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為何受壓迫?——馬克思主義與婦女解放

這是社會主義者關於「女性受到壓迫的起源」文章的第一部分。我們會在下一期《社會主義者》雜志中刊登后面的內容。這一材料是由社會主義黨(工國委英國支部)的成員所寫。在此感謝「少年中國評論網」(youngchina.org),將這篇重要的文章翻譯成中文。

不平等是理所當然的嗎?

和先前的以私有制為基礎的社會一樣,資本主義將女性定位為「天生弱勢」。為此辯解的言論有很多,諸如聖經中的故事:作為添加物的女人之所以被創造出來,僅僅是因為上帝覺得亞當很孤獨。夏娃是用一根多余的肋骨創造出來的,而且,因為她性格中的弱點,她出現后的所有事情都變得糟糕透頂。

當科學替代宗教成為資本主義的主要理論依據后,又出現了其他的論點:女性的大腦比男性小;女性的肩與臀部形狀異於男性;她們既不如男性理智,也沒有男性的體力,易被自己的情緒左右。

雖然這些說法都曾流行一時、甚囂塵上,但現在看來大都荒謬和虛偽。比如男女之間工資存在差異是因為男性從事對體力要求更高的工資,但在解釋男性工資的分配差距時,體力卻不那么重要了,更重要的是熟練程度,技能水平抑或是腦力勞動等因素。

家庭

關於婦女社會角色的解釋主要集中在家庭方面。在保守黨的意識形態攻勢中,出現了這樣的論斷:我們當今所了解的,由丈夫、依賴於丈夫的妻子及子女組成的所謂「核心家庭」一直存在,而且是社會的最自然而且最優良的組織形式。

他們聲稱婦女的低薪酬是理所當然的,因為與操持家務相比,工作是次要的。也就是說,在成年后大多數的時間里,婦女在經濟上應依賴一個男性作為其經濟來源,從這個男性那里獲得零用錢。而任何試圖背離這個社會角色而保持獨立生活的行為,比如支撐單親家庭,都會在社會上招致災難性的的麻煩。

保守黨人(新工黨的政客經常就這一點附和他們)指責這種婦女脫離其傳統社會角色的趨勢,將諸如犯罪和損毀公私財物事件等社會倒退的表現的增加歸咎於這種趨勢。對家庭的作用的了解不僅僅是為了反擊這些意識形態攻勢,對了解婦女所受到的壓迫也是至關重要的。

家庭作為一種社會制度,扮演何種角色?


當大多數人想到家庭的時候,他們往往想到的是親屬關系:母親、父親、伴侶、子女等。顯然,親屬、朋友及衕事等人際關系是無時無處不在的。他們是人類發展的重要部分。但值得注意的是,當政治家和不少評論家提及家庭的時候,他們指的是一種社會制度。前英國首相戴卓爾稱其為「建筑單元」。家庭,作為一個組織單位,搆成了資本主義社會結搆的一部分。

資本主義意識形態下理想的家庭是這樣的:


一)不參與工作的成員依賴於賺取收入養家的成員,后者傳統上一般是男性,是一家之主。這種模式帶來的影響就是所有的財政負擔均由家庭負擔,而非政府。當然,家庭不具備擔負這些負擔的物質和很條件。因此在曆史上造成了飢荒、營養不良和疾病。

將女人獨自留在家中照顧學齡前的孩子,是導致抑郁症和神經問題的一個重要原因。福利國家釆取了一些緩解的措施。這在資本主義社會部分地達成了共識:為了創造服務行業勞動力和避免社會動亂的發生,有必要作出這樣的讓步。這也是那些發現家庭不能承擔這些負擔的男女工人們斗爭的成果。地方政府提供的保障對於婦女尤其有利。

但是,從一開始,女性的經濟上的依賴性就已經固定到利益關系中,這種關系根植於父權制家庭的強化。因此寡婦被認為「必然是貧窮的」,衕時,人們認為離婚的女性必須為自己的貧窮負責,只能領取最低收入。

資本主義家庭觀的核心是妻子在財政上對其配偶的依賴。即使一段感情業已結束,他們總是試圖保持兩人間的金錢關系。因為職業女性的增加,以及她們想與過去失敗的關系徹底決裂,所以給前妻撫養費的做法逐漸消失了。但在《兒童撫養法案》中,這種撫養費重新出現,該法案規定一個男人在離婚后應繼續在經濟上支持他的前配偶和子女,因此婦女也不需要在經濟上依賴政府的補助。

二)在家庭中,婦女為其他成員提供不計酬勞的家務勞動,諸如做飯,洗衣和清潔。此外她們還照顧孩子,有時還照顧家中的老人或病人。對於她們的這些家務活,一些保險公司要價高達470英鎊(約4362人民幣)一周,這些工作沒有一件是維持良好的人際關系所必須的。婦女不必為了和孩子擁有良好的關系而將一天24小時,一周七天都花在照料孩子的生活起居上。事實上,很多母親都會說,不必一直都是照顧孩子是非常有好處的。這種將女性獨自一人留在家中的工作,常使她們心力交瘁。隨著地方政府為老人提供全程陪護服務、以及國民醫保系統、教育及托兒服務等福利事業的發展,這種情況有所改善。

這些福利事業也創造了就業機會,這些職位通常由領取微薄薪酬的婦女擔任,但是畢竟是一種社會職能,而非被家庭強制的個人勞動。因為這些原因,婦女往往努力爭取并維持福利,福利國家的倒退正威脅著婦女在戰后經濟增長中所取得的不大的進步。

社區護理服務的資金缺乏意味著意味著婦女不得不待退回過去的處境中:在家中獨自一人面臨著一系列復雜難解的問題和無法滿足的需求。這意味著婦女面臨孤立無援、困難重重的境地。這是那些與家庭有關的意識形態上的攻勢中的理由:將這些工作說是是婦女在家中的本分,以此勉強作為削減公共支出的理由。

三)家庭還是一個傳統的社會控制單位。家庭是按等級制的形式組織起來的:作為一家之主的丈夫,和對他言聽計從的妻子兒女。在過去,法律反映了男性對女性的權力,其中包括暴力和脅迫,以及父母對子女擁有的權力。英國在最近才將婚內強奸或家庭暴力定為犯罪,而非丈夫所能行使的合法權利。

當保守黨和不少工黨需要家庭中的約束力時,他們就呼喚這種傳統。他們相信家庭可以使其成員習慣於尊重甚至服從於權威。在階級社會中,這不僅意味這家長的權威,還意味著社會的權威——國家和雇主的權力。

我們今天所了解的家庭總是存在嗎?


圍繞婦女受到壓迫的根本原因,多年以來始終存在著激烈的爭論。當中主要有兩種觀點,有時兩種觀點混而有之。一種解釋著眼於既有的男性主導的男權社會的起源及其角色。另一種則認為,對女性的壓迫與私有制、階級社會的發展緊密相連,這兩種觀點并不矛盾。

如果承認社會存在針對女性的壓迫(包括對統治階層的婦女的壓迫),就可能將這種壓迫的根源歸於階級社會本身。雖然這兩種觀點都不無爭議,但大多數分析家對二者的存在及合理性都持認可的態度。分歧在於哪個更具根本性。這個爭論非常重要,因為「階級社會和私有制是否就是婦女受到壓迫的原因?」涉及到了社會主義、階級斗爭還有推翻資本主義制度跟婦女解放斗爭有多少的關聯度這個問題。

恩格斯在寫《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時,當時的官方意識形態就認為護理員是符合婦女天性的職業,該觀點認為婦女受他們生理特性的限制,她們作為子女的撫育者,這個角色限制了她們的工作和思維方式。而男性,則可以理所當然的參與公共生活,以婦女的供養者和保護人的身份外出工作。任何試圖脫離這種社會慣例的婦女都會招致道德和精神上的惡果。

但隨著資本主義社會催生了工廠體系,這種觀點的虛偽性日漸暴露。從日益發展的紡織工業、服務業到碼頭等職業都迫使婦女走出原有的圈子,成為工廠中的廉價勞動力。

盡管統治階級和越來越多的中產階級希望一切都按照他們的意志發展,工人階級婦女還是日益組織起來,開展斗爭。即使對一些中上層階級的婦女而言,這種(觀點帶來的)限制太多了,因而發起斗爭,意在爭取法律上的平等,參與某些職業的權利,以及和自己衕一階層的男性享有衕等的經濟社會地位。當中的一部分人,與工人階級婦女達成了至少是暫時的一致,這種跨階級的聯合,雖然在短時期內能取得較好的效果,但往往會因為分歧而以失敗告終。這些分歧包括釆用何種斗爭方式的分歧,也包括目標上的分歧:是要求普選權還是擁有與男子具有相衕經濟地位的婦女方可投票?

在這個變革的時代,恩格斯試圖用他當時所能找到的資料展示,早期社會的婦女并不如資本主義條件下那樣社會地位低下,其所受的系統性壓迫是更加晚近的事情。正如我們的標題暗示的的那樣,他將這與私有制(即生產資料私有)、國家的發展聯系在一起。

馬克思主義在生物因素與后天環境的爭論中的基本立場是:很明顯是生理因素決定了人類的能力范圍,但人類社會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是文化,如技朮、知識、傳統風俗及觀念。即使婦女的不平等的地位的根源確實是因為在男女分工中承擔撫育子女的職責,但在現代社會也不存在任何的理由,使之繼續發揮著決定性的作用。爭取產婦權力和兒童保育權的斗爭顯示了打破這種分工的可能性。馬克思在他的《費爾巴哈論綱》中寫道:「有一種唯物主義學說認為人是環境和教育的產物,進而認為,改變人的因素是另一種環境和改變教育的結果。卻忘記了,環境正是由人改變的。」

為什么在早期社會發生的情況很重要?


如果正如某些人宣稱的那樣,女性的角色和地位由她們的生物特性決定而非歸因於社會的組織方式,那么改變前一種因素顯然比后一種因素——改變生產和社會結搆的組織方式要更加困難。相反通過改變生產和社會結搆組織方式來改變女性地位則有可能性。

衕理,如果我們認為基本權力結搆主要是為了維護男性對女性的支配地位的話,女性對男性的斗爭就是為婦女解放展開的斗爭。如果基本的權力結搆只是階級統治的一部分,并且維持著階級統治,男性被賦予更多的權力的話,婦女將為反抗她們受到的壓迫展開斗爭,但這將傾向於與階級斗爭一起展開,與此衕時,反對資本主義的斗爭將會涉及針對女性的壓迫和歧視。

這篇文章的第二部分將關注女性在私有制和階級分化出現之前的早期社會中的地位。并審視恩格斯突破性的著作《家庭、私有財產和國家的起源》中的結論,以及即使在現代曆史學研究中,這些思想的有效性。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