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村民抗爭重燃烏坎精神

上浦村民占領公共廣場,要求民主投票決定徵地問題

張蜀杰與文森特‧科洛合撰,中國勞工論壇

廣 東村莊再次發生反對非法賣地的起義。對官員腐敗失去耐心的抗議者和地方中共領導派來的大量安保人員之間再次發生對峙。上浦村的抗議(令人回想起2011年 烏坎村的反抗)在對中國獨裁當局來說最壞的時候爆發。星期二,橡皮圖章全國人大召開年度會議,將權力移交給習近平和太子黨主導的新領導層。上浦村抗爭強烈 地顯示出大眾面臨的嚴峻的經濟現實狀況,與聚首北京的中共菁英的奢華光鮮的生活方式天差地別。

中國每年經曆超過18萬起「群眾性事件」- 街頭抗議、罷工以至暴力騷亂,當中三分之二的事件與為經濟開發而徵收農地有關。2011年一份美國農村發展研究所、北京人民大學及密西根州立大學的聯合研究報告指出,平均每年有400萬人因政府徵收而失去土地。

2011 年秋天,烏坎村這個15,000人的社區爆發反抗運動,反對非民選的村官與地產發展商互相勾結,多年來非法賣地。群眾動員起來、踢走受人憎惡的烏坎村村委 會、鎮壓以及抗爭領袖在拘留所死亡,將省政府逼到牆角,結果令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汪洋及其代表向烏坎村民承諾重大的妥協。

中國內外都 對當前上浦事件深感興趣。烏坎抗爭是否將重演?胡春華領導的新省領導層會否像前任的汪洋一樣,促成協議達成?上浦村的抗爭是否能在一黨政權下贏得讓步?像 上浦這樣的抗爭要贏得勝利并確保其主要的訴求,有必要對2011年政府表面讓步后烏坎村所發生的一切作出總結。

今天,很多烏坎村村民感到沮喪和被欺騙,縱然他們贏得權利在去年這個時間的選舉中,以民選的村委會取代了腐敗的舊村委,但他們大部分的抗爭訴求沒有得到滿足。顯然,事件當中有著重要的教訓需要學習。

「占領上浦村」

在 距離烏坎約100公里并有3,000人口的上浦,村民從2月22日(星期五)開始占領村廣場,盡管暴徒(據報道是中共地方官員雇來的)惡意攻擊,但村民拒 絕離開。這類型的對公共區域、十字路口等引人注目的地點的占領,成為中國最近抗議運動中熟悉的策略,無疑是借鑒了美國「占領」運動等國際例子和國內近年來 的抗議活動,包括罷工。

上浦示威者要求腐敗的地方官員停止買地,并要求民主權利。在村廣場的一張橫幅上寫著「強烈要求合法民主選舉」。示威者向法新社表示,他們想有權利投票決定村領導人以及將稻田轉成工業區的計划(讓官員及其商業伙伴撈錢的事情)。

現 任村長李寶玉(衕時亦為中共村書記),是由更高級別的政府直接任命的,連法律要求的村級「選舉」都沒有。村民指控李寶玉虛假收集簽名,以授權將500畝農 地轉讓給吳桂存的萬丰投資有限公司,以修建電氣配線工廠。村民衕樣感到憤怒的是,從任何這種交易所得的賠償水平沒有反映土地的真實價值。

Up tp 30 vehicles belonging to thugs were smashed

多達30輛暴徒的車被砸爛

抗 爭在2月24日(星期日)升級,數十名用鐵鏟等武器武裝起來的暴徒試圖驅趕示威者,并破壞村廣場的占領行動。上浦居民用建筑工地的竹杆和磚頭向戴著橙色安 全帽和紅色臂章的襲擊者反擊,這是他們合理的集體自衛權利。在激烈的打斗中,最少八名村民受傷,一些傷勢嚴重,六人被逮捕。約30架暴徒用來施行襲擊的車 輛全部被上浦示威者砸爛。橫跨大路上的汽車殘駭應該可以提供證據證明誰是襲擊者,以及誰派他們來。

管轄上浦村的揭西縣地方政府發表聲明,稱被砸爛的車輛的車主目前正受調查,亦衕時命令示威者離開廣場。但占領行動繼續。政府的聲明是典型的,希望給予公正無私的表象,但事實上是維持中共獨裁政權所說的「穩定」,其基於鎮壓合理的對不公平的事情進行抗議的權利。

根 據法新社報導,警察現在封鎖了上浦村,禁止外人進入,衕時居民拒絕讓官員進入。這一對峙發生在全國人大會議的僅僅數天前,而這可以為抗議運動爭取一定的時 間。很多人恐懼一但人大會議結束,當局會動用暴力。「為了維持維穩,[當局]不想在會議前動用強力手段。」一名當地居民向法新社記者表示:「我們害怕他們 會回來。」

烏坎的教訓

據報道,上浦的抗爭代表與地方當局正進行談判。在任 何這類型的衡突中,談判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要贏得到主要訴求,抗議運動不能放松一刻,不能對政府代表有任何信任,而只信任自己組織的力量和斗爭的准備。占 領行動需要以定期的動員、群眾大會和民主架搆持續下去。任何談判應該公開,而不能在運動背后有秘密交易。上浦的示威者應該接觸和聯系在其他地區衕樣正在進 行斗爭反對腐敗體制的團體,防止被包圍和孤立。

根據當局控制的《南方日報》報道,約300名官員和政府雇員從揭西縣和周圍的村委會 動員過來,到上浦村入戶走訪。這種「進村入戶」的目的是向居民施加壓力,要他們停止抗議。但是,南方的報導很有值得懷疑。一些更可信的報導(包括外國傳 媒),例如法新社記者指出,示威者正將政府的團隊阻擋在村外。這是這一抗爭仿效烏坎抗爭的一些方法的最明顯的標志之一。

而衕時,據報道至少有另一個農村抗爭在廣東省進行。廣東汕尾市東涌鎮,數千村民抗議反對中共村官私賣土地。根據村民所指,過去二十年最少有13公頃土地被非法賣出。

東涌示威者已經數次面對當局警察的暴力鎮壓,數百名准軍事警察派到這一地區,很多人受傷,數十人被捕。這抗爭從去年開始,村民八次上街游行示威。由於受到烏坎抗爭表面成功的鼓舞,他們向縣政府要求懲治當地官員,并交還被竊取的土地,但政府無動於衷。

「會跳的支票」

在 2011年烏坎反抗事件后,中共政權在媒體散播自己的版本,以試圖利用該事件。其談論汪洋及廣東省政府的新「烏坎辦法」,通過討論來和平解決不滿。現實 上,這卻是將實際上發生的事情大大扭曲。我們必須記住,烏坎村民面對過殘酷的鎮壓,而一名抗爭領袖,薜錦波,在警察囚室受到可怕的傷害后死去。正如在廣東 及其他省份發生的新的村莊抗爭中表現的事實,現實政權并沒有在烏坎事件結束后改變方向。

省領導層作出妥協,是因為他們害怕烏坎運動會 升級,蔓延并啟發其他群眾挑戰地方中共當局。衕時,汪洋及其團隊所作出的讓步實際上是很小的,所有重大的議題都被推遲到烏坎村舉行選舉之后。隨后發生的就 是警察的繼續選擇性的鎮壓和騷擾,一方面打擊烏坎抗爭運動中最激進的階層,另一方面更高級別的政府不支付烏坎費用,阻撓新選舉領袖有任何可能去推行運動的 主要訴求。

今天很多人抱怨「沒有什何改變」。因為徵地的關鍵問題尚未解決,抗爭運動中反對進一步抗議并強調與中共妥協的一派,與合理 地憤怒并尋求重啟斗爭的另一派發生了分裂。選舉產生的村委主任林祖鑾公開說他后悔參與2011年的抗爭運動。一名烏坎的活動者總結他們被騙的感覺,對路透 社表示:「就像給你一張200萬元的支票,但當你去銀行時就跳票了。」

對於社會主義者和中國勞工論壇 (chinaworker.info)網站來說,烏坎抗爭在如何組織群眾運動上給予很多重要的教訓。我們認為是斗爭,而非2011年12月的協議或者中共 偽裝改變的「辦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不幸的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烏坎運動欠缺一個清楚了解中共政權所扮演的角色的領導層。該運動也沒有意識到要實現運動的 訴求(交還被竊取的土地、調查前村官的秘密交易、獨立調查薜錦波之死),需要繼續抗爭,建立獨立於政權以外的民主的人民組織,挑戰中共的親資本主義政策 (大規模徵收土地是這一政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為了換取中共監督底下的村選舉,烏坎村民解散了他們自己的獨立村委員會和取消抗議,這是一個錯誤。民主 的群眾大會決定斗爭的每一步是至關重要的。

正如我們去年評價烏坎運動時寫道:「事實上,官方地承諾將流於紙面。這是一場還沒有結束的抗爭,為了奪取最終的勝利需要對策略、綱領和組織 方式進行進一步的討論。這場斗爭所缺乏的非常關鍵的因素是一個新的、活動的、民主的抗爭政黨。這一政黨必須基於工人階級和青年,以一個明確反對資本主義和 反對專制統治的社會主義綱領贏得貧農的支持。這樣的黨目前只能在地下發展,但它會在即將到來的更多甚至更大的斗爭中發揮作用。」 [烏坎抗爭及其教訓, 文森特·科洛與張蜀杰, 2012年2月26日]

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主張:

  • 團結上浦及東涌的群眾抗爭!支持重啟烏坎群眾抗爭!
  • 停止鎮壓,釋放示威者。要求集會自由、組織自由和罷工自由!
  • 踢走腐敗官員
  • 選舉官員和村委會-通過以抗議運動為基礎的當地人民委員會組織選舉而不是通過中共進行組織,確保政黨和團體進行競選活動的全面的自由。
  • 立即在中國實現立面民主權利,而且不只限於村層面。結束一黨專政!
  • 自由選舉產生革命立憲會議,打倒資本主義富豪,支持社會主義政策!
  • 公共民主控制及擁有土地、自然資源、城市發展政策和房屋修建。人民的需要高於利潤!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