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里:法國的軍事介入只會加劇混亂

工人和貧民群眾抗爭,打倒帝國主義和伊斯蘭右翼反動勢力

Leila Messaoudi, 革命左翼 (工人國際委員會法國支部)

法 國突然軍事介入馬里北部的決定並非沒有先兆的。事先的準備工作已經進行了幾個星期。法國總統奧朗德和外交大臣法比尤斯,宣佈打算軍事介入馬里,以「幫助馬 里總統抵抗伊斯蘭主義勢力的進攻」。伊斯蘭主義勢力佔領了馬里北部三份之二的土地,而馬里軍隊和政權預期中的崩潰則加速了事態的發展。

在 一月十一日,法國啟動了「藪貓作戰」計劃,發起了第一次攻擊,並首次有人死亡。軍隊的參謀人員宣佈這次軍事介入會耗用行動所需的時間,可能會持續多個星 期,甚至更多。但前任法國總理德維爾潘卻認為,法軍可能陷於「困境」。這是因為是次法國的軍事介入是以「打擊恐怖份子」作為藉口掩飾,但事實上有其他動 機,並面臨其他挑戰,就像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反恐戰爭」一樣,直至開戰後十年的今天仍然繼續。

在薩赫勒和馬里發生了什麼事?

在 二零一二年初,叛亂分子的進攻勝利了 (建基於不同組織所達成的不穩定協定,包括由圖阿雷格族人組成的「阿扎瓦德民族解放運動」(MNLA)、由伊斯蘭主義和聖戰教徒所組成的「伊斯蘭馬格里布 阿爾蓋達組織」(AQMI)和由MNIA分裂的「伊斯蘭衛士組織」),並迅速導致馬里政權的分裂。與此同時,一位名叫辛洛高的軍官組織軍事政變,以欠乏能 力對抗叛亂分子為名,推翻了當時的總統。雖然法國沒有直接援助在去年三月二十一日發生的政變,但很快地法國和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ECOWAS)就對這場 政變表示支持和接受。

Image 3335

但 政變本身仍不足以恢復國家的秩序,以對抗起事份子。相反,雖然起事分子內部非常分裂,但事件激起他們向前邁進。一眾的帝國主義者,尤其是法帝國主義,漸漸 地作出更多有利於馬里臨時政權的決定,而辛洛高則變成政權的新「強人」。鄰近馬里的國家亦漸漸地對新政權表示支持,包括軍事上的支持,因為這些國家害怕不 穩定的局勢會越過馬里的邊界而影響自己。

殖民的後果和資本主義的危機 = 國家的瓦解

作為一個因為法國殖民政策而出現的國家,馬里有著一些人造的外觀(殖民者肆意劃分部分國界),而中央政府通過鎮壓社會運動和文化少數族群得以維持政權。

但 是,帝國主義的各種政策才是破壞這個國家的元兇。在九十年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促使馬里奉行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作為外來投資的交換。馬里並被要求推行私有 化公共服務,將經濟由農業轉為棉花出口,而以犧牲其他農作品的生產為代價。而在一九九四年,馬里的貨幣西非法郎貶值了50%。但在官方經濟增長數字的背 後,伴隨著國家和經濟的衰退。這經濟亦以出口導向型,而犧牲了國內發展。尼日爾河谷的偏僻地區經歷了最嚴重的衰退。棉花的價格在二零零五年嚴重下跌,使製 造者傾家蕩產。在今天,農民售賣棉花的收益還不足以補償成本。

雖然在過去二十年,馬里被帝國主義描繪成西非民主國家的模範,國家和經濟的 崩潰就是現時馬里的情況。這情況顯示,馬里政府缺乏外界和群眾的支持,難以維持統治。在這段時期伴隨著的是貪腐的阿馬杜.圖馬尼.杜爾政權。阿馬杜.圖馬 尼.杜爾政權自己就是早前政變的策劃人,多年來因為貪污和任人唯親的而被指責。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正在討論西非法郎再度貶值的可能性,這將可能引起非常負面的後果,將會令經濟更加轉向出口,並阻止為人民生活必需品進口。

法國在薩赫勒的利益

薩赫勒各國主要是由前法國殖民者為自己的利益而創立的,並在歷史上由其法殖支配。薩赫勒區域的國家包括在撒哈拉沙漠和疏林草原之間的塞內加爾、毛里塔尼亞、馬里、阿爾及利亞、布吉納法索和乍得等國家。

這 區域在很多方面對法國的戰略都很重要。這次軍事介入的目的是為了保持法國在當地的影響力和利益。例如法國公司阿海琺(Areva)在馬里就有屬於自己的鈾 提煉礦井,而公司的員工現時已成為在當地被脅持的人質。在阿爾及利亞南部發生的恐怖人質挾持事件以及其後的屠殺,是由阿爾蓋達組織所發動的,目的是「為了 報復法國軍事介入馬里」。這顯示,戰爭使當地的法國和西方國家的移民和工人處於危險狀態,而不是帶給他們安全。

伊斯蘭主義團體和民兵在當地的發展直接威脅了法國資本家的利益,尤其在薩赫勒是少數尚未完全開發和剝削的地區,有著一個有利可圖的前景。馬里是非洲第三大的黃金輸出國(僅次加納和南非),有指未來可能成為非洲最大黃金輸出國, 並晉身世界十大。

另外,帝國主義勢之間的競爭作為事件的背景,驅使法國介入,以保持在這「遊樂場」的領導地位。

法國對於馬里的政策

所 謂「阿拉伯之春」帶來的權力動態的轉移,加速了醞釀多年的馬里危機。利比亞卡達菲的倒下起初激起了圖阿雷格人的反抗,很多曾為卡達菲政權服務,並作為了卡 達菲軍隊重要部分的阿雷格戰士,帶著大量武器向西南方逃走,逃到遙遠的撒哈拉沙漠地區,如阿爾及利亞南部、尼日和馬里等。

當脫離法國統治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後,馬里國家透過武力合併不同民族和族群的人為一體(尤其是那些不是來自尼日爾河谷的人,包括圖阿雷格人),但這些人繼續被壓迫。

法 國曾經希望,在馬裡的鄰國尼日爾的圖阿雷格人能夠遏制伊斯蘭主義勢力「馬格裡布阿爾蓋達組織」(AQMI)的壯大。但在二零一二年由「阿扎瓦德民族解放運 動」發動新一輪反馬里政府的分離主義叛亂,再加上阿雷格人部分的領袖和「馬格里布阿爾蓋達組織」達成暫時性和策略性的協議,改變了力量的對比。馬里北部現 時的局勢尤其如此,弱小和世俗的「阿扎瓦德民族解放運動」被伊斯蘭主義派系邊緣化和驅逐。

Image 3336

「阿扎瓦德民族解放運動」士兵

阿雷格人在過去數十年間都被邊緣化和壓迫,經常被視為二等公民,處於極差的生活條件。工人國際委員會(CWI)捍衛阿雷格人的平等權利,包括至關重要的民族自決權。我們反對歧視,並反對帝國主義者和本地統治階級一直沿用的分而治之政策。

但是,「阿扎瓦德民族解放運動」與極端反動勢力和伊斯蘭主義獨裁政權的支持者結盟,又怎能繼續假裝捍衛阿雷格人民主和合法的權利?

談 及伊斯蘭衛士組織和馬格里布阿爾蓋達組織,他們不是同質的,和他們在廷巴克圖所做的事情(例如大屠殺和回收房屋等),都可以顯示出他們並非一些人誤以為的 解放者。事實上,這些政治力量只是奪取了政治的真空。他們和那些長期雇佣兵(因為利比亞崩潰的局勢而被釋放的聖戰分子等)站了出來。這些伊斯蘭主義勢力與 利比亞班加西的一樣,在帝國主義者的幫助下,破壞了形成中的利比亞革命。根據人權監察所指,他們開始組織童子軍,目的是要發動聖戰以對抗矮小的「法國撒 旦」。

所以,對法國軍隊來說,進入薩赫勒就會深陷「阿富汗困境」,是高風險的。這是關於使用軍隊火力去維護經濟和地缘政治的利益,就像前 一任總統所做的一樣。而法國如果沒有所為,就會逐漸被美國邊緣化。美國當時已經開始進行情報收集和軍事演習。這解釋了奧朗德為何即使涉及戰爭和支持一個腐 敗的政權,都要親自進行工作。

獨裁者特拉奥雷的前部長掌權

現時馬里政府並沒有顯露出 民主成分。在缺乏其他解決辦法下,法國政府作出了多種扶植獨裁政權的選擇,和希望獲得暫時的平靜。如果馬里政府倒台,這會在薩赫勒地區和撒哈拉中部留下政 治真空。法國為了維護既得利益而會維持馬里的強權政權,甚至是一個獨裁政權,只要法國的的利益不受威脅,而不受控制的伊斯蘭主義勢力不會控制首都巴馬科就 可以了。

軍事介入正當嗎?

在國際層面上,法國軍事介入馬里北部受到其他國家的歡迎。在法國,幾乎所有的政黨都支持奧朗德的取向。左翼陣線的梅朗雄和綠黨的努埃爾.馬梅力可能譴責了國會並沒有對此進行咨詢,但沒有明確對表示反對戰爭。

巴馬科的民眾歡迎法國的軍事介入的畫面,顯示以人道和道德角度來說這次介入是「正當」的。它被視為避免伊斯蘭主義組織進行掠奪、焚燒、屠殺,以及以宗教之名制訂反動的法律。先前已經有15萬人逃走到其他國家,與此同時國內有超過23萬人被迫國內遷徙。

Image 3337

在馬里北部,有三個城市現在被「馬格里布阿爾蓋達組織」所控制,在週圍的效區馬里政權事實上是不存在的,一些民兵部隊擔任國家機關的角色,並局部地組織社會。我們不能說馬里民眾支持伊斯蘭主義分子,但亦很難形容他們支持已經放棄他們多年的現任馬里政府。

另外,馬里的軍隊並不主張民主的方法,相反曾施行無數的殘暴和虐待,這被國際特赦組織廣泛地報導(一些城市的圖阿雷格人「似乎僅僅基於種族原因而」被拘捕、殺害、轟炸和拷打)。很多人因此害怕帝國主義者支持的攻勢會伴隨著對圖阿雷格人的報復性行動,並會刺激族群間的衝突。

不 平等和貧窮為反動力量提供了成長的土壤。真正的替代這些勢力的解決辦法並不會來自法國政府,它試圖讓那些腐敗的人重新掌權,或者支持其他同樣腐敗的人。事 實上外交大臣法比尤斯表示,他很有信心「波斯灣阿拉伯國家會對馬里的鬥爭有所幫助」,並說了很多有關法國政府在這次戰爭的「民主」意圖。

完全可以說,法國的軍事介入將會加劇局勢的緊張。這場戰役似乎會持續很久,而正當法國處於緊縮政策和經濟衰落的時期,戰爭成本將會落在法國工人階級的負擔上。「反對恐怖主義」也可能用來合理化在法國增加街上的警察和士兵。

Image 3338

法國政府在假裝保護和解放的馬里人民背後,肯定會獲得一些好處(在資源和土地上作出讓步)而損害馬里的發展。

法國的軍事介入觸發馬里頒佈緊急狀態。反戰和反「馬格里布阿爾蓋達組織」的馬里人民沒有可能在報章表達自己的觀點,而審查制度亦被設立。只有馬里南北都進行堅定抗爭,讓民衆控制該國資源以滿足所有的需求,爭取獲得體面的生活,才會減少並最後結束伊斯蘭右翼勢力的影響。

我們要求:
█ 法國和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的軍隊立即撤出,反對帝國主義。馬里民眾不需要炸藥和飛機,而需要(不建基於法國及其他跨國公司的利益)經濟的合作和發展。
█ 馬里的財富是屬於馬里民眾!國有化土地和關鍵經濟部門,資助一個取決於馬里民眾需要的真正的經濟發展計劃,由馬里民衆民主控制。
█ 取消國家的戒嚴狀態,恢復馬里的民主自由。
█ 捍衛薩赫勒地區和撒哈拉民眾的民族自決權,以及各國民眾的平等權利。

馬里人民惟一的解決方法就是在社區和工作場所聯合並組織起來,制定他們的訴求,建立由多民族組成的武裝防禦委員會,以對抗所有的獨裁組織(無論是法國所幫助建立的政權,還是伊斯蘭主義分子想成立的政權)

突尼斯和埃及的革命均顯示了出路 – 只有經過工人階級和貧窮人士的群眾抗爭,才可能獲得改變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