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資產階級民主的「不民主」本質再次顯露無疑一記7/25三案通過

你的敵人如此強悍,難道你要沉默退讓嗎?

安卡那

在7/25開始的立法院臨時會上,一次通過了三項重要的議題。美牛案的「食品衛生管理法」、國民黨版本證所稅案、旺中併購中嘉案都順利通過了,當然這些法案的個別通過都不會令人意外,但是就在一次臨時會中,同時通過三項如此重要的法案,足見國民黨政府實在是相當卑鄙。在第一天通過這三個重要法案後,之後兩天的臨時會也因為兩黨已經完成這個會期內的「重要法案」,剩下的就被擱置一旁,立委諸公們得以繼續爽快放假。這幾天,隨著旺中案的持續發展(下文將詳述),果不其然的,其他兩件案子也早已漸漸失去熱度了。透過其中的幾個議題作為「犧牲打」,掩蓋、模糊其他事件的討論,這也是為什麼立法院如此急著通過這些法案的原因之一。

美牛真的來了

從二月就開始鬧得風風雨雨,美牛在主流媒體中還是一直在「健康問題」中打轉,雖然偶爾提到TIFA、TPP在美牛協商中的角色,但終究是少數。因此最終也就在七月初時,聯合國食品法典委員會(CAC)通過萊克多巴胺最大殘餘量案後,美牛的進口早已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在前幾個月一直大打反對美牛牌的民進黨,也終於在食品法典委員會的結案後,毫無懸念地以「和國際接軌」為名,來公開表達其害怕惹火美國的立場。從各黨派政客的言論中都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他們害怕惹到美國,害怕受其貿易報復,難不成我們就沒有別的選擇?是的,在資本主義的貿易全球化下,這就是我們的「自由貿易」,弱國沒有說「不」的權力。下一步呢?內臟肉品或是豬隻進口看來已不遠矣。

畸形證所稅版本順利通過

我們在以前的文章中已經提過,國民黨版本的證所稅絕對做不到「量能課稅、租稅公平、租稅正義」(有著股市8500點的鉅額門檻,以及千分之零點零二少到可憐的課稅),即便如此,在國民黨不倫不類的版本通過後,還是有許多的證券業者吵著說「證所稅的通過會讓證券交易量縮小,台股量縮將成常態。」

除此之外,反對國民黨證所稅者,也大多是因反對國民黨和馬英九,為反對而反對的份子,或者就是投機客、證券業者、資本家,號稱證所稅(不管是任何版本)將使經濟、股市崩盤。從當初各個大資本家在報紙、媒體動用反對的輿論力量,到現在這些人還是不肯讓出任何一步。我們的所謂「民意」竟然如此「善變」,曾經連股民都支持課徵證所稅,但到最後,在工商團體、資本家的強力施壓之下,在媒體的操弄下,我們的「民主」政府再次用這樣比雞肋還不如的法案來安撫他們。這就是我們政商緊密結合的資產階級民主。

旺中集團併購案更進一步的打壓言論自由

自從旺旺集團的蔡衍明2008年買下中國時報以來,他想成為媒體大亨並掌控媒體資源的野心一天比一天明顯,如今他已經打造了一個橫跨報紙、雜誌、無線電視、衛星電視台、網路、有線電視系統的媒體王國。2011年旺旺中時集團開始計畫併購中嘉有線電視系統,如此一來更能有效的進行媒體集中化,甚至是嚴密的管控言論和新聞。因為中嘉在台灣佔有一定程度的用戶數,這一年多來,新聞界、學界、學生團體都對此表達多次抗議,也進行多次的公聽會、網路連署來表達反對的立場。但最終,NCC仍舊在內部委員更換前夕,以號稱史上最嚴格的附帶條件通過旺中併購案。

當然,在通過之前NCC和旺中集團可是有好幾個小時的閉門會議。NCC主委蘇蘅以「蔡衍明表現了相當的誠意」這樣的屁話來解釋為什麼會通過這件併購案,而且認為NCC對旺中集團做出的限制已經夠多了(像是切割中天新聞台),諷刺的是,隔天旺中集團馬上貪得無厭的表示,「我們絕對不會放棄中天,我們不會接受NCC提出的要求。」總而言之,NCC通過都通過了,決定權已經在旺中那邊,剩下的只有看那些大頭怎麼「喬」事情而已。

除此之外,這兩天旺中御用媒體的「獵巫行動」也正達到高潮。中研院法律所黃國昌是反旺中集團的主力之一,幾個月前,他也遭到國民黨立委蔡正元砲轟,用一種比流氓還不講道理的口吻警告:「黃國昌在這樣多管閒事,中研院法律所經費馬上減半。」這兩天,黃國昌更是被旺中媒體抹黑為花錢請「走路工」來抗議旺中併購案,雖然隔天馬上被查出這群人是與媒體業界關係密切的某公關公司請來的人,但旺中集團仍一副有恃無恐的態度。我們都知道這極為可能是旺中集團一連串緊密規劃好的戰術,但只要沒有證據就什麼也無法說。甚至連黃國昌抽煙、丟煙蒂這樣完全不相關的東西,也以大篇幅的報導,電視節目一整天不間斷的播送攻擊之。旺中才剛併購中嘉,這樣變態的打壓和獵巫就馬上在我們面前血淋淋的上演,而他們仍然還有更多把戲、花招在後頭。可想而知,在資本家控制下的媒體到底是什麼貨色。

所謂的資產階級「民主」

而在這天的臨時會、或是長期關注這幾個案子的發展的過程中,我們看清楚了台灣所謂的民主,其實很大一部分就是政商之間的秘密協商、政黨之間的秘密協商、國內資產階級政府與國外資產階級政府的秘密協商。在這其中,受影響最大的勞動人民本身完全沒有半點干預的份。一些人寄望的「公民社會」或是專家學者、民間團體的良心監督,更是完全被資產階級政商結合的力量給打得趴在地上。我們該怎麼辦?

我們認為,需要由基層青年和民衆推動更多的街頭行動,更多的組織行動,從這裡開始,讓更多不曉得自己的生活將被這些法案給強暴的人民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從下而上基層草根的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還要依靠資產階級的議會民主嗎?這不是第一次台灣的政黨、政治人物、立法院背叛人民,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這次的經驗倒是給了勞動人民一個啟示:你的敵人如此強悍,難道你要沉默退讓嗎?你面對到的是如此巨大的敵人,是一個政商、本國資本外國資本緊密結合的怪物,如果不從基層組織起來團結最廣大的勞動者,我們毫無勝算。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