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1933 : 希特勒是如何奪權的?

德國法西斯上台80周年之際,今天的教訓是什麼?

皮爾‧奧樂信(Per Olsson,CWI瑞典)

在1933年1月30日,德國納粹的領袖希特勒被委任為該國的總理(擁有專制權力的政府首長)。在幾個月內,納粹全面控制了國家權力并帶領德國走向新一場世界大戰之路。

納粹在德國1933年的奪權加速了這場新的野蠻戰爭與大屠殺的倒數。希特勒如何在擁有世上最強大的工人運動,並自1918年到1933年之間曾經有無數次機會建立社會主義工人政府的德國中奪權的呢?共產黨(KDP)和當時雖然擁有資產階級政策與領導層但仍然是工人政黨的社會民主黨(SPD)要為德國1933年的嚴重失敗負上最主要的責任。

是德國的資產階級在1933年1月30日將國家的權力交給希特勒和納粹。希特勒的第一個政府是納粹與右翼資產階級政黨組成的聯合政府。這個只有十一個部長的小政府當中,有三個是納粹的。但在一月份的時候希特勒的奪權已經成為了事實,而工人運動卻沒能作出任何反抗。

1933年3月的選舉就揭開了這一切殘酷現實的來臨。共產黨被暴力地鎮壓掉,且不能夠進行任何的運動。曾經強大一時的社民黨也已成為了空殼子,而資產階級政黨的代表都過去到希特勒一邊。在「選舉」舉行一個月之前的3月5日,納粹向德國最大的資本家們保證「這會是十年,甚至一百年內最后一次的選舉」,并說道他們會將馬克思主義「鏟除」掉(包括工人的政治及工會組織,作為資本主義社會中萌芽社會主義的種子)。縱使如此,納粹也沒有立即獲得過半票數,得票只有百分之 43.9。在「選舉」過后,希特勒在眾多資產階級國會議員的支持下即時被擁立成為獨裁者。很快地,除了納粹黨以外所有的組織被禁止。在1933年5月,工 人運動被瓦解,而數以千計的工人運動份子被囚禁或屠殺。

納粹的支持來自於傾家蕩產的小資產階級(例如破產的小生意老板、農民等),以及在 1929年大蕭條和往后德國資本主義崩潰中失去工作的中產。這些階層不會自動的轉向支持納粹,他們曾經也支持過工人階級和其組織。但他們一次又一次地被 (其政策只是跟隨着其他資產階級政黨的)社民黨領導層,以及宗派主義和冒險主義的共產黨所出賣。

共產黨在1923年德國危機中沒能把握革命機會後變弱。共產黨的領導退卻了,聲稱革命進攻的「時機未到」。這是關鍵性的錯誤。共產黨很快的失去在1923年中獲得的支持,而政黨的威信受到挫敗。加上其在1928年起所奉行的宗派主義政策,讓共產黨無法回應1929年華爾街危機後的德國局勢。

共產黨的宗派主義政策,是1928年由史達林官僚控制的共產國際向其指示的,當中社民黨被標簽為跟納粹一樣的「社會法西斯」。根據共產國際的指令,資本主義已經進入了最終的危機而共產黨應該准備直接奪取政權。

但事實上,除非被推翻,資本主義并不會有最終的危機,這系統將會在巨大代價下繼續運作,正如1930年代及後所發生的一樣。除了這一點之外,共產黨還需要贏得大多數的支持才能開始准備革命。

於此同時,納粹的威脅在增大。但是共產黨卻低估了其危險,而對社民黨工人的宗派主義導致無法團結一致對抗希特勒奪權。除此之外,工人運動被社民黨的資產階級政策所箝制,首先是從自己的政府,后來是通過支持自1929年到希特勒奪權時期統治德國的右翼聯合政府。

社民黨對這些危機中的右翼政府的支持,包括強行通過緊縮政策的專制手法,讓希特勒的納粹能夠贏得社會上中產階級的支持并將他們轉向工人的對立面。1928年過後,納粹黨迅速地擴大,到了1930年代初他們能夠獲得數以百萬的選票。至1931年該黨擁有八十萬黨員,而其沖鋒隊(反革命民兵)開始占據街頭與公共場所。

雖然兩個工人政黨(共產黨與社民黨)仍然遠大於納粹黨,但是漸漸看到如果不阻止納粹的話一場災難就會降臨。而只有共產黨與社民黨的群眾組織走在一起在社區、街頭、工作場所和農村裡團結反抗納粹才能阻止納粹。第一個在蘇聯反抗史達林主義的俄國革命領袖托洛茨基,也是第一個看到納粹的威脅并了解怎樣才能夠打倒希特勒的沖鋒隊。

「在這種情況下,工人群眾對抗法西斯主義的聯合戰線政策呼之欲出。它為共產黨開辟了巨大的可能性。不過,通往成功的條件是拋棄‘社會法西斯主義’的那一套理論和實踐,因為在當前的形勢下,它具有十足的危害性。」這是托洛茨基呼吁共產黨改變政策-從極左與宗派主義轉向為團結工人反抗法西斯/納粹主義的政策。

「共產黨必須呼吁保衛工人階級已經在德國國家中贏得的物質地位和道德地位。這最直接地關系到工人的政治組織、工會、報紙、印刷廠、俱樂部和圖書館等等的命運。 共產黨工人必須對他們的社會民主黨兄弟們說:『我們兩黨的政策處於不可調和的對立狀態;但如果法西斯分子今夜去破壞你們組織的門廳,我們將手執武器,飛奔而來幫助你們。如果我們的組織受到威脅,你們能答應火速前來幫忙嗎?』這就是當前時期我們的政策之精髓。所有的鼓動都必須以此為基調。」

(托洛茨基:共產國際的轉變與德國局勢,1930年9月)

而共產黨的領導的回應就是指責托洛茨基向社民黨的領導投降,并且高估了納粹的力量。共產黨領袖恩斯特‧台爾曼甚至指出社民派、共產黨人與非政黨工人組成聯合陣線是「托洛茨基有史以來最反革命的主張」。

一次又一次地,共產黨聲稱納粹勢力在減弱,并提出社民黨的失敗將會是希特勒的末日來為自己的宗派主義來開脫。

甚至1930年的選舉結果,納粹比1928年多贏了五百五十萬張選票,并成為了第二大黨,擁有超過百分之18的支持,也沒能讓共產黨與社民黨的領導發現將近的危險。相反地,共產黨強調自己也在選舉中進步-由百分之10.2增加到百分之 13.1-而社民黨退步了。但是社民黨得到四分之一的人支持依然作為最大黨派。共產黨的黨報《紅旗》(Rote Fahne)在選舉過後寫道:「納粹黨只會減弱」,而共產黨應該繼續維持同一路線。沒有比拒絕看清事實的人更盲瞎的。

另一方面,社民黨則相信資本主義的機關能夠阻止希特勒。因此其全面投入在支持政府的極端緊縮政策和戒嚴法。這個政策只增加了危機和貧窮的群眾。在1931年12月,超過三分之一的德國人失業-超過五百萬人,相對1928年的七十萬人。於此同時,全國的工業生產下降了百分之40。社民黨的領導聲稱他們會在希特勒奪權後動員數以百萬的人反抗。這是由德國工會聯會和社民黨在1931年組成的所謂反希特勒的「鐵陣」,聲稱能夠動員四百五十萬人對抗納粹。但是這個「鐵陣」不過是社民黨的選舉機器而不是工人的民主自衛組織,例如在工人階級社區中阻止納粹黨。

工人政黨的癱瘓、分裂與無法為社會危機提供出路導致小資產階級、中產、失去退休金的長者和絕望的失業者更轉向納粹的煽動,其將對工人運動和猶太族群的攻擊混入一些對大財團的指控。

事件甚至發展成共產黨在史達林的指示下跟納粹一起在擁有德國三分之二人口的普魯士企圖推翻社民黨政府。這最終失敗-普魯士政府撐過了反對公投。但是翌年普魯士政府被馮·巴本的右翼中央政府所解散,而社民黨也沒有提出任何抗議。同時間,越來越多的大資本家和高級軍官開始跟納粹黨建力更緊密的關系。

納粹所謂的「人民革命」根據希特勒的說法是一個種族革命,而資本家們有權利帶領因為「資本家們透過自己的能力爬上階梯成為上層」(引自艾倫‧布洛克《希特勒:一個暴政的研究》)。德國資產階級視希特勒和納粹為能夠粉碎阻擋獨裁勢力的武器-工人階級進行自我組織的政黨、工會、工廠委員會、合作社等組織。納粹與法西斯 主義并不是資產階級「一般」的專制獨裁,而是服務資本主義的恐怖統治,來源自失望的小資與中產的反革命群眾運動。這個反而能夠讓法西斯和納粹主義在社會中進行完全控制并且粉碎其他獨立的組織。其勝利就代表工人運動不僅僅是被削弱而是被摧毀。

希特勒的上台是德國自1918年來一系列政治和社會動蕩危機的血腥終章。但是德國的這個結果并不是預定的。到1932年都仍然有機會可以阻止希特勒。可這需要所有工人組織都聯合起來同一陣線對抗納粹,而這并沒有發生到。與其單獨行動,應當團結鬥爭,工人組織最終因為各自領導的錯誤政策和分析,最終一個接一個地被瓦解。

當共產黨的領導在 1932年末宣布相當的路線改變并提出團結行動,至少在地區層面,一切都為時已晚。社民黨的政策已經使其成員感到沮喪,并讓那些將其視其為自己政黨的工人感到困惑。共產黨的干部擁有很多有活力與英雄般的鬥士,但也由於其先前的政策而未能夠團結工人階級形成一股更廣泛的反抗。

在其1932年的黨大會中,共產黨宣布這將會是其奪權之前最后一次的大會!這顯示了其領導是何等的脫離現實,他們寧願依靠革命措辭來維持士氣,也不清楚解釋當前的即時目標就是要阻止納粹,才能捍衛未來的工人運動。首先需要把納粹的威脅打倒后,共產黨才能開始談論奪權的工作。在錯誤政策與分析下,共產黨被癱瘓了,縱使其成員及支持者都隨時候命黨的指示來阻止希特勒的上台,但1933年1月什麼也沒有發生。同一樣的癱瘓也影響着社民黨。社民黨的領導沒有動員其核心力量來與共產黨支持者合作,反而將希望押注在統治階級、法律和威瑪共和國的殘存上。社民黨也聲稱納粹在1932年選舉中支持下滑反映了希特勒的爪牙離國家權力越來越遠。

但實際正好相反。納粹黨的減弱與內鬥反而迫使資產階級更團結在希特勒的背后,而希特勒也反過來保證建立資本家所祈求的條件,并在納粹黨內清除掉所有相信「人民革命」的成員。而作為交易,希特勒在1933年1月30日成為了國家的總理。

正因為工人階級并沒有被認真動員起來反抗希特勒,這失敗也就更為慘烈。在納粹奪權后,頓時籠罩着失望與困惑,納粹對所有反對勢力的正面攻擊更加強這個情緒。在其對馬克思主義和工人階級的屠殺中,新的恐怖政權擁有無數的通敵者和密告者。整個社會被恐怖的觸手荼毒。在4月就已經出現第一次由政權發起的對猶太商店的杯葛。這只是往后發生的恐怖的預告。

1933年德國的災難是新一場世界的大災難的開始。在奪權後,希特勒着手准備德國在歐洲的帝國主義擴張和粉碎蘇聯的陰謀。新的世界災難迫在燃眉。新一場的世界大戰的爆發主要看納粹德國重整軍備的速度。希特勒在1933年的上台揭開了人類史上最黑暗的一頁。這是為什麼如今反抗納粹與種族主義的鬥爭是何等的重要。

 

Image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