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頭份去!與華隆工人一起保衛華隆罷工!

到最需要我們的第一線去!

華隆頭份廠罷工即將進入第2個月,抗爭的性質,從針對資方砍薪、欠薪的一般性罷工兼具爭取資遣費、退休金的抗爭,逐步轉變成只爭取資遣費、退休金的鬥爭。然而,工會的退讓,並沒有讓資方釋出多少的善意,資方目前仍只願意給全體工人退休金和資遣費總額的35%。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台灣支部這些日子以來,除了持續關注著事態的發展,積極發起國際聲援和施壓,也時常到苗栗的頭份廠與工人們聊天、爲工人打氣。

就在罷工進入僵持階段的最近,苗栗縣副議長陳明朝的言論,又使得頭份廠開始瀰漫著一股「山雨欲來」的氛圍。

陳明朝也就是標下總廠土地、廠房、設備,並被懷疑將設備轉手賣給華隆資方的人。他在7月28日再次拜訪工會,認為工會為了與資方談判一直阻擋機具設備運出總廠,這讓他十分困擾。陳明朝並聲稱自己是如何體諒工人,因此這些日子對於工人阻擋大門,他都抱持著「寬容、理解」的態度,然而他認為這件事已經拖得太久,他「希望」能在8月28日前徹底解決,「希望」工會要回資方積欠的所有薪資(2億6千萬)的四成就好,趕快跟資方達成協議結束罷工,否則他沒辦法再對於工人們的行為「寬容、理解」下去。這意味著他將邀請國家機器介入,弭平這場抗爭。工會理事們談起此事,有些焦慮:「我們也不知道陳明朝那樣說是在嚇嚇我們,還是真的。」

因為華隆是合法的罷工抗爭,所以到目前為止,除了工人們北上到翁大銘的豪宅前抗議時,遭遇警察強力阻擋外,並沒有遇到其他鎮壓,至多只是檢警調的不時關切。然而在法律上,華隆工人阻擋名義上已經屬於第三方(非華隆資方)的設備遷運,對方絕對可以動用警察協助,而紡安與華隆在法律上也是毫無關係的公司(即便主管、生產項目、廠房都相同),因此工會現在於二廠阻擋資方以紡安的名義出貨的作為,資方其實完全可以請警察來對付這些妨礙「別家公司」出貨的工人。資方和陳明朝這些日子之所以不這麼做,當然不是真的有誠意解決或是體諒工人的辛酸,目的恐怕是想先跟工人們耗時間,把工人們拖得「師老兵疲」,甚至媒體和大眾不再關注時,趁虛採取行動。隨著罷工即將邁入第2個月,工人與工會幹部都已是付出極多,身心極端疲憊,外界的聲援也陷入停滯狀態,這個時機因此就成了他們下手的最好時刻。

不過,即使已經嗅到資方即將讓國家機器插手解決的味道,我們沒人可以確切知道他們何時會動手、以什麼樣的形式進行。一位工會理事無奈地說:「到時候,也只能激烈衝突了。」只是這些罷工的工人年紀都在40、50歲以上,又多數是女性,長期的罷工讓他們疲累不堪,到時面對全副裝備的鎮暴警察有計畫的鎮壓,他們又如何能抵擋得了攻勢?那勢必是比在翁大銘豪宅外的衝突更加劇烈的。

面對這樣的情勢,停留在網路上的關心和聲援是絕對不夠的,組織真正的防禦陣線恐怕是迫在眉睫。在此,我們號召全台灣的青年和罷工支持者從速進駐華隆的頭份工廠,與工人一起把守總廠與二廠的大門、防止警察的突襲,與工人們共同保衛這場罷工。

僅僅依靠華隆的工人是不夠的,還需有強大的社會動員作後盾,才能真正對抗國家機器的壓制。除了外地的青年進駐,頭份、竹南一帶的民眾,如果能夠組織出一個在地的支援委員會,一旦警察有所行動,就能迅速動員在地的力量進行防禦,這將更能成功地捍衛罷工。

無論如何,我們必須努力保衛這場罷工,因為這些工人的處境正典型反映了台灣勞動階級所面臨的惡劣狀況,他們的挫敗將導致大資產階級更加肆無忌憚的對員工進行欺壓;而他們的勝利將對於全台灣的勞動者起到鼓舞、激勵的正面作用。因此,全台灣的進步青年、社運團體都應該在這關鍵的時刻投入這場鬥爭。各位朋友,到頭份去,到最需要我們的第一線去!與華隆工人一起保衛罷工直到最後的勝利!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