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訪問參與礦工罷工的民主社會主義運動(DSM)左翼分子

以下是對工國委(CWI)南非「民主社會主義運動」成員維茲曼•哈密爾頓(Weizmann Hamilton)的採訪

來自第19期《社會主義者》雜誌

問:南非礦工罷工發展至今,「民主社會主義運動」下一步的工作是什麼?

我們製作了一份呼籲成立工人群眾政黨的文件,向各處的罷工委員會派發,主要有三個地區。首先是林波波省(Limpopo)的波克尼(Bokoni)鉑金礦工場,該工場的罷工委員會的主席被投入監獄。工人正在要求無條件釋放這名工人領袖。本星期,在林波波省有5,000名工人召開會議,會上討論了建立群眾性工人政黨的提案。此外,還有豪登省的卡爾頓維(Carletonville)礦場罷工委員會、羅斯登堡市的罷工委員會,都討論了這份文件。

三個罷工委員會構成全國罷工委員會,在林波波省約有3,500名工人,在羅斯登堡市則有40,000 – 50,000名工人。

我們將於記者招待會上宣告成立工人群眾政黨,取名「工人和社會主義黨」,黨綱是由「民主社會主義運動」提出的,建基於我們黨報上的立場。我們希望其他團體會出現於記招會上,例如擁有16名議員的姆普馬蘭加黨、社會主義公民運動、tembelihle危機委員會。姆普馬蘭加黨已經承諾了將16名議員轉過來新的工人政黨。

12月15日:在林波波省召開記者會*3月21日:成立工人群眾政黨

當今南非的政治局勢確實需要一個工人群眾政黨,今次的鬥爭亦揭露了非洲人國民大會政府的角色,在經濟危機的情況下,政治上出現真空,工人需要官方工會南非工會大會(COSATU)之外的另一選擇。登記成為政黨需要收集5,000個簽名,我們正進行收集簽名的運動,並藉以動員工人支持政黨。我們需要更高的目標,以維持運動的動力。同時我們亦進行在地區以至整個區域的運動,去召回政府的地區議員。我們如果能夠收集足夠簽名,可以動議將地區議員趕下台。

問:成立工人群眾政黨後會有什麼即時效果?你想達到什麼目標呢?

2014年大選將會是南非工人們的一場挑戰,執政黨很可能在此前已經四分五裂。官方工會南非工會大會已經瓦解,形成大大的政治真空。我們需要組織工人的鬥爭,主要任務是連結這場鬥爭,武裝工人階級。對南非總工會將會很大影響。這也將是對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的一場戰爭,決定是否讓現任總統連任。要記住,現時南非工會大會是正式支持執政黨的。

透過工人群眾政黨,我們亦提出國際工會團結的理念。我們隸屬的國際組織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在巴基斯坦,工作在50,000工人的工會組織中,在巴西我們也有同志於獨立工會內工作,在英國我們有同志是工廠的工人代表,我們有能力協調國際團結。

問:在連串罷工後工人似乎沒有贏得實質成果,現時礦工的情緒是怎樣?

工人間是有一定挫敗感的,但同時亦有鬥心繼續戰鬥下去。他們贏到了一些非實質的東西,他們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和階級獨立,他們經歷了讓人窒息的工會官僚。現時罷工委員會正在討論暫停罷工,但不是結束罷工,所以仍然在為未來的罷工作準備。至今罷工贏得的成功,是不能以薪金去量度的,因為工人取得了更重要的成就。他們從集體談判權的「牢獄」中釋放出來,結束了全國礦工總會的「專政」。

他們保衛了罷工委員會,事實上它是不受管理層認可的,管理層想將之解散。在開始罷工時,公司經理堅持集體談判權的條約,指罷工是違法的,又指現時的薪酬水平是2年的合約制,不能改動,又指全國礦工總會才是官方工會。管理層後來改變立場,被迫認可罷工委員會。罷工委員會將會宣布會員人數,藉以揭露全國礦工總會的崩潰,改變整個工作場所的權力關係。整體工資上漲了11-20%。

資方已經開始用分化手段,例如給工人錢,讓其去指出誰是罷工領袖。這是現時在各礦場普遍出現的現象,經理們都想重新奪會利益和地位。例如,在全球最大的鉑金公司八星期內解雇了12,000名工人,然後僱用回當中的11,999工人,除了一個罷工委員會領袖。黃金礦場工人罷工,在罷工委員會成立前,工人已回去工作。他們拿不到好的談判結果,但經理將700名工人解雇。

問:民主社會主義運動(DSM)[工國委(CWI)南非]在這運動發揮了很大的影響,原因是什麼?

沒有一個官方工會領袖或南非共產黨人捍衛罷工。南非共產黨甚至指責倫敦礦業公司的工人罷工。全國礦工總會指工人的要求不合理,但工會書記卻拿取每月10萬南非蘭特幣(約合7.3萬人民幣)的工資。這確認了他們是一個代表老闆的工會。我們只是走進群眾做普通工會應做的工作,已經為工人視為激進。

除了資產階級媒體、共產黨外,其他左翼組織都散播謠言攻擊我們。他們不過揭穿了自己是工人的敵人。大部分工人都看穿這是分散他們團結的手段,不受影響。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