面,與其他國家合作而進行龐大投資以解決這些特定問題,但政府並沒有因此獲得任何選舉上的優勢。右翼偏偏是就在這些領域發動攻擊。

右翼還繼續猛烈攻擊政府是一個「共產主義政權」,並透過引用一些前史達林主義的國家的歷史經驗,包括古巴,而公開捍衛資本主義制度。他們宣稱儘管資本主義制度存在一些弱點和局限性,但仍然是人類制度最好的選擇,而且能提供民主、和平等等。反對派候選人的初選亦反映這點,一個候選人現在竭力吹捧「人民資本主義」的口號。初選活動表明,右翼不僅信心提升,而且委內瑞拉社會中某些階層,特別是青年人,被其「民主權利」宣傳和言論吸引到反對派的陣營。就此,右翼顯然充分利用這機遇,只要有可能就將政府政策與反民主掛起鉤來。顯然,與此同時,右翼試圖隱瞞自己歷史上的反動政策,淡化過去40年委內瑞拉所謂「民主時代」制度性侵犯人權的行為。

今天右翼是披著羊皮的狼,新領導人們玩弄著「進步民主」辭藻,有效地利用政府內部的失誤、官僚的腐敗與低效,累積自己的政治資本。而正是政府的官僚作風越來越給右翼提供機會,讓其選舉有進一步的發展。例如,政府曾長期以來否認委內瑞拉存在犯罪嚴重的問題,同時聲稱媒體報導的高犯罪率的情況是虛假,是「帝國主義」的工具。但一年後,這個政府又公開宣佈存在令人擔憂的高犯罪率和暴力犯罪。同樣,政府在衛生服務也否認問題,讓右翼勢力連續三年機會主義地譴責公立醫院危機和腐敗。直到2010年,查維茲才公開承認公共衛生領域存在危機,而且在其資金管理上已經「徹底失敗」。

現在右翼將自己打扮成一個民主力量,可容納從極右到中左的各種政治意識形態,並通過「民主團結圓桌會議」(西班牙文:Mesa de Unidad Demoratica)掩蓋各自間的分歧,來實現這目標。「民主團結圓桌會議」不僅能夠人為地持續審查各組織的自我意識和反動勢力,並能吸引那些從左向右轉化的動搖不定的機會主義政團。甚至有些以前曾經屬於查維茲主義旗下的所謂「左派」政黨,諸如社會主義運動(Movement to Socialism)、大家的祖國(Patria Para Todos)、紅旗黨(Bandera Roja)和爭取社會民主主義(Por la Democracia Social),如今都熱情地捍衛「民主團結圓桌會議」。

政治宣傳激烈化 政治局勢兩極化

迄今,這個聯盟集結任何反對當局的各路人馬,在2月12日舉行了初選,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成果——右翼候選人羅登斯基(Henrique Capriles Radonski)將在今年10月7日的總統選舉中對抗查維茲。右翼的團結將進一步激化在委內瑞拉早已存在的政治兩極分化。其結果是,工人和普通民眾會夾在雙方的一場殘酷的心理宣傳戰,戰爭並無疑會在未來數月更趨惡化。一方面,右翼會強調國家深處嚴重的危機,並蓄意誇大政府的弱點和缺點。另一方面,政府則會描繪委內瑞拉的發展突飛猛進,並會審查群眾和革命運動中的批評,隱藏自己的錯誤和腐敗醜聞,宣揚查維茲是人民的唯一的救世主,其戰術與史達林主義政權使用的沒有什麼不同。同時,人民群眾和工人階級的要求縱然沒有得到顯著改善,政府也會有策略地將之利用,解釋由於自己掌握政權為時尚短,所以無法滿足這些要求。

委內瑞拉經濟繼續在資本主義邏輯下運行

除了通過社會和政治改革取得的一些進展外,委內瑞拉經濟仍然在資本主義制度主導的邏輯下運行。這反映在一個事實上 – 國內生產總值(GDP)的70%仍然控制在(新舊)資產階級手中。

委內瑞拉的資本主義經濟處在萎縮中,無法像墨西哥、巴西、智利和阿根廷等其他拉美國家實現增長。即使在今天,表現為封建生產關係的「莊園」制度(Latifundo)仍然存在。經濟在資本主義制度的形式下出現倒退,只有一些中央控制的部門,如石油及其相關產業得到發展,但並沒有帶來生產力增長。

儘管說委內瑞拉在其他經濟領域也有巨大的發展潛力,90%的國家經濟和利潤是通過石油行業支撐的。在同一時間,60%的利潤用於進口食品和工業製成品,雖然它們可以很容易地在國內生產。這反映了民族資產階級的特點和玻利瓦爾式「21世紀社會主義」的局限性。

2009年,當全球金融危機正式降臨委內瑞拉時,其經濟遭受了2年的經濟衰退,令國家至今沒有從世界現實和全球資本主義制度中擺脫出來。政府固然可能有不同說法,正如2008年政府曾表示,委內瑞拉將不會受世界經濟衰退的影響。

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反映了控制國家機器的查維茲主義領導層的階級性質,在這意義上是個轉捩點。政府應對經濟衰退的手段幾乎和其他資本主義國家完全相同——增加稅收、削減社會支出和隱蔽的緊縮計劃。三年來,政府按照嚴重壓低的油價計算年度預算(預算中設置的石油價格是每桶40美元),使政府可以積累平行基金,從而在應對全球金融危機時,採取與其他國家不同的做法。過去一年,這些資金使政府能投入在住房、就業和農業等民粹主義的方案上,並能為極端貧困的養老金領取者和家庭設立局部的社會保障體系。

對「玻利瓦爾革命」不同的觀點和展望

我們不想在分析中犯下許多左派政黨的常犯錯誤,也就是毫無批評地支持查維茲主義,宣稱委內瑞拉當下的一切都是完全正確的,或是宣稱任何事情都沒有發生,狀況一切如前。事情從來不是非黑即白的。在現今這個複雜的局勢中,充分權衡利弊後進行馬克思主義分析,才是得到一個準確結果的關鍵。

現在委內瑞拉的政治進程包括了準革命、革命中和反革命的各種元素和階段。由於早期的大規模群眾運動,查維茲政府受到壓力,令這個玻利瓦爾主義政府在最先幾年中貫徹的經濟、政治和社會政策對人民大眾的生活確實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但與此同時,這些改良和查維茲主義的激進的民族民粹主義思想的政策都是很有限的。而且,現在極為迫切需要的,是在群眾運動和工人階級中,有一個具自覺意識的獨立革命組織。這樣的組織不僅僅作用於對政府施壓,維護並加深已經實現的改革,更重要的是要求政府與資本主義制度決裂,並努力以真正的革命民主社會主義將之代替。當然,這必須與拉美地區及全球對社會主義的需要相聯繫起來。

查維茲主義領導衰退 大眾革命運動退潮

玻利瓦爾主義革命運動的進程已經令查維茲模式和查維茲本人的力量深切衰退。最近有一項傾向官僚集團的民意調查表明,查維茲仍然持有60%的支持率。儘管如此,正如以下將簡單說明,我們不應僅憑此便低估查維茲的受歡迎程度。

現今,真心希望實現社會主義革命的左翼組織與社會運動出現了原子化的現象。與此同時,左翼政黨領導層的危機也在加深,以至現在工人階級已經沒有明確的代表。

官僚集團有意識地收編群眾運動中湧現出來的積極分子,是出现上述現象的其中一個原因。幹部們基於認同「玻利瓦爾主義國家」是「工人和人民國家」這一前提而被收編,很多被官僚國家機器吸納。政策的錯誤致使了許多群眾革命運動失去其獨立自主性和正確的領導,亦解釋了今天在各種獨立的左翼群眾運動中發生的一切。

然而吊詭的是,正正是由於以上提及的形勢,革命者在基層群眾層面上已經開始緊鑼密鼓地重新組織。但這一進程相當緩慢,並將在悲慘的境地之中持續很久,還會遭受來自於正在壯大起來的反革命改良派官僚集團和右翼勢力的百般阻撓。

查維茲主義運動的綱領已經到達了它的瓶頸,無法解決產生貧困和剝削的社會結構問題。像我們著重指出的,在這個國家,資本主義制度絲毫沒有被觸及,而政府最近的政策也漸漸被自己的官僚集團所同化,並逐漸向其靠攏。而且,這種趨勢似乎還會繼續持續下去。

查維茲的病況如何影響未來前景?

具體來講,查維茲的病情已經改變了整個政治局勢的前景,並迫使雙方各自改變策略。在去年年底,他曾宣稱自己已經痊癒,但是最近,他又宣稱癌症實際上復發了。不論他會否去世,還是暫時或長期退出政壇,都會在未來政局走向上引發了多種多樣的可能性。

然而,可以確定的是。現在查維茲和查維茲主義遇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如果查維茲沒有健康的身體抗衡右翼勢力,他們將難以維持國家的政治形態及自己的地位。很久以來,右翼勢力第一次有可能勝利,並且有可能歷史性地擊敗查維茲主義。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將是對工人階級和左翼勢力一記響亮的耳光。

不管有沒有查維茲,當今政府仍然受大眾擁護,被視為總統選舉的最佳投票對象。在人民大眾與查維茲之間有著無與倫比的情感和精神上的聯繫,在查維茲最近去古巴做化療和放射性治療的時候充分證明。毫不誇張地說,委內瑞拉大選是極為感情用事的,個人感情連繫對選民決擇的影響,與政治政策的重要性不相伯仲。但是,查維茲主義內部的矛盾將在群眾中造成分裂,並將影響人民大眾的團結,也是競選對手們所希望看見的。

右翼勢力確實是希望擊敗查維茲,但並不旨在擊敗一個沒有查維茲的政府。他們希望查維茲即使身體狀態不佳,也至少要活著。原因是,縱然右翼勢力不會承認,查維茲的個人形象不但能維持查維茲主義者(的凝聚力),也能維持右翼的凝聚力。沒有查維茲,「民主團結圓桌會議」不但難以在打倒查維茲的旗幟下團結,而各派別更會因其分歧而四分五裂。

如果查維茲得以康復,並且贏得總統選舉,他將面臨一個艱難的抉擇,究竟應該將現有的革命更加激進化並向前推進,還是逐漸轉向與民族資產階級和反對黨中溫和派合作?就2011年12月和2012年4月的地方代表選舉的情況來看,後者極有可能發生。右翼獲勝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右翼當選,將迫使政府進行讓步,並將使激進派的機會繼續減小。

缺少一個革命的替代方案

拋開查維茲主義的內部矛盾不談,有一點是很明確的,是查維茲個人本身對許多工人和百姓仍然有很大的吸引力。儘管右翼方面試圖表現出自己積極進步,並對人民大眾表現出友好的態度,但始終不能代表任何群眾的利益。但是,隨著時間推移和查維茲病情有所變化,而右翼勢力在候選人中有可能佔據上風。人民大眾和工人階級再次被推向了歷史的十字路口。

當然選舉的整體情況和結果現在還不能確定,不過查維茲擁有經營了13年的政府體系、穩固的官僚集團、民粹主義的綱領、還有來自草根階層的廣泛支持,因為很有可能獲得最終的勝利。而一個潛在的右翼政府將面臨巨大的困難,不僅僅是因為在國家結構方面和理論層面上,例如面對由基層草根組成的社區委員會,右翼政府會遭遇困難;更為重要的是,即使右翼政府上臺,委內瑞拉的現存問題仍不得以解決,換言之,他們也不會比查維茲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做的更好。

此外,右翼政府將會在全國甚至整個南美大陸引發社會及政治的不穩定,是國際統治階級不欲見到的。尤其是現在全世界各區的準革命的動盪格局;而委內瑞拉作為主要石油產地具有特殊地位。拋開美帝國主義的誇張過激之詞不談,查維茲確實給他們提供一個相對穩定的局勢。

與世界各國一樣,現在的政治局勢受到如下狀況的影響,缺乏一個代表工人階級的獨立革命組織,其政綱能夠推進鬥爭向前發展,並最終擊潰資本主義制度。正當兩大勢力都極力鼓吹自己是代表人民大眾的唯一力量之際,只有這樣的組織才有可能突破現在右翼勢力與查維茲主義各居一端的政治格局的約束。

儘管查維茲主義發生了一些倒退,但是大多數群眾和工人階級仍然傾向於投票給查維茲。儘管現在批評的聲音比以前更多,但支持查維茲的人將比棄權或者轉而支持右翼的更多。他們的直覺和歷史的教訓告訴他們,在查維茲的領導下他們的境況還有變好的可能,但在右翼的領導下,這將不復存在。

但是,與此同時,右翼勢力首次團結一致推舉總統候選人,對其低估將是巨大的失誤。作為馬克思主義者,在充滿各種相互矛盾的證據中只關注一種可能性,那將是個錯誤,因此我們不能忽略任何可能性,並需要為所有可能性都做好準備。我們必須保持隨機應變的能力,並充分意識到在委內瑞拉存在許多種可能性,儘管其中有一些看起來比較渺茫。

在選舉當中,我們會強調,「不考慮擊敗資本主義制度,並推動一場社會主義革命,而只是給查維茲投票是不夠的,…。」我們帶有批判性地支持投票給查維茲,但是,這不足以擊敗反革命勢力或將現有的政治計劃深化並繼續推進。我們不應當再授予查維茲主義無條件的自由處理權,或幻想單單通過查維茲的領導我們便能獲得進步。我們必須揭露右翼勢力偽善的一面,然後利用選舉平臺,將工人階級和大眾的需要置於查維茲的「偉大愛國主義」的宣傳之上,為努力建立一個旨在實現社會主義的革命政黨而鬥爭,為實現真正的滿足工人和普通民眾的需求革命性替代選擇而鬥爭:

完全國有化所有跨國企業、國家支柱企業和大地主土地,除非被證實有需要,不進行任何補償。支持由多數群眾對經濟採取民主控制,以此來保證經濟的發展能夠順應社會發展的真正需求,並協調保護環境與人類未來。
根據所有工人的實際需求和訴求,提供公平的工資、優良的工作環境,並要求立即執行集體合同。支持永久性穩定的就業,取消外包和合同制。
根據人們的居住地區提供易於獲得、適於居住的優質住房,並配給必要的服務。
為所有人提供免費高品質的教育。擴展教育範圍,並為教師提供公平的報酬和工作環境。
建立一個免費、優質、人人都可以享受的大眾醫療體系,並且在工人與大眾的控制下,儘快完成醫院建設。停止委內瑞拉政府在私人醫療方面數以百萬的投入。
結束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同性戀歧視,以及任何其他形式的歧視。保障墮胎的合法化和生育自由。
人人獲得健康的食物。
免費、便捷、安全的公共交通應由使用的民眾運作,而非由官僚控制。
建立工人控制的民主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管理委員會由工人、窮人、農民以及當地土著組成的民眾大會選舉產生。這些委員會必須保有隨時召回和撤換代表的權力,並且確保代表中實行日常的職務輪換制。
在工作場所、農村、社區建立獨立的民主防衛委員會。這些委員會應該領導大眾參與實現社會主義的鬥爭,而非讓他們被動地接受。
在南美大陸建立起民主的社會主義聯邦!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