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國委(CWI)暑期學校:世界經濟和國際關係進入暴風驟雨之際

全球縱覽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和工人群眾鬥爭

芬金•凱利(Finghín Kelly),社會主義黨(工國委CWI愛爾蘭支部)

本周,有多達400人出席為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在比利時舉行的年度暑期學校。參與者來自包括俄羅斯在內的歐洲各地,此外還有來自哈薩克、巴西、加拿大、魁北克、澳大利亞和斯里蘭卡、奈及利亞、黎巴嫩和其他地方的訪客。芬金•凱利(Finghín Kelly)在本報告中總結了暑期學校7月8日舉行的一系列關於世界經濟和國際關係的精彩討論。

Socialistworld.net

過去的一年是國際關係充滿動盪的一年。世界經濟繼續停滯不前,北非和中東的革命和反革命的進程仍在繼續發展。國家之間與各國內部的緊張局勢仍在持續增強。來自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國際書記處的林恩•沃爾什(Lynn Walsh)在他的開場報告中提出如下的問題,「今日世界上是否有一個國家是穩定的,而沒有任何罷工示威和危機?」

越來越多的資本主義評論員已經認識到,世界經濟已經陷入蕭條期,生產力陷入停滯之中。林恩•沃爾什在他的報告中概述了,2008年基於債務之上的「泡沫經濟」是如何破裂,而世界經濟陷入危機之中的。G7國家中只有3個國家的生產產出大於他們在2007年之前的生產產出。義大利比其經濟高漲期的產出下降了5%,而希臘比起其2007年生產高峰期的產出大幅下落了15.9%。

蘇聯和史達林主義崩潰後的一個時期曾經是資本主義必勝信念統治一切的時期。資本主義評論員聲稱,市場經濟是組織社會的唯一途徑,它可以克服經濟問題,並提供穩定的民主政府。他們聲稱,在美帝國主義的霸權下將會出現一個新的穩定的世界秩序。不過,如果我們看一下今天的世界,就會發現這些囈語與現實真相實在是千里之遙。

在危機中,不同的資本主義列強間的緊張局勢日益增長。杜哈回合貿易談判的破裂和世貿組織稱為「潛行性貿易保護主義」的增加已經說明了這一點。這些緊張關係也在最近舉行的里約環境峰會上暴露無疑,主要的資本主義陣營間無法就環保目標達成任何實質性的協定。

日益增加的軍事緊張局勢

這種緊張局勢的增加也體現在軍事局勢日益對立上。美國奧巴馬總統最近宣佈,美國將在太平洋地區集中更多的軍事資源。這是基於中國正日益成為美國新興的戰略競爭對手在構想。羅伯特•貝歇特(Robert Bechert)在針對討論的回覆報告中指出,去年發生的戰爭數量是自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最高的;現在仍然有20場戰爭仍在持續,另有18場所謂的其他嚴重暴力衝突。這反映在軍費開支的巨大增長上。在過去10年中,真實的軍事開支增加了60%。

去年世界各地都發生了大規模的群眾鬥爭。在過去一年中,引發北非和中東地區一系列政權垮臺的巨大鬥爭仍在繼續著。這些動盪促使得到帝國主義財政和軍事支持的政權相繼垮臺,群眾運動已經成為引發世界的關係不穩定的一個主要因素。

來自英格蘭和威爾士支部的喬恩•戴爾(Jon Dale)和一位來自黎巴嫩的同志討論了中東地區的事態發展。他在報告中說明,由於缺乏一個強有力的獨立的工人階級力量反對阿薩德政權,從而使反對阿薩德的運動日益成為一場教派衝突,自從與去年三月以來已經導致16000人死亡,其中有5500人死於霍姆斯市(Homs)。敘利亞的局勢也導致地區不穩定,地區霸權和國際霸權紛紛介入其中。俄羅斯和伊朗是阿薩德政權的主要武器供應國,而許多海灣國家,特別是卡達和沙烏地阿拉伯,則供應武器武裝反對派。

埃及

喬恩談到了近來埃及的情況,最近穆斯林兄弟會的總統候選人穆罕默德•莫爾西(Mohammad Mursi)總統選舉中當選。莫爾西得到了許多資本主義國家代表的祝賀,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克林頓甚至飛到開羅祝賀他的當選。這些代表正確地認識到,如果由軍方支持的候選人艾哈邁德•沙菲克(Ahmed Shafiq)當選可能會在群眾中引起巨大的反彈,它可能重新點燃革命鬥爭。莫爾西會面對來自多個方向的壓力,其中既包括帝國主義的壓力,也有自下而上來自底層的壓力。穆斯林兄弟會的經濟綱領是新自由主義和親資本主義的,並沒有為埃及的工人階級和窮人提供真正的替代性選擇。今年政府預算是根據經濟增長4%的基礎制定的,但在現實中,經濟增長更接近1%。新當選的政府將可能需要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談判獲取貸款,而其代價則將是削減提供給家庭的食品和燃料補貼。很快就會明確知道莫爾西根本無力解決工人的問題,尤其是權力仍然控制在軍方領導人手中。由於政治進步的道路已被封死,所以工人現在仍會再次關注鬥爭的途徑。在革命的最重要的發展之一是獨立工會的增長。現在埃及獨立工會的成員有250萬,而在革命前則至多5萬人。很明確革命仍在持續,我們確定將會看到,工人階級重新採用罷工和靜坐的方式抗議,這可能會導致給予軍方領導人和新當選的莫爾西政府進一步施壓。

羅伯特•貝歇特在發言中指出,埃及軍隊的干預議會選舉,實際上,是發動了一場政變。他指出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在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辭職當天發佈就發佈一份傳單警告,軍方試圖保持權力和打擊獨立的工人運動,從而推動使革命向前發展。

許多貢獻者談到如何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將使巴西和澳大利亞等主要對中國出口商品實現經濟增長的國家產生巨大的影響。來自澳大利亞的蒂姆(Tim)報告,基於對中國的出口,澳大利亞採礦業的繁榮發展對支持澳大利亞經濟發展一直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而其他經濟部門其實已經處於經濟停滯甚至衰退之中。因此,中國經濟的下降將對澳大利亞產生巨大的衝擊力,並在未來一個階段開啟澳大利亞鬥爭的前景。

中國境內的局勢也是討論中的一個主要內容。一些發言人彙報了貢獻者報告了中國當局實施大規模經濟刺激方案的情況,估計約占國內生產總值12%的資金被注入中國經濟中。這些資金主要用於基礎設施建設上,並導致中國經濟出現大規模泡沫而導致的通貨膨脹。來自香港的文森特(Vincent)報告說,房地產泡沫就是很明顯的例證,目前中國市場上有6400萬套空置住房,而由於地方政府在房地產上的投機導致地方政府債務大幅增加。在最近一段時期,中國各地出現大規模的鬥爭,來自香港的傑科(Jaco)報告說,在2010年全年中國大陸發生180,000起群體性事件,去年發生10萬起罷工。今年7月1日香港發生一場有40萬人參與的大規模抗議,要求在香港實現民主改革。

中國經濟增長放緩?

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來自底層群眾的壓力也反映在1989年以來中國統治精英上層首次出現的公開分裂和衝突。這些分歧與其說是意識形態的分歧,不如說是在如何更好地維護統治的路徑上的差異。薄熙來事件反映了執政的中共官僚集團內部處於重要地位的「太子黨」的垮臺,也暴露了當局內部存在的緊張局勢。薄熙來使用民粹主義蠱惑人心,以爭取民眾支持反對官僚集團中的其他派別。這一事件除了暴露中國統治精英的腐敗本質和龐大的個人財富,也表明了政權內部的裂縫,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可以為工人階級鬥爭提供空間。

會議期間還討論了美國的局勢。來自美國的凱蒂(Katie)報告了2011年的「佔領」運動是如何幾乎在一夜之間爆發的。這次爆發是基於對就業前景黯淡和生活水準日益下滑的憤怒。來自美國最新的就業數字顯示,上個月全美只創造了80000個新就業崗位。這與近幾年的狀況相比有明顯下降。歐巴馬總統已經表明,他並不準備爭取實現任何親勞工政策,並表明其自身是一個大商業資本的代表。去年,我們看到威斯康辛州的學生和工人發動了一場宏偉的運動反對共和黨州長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他大規模破壞工人的工會權利。在這場運動中,有很多針對總罷工問題的討論。然而,工會領導人試圖轉移鬥爭方向為選舉服務,以推動在今年早些時候針對州長沃克進行的信任投票活動。而威斯康辛州的民主黨人並不願採取實際行動以替換這個討厭的州長,這實際上暴露了民主黨親大商業資本的真實本質。現在美國工人正面臨11月總統選舉中除民主黨和共和黨外「別無選擇」的前景,而且因為對於歐巴馬的失望,事實上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變得有機會獲勝。

繼史達林主義崩潰和美帝國主義推行所謂「震懾」策略(Shock and awe)後,包括一些左翼在內的很多相信沒有什麼能夠阻止美帝國主義的軍事實力。然而,儘管在戰爭上花費超過3萬億美元,他們並未能實現其目標。阿富汗仍被不同的軍閥所統治。東京會議上關於進一步針對阿富汗財政援助的擔憂說明了阿富汗存在大量的腐敗。阿富汗戰爭也給美國和巴基斯坦間的關係帶來危機,塔利班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間邊界地區進行活動,而美國無人機的襲擊則已造成許多平民的傷亡。歐巴馬總統曾試圖通過對本拉登的暗殺而分散對這場災難的關注。帝國主義干預後,伊拉克也是一個處於危機中的國家,並且面臨隨時陷入內戰的危險。

當歐巴馬第一次上臺時,他說他的政府主要關注的問題之一是中東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和平。但無法說在這個問題上有取得任何真正的進展。儘管巴勒斯坦領導人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願意不斷作出讓步,但以色列政權的政策沒有絲毫鬆動。這導致巴勒斯坦人民群眾中的巨大憤怒,並引發可能發生另一起義(Intifada)的前景,從而出現某種形式的大規模抗議活動的可能性。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看起來似乎有一個強大的執政聯盟,但是這掩蓋了他的政府立場的潛在弱點。今年五月以色列爆發了了大規模的社會運動,而這對政府產生真正的壓力。

儘管幾乎所有主要的資本主義評論員和策略家都警告以色列當局的言論越來越強烈反對伊朗政府的核計畫,而可能對伊朗核設施發動攻擊。這一軍事打擊將對該地區局勢將產生巨大的影響。然而不排除以色列政權由於本身的不穩定,而仍然可能發動攻擊。

對資本主義制度的質疑

近幾年的發展已導致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的人們質疑資本主義制度的合法性。資本主義國家的領導人在最近一段時期變得全面的聲名狼籍,在歐洲幾乎看不到有現任政府沒有在選舉中被推翻,或因其政策而引發工人、中產階級和青年發動的大規模運動。針對教育的攻擊是世界各地新自由主義政策攻擊的一個共同特點功能。來自加拿大的多明尼克(Dominique)談到加拿大針對教育的攻擊,和魁北克學生反對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宏大運動。來自紐西蘭的傑瑞德(Jared)也談到了學生運動面對員警的殘酷鎮壓。

關於世界經濟形勢的討論是貫穿會議的一個要點。在世界上許多地區,大規模失業已成為司空見慣的現象。現在世界各地總計有2億失業人口,其中7500萬是青年。在這種失業出現的同時,世界各地的大型企業囤積巨額現金而不用於投資。這是因為這些企業無法找到投資管道獲取能夠滿足他們貪婪的利潤。這是資本主義制度的瘋狂邏輯,把私有制和貪婪置於世界上數以百萬人的需求之前。林恩•沃爾什解釋說,我們現在看到的危機是資本主義積累的基本危機;這是資本主義制度的一場深刻的危機,而不是幾年內就會消失的週期性危機。他追溯危機起源於三十年前,即二戰結束後出現的經濟高漲期在70年代初結束之際。從這一時期起,資本家們開始轉向金融投機,因為他們不能通過實際的製造業獲取足夠的利潤。隨著新自由主義政策的推行,金融資本日益已成為世界經濟中的主導力量。自從1980年代後半期以來,推動經濟增長的主要因素是日益增加的債務,這就是為什麼自2007年以來,隨著信貸泡沫在世界範圍內的破裂,危機日益加劇。

來自瑞典的派瑞克在報告中解釋說,美國和大多數歐盟國家似乎吸取了20世紀30年代的經濟危機的教訓,在金融危機後立即轉向經濟刺激政策以避免經濟的徹底崩潰。在執行 這些最初的經濟刺激計畫後,各國政府都非常迅速轉向緊縮政策。而其他諸如「量化寬鬆」之類的措施基本就是政府印鈔票的政策,並沒有導致任何真正的經濟增長,而只是填充了銀行金庫和助長了投機活動。而國際上的資產階級現在正在討論所謂的增長政策。

奈及利亞和南亞

在討論過程中,也有人關注到這種增長的政策具體意味著什麼。資本主義評論員和政客們提出了兩種類型增長的政策。一類是新自由主義的; 向大商業資本讓步,希望它們能生產更多的產品——這意味著稅收優惠、更多的放鬆管制和取消保護工人的權利的立法。另一方面,有些人主張凱恩斯主義措施,這意味著將增加公共開支,可見因此會增加政府債務,而債務在較長的一段時間內將無法不償付。操縱債券市場的金融資本堅決反對政府執行這種凱恩斯主義政策。

阿貝(Abbey)在討論中報告了奈及利亞的局勢。今年1月奈及利亞爆發了大規模的群眾運動和為期一周的總罷工反對政府取消對燃料的補貼,這意味將大幅增加勞動人民的生活費用。當贏得政府在價格上漲的小幅度讓步後,工會領導人有意識地反對「改變政府」的呼聲,並呼籲取消總罷工。由於石油出口價格下降減少政府收入,現在政府威脅取消聯邦政府的教育補貼,這將意味著把工人階級家庭出身的學生進一步排除在把教育體系之外。大批越來越多的工人和其他民眾開始質疑當前工會領導人的作用,並尋找一個替代性選擇。

在討論中也談到了新自由主義政策對南亞勞動人民產生的災難性後果。這些政策對該地區的窮人造成了巨大傷害,也導致中產階層陷入貧困之中,從而創造出一個爆炸性的局勢。申南(Senan)在發言中指出,這些政策已導致印度數以千萬人生活在貧民窟中,而與此同時數以百萬計在房地產泡沫中建造的房屋卻白白閒置。該地區的統治階級腐敗橫行,肆無忌憚。巴基斯坦總理因為腐敗醜聞而下臺充分說明了這一點,據悉在巴基斯坦腐敗涉及的金額約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0-25%。在斯里蘭卡,泰米爾人繼續遭受著僧伽羅族沙文主義的拉賈派克薩(Rajapaksi)政權的欺壓。然而,群眾在反對該政權燃料價格上漲的鬥爭中取得重要勝利。

哈薩克

哈薩克的爆炸性局勢也是討論中的一個重要話題。來自哈薩克的艾森貝克(Essenbek)報告了該國西部地區工人群眾運動的情況。工人抗爭面臨當局的大規模鎮壓,包括去年十二月在紮瑙津(Zhanaozen)地區的示威工人面臨當局的屠殺。

在他的結論中,羅伯特•貝歇特(Robert Bechert)說明,過去二十年的背景是史達林主義和其在工人運動中思想影響的崩潰。他將現階段的工人階級運動與19世紀後半期的工人運動進行比較。在19世紀後半期,社會主義工人運動發展是通過社會主義者自覺地介入運動獲取鬥爭經驗而實現的。他總結說,這正說明在這一階段的鬥爭中,我們能夠介入運動不僅是建設社會主義運動,而且要改變世界。而這正是這次討論和整個暑期學校期間討論的目的所在。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